第84章 赔罪

    “请罪?这话从何说起?”

    “我听说府上二哥儿挨了打,都是因我家那孽障的缘故。”显侯夫人就对老太太十分愧疚地说道,“如果不是那孽障惹出这么多的事端,怎么能叫二哥儿挨打呢?这事儿叫我知道了,我一时都没脸登门。今日来见老太太,一则是这大婚,咱们姻亲之家自然得上门,一则就是来给老太太赔罪。也不知二哥儿现如今身子如何了?”她四处看了看,见没有见到唐二公子,不免有些忧虑地问道,“莫非还在卧床?”

    “这事儿与你家小子不相干。是他爹太严厉了。”老太太便笑着说道,“还在祠堂里跪着呢,我也不好去叫他爹把他放出来。”

    “这都是咱们家的不是。”

    “哪里的话。二哥儿性子本就活法,他爹对他严厉些,说是等过了明年就送他去军中。”

    “军中倒是一条好出路。”显侯夫人十分愧疚因自己的儿子带着唐二公子做生意叫唐二公子挨了打,此刻急忙说道,“不如就送到将军府帐下,一则有长辈看顾,安全些。另一则,有长辈提携,这晋升的速度也快。”她认认真真,一片真心地给老太太出主意,老太太便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他爹的性子?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同意。随意地丢到边城去,是好是坏,自己去闯吧。”

    老太太便叹了一声。

    唐二公子养得尊贵,这一向是个养尊处优,只知道每天活泼地做事的性子。

    叫他去边城磨砺,老太太心里心疼,却也明白另一个道理。

    溺子如杀子。

    过于溺爱,只会叫唐二公子仅次于次。

    可是日后,难道一事无成,只知道每天只知道一些路走偏锋的事儿就好了?

    如今正趁着年少的时候放出去,一则磨砺心志养成坚韧不拔的男子汉的气概,另一则,如果能在军中混出头,等过几年凭着国公府怎么也能在军中混个四品的武将,到时候也算是能立业了。因想到这么些,因此唐国公收拾了儿子之后就来和老太太说要送唐二公子去军中,老太太并未拒绝,也并未阻拦,实在是因她找不出有半点阻拦的理由……此刻见显侯夫人想要帮忙,她便温声说道,“将军府自然是好的。可是他爹的脾气一向刻板……由着他吧。那是他的亲儿子,自己都不心疼,我自然也顾不得心疼了。”

    显侯夫人欲言又止,却还是点了点头。

    “您说得倒是很有道理。只是二哥儿年少,边城的日子怪苦的。”

    “苦也没有法子。这家中男子就得顶天立地支撑门户。说苦……当年这国公府的爵位,也是他们的老祖宗吃苦放马拿回来的。他们已经安享祖宗庇护,如果还想叫儿孙也能收到庇护,就得也去吃吃苦。”老太太摆了摆手,见显侯夫人笑着应了,便温声说道,“只是只怕这后半年他是不好能出去了。既然说要去军中,那这骑射武艺都得练练……我瞧着他爹的意思,如果不是为了这些操练,恨不能立刻就送到军中去。”

    “这都是国公爷的一片慈爱之心。”显侯夫人便唏嘘起来说道,“我家侯爷也是如此。不过走的是将军府的门路。因此您一说我就想到了将军府。”

    “你家与将军府更亲近,往来几十年,走将军府的门路也没什么。”老太太笑着说道。

    “也是。不过日后咱们都是姻亲,您若是有什么吩咐,来叫我一声儿。”显侯夫人十分亲近老太太,见老太太笑着答应了,这才又说起了别的话题。她本就是个看起来十分和气的人,与老太太说话也十分恭敬温顺,又与唐国公夫人多了几分亲切,这一番下来,前头吹吹打打的声音早就没了,老太太已经叫人开了宴席,此刻大家都在吃饭,云舒早早地虽然迟了些东西,可是这喜宴都到了后半夜了,又累又饿,觉得自己都要倒在地上了。

    好容易喜宴散了,显侯夫人临走之前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见您没有恼我,我也就放心了。改日我带着咱们家的几个丫头来给您请安。”

    “都是一家子亲戚,何必那样生分?你怪多心的。并没有恼了你,带着几个孩子过来吧。话也说回来,你也是个太过谨慎的性子,他们男人在前头交情不好了,你也牛心古怪地不带着孩子们登门了。难道还担心叫我给打出去?”老太太笑眯眯地握了握露出几分惭愧的显侯夫人的手,又叫她去和唐国公夫人说笑,等过了一会儿,自己耐不住乏了就先走了。云舒仿佛得了大赦,也跟着老太太一块儿低眉顺眼地走了。

    等回去了,老太太叫人服侍着更衣就休息去了。

    今日是琥珀值夜,因此云舒就能直接回去休息。

    可是今日她也饿极了。

    这满眼的喜宴,珍馐佳肴无数,可是哪里是她能动一口的?上头主子们吃着,下头她饿得要命,却还得努力做出一副平静懂事的样子服侍主子们吃饭。这样的待遇是她进了国公府这么久都没有遇到过的,也才明白什么叫丫鬟不好干,不然叫她说,早前那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还觉得十分悠闲。她见老太太往卧房去了,就跑到外间去,瞧见了有些摆着好看的点心,就拿了一个吃了。

    珊瑚出来的时候都要笑坏了。

    “你啊,老太太刚儿还说,难为你第一回跟着她在外头见客却没有半点错处,又说你小小的人儿只怕是饿了,叫我带你去吃东西去。谁知道你自己就自力更生了。”见云舒有点不好意思,珊瑚快步走过来拉着云舒往隔壁的偏房去,一边快人快语地说道,“你也是年纪小没有经过事儿,下回记得自己挂个荷包,里头放些肉干蜜饯,等叫人挡着的时候,出去给提茶换点心的时候吃些,或者在厨房用一些,总是能顶饿。”

    “我第一次陪着老太太去见客,也没想到。”云舒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叫老太太想着给带去今日唐二小姐大婚的喜堂上去。

    毕竟,她虽然在老太太面前得脸,可是陪老太太出去的活儿却从来没有她的。

    她年纪到底还是有点小,瞧着不及年长的大丫鬟气派。

    “老太太也是叫你见见世面。”珊瑚也坐在侧间儿,不大一会儿,就见有几个在外头候着的小丫鬟端进来些热乎乎的吃食,便给云舒推了推说道,“你快吃吧。老太太说你最近也忙碌了多日,这小身子骨儿还在长着呢,叫咱们之后这些时候别给你派活儿。若是你想出去散散心,那就回家两日。如果是想在院子里歇着也没什么。老太太身边如今也不是很缺人,且老太太的衣裳你不是都做得差不多了吗?”

    “那我再想想。”云舒见小丫鬟端上来的是一碗鸡汤面,香喷喷的,想到老太太还想到自己会饿,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一旁是两道小炒,还有些小菜,都是很好消化的东西,饿极了吃了,到了晚上也不会积食。

    她觉得眼眶有些酸涩,却急忙眨了眨眼睛不要失态,见珊瑚撑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急忙问道,“姐姐不是?”她饿得不行,见珊瑚摇了摇头,便匆匆地说道,“那我就先吃了。”她胡乱地吹了吹面前的面,就埋头吃了起来。这鸡汤十分香醇浓厚,又清凌凌的没有许多的油在里头,面很劲道,上头盖着一只炖得十分软烂入味的鸡腿,另外还有些青菜,她吃了一口,虽然觉得有点烫嘴,却觉得胃里一下子就满足了。

    珊瑚坐在她的对面看她吃面,突然笑了。

    “姐姐笑什么?”云舒又夹了两筷子小炒,见炒的是几样菌类,里头不知加了什么,十分鲜嫩,不由好奇地问道。

    “笑你平日里一副沉稳的小大人儿似的,如今反倒撑不住了。”珊瑚笑着点了点她,这才对她说道,“活泛些其实也好。你啊,平日里总是很小心,叫人撬了怪心疼的。”

    她素日里也瞧着云舒无依无靠,因此要格外小心翼翼,甚至都不敢在老太太面前十分掐尖要强,叫她看着心里怪不忍心的。

    云舒只是抿嘴笑了一下,看着珊瑚笑着说道,“我能得老太太庇护已经知足了。如果还叫人心疼,那这天下只怕要被姐姐心疼的更多了。”她没觉得自己有多么吃苦,也没觉得自己真的受了委屈什么的,见珊瑚看着自己露出几分柔和,她只是说道,“更何况姐姐心疼我,是因爱惜我的缘故。我记得姐姐对我的这片心。”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吃饱了饭就告别了珊瑚直接去屋里睡了。

    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她醒过来的时候屋里早就没人了。

    倒是过不了一会儿,翠柳匆匆地跑了来,小脸儿煞白,拉着云舒低声惶恐地说道,“小云,家里出大事儿了。可不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