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不孝不悌

    唐国公夫人嘴角的笑容都僵硬了。

    满堂华彩这一瞬间都窒息了片刻。

    毕竟,大婚的这喜事上,唐二小姐明显是想闹这一出儿啊。

    云舒目瞪口呆。

    她就没见过这么蠢的。

    非要在这些权贵女眷面前要见自己的姨娘生母……这是唯恐权贵们不记得自己是个妾生的庶女,还叫权贵们知道,自己这个庶女跟家中很有些怨恨,以后是不会和睦的?

    都说女子出嫁之后,娘家就是自己的靠山。

    可是唐二小姐明显愚公移山,是要把靠山给挖倒啊。

    唐国公夫人看见唐二小姐这样理直气壮的,简直要气得浑身发抖了。

    她没想到这个庶女竟然公然在自己的面前叫板,在这么多世家女眷的面前就敢公然嚷嚷,不仅这样,这叫众人怎么想国公府,怎么想她这个当家主母?可就就算是这样,唐国公夫人想着家丑不可外扬都准备忍了,勉强露出几分温煦来,僵硬得一塌糊涂,在唐二小姐那双仇恨的眼睛的注视之下勉强心平气和地说道,“你姨娘病得沉重,因此今日不能出来见你。等你回门的时候,她好了,你们再母女团聚。”

    她到底露出几分冰冷。

    既然唐二小姐只认自己的生母,那就不要怪她这个嫡母对她无情。

    日后若是在荀王府有个什么,也别来求她的嫡母与嫡兄们,只去问问她的亲娘罗姨娘该怎么办……

    云舒一看唐国公夫人的眼神就知道唐二小姐这傻子今天算是把唐国公夫人给彻底得罪了。毕竟无论在家中怎么闹,只要没有闹到外头去,总能敷衍着顾全大家的脸面。可是今日众目睽睽,唐二小姐这般嚣张忤逆,完全没有把嫡母放在眼中,这就叫唐国公夫人丢尽了脸,唐国公夫人对这个庶女的情分算是完全到头儿了。不仅如今已经情义断绝,只怕日后唐二小姐在她的心里也跟死人没什么分别。

    难道吃亏的是唐二小姐不成?

    吃亏的只有这位未来的荀王妃罢了。

    唐二小姐没有同母生的姐妹兄弟,日后要在荀王府立足,仰仗的自然就是唐国公府,可是唐国公府谁还会理她?

    就算是唐国公这个生父,只怕日后都不会再对她有半点宠爱。

    不仅如此,之前唐二公子被打,不说老太太唐国公夫人这样的长辈,唐国公府的几位小姐都对二公子被打有些表示关怀,可是唐二小姐硬是幸灾乐祸了一番,还在旁人面前说了一句“他也有今日!”,这话都已经在国公府里传遍了,那讥讽嘲笑的语气,本就叫老太太一肚子的火儿,如今竟然还敢闹出这许多事。更何况叫云舒说,罗姨娘别说是不是真的生病,就她那么一个小妾,在这满门贵妇的面前,如何叫一个小妾还有立足之地?

    她在这样的场合完全说不上话,谁会把一个小丫鬟放在眼里,因此躲在琥珀的身后看着唐二小姐作死。

    “生病?我姨娘的身子康健得很,你们一口一个生病,不过是叫骨肉分离,不过是瞧不得我要做王妃,因此磋磨我姨娘……”唐二小姐仗着今日一定会嫁到荀王府去……荀王府那头已经大婚准备起来,去荀王府贺喜的大多都是皇家的各位皇族,这时候如果唐国公府对她不敬叫婚事开了天窗,那就算是唐国公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因有恃无恐,知道今日自己无人敢和她争执,因此唐二小姐一双姣好的柳眉在晃动的朱红珠帘之后晃动,大声说道,“我要见我姨娘,我要……”

    “住口!”就在此刻,一声冰冷的呵斥传来。

    唐国公带着沉着脸的唐国公世子一同进来,一双冰冷的眼睛落在唐二小姐的脸上。

    唐二小姐要出嫁,本就该是父兄领着她送到门口的花轿,唐国公父子亲自过来,当真是给足了唐二小姐的脸面。

    只是此刻唐国公面沉似水,叫人畏惧。

    云舒也抖了抖,只觉得唐二小姐这回要不好了。

    唐二公子还是唐国公嫡出的儿子,犯了错照样打得屁股开花,更何况唐二小姐只不过是个叫唐国公早就不耐烦的庶女。

    唐二小姐看见父亲,也摇晃了一下,却努力露出几分咄咄逼人。

    “父亲,如今我就是王妃,难道父亲要对一位亲王妃不敬吗?”

    “堵上嘴,捆出去。”唐国公眉目不动,面容冷酷,似乎完全懒得和唐二小姐计较的样子,可是这说出的话叫人惶恐无比。此刻见唐二小姐就想要放声尖叫,他冷哼了一声,看着唐二小姐冷冷地说道,“既然你给脸不要脸,忤逆嫡母,冲撞生父,那日后就不要回娘家。”他这话直指唐二小姐不孝,如果这样来自于生父的评价落在众人的耳朵里,那日后唐二小姐就算做了王妃,可是也成了京城之中被人看不起的人。

    品德有亏,不孝不悌。

    云舒一下子就知道唐国公的厉害了。

    她想到唐二小姐日后会因这样不孝的名声遇到什么,不由噤若寒蝉。

    不仅这样,唐国公说不许唐二小姐回娘家,这岂不是要断了唐二小姐的后路?

    “你们敢……”唐二小姐才尖叫了一声,却见唐国公身后已经站出几个瞧着膀大腰圆的粗使婆子,上前就把她给捆了,也不在意那嫁衣是不是金线绣的珍珠宝石镶嵌的,把她捆得动弹不能,一同抬着就往门外走,显然是准备就这样丢到花轿去。自然也不需要唐国公与唐国公世子牵着她走了。这样动若雷霆,冷酷得没有一点的温暖,不仅叫云舒这样的小丫鬟觉得怕了,就连此刻在堂上的世家女眷们都惶恐起来。

    唐国公夫人却只拿帕子掩饰着嘴角的笑意。

    唐二小姐这庶女今日公然冲撞她,给她闹了个没脸。

    可是唐国公将唐二小姐这样捆着给丢出去,却全了她的脸面。

    这倒是叫她在这些世家女眷面前不必有许多的丢脸了。

    倒是一旁显侯夫人一张圆润富态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安,咳嗽了一声,却也不敢说话了。

    “这逆女冲撞母亲,叫母亲为难,都是儿子的不是。”唐国公先给老太太请罪,严肃地说道,“都是儿子教女不严,都是儿子的错。”他的身后唐国公世子也给老太太请罪,这叫老太太脸上的怒意慢慢地缓和了几分,温和地说道,“与你无关,你不必放在心上。都是她姨娘把她教养坏了。”老太太见唐国公应了一声,便笑着说道,“前头还有客呢,你们父子去前头,不可怠慢了贵客。”

    她并不需要唐国公在这里再三请罪。

    因此唐国公便点了点头,远远地看了唐国公夫人一眼,这才带着长子走了。

    等他走了,这花厅上堂之中的冷气才缓和过来。

    云舒轻轻地吐出一口气,见女眷们又都笑开了,那些唐二小姐本是要带着去荀王府的美貌丫鬟们瞧见主子都被捆着丢出去,也匆匆地往外走,她的目光下意识落在最前方的翡翠的身上,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

    罗姨娘那样的聪明女人,如果没有被关起来,怎么可能叫唐二小姐带着翡翠这样心存异心的丫鬟。

    可是如今罗姨娘被关着,唐二小姐目下无尘,只知道一味地横冲直撞,还带了这么多美貌的丫鬟……

    她心里觉得有些不大好,可是又觉得唐二小姐到底好不好的,跟自己关系不大。

    国公府中六位小姐,都是花朵儿一样的年纪,虽然素日里时常来给老太太请安,可是叫云舒看着,也没有对老太太十分亲近的。

    讨好老太太,孝顺老太太,可是却又不过是因老太太是国公府的宝塔尖儿,发自真心……真心不是很多。

    她一心服侍老太太,这些小姐们对老太太孝顺恭敬有余,真心不足,因此对这几位也不是十分在意。

    毕竟,一对老太太不真心,二又没有如同唐国公夫人等几位夫人一样对她十分大方地赏赐,关注的意义就不大。

    这刚才闹出的动静虽然厉害了些,可是唐国公还是很能镇得住的,出马了一次,回头这堂中的女眷就依旧笑容满面地和唐国公夫人应酬起来。倒是一旁的显侯夫人无声地走到老太太身边坐在老太太的身边,温和的面容带了几分笑意对老太太笑着说道,“国公爷还是这么一副脾气,眼睛里不揉沙子。”她这话十分熟稔,老太太从前也时常见显侯夫人的,更何况日后都是真正的姻亲,此刻便多了几分温和地说道,“那是这几年咱们两家来往得少了,你不知道。他这臭脾气,几十年都没有变过。”

    “您说得这话倒是。”显侯夫人便叹息说道,“也不知当年是怎么了……国公爷突然就与咱们疏远。我是内宅女眷,咱们侯爷前头的事儿与我说得不多,我也不能知道缘故。”

    “不过是都在朝中当差,忙碌起来因此来往得不及他们年轻的时候了。”

    老太太笑着说了一句,显侯夫人便越发叹气说道,“说起来,今日我也是来给您请罪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