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挨打内情

    “这,这怎么就挨了打呢?你们公子怎么样了?”虽然说唐二公子不是长孙,也不是幼子,在老太太的心目中自然比不得唐三爷和唐国公世子,可是那是自己的孙子,老太太素日里也疼爱唐二公子疼爱得很。更因唐三爷与唐国公世子文雅温和,都不是爱闹事儿的性子,因此唐二公子每天里到处淘气,老太太难免在心里头多惦记几分。这惦记得多了,操心得多了,这孙儿也就叫老太太十分用心了。

    如今听见唐国公把唐二公子给打了,老太太脸都白了。

    “可怎么样了?你们国公也是心狠,怎么不叫太医,反而去叫跪祠堂了?”

    “老太太,您别急。国公爷……”

    “你也别解释。”老太太顿时气儿不顺了,对着面前的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下人说道,“我一向都不插手他管教儿子,可是也得知道轻重!这打了也就打了,定然是有他顽皮犯了过错的缘故。可是,可是难道不能伤好了再去跪祠堂?犯得着这样狠心?”只是她不过是抱怨了几句,却总是不会擦手唐国公管教儿子的,只在一旁垂泪说道,“小二这孩子也是!做了什么,总是叫他爹生出这么大的火气来?”

    “老太太,不如您跟国公爷说说,先找太医给二公子看伤吧。”珊瑚在一旁急忙说道。

    “我不能管这事儿。不然日后他这当爹的不好做人。”都说严父严父,且叫老太太说,既然唐国公能动手,只怕唐二公子还当真是有些错处在里头。

    有功当赏,有错就该罚。

    她不是那等一味溺爱孙子,不叫儿子认真管教的不明白事理的老太太。

    可是正是因为明事理,因此如今她这心里头才难受。

    不明白事理的,只去唐国公面前闹一场,放了唐二公子出来,看伤养伤,以后叫唐国公不许动手也就是了。

    可是她却不能这样做。

    因此如今心疼,老太太却还是得忍着,叫面前给自己传信儿的下人走了,这才唉声叹气地对一旁的几个丫鬟说道,“这事儿,我是不好开口的。可是也不知这回又是犯了什么错。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这孩子总是不知道稳重些。”比如唐国公世子,谦和稳重,从小儿不叫人操心,唐国公就没有打过。倒是唐二公子素日里喜欢折腾,性格过于活泛,这叫唐国公管教了不是一次两次。

    “也不知这打成什么样了。”老太太不能亲自过问,不然岂不是跟唐国公打擂台?可是这忍着叫她心里也不舒坦。

    因这事儿,老太太饭都吃不下,叫人匆匆地把饭食都抬走,正揉着眼角叫琥珀劝着喝了两口燕窝,冷不丁看见同样有些魂不守舍的云舒,愣了愣,急忙侧头对琥珀说道,“我记得咱们院儿里的翠柳,跟小云极好的那个……她哥哥不就是小儿身边的那个陈平?”老人家记性不错,琥珀便答应了一声,老太太眼睛便微微一亮招了翠柳进来,也叫云舒到自己的面前说道,“你们国公爷动了怒,因此打了你们二公子……翠柳,你哥哥挨了打,瞧着可怜见的,明日你与小云去看看你哥哥去。”

    “哥哥挨了打吗?”翠柳顿时吓了一跳。

    她一想到陈平挨打,心里就难免有些惊慌,急忙答应了,又对老太太说道,“多谢老太太。”老太太宽容,能叫她去看望在二公子面前当差的哥哥,这自然是极大的恩典了,倒是云舒,见老太太看了自己一眼,也急忙答应了一声,心里却明白,这老太太不好去派人大张旗鼓地问二公子伤成什么样儿,免得生出是非来,可是叫她与翠柳去看望陈平,一则是知道陈平受伤如何,另一则,自然也就知道唐二公子的情况了。

    她心里明白,因此也不必老太太多开口,等着明天去看望陈平。

    她也想知道陈平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叫唐国公连他都一块儿给打了。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云舒就与翠柳一同匆匆去了唐二公子的院子,这院子今日静悄悄的,里头虽然也有几个小厮,可是瞧着都小心翼翼的,显然都叫昨日唐国公的雷霆之怒给吓坏了。只是云舒见这几个小厮没有挨打,偏偏陈平却一块儿挨了打,心里不由有些担心,问了其中一个知道陈平住在哪个屋子,她就与翠柳一同过去。才一挑开帘子就听见里头传来哼哼的声音。

    她无奈地进去,却见陈平趴在床上屁股朝天,好在上头还盖了薄薄的被子,也不会瞧着不雅。

    只是看着陈平那受罪的样儿,云舒就觉得无奈极了。

    “陈平哥。”她叫了一声,此刻正哼哼的俊俏少年顿时转头看去,见云舒与翠柳结伴而来,第一时间似乎想要跳起来,可是之后又重重地趴回了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别看我的笑话,先给我扇扇扇子。”他一副热得不行的样子,偏偏又受了伤,瞧着不仅可怜,叫云舒说这天热伤口也是不爱好的。这瞧着他可怜极了,云舒在屋子里到处找了找,还真找着了一个好大的蒲扇,便走过去坐在一旁的小椅子里给他扇风。

    “你还叫小云侍候你?别理他,他这就是欺负你老实!”看见云舒给陈平扇了几下,陈平露出几分惬意的样子,翠柳顿时瞪圆了眼睛不干了。

    “你,你这么没良心的丫头!我好歹是你哥,如今挨了打成了这样儿,扇扇风怎么了?”陈平气都气死了,见这个妹妹没心肝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是这伤得不轻,挣扎着也难受,因此也就罢了,只对云舒有气无力地说道,“桌儿上有新鲜的果子,你拿了吃。”他抱着个枕头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可是云舒见他还有力气和翠柳斗嘴,似乎伤得不似自己想象中那样厉害,再一看一旁,就见一个小桌子上摆着一盘子新鲜的还带着水珠儿的果子,不仅如此,果子旁还堆着冰块儿,瞧着凉丝丝的。

    另一旁还有两盘点心,两盘蜜饯,一个瓷瓶摆在那儿,拿过来闻了闻,是上好的伤药。

    云舒顿时就把扇子往边儿上一丢。

    “怎么了?怎么不扇了?”陈平正享受呢,察觉风儿没了,急忙抬头问道。

    “陈平哥日子过得比我与翠柳都舒坦,还用扇风?”云舒心里一块儿大石落了地,此刻哪里还多管陈平,与翠柳一块儿拿了蜜饯来吃,看着哼哼了两声装可怜装不下去的陈平说道,“又是冰又是药的,陈平哥你这日子过得很不坏。我与翠柳倒是白担心了。”她担心陈平惹怒了唐国公因此被主子厌弃,可是今日一看陈平屋里的待遇,连冰镇水果都用上了,可见这回挨打大概也没什么要紧的,自然不会十分担心。

    至于陈平的确挨了打……反正一定没干好事儿,挨打了也能张长记性。

    “可不是。咱们还是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就算是一等丫鬟的姐姐们也没有哥哥你这么惬意。”翠柳嫉妒死了,本还有些不明白十分茫然,可是叫云舒这么一解释顿时气坏了,一边用力咬着蜜饯,一边气呼呼地看着还在哼哼的陈平。她们两个小丫鬟瞪着陈平,陈平不由有些心虚,只能艰难地解释说道,“虽然没有被国公爷厌弃,可是这伤是实打实的。十板子我爹亲自看着打的,一点都没放水。”

    “你先说你坏了什么事儿。不然怎么国公爷与陈叔都要打你?”

    “不过就是二公子之前在外头闯了祸。”

    “你们之前干的坏事儿事发了?”云舒想到陈平这几次拿金子给自己,顿时心里一紧,只担心陈平这坏了事儿叫唐国公日后还要打他。

    “二公子干的坏事儿多了,你问的是哪一件啊?”陈平见两个女孩儿都关切地看着自己,因左右也没什么事儿,因此还十分悠闲地跟她们磨牙。这一副赖皮的样子叫云舒和翠柳都气得牙痒痒,云舒此刻心里都想用力几板子再给他两下,然而想到自己这昨天晚上都担心得没睡好,便压低了声音说道,“是不是你们骗人骗钱的事事发了?”她露出几分担心,成平见她当真担心自己,急忙不敢玩笑说道,“不是。国公爷不管这个。是别的事儿……说给你也没什么。”

    他压低了声音对云舒轻声说道,“是因为之前与显侯家公子做买卖的事儿。”

    “莫非是贵妃娘娘赏花的事儿?”这事儿陈平之前才跟云舒说过,还说在里头也是分了钱的,不是这样,陈平也没有放出话儿来求二公子帮自己买地,还能带上云舒与翠柳。

    因此云舒是记得这件事的,也记得陈平跟自己说过,二公子在这买卖里插手,其中还有显侯家公子的事儿。

    显侯与唐国公早年也是有不错的交情,这些年依附沈大将军,因此在朝中混得也很不错,因三家联姻,唐国公府迎娶沈大将军的长女素锦,显侯府嫡子迎娶沈大将军府三小姐,庶子又要迎娶唐国公府的唐大小姐,因此这都是姻亲,日后都是十分亲近的关系,因此当初唐二公子与显侯家公子一同做生意,云舒也没觉得这里头有什么错处,如今听陈平这么一说,她依旧没想出来这里头有什么不对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