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挨打

    这事儿,云舒听得跟西洋镜儿似的。

    唐三爷倒是跟合乡郡主好了。

    只是珍珠就不知该如何失望了。

    更何况还有丢脸。

    唐三爷宁愿守着怀孕不能同房的妻子也不去找她,偏她还巴巴儿地追着唐三爷,这多难看?

    可见这男子三妻四妾,难过的不论是正室还是通房,都是女人罢了。

    不过叫云舒说,一个锅配一个盖,一个男人如果一生只守着一个女子,哪里还有这么许多的为难与妻妾之争呢?

    可见可恶的都是男子的花花肠子。

    虽然唐三爷生得俊美高贵,在云舒的眼里最坏的也还是唐三爷。

    不过这话她也不会对别人说,只是自己在心里想着这些念头,更何况三房的事儿本就与自己无关,听听也就算了。如今她觉得外头热热的不大出去,老太太是个体恤奴婢的人,这十分热的天里就不爱使唤人在烈日下头奔波,丫鬟们就都清闲起来。小厨房也巴结老太太房中的丫鬟,偷偷也时常送些瓜果来讨好,云舒躲出去吃些瓜果桃李的倒是每天都很舒坦。然而她心里却惦记着另一件事。

    那就是宋如柏跟自己说的宅子。

    她已经把手里的银钱都换成了金子,就想托人给这些金子送出去给宋如柏。

    总不能叫宋如柏帮自己垫付。

    她跟宋如柏也没有亲近到那个地步,且叫宋如柏帮自己先垫上什么的,叫她觉得这样不对。

    谁家的银子也不是能随意使唤的,她怎么好大大咧咧地叫宋如柏先帮自己送钱呢?

    “最近天儿热,老太太身边也没什么差事。”翠柳今日就陪着云舒在整理东西,见云舒赶着如今屋里没人先把金子什么的都装到一个小木头匣子里盖上,便压在她的肩膀上懒洋洋地说道,“还说叫咱们若是家中有事儿的就回家去住几日。只是我想着从前咱们出去的频繁,如今再接连出去不像话。”到底是做小丫鬟的,还能天天回家?这也太不规矩了。更何况翠柳回家了,那遇到差事,是不是别的小丫鬟就多做了一些?

    难免叫人心里有怨言。

    因此翠柳与云舒说过,最近就不要回家去了。

    她也不想回家见碧柳哭哭啼啼的脸。

    谁知道王家秀才还要不要娶她。

    “不出去也好。在府里头多清净。”云舒一边把小匣子收好,等着回头拿去给陈平,见翠柳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嘴里吃着一颗好大的蜜桃,不由笑着说道,“就算在家里咱们吃的用的也不过是眼前这些了。更何况二小姐赶着就要成亲,府里过不了多久只怕就要忙碌了。”唐二小姐就要嫁到荀王府做王妃了,虽然老太太如今烦了这个孙女儿,可怎么也不好十分怠慢婚事,毕竟这里头还涉及到了荀王府。

    “我也知道。你要把钱给哥哥带出去?”翠柳便急忙问道。

    “不仅是把钱给陈平哥叫他拿出去给宋大哥。”云舒便笑着和翠柳坐在一块儿,拿了一块儿茯苓糕放在嘴里慢慢儿地啃着吃,对翠柳轻声说道,“还有陈平哥答应帮咱们买的地呢。你忘了?郡主有孕,赶巧儿我说了几句吉祥话儿,郡主心里高兴赏了我五十两,正好儿拿出去给陈平哥。还有陈平哥放在我这儿的钱,这不是都要去买地?一事不烦二主,他既然要帮忙,不如都帮了。”

    说起来,云舒更该把金子拿给陈白家的。

    只是……她虽然说心里知道陈白家的不会拿了自己的钱去帮衬碧柳,可是却莫名更信任陈平一些。

    “你说的倒也是。哥哥既然夸下海口,这会叫他一定帮咱们把地给买了。”翠柳的眼睛顿时一亮,拍着云舒说道,“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你等着,我屋儿里还有点儿碎银子。”她的金瓜子存在云舒这儿,自然不必担心,不过平日里自己在大通铺的钱匣子里也还是有些零零散散的银子的,趁着正是午后老太太午睡,丫鬟们也都去歇着的当口,她一溜烟儿地回去把自己的钱匣子给抱了来,眉开眼笑地跟云舒凑在一块儿数钱。

    云舒如今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数钱了。

    人生的意义也都在此。

    攒钱买地添置产业,往后当个小富婆衣食无忧,这才是她的人生目标。

    因此安安静静的屋子里,两个小丫鬟坐在同一张床上,一人做一头儿,都在数钱。

    云舒也知道这一回搭上陈平的顺风车机会再好不过,下一次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因此咬了咬牙,就把自己得了的一些瞧着寻常些的金首饰都拿了出来。这都是府里的夫人们赏的,虽然每一个都并没有很重,不过到底积少成多,拢在一块儿倒是也能有个五六两。这些赤金的首饰上头有没有什么宝石珍珠的,因此云舒也不心疼,又把几位夫人赏的好看的那些精致漂亮的首饰都拿细细的布擦了一遍好生收好,云舒摸了摸自己眼前的这一堆预备拿给陈平买地的东西。

    左右能凑个一百多两,按理说也能买至少十亩地了。

    如果不是机会难得,她其实舍不得拿这些金首饰去当普通的金子用的。

    “这几样儿首饰你倒是精心。”翠柳见云舒细细地擦着面前的漂亮首饰,见里头还有三四个瞧着颜色极好,也温润细腻的玉镯,不由眨了眨眼问道,“这镯子只要卖一只就能买个几十亩了吧?”她有些眼光,自然看得出这几样镯子是难得的好东西,云舒心头都在滴血,叹了一口气说道,“谁不爱美呢?”她虽然信奉中庸之道,也不愿在国公府里当十分毛尖儿的出头鸟打扮得金碧辉煌没个体统规矩,这些镯子过于贵重她戴不出去,可是说一句心里话。

    谁家女孩儿不喜欢漂亮珍贵的首饰?

    她宁愿每日里都多看两眼,也不愿把它们都给卖了去换良田铺子。

    这大概是有点败家。

    可是谁能忍得住对这些漂亮的首饰不动心呢?

    云舒先是个女孩儿,然后才是想当个小地主的。

    “你说的也对。”翠柳想到自己也藏在家里的几样儿漂亮精致的金镯子宝石手串的,就低了头,与云舒都有些心虚。

    爱美……其实也不算错儿……

    “什么时候找陈平哥过来一趟吧。”云舒对翠柳说道。

    “成。今儿若是前院有人来给老太太请安,我求人带个话儿给哥哥就是。”翠柳爽快地答应了,见云舒把眼前的这些金银都细致地分了,先是一个小木匣子里放了给宋如柏买宅子的金子,另一个小木匣子里放着云舒求陈平买地的金银,还有一个匣子里放着陈平藏在她这儿的金子,下剩的一个小木匣子里放翠柳要陈平买地的金银,各个儿分明,也不混在一块儿,瞧着一目了然,不由点了点云舒说道,“你真是细心得够够儿的了。”

    云舒也只是笑了一下,帮着翠柳把这些都分别装好,就等着明日里陈平来了把这些都给他拿出去。

    她跟翠柳看过自家的私房,心情都极好,因此就没什么烦恼,调了些李子酱在水里一块儿喝着。

    这李子酱云舒保管得用心,因此还没有坏掉,酸酸甜甜的,颜色也漂亮,喝着倒是极清凉。

    “若是每天都过得这样悠闲就好了。”翠柳自己的果酱早就吃完了。

    同屋的小丫鬟们都是活泼的性子,吃完了自己的就来讨翠柳的吃,翠柳本也不是个小气的性子,问自己要就分些出去,因此没几日就都吃完了。

    “我这儿还有呢。”云舒拿了自己的几瓶果酱给她说道,“拿回去跟她们一块儿吃吧。别舍不得,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小姐妹,吃吃喝喝的也是亲近的意思。”她把自己存的果酱推给翠柳,便眉目柔和地说道,“更何况她们也不是没有还礼。咱们八个小儿的当初一块儿进的老太太的院子,说起来彼此亲近些,日后还有一同长大的情分。”能进老太太院子的,除了云舒这样外头买来却生得极好看,秉性谨慎柔和的,剩下的也大多都是府中各家管事或者有些差事的人家的女儿。

    虽然说当三等小丫鬟的条件不好,可是也都跟翠柳似的,也都是在府中有些依靠的。

    翠柳与云舒有假期能出去,她们自然也有可以回家的时候。

    平日里吃了云舒与翠柳的吃食,她们也都记得还的。

    就比如之前云舒送了她们些扇子,等回过头来,小丫鬟们回了家里,等回来的时候也偷偷给云舒与翠柳都带了额外不同的东西。

    什么新鲜的果子,还有些蜜饯干果,糖果铺子里出的新鲜的糖果,或是有些有趣儿的小玩意儿,说起来云舒倒是觉得这些小丫鬟的心都很赤诚。

    她是喜欢她们的。

    因此不能出去的时候,她手里有些东西也乐意分享。

    “那行……你真是个傻大方。”虽然翠柳这么说,可是却也弯起眼睛笑着靠在了云舒的肩膀上。

    她们俩等着陈平第二天来上门把金银给带走,可是没等到第二天,就晚上的时候,云舒就陪着老太太吃饭的时候听见了一个叫她惊慌的消息。

    唐国公把唐二公子给打了三十板子,命去跪祠堂了。

    陈平这唐二公子的贴身小厮也没跑儿,也给打了十板子,屁股被打开了花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