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劝子

    “是。”

    琥珀便低声答应了。

    云舒站在一旁,仿佛是隐隐地明白了什么。

    这怎么仿佛是宋王府来给合乡郡主撑腰的?

    到底都是上头主子的事儿,她也不好多开口抖机灵,因此越发低眉顺眼地干活儿,顺便盘算自己的家底。

    合乡郡主这回有孕,画书偷偷补贴自己,给了自己五十两银子。

    那大大的荷包儿里还有十几颗滚圆的珍珠,虽然珍珠不大,却因云舒本就是个小女孩儿,手腕儿细,正好儿可以串成一串珍珠手链儿。

    这倒是几分难得的了。

    因此云舒自然也只有希望合乡郡主能更安安心心地安胎的。

    等到了唐三爷从翰林院回来,也没有回三房去先给宋王妃请安,直接来了老太太的院子。他如今眉宇之间都带着几分喜气,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妻子有孕在身,此刻面容俊神采飞扬的,远远走来甚至连落日的余晖都不能压过他的容光。云舒立在老太太的身边看着唐三爷这样雍容优雅地翩然而来,虽然不会心动,却也不得不觉得这一幕十分赏心悦目了。她便听老太太的话,去给唐三爷端了茶来。

    “母亲。”唐三爷只喜欢吃清茶,对奶茶之类没什么兴趣,因此喝了一口眼前的茶,微微笑了。

    这是他喜欢的茶水。

    “你岳母来了,正陪着你媳妇儿说话呢。”老太太靠在一旁,见唐三爷举止优雅面容俊美,想到他如今已经是探花郎入了翰林,这样出色,老太太自己心里头都自得,温声说道,“一会儿你去给你岳母请安,顺便送你岳母回家去,总是个礼数。”她殷殷叮嘱,唐三爷便笑着答应说道,“儿子明白。”他与宋王府走动得频繁,到底是宋王府的女婿,唐三爷为人风雅却并不清高自诩,素日里对宋王府十分亲近,也不怕别人说他为了前程对老岳父溜须拍马。

    若说当真那样清高,当初唐三爷也不会迎娶合乡郡主这样的王府贵女了。

    既然娶了人家家的掌上明珠,那就没有什么需要十分避嫌疏远的地方。

    “那就好……”老太太便斟酌起来。

    “母亲有话要叮嘱儿子?”见老太太沉吟,唐三爷一向孝顺尊重母亲,急忙放下茶盏探身问道。

    “这话,说起来不过是我这个老太婆平日里唠叨了些,只怕你是不爱听的。”

    “母亲这说的是什么话。您是儿子的母亲,儿子听您的话还来不及。”唐三爷急忙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白嘱咐你几句。你听不听,都在你的本心。”老太太见云舒给自己添了些奶茶,便端起来喝了两口润了润嘴唇,看着唐三爷缓缓地说道,“这话,从前我也叮嘱过你大哥,叮嘱过你二哥,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她的神色之后带着几分慈爱,见唐三爷急忙起身束手在自己的面前,便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他的衣裳笑着说道,“这衣裳的锦缎倒是极好的,难得的是又柔软又微凉……这是里头加了天蚕丝?”

    “是。是郡主叫人给儿子做的。加了天蚕丝,格外凉快,又不显得十分打眼。”

    唐三爷虽然出身豪族,可是如今在翰林院当差,翰林院大多都是读书人,清流,寻常看不上那些京城之中的勋贵败家子。

    因此唐三爷出门如今很注意穿戴,与清流在一块儿的时候穿得文雅简朴,与权贵在一块儿的时候就穿得花团锦簇一般做个风流公子的样儿。

    他今日去翰林院当差,自然不好穿成富家子弟那样儿,那也不合群,时间久了只怕就与同僚们疏远了。

    “郡主待你倒是用心,打从她嫁过来,你在外头的穿戴倒是从未出过错儿。这样的料子,想必王府也不多。”

    “是。”唐三爷笑着应了。

    老太太顿了顿便缓缓地问道,“既然郡主有心,能好好照顾你,那我就放心了。”她看着唐三爷慢慢地问道,“我怎么听说今日你在外头叫珍珠给拦住了?”她便对唐三爷平和地说道,“服侍主子,是奴婢的本分。只是越俎代庖……她这做来给谁看?”她这明显是有发作珍珠的意思,唐三爷俊美的脸上微微变色,急忙对老太太轻声说道,“都是儿子的错。只是珍珠……儿子已经叫她安守本份。”

    他今日虽然因被珍珠拦住心中不悦,可是却还是顾念从前的情分。

    哪怕他与合乡郡主琴瑟和鸣,与珍珠之间已经疏远,可是念着珍珠为了他做妾,难免要护住她些。

    “你既然都知道这事儿不好,难道她不知道?”

    “母亲……她为了我,退了李家的亲。”唐三爷见老太太沉默地看着自己,便急忙露出几分央求地说道,“儿子日后会好生教导她,叫她明白……儿子知道郡主是儿子的妻子,儿子要护着郡主。可是珍珠……都是儿子的错。儿子日后不会纵容她。只求母亲不要断了她的活路。”若老太太发作,那就不是慈眉善目,只怕就是怒目金刚了。见老太太沉吟起来,唐三爷不由露出几分央求。

    老太太微微点头。

    “这事儿郡主都没来叫人跟我说什么。”她看着唐三爷淡淡地说道,“只是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你两个嫂子有孕的时候我就跟你两个哥哥说过,妇人有孕,最为辛苦。若不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夫君,谁会辛辛苦苦生子?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这是一件。还有辛辛苦苦一整年……女子这一整年多么难过?可是男子却趁着妻子辛辛苦苦给自己生孩子的时候去风流快活,我觉得这不应该。”

    “您说得是。”

    “你既然觉得我说得对,那就好。”老太太便露出几分笑意,对唐三爷温和地说道,“我不是拦着你不叫你纳妾的人。你大哥,二哥也都是有妾的。就算是庶出的孩子如今也都不少了。”见唐三爷认认真真地听着自己的话,俊美的脸严肃地绷紧,她和声说道,“只是咱们家里的规矩。爷们儿纳妾,我不拦着。可是妻子有孕的时候,我反倒希望你们都干干净净的。你也只陪着你媳妇儿,不过是熬他一年也没什么。守着她,看着她的辛苦,看着自己的嫡出的孩子在她肚子里慢慢儿长大,这才是个父亲该做的事。”

    “是。”唐三爷沉声答应了。

    “你看着这孩子长大,心里对他自然只有更加疼爱的,父子之情才更加亲密。不然撒手不管,只等着妻子给你生出来个现成儿的,少了参与的乐趣。”

    老太太温和地说道。

    唐三爷便露出几分温柔来。

    “您说得是。是儿子行事不检,叫母亲担心了。”他侧坐在老太太的身边轻声说道,“儿子总是有糊涂的时候。母亲若是见儿子有什么做错,求母亲点醒儿子。”他本就不是一个十分注重美色的性子,既然老太太说得这样有理,而且他也知道女子生产这一年是十分辛苦的,想到合乡郡主辛辛苦苦给自己生孩子,自己却险些很糊涂,便不由对妻子多了几分愧疚,对老太太轻声说道,“儿子会陪着郡主,守着她,好好对她。至于珍珠……儿子会约束她。”

    “你与你哥哥们都是孝顺的,我的话倒是都还听了。”唐国公当年在唐国公夫人有孕生育唐国公世子与唐二公子的时候也没有纳妾宠幸别的女子,只有的唐大小姐等等也都是后来纳妾的时候才有的,因此老太太知道儿子们把自己的话放心里去,不由露出几分笑意和声说道,“这世间女子谁不希望和夫君相伴左右?自然……你们男子的心大些,会喜欢更多的女人,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儿。可是她大着肚子的时候……你的温情与爱惜对她来说就弥足珍贵。”

    唐三爷便笑着听了。

    他与合乡郡主夫妻感情好,因此也并不觉得陪伴妻子一块儿看着孩子长大有什么艰难的。

    至于男欢女爱,他其实也并不是十分上心。

    若不是把心放在妻子的身上,那他更喜欢跟着兄长唐国公在朝中沉浮。

    “回去吧。不必把我的话与你媳妇儿说。不过你的态度要摆出来,叫你媳妇儿心里舒坦舒坦。这小孩子啊,最知道好歹,知道自己还未降生你这个做父亲的就珍惜他,日后一定与你亲近。”老太太不会拉着唐三爷说个没完没了,反倒叫儿子把儿媳与岳母都撇在一旁,便叫唐三爷回去。唐三爷答应了一声,见老太太面容慈爱,犹豫了一下便对老太太说道,“儿子如今忙于朝中难免不能时常来给母亲请安。天气正热,母亲也要多用心自己的身子。”

    “去吧。”老太太便笑着摆手说道。

    唐三爷又叮嘱了琥珀等几个大丫鬟一番,这才走了。

    他回了三房,云舒自然不能知道三房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唐三爷送走宋王府之后就叫人在自己与合乡郡主的上房卧室之中放了一张长榻,仿佛就睡在了那长榻上。

    他就睡在合乡郡主的床边,守着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