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宋王妃

    “那珍珠……”

    “她是三爷的通房,就算蹦跶,可是也没有叫我拦着不许与三爷亲近的道理。”

    合乡郡主便淡淡地说道,“小云为何隐晦地劝我宽心,却不说明白了?因这话本就是不好说明白的。若当真说明白了,岂不是我日日看着这珍珠心里动气?这传出去,我只怕就成了妒妇了。小云一个小丫鬟都知道的道理,知道维护我的清誉名声,我自然……”她冷笑说道,“若她是个老实本分的,三爷宠了她也没什么。”

    她又不是当真以为自己与唐三爷能一双两好地过日子。

    唐三爷会有妾,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得是安分的妾侍。

    不能总是想着把她踩到脚底下去,叫她成了花瓶,一个妾侍却跟唐三爷恩恩爱爱的。

    珍珠就不是安分人。

    “我如今有孕,难道我不知道要命别人服侍三爷吗?如果她是个老实的,我反倒要谢她能帮着我服侍三爷,总是比叫三爷被那外头的妖精给迷了去强些。可是你看看她!”合乡郡主沉着脸把手里的燕窝往小案上一扔冷笑着说道,“我还没有开口,她自己就上上了三爷的门去!”就算是想要服侍三爷,可是总是要把她这个主母放在眼里吧?就算是主母不开口叫她服侍男人,可是总是得自己小心着些。

    闹成这样,叫人都知道她巴望着三爷,这叫人心里怎么舒坦?

    画书急忙笑着说道,“才我还劝郡主不要动气,郡主这脾气真是大得厉害。”她又笑着把燕窝拿起来一口一口喂给合乡郡主笑着说道,“她算是个什么,不过是个通房。郡主把她放在眼里,我现下想想都觉得她高攀了。您啊,只安安心心把小公子生出来,到时候还有她什么事儿。咱们小公子可比她金贵多了。”她笑嘻嘻地安慰,合乡郡主到底是个爽朗的人,因此也一笑而过了。

    倒是云舒与琥珀珊瑚一块儿回去老太太屋儿里。

    等没人的时候,她才与琥珀忧心忡忡地说了珍珠的事儿。

    恐叫老太太听了生气,因此云舒便与琥珀轻声说道,“姐姐与珍珠姐姐从前也一块儿长大的,如果能见着珍珠姐姐,就劝劝她吧。我今日听三爷那意思仿佛十分冷淡,话里里里外外提点叫珍珠姐姐多去侍奉郡主,可见心里对珍珠姐姐冷淡郡主趁着郡主有孕就追着他跑多有不喜。且这是什么样儿呢?若是叫老太太知道,只怕是要处置她的。”一个通房,就敢天天白日里追着男人跑,只怕这是大笑话了。

    “我劝了郡主宽心,因此郡主许不会对她做什么。可是……”云舒不是为了巴结合乡郡主就把珍珠给卖了的性子。

    她劝合乡郡主宽心,又何尝不是叫合乡郡主懒得与珍珠计较呢?

    不然就珍珠那样儿,谁容得下?

    主母才有孕,自己就迫不及待地之自荐枕席了……

    “我知道了。她不会听我的。如果她早愿意听我的,如今都已经嫁出国公府,等着日后与你珊瑚姐姐做妯娌。”珍珠本就不是一个肯听人劝说的性子,如果肯听人劝,那琥珀从前那样劝她,温言冷语都实验过,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谁什么都不能叫珍珠把心思从嫁给唐三爷上头给转移,此刻看着云舒带着几分担忧的样子,琥珀冷淡的目光柔和了许多,拍着她的肩膀温声说道,“她与你也不过是有之前的几分温情。你三番两次为她在郡主面前转圜,这情分已经还够了。她是个不懂事的,你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日后不要再为她说话。”

    “我也不想为她说话。只是瞧着可怜。”云舒便轻声叹气说道。

    “保全你自己就是。”琥珀顿了顿与云舒问道,“我听说你最近要换金子?”

    “我手里有国公爷赏的金瓜子,因想买东西,恐金瓜子拿出去不方便。”

    “买什么?”琥珀不由露出几分在意。

    云舒就把自己想买宅子的事儿给说了。

    琥珀与她有提拔之恩,因此虽然素日里琥珀冷冷淡淡的,可是云舒却对她十分亲近。

    这份亲近,甚至超过了对珊瑚的。

    虽说云舒与珊瑚之间也要好,可是她却在心里更看重琥珀些,不是因琥珀在老太太面前更体面,而是云舒永远都忘不了当初是琥珀把自己推到老太太的面前。

    “你糊涂了。该都换成金子,而不是银子。”琥珀见云舒露出几分不明白,便平淡地说道,“你觉得金子银子掺杂在一块儿给人家难免不方便,想着换成一个色儿的。不过叫我说,换成金子更方便。你既说那老翰林是要告老还乡,那舟车劳顿,是拿着许多的银子方便,还是拿着小小一匣子不惹眼的金子更方便?虽然这通行的都是官路,可是难免道儿上就太平。银子惹眼,银票虽然方便些,可是那位老大人听说还信不过银票。自然是金子更好些。”

    “可是金子我就更没地方去换了。”

    “你把银子给我。”琥珀冷冷地说道。

    “姐姐要帮我换吗?”

    琥珀沉默了片刻,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云舒知道她一向是个不爱解释的性子,却顾不得别的,急忙把自己那些零零散散的银子都抱了过来给了琥珀,琥珀转身拿着银子去了老太太上房的隔壁,那里头都是老太太赏人用的东西,不大一会儿,琥珀便把金子给兑出来给了云舒冷淡地说道,“那屋儿里的金银本就是拿来赏人的,分量足够就好。”她帮云舒了一个好大的忙,却仿佛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似的,云舒对旁人都不敢说,把那漂亮的金光璀璨的金元宝都往怀里一揣,瞧见没人的时候就把这金元宝都给藏好了。

    只是她心里却顾念琥珀对自己的帮忙。

    琥珀不是一个喜欢大呼小叫对旁人有什么事儿都在嘴上的性子。

    可是仿佛是沉默着……她把有人需要的事都做了。

    这事儿因事涉琥珀,因此云舒谁都没说,连翠柳,她想了想,也守口如瓶。

    只是这事儿过去,她却与琥珀更亲近了几分。

    “真是奇了怪了。我这性子一向是好的,可是她反倒与你亲。这前前后后地跟着,跟一条小尾巴似的。”珊瑚不过是笑言,其实也并不嫉妒,倒是看见云舒时常在琥珀的面前忙前忙后,还“姐姐歇会儿”“姐姐喝口果汁”什么的格外娇憨可爱,不由笑着对琥珀说道,“只怕是真心把你当个姐姐呢。”她与琥珀和云舒之间的感情都不错,且云舒对她也十分亲近,因此笑着说了也就过了。

    云舒却已经顾不得害臊了。

    实在是到了午后,国公府来了贵客。

    宋王府的宋王妃亲自上门来了。

    一位皇家王妃到了国公府,国公府自然十分用心,老太太虽然穿着家常的衣裳以示对宋王妃这位亲家的亲近,可是衣裳却是云舒最新做的簇新的衣裳。

    上头绣着富贵花开的图案,又富贵又好看,当初做好了老太太就十分喜欢,今日倒是穿出来了。

    “我今日做了不告而来的恶客,亲家可别与我见怪。”合乡郡主是宋王府嫡出的爱女,宋王妃自然放在心眼儿地宠疼,如今知道合乡郡主有了身孕,宋王妃就立刻来了,还带着几分王府里瞧着年纪颇大的嬷嬷对老太太笑着说道,“我家那丫头一向是个不省心的。我也把她放在心眼儿里。如今知道她有孕了,这心里高兴得什么似的,迫不及待地就来了。”宋王妃是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瞧着容颜与合乡郡主有几分仿佛,只是年岁上瞧着多了几分养尊处优之后的富态。

    云舒跟在琥珀的身后,低眉顺眼的,充当背景。

    “王妃母女情深,自然是要对孩子上心些。”老太太便笑着对宋王妃说道,“只是王妃这话错了。这世上哪里还有比咱们老三媳妇儿更省心的性子?为人爽快大方,她两个嫂子就没有不与她要好的。对我也孝顺。日日陪着我说笑,从不腻烦。”她把合乡郡主夸奖了一番,只是却并不勉强,实在是合乡郡主还真不是一个自视甚高,仗着自己出身皇家就不把婆婆放在眼里的人,与老太太之间也算是婆媳相得。

    “瞧瞧,亲家还在我面前说她的好话儿。倒是我得多谢亲家,素日里对她十分照顾宽容,府中上上下下也爱惜她。”宋王妃越发笑着说道。

    她能养出合乡郡主这样的女儿,自然也不是一个糊涂人。

    那种高高在上仿佛施恩国公府的事儿,她不会做的。

    做了这种事,引得国公府暗中不满,那坑的不还都是自己个儿的亲闺女吗?

    因此她只有与老太太更亲近的,瞧着就十分投契,说起话来也从不说些叫人不爱听的。

    只是老太太却知道宋王妃这回来一定是想见合乡郡主,因此说笑了一番,等合乡郡主身边的画书来了,便由着画书请了宋王妃去三房的院子里。

    看见宋王妃笑吟吟地走了,老太太便揉了揉眼角,歪在了一旁。

    “老太太?”琥珀低声问道,“王妃这是……”

    “她什么都没说,可是却又什么都说了。”老太太有些疲倦,对琥珀轻声说道,“你们三爷回来,叫他来见我。就说我有话跟他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