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自荐枕席

    这声音不是珍珠吗?

    更何况一旁还有个更清脆稚嫩,听起来是个小丫鬟的急急忙忙地奉承说道,“三爷,您穿上试试吧。珍珠姐姐为了给您做合心意的衣裳几天都没有合眼,日日做,这手指头上全都是针眼儿,熬得眼睛都红了,心心念念就想叫三爷穿上喜欢的,出去了叫人称赞的衣裳,奴婢瞧着都心疼珍珠姐姐呢。这都是珍珠姐姐的心意,这许多天,姐姐吃不下睡不好,虽然没见着三爷,可是心里可惦记三爷呢。”

    这声音清清楚楚的。

    云舒同样认识。

    这是从前跟自己在一块儿干活儿,如今去服侍珍珠的小丫鬟莺儿。

    她咳嗽了一声,突然对一旁的一处花架发生了深厚的兴趣,就是不去看画书那张已经气得发黑的脸。

    “三爷……”珍珠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轻声说道,“奴婢,奴婢想您。”

    这声音柔弱,楚楚动人,还带着几分深情,就算是个死人也听得心软了。

    因此唐三爷的声音也多了几分缓和。

    “今日事忙,你先回去。”他顿了顿,几个人的影子投落在画书与云舒这屋子的窗子上慢慢地说道,“郡主刚有孕,这院子里本就乱糟糟的,你出来乱晃不合适,也添乱。”唐三爷的声音清越优雅,带着几分温文尔雅的魅力,倒是这话仿佛有些伤人,仿佛是嫌珍珠在这个时候添乱了,平和地说道,“我身边的衣裳郡主都给预备,都是王府的绣娘。珍珠……”唐三爷的声音多了几分温情,温和地说道,“你如今已经是我身边服侍的人,不必再做丫鬟的活计。好生安享富贵就是。”

    这话仿佛是在为珍珠着想,不想叫珍珠继续侍候主子,只当个主子了。

    可是珍珠却哽咽地说道,“可是奴婢想为三爷做衣裳。三爷,我们……”

    “如果你当真想做些衣裳……郡主如今有孕,你给她做吧。”唐三爷已经出仕,心思都在前朝,哪里还在意府中的这些后宅之事,只顿了顿便匆匆地说道,“翰林院还有些差事,我先走了。”他抬脚就走,珍珠撵着叫了两声却不敢十分高声,只能停住脚,突然低低地哭了起来。倒是一旁的莺儿带着几分埋怨地顿足说道,“三爷怎么这么走了!姐姐也是没用,如今三爷身边只剩下你能服侍,你怎么还巴结不上了呢!”

    莺儿一向心高气傲的,也是个眼高于顶的。

    虽然珍珠是她的主子,可是她却敢随意地抱怨嘲讽她。

    “三爷如今正忙……郡主这一整年不能服侍,三爷总是会想到我的。”珍珠突然弱弱地说道。

    “那姐姐也得加把劲儿啊。我本以为是来跟着姐姐享福的,谁知道姐姐这儿仿佛是个冰窟窿,三爷素日里都不来,还不如在老太太院儿里体面油水大呢!”想当初莺儿仗着自己的姐姐翡翠是老太太身边得脸的大丫鬟,因此在八个三等小丫鬟里是里头的尖儿,素日里好处多不胜数,若不是云舒横空出世,叫琥珀提拔进了老太太的屋子,之后又顶了珍珠的缺儿如今给老太太做针线压了她一头,她也不会恼羞成怒,转身为了个二等丫鬟的地位就给珍珠这么一个三房的通房做丫鬟。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

    本以为珍珠跟唐三爷之间有情分,能得宠,那她这个小丫鬟跟着也有好处。

    谁知道现实完全不是那样。

    唐三爷与合乡郡主琴瑟和鸣,这大婚之后就把珍珠给丢到一旁,珍珠虽然有了通房的名头,可是并不大得宠。

    她这个二等丫鬟日子过得还不及老太太院儿里的三等小丫鬟。

    如果是从前莺儿不过是背地里抱怨,哪里敢在珍珠的面前这样肆无忌惮。可是如今她姐姐做了唐二小姐的陪嫁丫鬟,日后是要嫁到荀王府去的,端得是体面风光。因仗着她姐姐珍珠,莺儿如今哪里把珍珠放在眼里,倒是珍珠秉性温柔柔顺,就算是挨了莺儿的抱怨竟然也默默地忍了,只是默默地哭泣,只想着日后好好儿等着,毕竟合乡郡主有孕在身,这总不能叫唐三爷这一年就这么守着不是?

    总是要有人服侍唐三爷的。

    与其是别人,还不如是她……

    “谁知道呢。姐姐再不争气些,咱们在这院儿里都没有立锥之地了。”莺儿哼了一声,年纪小脾气却大,转身也不顾珍珠气呼呼地走了。倒是珍珠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才一块儿跟着回去。她们这主仆两个说话显然不知道这身边的房间里还有人在听,因此也不觉得尴尬。倒是画书听了一会儿,听到珍珠竟然还想着在合乡郡主有孕在身的时候作妖儿,脸色冰冷,只是碍于自己是个奴婢,竟不好出去训斥。

    她心里不高兴,可是唐三爷是主子,珍珠同样也是个服侍主子的,她为合乡郡主生气,却没有资格冲出去说什么做什么。

    这就憋得她心里火烧火燎的。

    云舒越发用心地看着面前的花架,研究上头的花瓶上的细纹,没有半分开口的意思。

    倒是画书许久之后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这股心里的火儿努力给压下去,对云舒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说道,“瞧我,瞧见三爷在,都不敢开口与你说话了。”她见云舒这才抬头对自己微笑,不由心里赞了一声这小丫头有眼力见,却只拿着刚才的话对云舒问道,“我本是想问问,郡主这有孕了,只怕口味与平常不同。小云,好妹妹,你一向都能想出些新鲜花样儿的,有什么是能哄咱们郡主多吃几口的?”

    云舒哪里敢在这个时候出风头。

    这是合乡郡主的头胎,唐三爷的嫡子,若是吃了什么不适应的东西,她罪过就大了。

    她想了想才笑着对画书说道,“姐姐心里想着郡主自然是一片真心。我的心里也想着好生服侍郡主,叫郡主吃用都舒坦些。只是郡主是贵重的身份与人品,我想着郡主有孕,只怕王府也要有服侍的人送来。”见画书点了点头,她眉目柔和地说道,“我虽然有些雕虫小技,可是的到底年纪小没见识,不知道有孕的女子该如何保养,哪里比得上王府里派来服侍郡主的那样经历见识都丰厚谨慎的人呢?”

    那样有见识的嬷嬷与女官,什么样儿的挑剔没见过,一定会把合乡郡主照顾得很好。

    因此她是不准备趟这浑水的。

    只是想到合乡郡主素日里对自己十分温煦,打赏也一向是最大方的,虽然说这都是云舒仗着老太太狐假虎威,合乡郡主也是看着老太太的面子,可是云舒到底承了合乡郡主的这份情,若不是合乡郡主这样大方,云舒也未必能凑得出买宅子买地的钱,因此她犹豫半晌,想着这份温煦,便对画书轻轻地说道,“服侍郡主,姐姐是不必担心的,自然有许多人把郡主里里外外都服侍得舒舒服服。倒是姐姐也多念着郡主些,这饮食起居不必担心,可是妇人孕中容易多思多想……郁结于心也对胎儿不好的。因此姐姐也多给郡主说些笑话儿什么的……这心情每日里都欣喜快活,小公子这自然也会长得更快活。就算是有些不愉快,可是来日方长,什么都比不上郡主肚子里的孩子要紧呀。”

    她说了这话,就听见外头琥珀在叫自己了,急忙对若有所思的画书笑着说道,“不过是我家里的一点儿见识罢了。从前瞧见家里邻居的婶娘有孕,也是每日里乐呵呵的,这母子都康健。”她给画书福了福才出了屋子跟着琥珀走了,琥珀倒是没有多问什么,倒是画书安静地站在屋子里一会儿,这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也去了合乡郡主的房里,见合乡郡主正神态怡然地吃着燕窝,浑然不知刚刚珍珠堵了一回唐三爷,她便靠近合乡郡主,把这事儿说了。

    合乡郡主不由冷笑了两声。

    “小云这话,我听着倒是有几分道理。如今郡主的肚子才是要紧的。等咱们小公子平安落地,什么时候收拾她不成?何必还要这个时候与她动气。她这样的身份哪里比得上小公子要紧?为了她倒是叫小公子平白跟着生气,倒是高看她了。”画书便将云舒劝自己的话说给合乡郡主听,因素知合乡郡主心高气傲,因此便轻轻地说道,“小云倒是个好的,还聪明,说是叫奴婢给郡主日日讲笑话逗郡主开心,可是我猜着那意思其实还是珍珠这事儿。只是唯恐落人话柄因此才没有说得十分明白。”

    云舒又不是三房里的丫鬟,因此若说得明白了,反倒有些僭越。

    如今只劝她将合乡郡主照顾得开心,看起来平常,可是却都是落在了三房的妻妾之争上。

    “她倒是真是个不错的性子。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合乡郡主便缓缓地说道,“素日里我对她和气,因此她才知道将这样的话来劝我,不是把我装心里,这话是不好随意开口的。我承她这个情。她这些话,你只吞到肚子里,不必与旁人说起,免得叫她受了牵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