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有孕

    然而这话画书与云舒再亲近,也不会对云舒说起。

    她只笑嘻嘻地与云舒说笑。

    此刻太医们已经到了。

    正是正事儿了,因此画书急忙引着几位太医直接往屋儿里去。

    云舒自然是跟着一块儿进去,且见此刻唐三爷急忙让出了位置,俊美优雅的脸上满是紧张,一时之间想到珍珠,云舒竟然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等片刻之后,其中一位太医急忙在合乡郡主紧张的目光里拱手恭喜说道,“恭喜郡主,恭喜三爷,郡主这是有喜了。”他此言既出,合乡郡主顿时松了一口气,倒是唐三爷,面容错愕半晌顿时惊喜无限,急忙问道,“当真?”

    “的确是喜脉。”这初为人父的都会喜不自胜,因此这太医也不觉得唐三爷怀疑地多问了一句确认有什么唐突。

    他与唐三爷与合乡郡主道喜,这一屋子的丫鬟也急忙都在脸上露出喜气洋洋,都给两位主子贺喜。

    “赏,一定重赏。”唐三爷脚下一顿,就对合乡郡主笑着说道,“我去与母亲说。”

    他虽然年轻,可是因一直在读书想要科举,其实这岁数儿也不小了。

    如今才成亲不就妻子就有了身孕,生育的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那都是他的血脉,怎么会叫唐三爷不高兴。

    “你别闹得家里太过分了。”合乡郡主一双美眸之中也闪着喜悦,见琥珀与云舒都叫唐三爷给丢下了,也急忙拉着琥珀的手说道,“你快追着三爷些,他这开心得忘乎所以,吵闹了府里可怎么办?”她一边说一边叫丫鬟引太医们出去,又封了厚厚的红封给这几位太医,琥珀虽然一向沉稳,此刻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对合乡郡主说道,“郡主有孕本就是府中的大喜事。三爷心在郡主,闹得热闹些自然也是好的。”

    见一旁的画书微微点头,合乡郡主这心里就有数儿了,点头说道,“那我也不留你。你在母亲面前劝劝三爷。”

    她到底是有孕在身的人,琥珀也不敢折腾她,福了福,带着云舒转头出来。

    “还繁忙你与小云走了这一路。”画书急忙追出来,将两个不小的荷包塞给琥珀与云舒,云舒掂量着这起码也得有个五十两,也不敢收,急忙去看琥珀。倒是琥珀对画书的这丰厚的红封并无忌讳,干脆地收了。见她收了,云舒才敢收了这沉甸甸的荷包,见画书看着自己笑,她也急忙笑了一下追着转身的琥珀一块儿走了。走这一路上的时候,分花拂柳的,看着国公府花园之中阳光明媚热烈,四处的花朵儿开得正好,她心情也好,顺势将画书对自己说的那些话都跟琥珀说了。

    琥珀听了倒是满意地看了云舒一眼。

    “你应对得极好。郡主担心老太太猜忌她,你是老太太身边的人,自然要打消她这样的念头。”

    “我也只是想着郡主不是这样的人。”

    “你说得很是。怨不得这红封比之前大夫人与二夫人生府中的公子小姐的时候都丰厚。”琥珀也不是把几十两银子放在眼里的性子。

    画书给了,她也不诚惶诚恐,见云舒有些不安,便对云舒说道,“她既然给你,你就受着。这受了她们的荷包也是在安她们的心。”见云舒脆生生地答应了,她便板着脸点了点头抬脚就走,倒是云舒,见她提点自己,急忙跟着琥珀,却忍不住拿手轻轻地攥紧了琥珀的衣摆小声儿说道,“多谢姐姐这样费心提点我。”她仰头看着琥珀笑,琥珀垂头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嘴角,却没有再说什么。

    等到了老太太的房里,唐三爷早就到了,正在与老太太报喜。

    老太太已经喜上眉梢。

    “好,好,好!”唐三爷是幼子,是老太太爱到心坎儿里去的儿子,人又出息孝顺,老太太最看重他不过。

    如今见自己心爱的儿子娶了身份高贵的郡主做正室,又已经要有自己的血脉,老太太如今也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对唐三爷喜悦地说道,“如今我也对你不发愁什么!这是极好的事,极好的事。叫你媳妇儿在屋儿里歇着不必出来走动,免得身子又不爽利了。你也是,这一年你多爱惜她些,也不要闹她。还有厨房……她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再叫厨房里掂量着那些滋补的燕窝鱼翅等等,一定要好生照料这一胎。”

    “儿子都知道。母亲,您放心吧。”

    “还有,有没有去王府报喜?”老太太便问道。

    “儿子想先来与母亲报喜。”

    “那你去吧。这也是王府的喜事儿。”老太太笑着说道。

    见唐三爷笑着答应了,她便急忙叫人去赏府中的下人,对唐三爷说道,“这是喜事,无论是男是女,都是你第一个孩子,自然要紧些。虽然叫你破费,可是却一定是要赏的。你两个嫂子生第一个的时候,府中也都是如此。”她脸上满满的皱纹都因喜悦变得舒展起来,显然是真心感到高兴,唐三爷微微一笑,忙扶着老太太温和地说道,“母亲不要为儿子操心。儿子知道怎么做。”

    他眉宇温柔,老太太侧头看着他俊美的侧脸,不由柔和了目光。

    “只咱们母子私底下说,我自然希望你媳妇儿这一胎是个儿子。只是未免她有压力,你不要说你喜欢儿子。她若是问你,你就说是男是女都喜欢。”

    “女孩儿有什么不好。贞静美貌,日后养在母亲的面前一定是个小淑女。儿子对女儿也是十分喜欢的。”唐三爷笑着说道。

    “这样就好。”老太太本觉得自己似乎要叮嘱儿子更多些,只是如今脑海里全都是喜事,竟也一时想不起还要叮嘱什么,便催着唐三爷往王府去了。等唐三爷走了,琥珀才跟云舒一块儿进了老太太的屋儿里,此刻整个屋里的大丫鬟小丫鬟都在给老太太道喜,老太太便笑着说道,“你们三爷回头赏你们。我也赏你们一份儿。”她又叫赏每个人多一个月的月钱,云舒心里板着手指头算了算,顿时欢喜了几分。

    她如今真是觉得合乡郡主这一胎是个大喜事了。

    白叫她赚了五十两银子,这一块儿拿回去还能叫陈平帮自己买地。

    本以为这回她赶不上陈平说的便宜的地,没想到还能买些,虽然这瞧着不多,不过积少成多。

    只是因老太太一叠声地叫丫鬟们忙碌,因此云舒也没有时间去打开荷包瞧瞧,只跟着兴致勃勃地老太太忙着。老太太因合乡郡主有孕,此刻喜上眉梢,念着许多自己私房里的好物件儿,什么羊脂玉的送子观音,什么各色的人参鹿茸,琉璃盏水晶灯,只恨不能都搬去合乡郡主的院子算了。这收拾了一晚上准备明日就给合乡郡主送过去,云舒想了想,想到合乡郡主这几回赏自己的都是最丰厚的那一份儿,不说首饰绸缎,只说银子就不少了,因此熬夜给合乡郡主编了好几个大大的红石榴,第二天听了老太太的吩咐,跟着琥珀与几个大丫鬟一块儿去了合乡郡主面前。

    琥珀几个去跟合乡郡主说话,云舒这样的小丫鬟也不好总是跟着,便请画书出来,把自己编的几个大石榴给了她。

    “这编出来的石榴不知什么钱,不过是我对郡主一点小小的心意,姐姐别嫌弃我寒酸。”云舒红着脸说道。

    画书却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个大大的红石榴,见这石榴虽然是拿丝线编的,可是圆滚滚的一个大红色,瞧着喜庆不说,开了口的地方露出晶莹的珠子串的一颗颗的透明的珠子,仿佛石榴子儿一样,这瞧着显然是用心了的。且这石榴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石榴一样鲜艳可爱,又因石榴的寓意极好,有百子富贵的意思在里头,画书见云舒一双眼睛都熬得有些红了,急忙说道,“嫌弃什么,这样的寓意郡主欢喜还来不及。且也是你的心。”

    虽然这不是那些贵重的宝石金银,可是却依旧叫人十分喜欢。

    云舒便抿嘴笑了。

    见她只是笑了笑,也并未十分邀功,说一些自己为了合乡郡主如何如何废寝忘食,画书心里不由叹息了一份。

    她摸了摸云舒的手背,对云舒轻声说道,“你对郡主的心,我是看在眼里的。我也知道你不是瞧着咱们郡主显贵就巴结攀附的性子。”

    云舒便笑着说道,“我巴结郡主着呢。”

    “哪儿有。素日里叫你来,你也不时常来。”画书见里头琥珀与几个大丫鬟都在跟合乡郡主回话,便拉着云舒往一旁的侧间去吃点心,见云舒吃着香甜,她想了想就对云舒问道,“郡主最近害喜,说吃什么都不香甜。小云,你……”她因见云舒哄着老太太吃饭,老太太的确胃口好了些,因此便想问问云舒有什么是合乡郡主这孕中能吃得可口的东西,只是尚未开口,就听见侧间儿的廊下传来了女子温温柔柔却带着几分急切的声音。

    “三爷,奴婢,奴婢给三爷做了一件夏衫。用的是三爷最喜欢的料子,三爷试试吧。”

    这声音温柔婉转,画书听见这话,脸上却怫然变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