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夫妻情深

    这话不仅叫外间的老太太霍然起身问道,“你说什么?!”

    就连里屋最近只当个宅女的云舒都不由放下了针线,起身走到门口去听。

    合乡郡主晕过去了?

    好端端的……

    因合乡郡主虽然身为皇家郡主,可是打从嫁入国公府之后,从未因自己高贵的身份就在府中如何,反而对老太太十分孝顺,也不盛气凌人,因此云舒觉得合乡郡主是个极好的女子。

    又因合乡郡主一向对她十分温和,云舒此刻不免担心了些。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气着了她?”老太太这病好多了,因此便站了起来,急忙扶着一旁的琥珀说道,“我得去瞧瞧去。”她急着去看望合乡郡主,然而这样的夏日,谁敢折腾老人家,一旁的琥珀才想说什么,那个过来报信儿的丫鬟急忙给老太太说道,“老太太先别过去,这外头天热,您也正病着,若是急慌慌过去了,那郡主心里也过意不去,只叫咱们郡主心里更觉得惶恐了。”

    她这样劝,一旁的几个一等大丫鬟也这样劝。

    老太太见她们都拦着,便叹气说道,“这时候哪里顾得上我,先顾上老三媳妇儿才是要紧的。”

    只是她也知道如今三房必定忙乱,若是自己去了,那更是要兵荒马乱的,到时候合乡郡主也休息不好,还得应付她。

    因此老太太迟疑了片刻,便指着琥珀说道,“你替我去看看,等太医给她看好了再回来与我说。”她犹豫了片刻,便对从里屋走出来的云舒说道,“你也跟着琥珀过去。”因云舒年纪小,一则琥珀不方便的话儿她倒是能看似随意地多问几句,另一则也是因云舒日后还要在自己身边许多年,老太太想着叫琥珀带带云舒,叫她知道如何听自己的吩咐在各房女眷的面前相处。

    云舒便放下手里的针线,与琥珀一块儿往三房去了。

    果然到了三房,云舒就见这宽阔奢华的大院子里正有许多人在忙碌,因琥珀算是老太太的正使,因此直接进了唐三爷与合乡郡主一块儿住的正房,且见这正房之中精致华美,到处都是锦绣繁华,又带着几分十分雅致的熏香。此刻合乡郡主正有些虚弱地靠在紫檀木的床头,已经醒了,可是脸儿却苍白虚弱,她的床边,唐三爷俊美的脸有些憔悴,正握着她的手带着几分紧张地问道,“还有哪里不舒坦?”

    “你去翰林院吧。”合乡郡主劝唐三爷。

    “你这样不舒坦,我还去什么翰林院。”唐三爷一双温情的眼带着几分忧虑地看着自己美貌贤惠的妻子,眼里也看不进去旁人了,轻声说道,“我陪着你。”

    “又不是什么要紧的。”

    “你都病了,这还不算要紧?翰林里缺我一个不少,你别为我担心。”唐三爷因中了探花,如今在翰林院做事,清贵体面,又熬着资历日后等着入六部为官,说起来翰林院的差事也并不清闲。可是如今他哪里还顾得上,见一向都爽朗活泼的妻子此刻一副没了精气神儿的模样,他下意识地将修长的手盖在妻子的手背上轻轻抚摸,仿佛是在安慰。他这样温情地和合乡郡主夫妻情深,云舒站在门口倒是觉得这样相处也挺好的,却陡然叫门口一人撞了一下,差点儿被撞到门上去。

    这人撞了云舒也只是哽咽了一声,踉跄着跑了,云舒揉了揉自己被撞疼了的肩膀下意识看去,心里却一叹。

    竟然是珍珠。

    珍珠是唐三爷的通房,一直都觉得自己在唐三爷的心里自己是不同的,如今见到唐三爷夫妻情深,想必心里是很难过的吧。

    她垂了垂眼睛。

    琥珀垂头看了看她,见云舒并未声张叫嚷叫珍珠的失态就叫唐三爷房中旁人听见,目光便柔和许多。

    珍珠就算再与唐三爷有情分,可是今日这样也过分了,如果叫唐三爷看见,只怕也要嗔她不知轻重。

    一个通房丫鬟,竟然因为主子们感情好就伤心得哭了,这岂不是个家中的祸害。

    “怎么是你来了。”琥珀是老太太身边第一信任的人,连老太太的许多私房都掌在琥珀的手中,因此唐三爷倒是惊讶今日竟然是琥珀来跑这一趟。只是想到这是老太太对合乡郡主的看重,他便笑着叫琥珀过来问道,“母亲有没有担心?是我的错,见郡主晕倒就急了,反倒去叨扰了母亲。”他风度翩翩地跟琥珀说话,琥珀却依旧是一副平淡的样子,对唐三爷与合乡郡主说道,“老太太十分担心,本是要亲自来,叫奴婢们给劝下来,说只怕亲自来了,郡主反倒休息得不好了。因此老太太叫我过来瞧瞧郡主。”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偏你闹得大张旗鼓的。”合乡郡主对唐三爷嗔怪道。

    “关心则乱。”唐三爷是个温柔的脾气,只对合乡郡主嗪着几分笑意说道。

    云舒站在琥珀的身后只当个小透明,此刻叫人拉扯了几下,回头见是合乡郡主身边与自己有几分交情的大丫鬟画书,便微微示意。

    画书却直接把她拉到门外。

    “姐姐是有话吩咐?”云舒好奇地问道。

    “不过是多日没有见着你,因此想与你说几句话罢了。”画书见云舒看着自己微笑起来,她瞧着仿佛倒不是其他小丫鬟那样焦急担忧,见云舒安静地看着自己,便带着她走到一旁轻声说道,“其实这事儿,说起来我也有些谱儿。我管着郡主的换洗……郡主这两个月月事没来。”她这样说,云舒顿时诧异地张大了眼睛,心里也有几分揣测,急忙露出几分欢喜来说道,“这是喜事儿,怎么郡主不与老太太与三爷说呢?”

    这女子月事未来,只怕是有孕了。

    唐三爷与合乡郡主这才成亲多久,合乡郡主有孕,这是为唐三爷生育嫡子嫡女,自然是喜事。

    “正是因喜事,因此才越发谨慎,不请太医们进来瞧个明白,是不敢随意说的。”画书见云舒连连点头,见她清澈的眼底是一片纯然的欢喜,对合乡郡主有孕真心祝福,便对云舒多了几分亲近,拉着她的手轻声说道,“只是郡主这回晕倒倒不是有意的,惊动了老太太,心里怪过意不去的。”她的眉宇之间多了几分为难,云舒却一下子想明白画书找自己说话,还避开唐三爷的用意了。

    合乡郡主大半是有孕,可是却在请太医过来之前晕了一回,闹得府中都关注,惊动老太太跟着担忧。

    唐三爷是男子,心胸宽阔,又不大在意细微的小事,因此不会十分联想。

    可若是叫府中女眷们看,这岂不是成了合乡郡主早就知道自己有孕,又晕倒又惊动老太太地拿乔?

    有孕就有孕,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还用得着装晕倒,叫老太太跟着悬心?

    若合乡郡主当真是不是有意晕倒,那就真的冤枉了,老太太虽然也不会计较,可是总不好叫人这样在心里想。

    “郡主是什么身份,难道还用得着装晕倒不成?”云舒想了想便对画书轻声说道,“姐姐也劝郡主安心吧。老太太一向都爱重郡主,难道还不知郡主的性情与风格?郡主无论做什么事,全都发自本心,也从不折腾府中,嫁入国公府这么久,郡主如何行事也都在咱们眼中。我一个小丫鬟都这样想,更遑论是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呢?不过是天儿热,郡主身上有有孕在身,身体本就空虚,晕倒也是常有的事。”

    “你这话再没有如此明白的。”画书心里念佛,见云舒娴静地笑了,急忙拉着她的手对她说道,“这事儿还得你与琥珀去说。”

    她与琥珀没交情,且琥珀就站在唐三爷那儿,她怎么好去唐三爷面前对琥珀说。

    “不过是给琥珀姐姐带句话儿,我记得了。”

    云舒笑着说道。

    老太太为什么叫她跟着过来?就是干这个的。

    珊瑚是老太太的庄严体面,令人畏惧,她却是老太太温和的一面,也听听合乡郡主身边的丫鬟们的话。

    不然叫她来做什么呢?

    “我都不知该如何谢你。”

    “若姐姐要谢我,我就厚着脸皮,一会儿要郡主两份儿红封。”云舒也笑眯眯地说道。

    这话反倒像是在贺喜。

    毕竟合乡郡主有身孕如今主仆不过是自己猜测,太医们还没有看过。可是云舒这句话反倒像是说合乡郡主一定有孕了。

    毕竟,只有合乡郡主有孕,才会打赏府中的下人,如云舒这样听从老太太吩咐过来探望的才会得到红封。

    “两份儿不够,若当真郡主有喜事儿,我给你十个都愿意。”

    “姐姐急什么,红封儿要一年一年地给,我只担心姐姐如今大方,往后跟随旧例都要舍不得了。”

    “借你吉言。”这岂不是在说日后合乡郡主日后儿女繁盛?虽然云舒只是个小丫鬟,可是吉祥话儿谁不喜欢?

    “真真儿你这张小嘴儿,郡主回来说老太太喜欢你,我还不信。如今……”画书心中忧虑尽去,伸手拧了拧云舒雪白的小脸儿,然而一转眼,目光却落在远远的一处没什么声响的厢房。

    她皱了皱眉。

    若合乡郡主当真有孕,那珍珠岂不是就要独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