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晕倒

    从云舒的嘴里,从不见说过谁的半点八卦与流言抱怨。

    虽看着像是个锯了嘴的葫芦,可是却叫人心安。

    就算有人与她说了知心话儿,可是这话到了她这事儿就算是完了,再不会传到旁人的耳朵里。

    “而且性子懂事,一向都不喜欢与人相争,也不在老太太面前十分抢咱们的风头。不然你换个眼皮子浅的试试,若是能在老太太面前得脸,那恨不能把咱们这几个都踩下去,老太太面前只有她才好呢。”因云舒懂事,因此珊瑚就格外喜欢,见琥珀不置可否,面容却缓和许多,便笑着拿肩膀撞了撞琥珀笑嘻嘻地说道,“可别说你不喜欢她。若不喜欢她,你能对她这样照顾?如果没有你暗中弹压,她能在老太太的院子里过得这么舒坦?”

    云舒霍然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崛起,一下子就到了老太太的跟前儿侍候。

    这心里发酸的,嫉妒的,不痛快的,觉得云舒挡了自己的道儿的还少了不成?

    可是云舒偏偏日子过得自在,就算是同屋的几个二等丫鬟,如今与云舒最有竞争的也客客气气。

    虽然有云舒会做人,从不争风头的缘故,可如果说这里头没有老太太跟前最得脸信任的琥珀的帮衬,那也是不可能的。

    因此珊瑚才说了这么一句,还笑着说道,“不容易呀,难道有咱们琥珀姑娘都能放在眼里觉得不错的丫头。不过这小云也是,行事妥帖,老太太面前温顺温柔,可是待旁人也一样儿的和气,从没有什么跟红顶白,只溜须主子却对不如自己的人看不起的做法儿。你瞧瞧,她时常念着咱们,这果子酱不知什么钱,可是她每一次从外头回来都记得给咱们带些玩意儿,这就是把咱们撞在心上,你心里也热乎不是?我还听说她也分了果酱给从前一个屋儿里的小丫鬟,可见她并不是一个会因如今地位高了,就把从前的同伴丢在脑后的。”

    “你倒是夸她的时候一套一套的。”琥珀冷淡地说道。

    “我倒是瞧着她有你的几分品格。不过倒是与你也有不同。”珊瑚便甩了甩手里的帕子说道,“你的性子,外冷内热,若不是知心人,只当你是个十分冷淡的人。可是小云不同,她性子温顺,又时刻把人放在心上,倒是比你好说话儿些。”她这样夸奖,琥珀便冷哼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她性子软,三房里那个敢去她的面前央求?可见性子太过和气也不是好事。”这说的就是三房的珍珠去云舒面前的事儿了。

    “她才多大,难道还能跟你似的板着脸不成?那就真成得罪人了。”珊瑚想到珍珠就不痛快。

    珍珠跟了唐三爷,如今做了通房丫头,这事儿本与她没什么关系。

    只是她未来的夫家是苦主,如今想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早前怎么没看出她是这种货色!”她顾不得云舒了,气得不得了,只是见琥珀垂眸,便转眼笑着说道,“不过如今知道她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珍珠与唐三爷有些旧时情分,因此到底得唐三爷另眼相看。只是叫老太太当头棒喝,唐三爷也知道宠妾灭妻是要命的事,因此如今与合乡郡主越发琴瑟和鸣。这与合乡郡主胡多亲近,自然冷落了珍珠,如今珍珠得不到眷顾,想必是急了。

    “走吧。”琥珀没说什么,与她一块儿出来。

    云舒这时候已经到了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今日歇在榻上,见云舒进来,便笑着招手叫她进来回话儿。

    云舒忙上前给老太太请安。

    “在外头这几日可还好?”

    “老太太恩典,叫我能出去几日,哪里有不好的呢?”云舒见一旁一个大丫鬟正端了一个空空的药碗出去,急忙从一旁捧了蜜饯给老太太,见老太太吃了,这才笑着说道,“只是这几日天热,只闷在家里没有去街上玩儿,因此觉得怪没趣儿的。”她今日换了一件洋红色的夏裙,因如今越发白皙,因此衬得越发眉目似画,小小一个在老太太面前带着几分纯良,目似水清,老太太瞧着也喜欢。

    “你们小丫头们玩儿心就是大。只是这天也的确热,就算是出去了,晒病了也不好。”

    一旁的唐国公夫人,唐二夫人胡氏,还有合乡郡主三个儿媳都在老太太面前坐着呢,因老太太病了,因此阖府都十分在意,此刻唐国公夫人见或许是云舒这才从外头回来还带着几分鲜活气儿,叫老太太瞧着也有力气了,便满意地对云舒微微颔首,叫她逗弄老太太说话儿。云舒没想到唐国公夫人没有叫自己下去叫老太太歇会儿,且见老太太此刻瞧着不累,只是病了没精神,便笑着说道,“可不是。不过在家里玩儿倒也有别的趣儿。前儿邻居家的大哥哥给送了好些野味儿,我就撺掇得做了烤串儿,不仅烤了鹿肉野猪肉的,还烤了茄子,蔬菜,还有土豆与玉米,那滋味儿真的是格外新鲜啊。”

    “烤肉吃着怪油腻的。”合乡郡主见老太太专注地听着,便对云舒笑着问道,“烤茄子是什么?”

    “新鲜的茄子刨开,上头放了蒜蓉与各色的调料放在炉子上烤,茄子的清香味儿与蒜香混在一块儿,倒是比肉还好吃些。”云舒便对合乡郡主福了福说道,“更何况这样新鲜的果蔬比肉食好克化,吃着也只是图个新鲜。还有玉米,刷上蜜糖,甜甜的,只是得牙口好。”她说得倒是有趣儿,合乡郡主听了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这丫头一向是个伶俐的性子,专爱鼓捣这些,之前的凉茶果汁奶茶不也是她鼓捣出来的?既然她说好,母亲,您也尝尝?”

    因老太太最近吃着药,胃口不好,因此唐国公夫人妯娌三个都想哄着老太太多吃些。

    老太太听了却摇头笑着说道,“还是腻歪了。这大热的天儿……你们如果想吃,就去问小云,自己在自己的院子里开火儿。”

    “不如老太太吃点包饭吧。”这胃口不好,云舒不由有些心疼。

    老太太虽然是国公府的宝塔尖儿,是主子,高高在上的超品诰命,可是在云舒的心里,这是一位自己愿意好好侍奉关心的老人家。

    她对云舒这样好,哪里只是一个“主子”这样的身份可以说得尽的呢?

    因此,云舒真心想叫老太太胃口好些,见老太太温和地看着自己,也不嫌自己在她的面前歪缠,她的心里酸涩了一瞬,急忙对老太太说道,“您不喜欢动火儿,不如用些咱们在外头见过的包饭。不登大雅之地,因此素日里也不能捧到您的面前,不过我随便说说,您喜欢的话,不如尝尝。”她顿了顿便轻声说道,“只取脆嫩嫩的新鲜生菜,厨房里各色的肉酱也做些,再做些米饭一块儿包着吃,您若是没有胃口……外头小吃里还有三丝凉菜,把黄瓜丝儿梨子丝儿与京糕丝儿拌一块儿,酸酸甜甜很开胃,又不放半点油,不会油腻。”

    “看看,这小丫头也是为母亲用心了。”老太太身边有云舒这样想着照顾老太太的,唐国公夫人便笑了。

    老太太目光越发柔和。

    “你啊,才回来,小嘴儿在我的面前吧吧儿的。如果我不尝尝,只怕你转眼又要说别的菜出来。罢了,既如此,叫厨房做了我也尝尝外头人家的吃食。”

    国公府吃食一向精致,这种贫民小户人家吃的,素日里谁敢往老太太面前送呢?

    因此老太太果然难得露出几分兴趣儿。

    云舒这才抿嘴笑了,小声儿说道,“是我逾越了。”

    “逾越得好。再叫厨房烤几个茄子什么的,叫我尝尝。”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她既然凑趣儿,老太太便笑着说她道,“可见你也是馋了。”

    “若我也有个这样一个事事把我放在心上的丫鬟,我倒是不会馋了。”合乡郡主这话倒是一语双关。

    又说是自己馋了吃食,又说是羡慕老太太身边有这样的丫鬟,老太太本就是个温煦的性子,叫合乡郡主这样哄着,不由笑了起来。

    这老人家,只要心里舒坦了,笑口常开,病就断然没有不痊愈的道理。

    因此等过了两三日,老太太果然瞧着就精神多了。

    云舒就放心了些。

    她在老太太面前出了这一次风头,之后的几日就把自己缩成个蜗牛,借口自己出府几日老太太房中的针线忙,因此也不往别处去了,专心地在里屋一个人做针线。她倒是知道不要独占老太太面前的体面,因此其他的丫鬟对她也并无抱怨,只是这一日云舒正给老太太做了一件平日里家常穿的清凉衣裳,认真地往上头绣些清净雅致的图案,就听见外头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之后就听见一个大丫鬟的声音在外间儿传来。

    “老太太,郡主晕过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