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病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的?

    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如王家秀才那样的人,读书人,总是见识得多些,一旦这人品不好,祸害的只怕就不是一个两个。

    如果只是祸害碧柳,云舒没话儿说。

    碧柳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素日里冷嘲热讽的,要紧的是总是抢翠柳的东西,因此云舒倒是觉得他俩绝配。

    就只怕这王家惦记陈家,日后还要占陈家的好处。

    “你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啊。”翠柳一下子就知道厉害了,此刻见左右无人便与云舒低声抱怨说道,“叫我说,娘就不该去跟着王家成亲!早在王家非要咱们家畜大笔嫁妆,有要这要那,王家那老婆子看着就不是个好人,这婚事就不该认下来。”她叹了一口气,云舒便摇头说道,“这嫁娶之事,婶子一定心里头自有考量的。谁不愿意嫁到读书人家去呢?更何况碧柳姐姐那样儿……你又没看见,素日里那样刻薄的人,却对王家太太那样巴结。就算陈叔与婶子不愿意这婚事,碧柳姐姐自己乐意,只怕婚事也还得成。”

    只是她想了想,便笑着对翠柳安慰说道,“不过这事儿好歹有陈叔与婶子,又有陈平哥。咱们国公府又不是摆设,那王家就算人品不好,也翻不出风浪。”

    大坏事儿显然是不敢干的。

    不过恶心人只怕是要恒久远了。

    云舒忍着没说,只唯恐翠柳把这些心事装在心里日子过得不痛快,带着负担,因此劝说了几句。

    翠柳想了想,便拉着云舒的手轻声说道,“好歹有你总是劝着我。我知道你是对我好的。”她把头枕在云舒的肩膀上小声儿说道,“瞧着咱们倒像是亲姐妹似的。”这多么可笑呢,亲姐妹之间跟仇人似的,碧柳待她何曾有云舒待她的十分之一呢?云舒总是护着她,劝说她开解她,这叫翠柳心里十分暖和,抱着云舒的手臂轻声说道,“你如果也是爹娘的女儿就好了。”

    如果云舒是她的亲姐妹,她一定不会对碧柳那样什么都防着。

    云舒想要什么,她都乐意给她的。

    “你这话说的。难道我不是你的亲姐妹,你就舍不得给我东西啦?”云舒笑着问道。

    “怎么会!”

    “既然你待我的心与我待你的心是一样儿的,那是否是亲姐妹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如今我没有与你要好,没有日日把陈家当自个儿家里住得这样坦然舒坦?你突然提了这么一句,难道是提醒我,我到底是陈家的外人呢?”云舒此刻倒是带着几分调笑,翠柳一时慌了想要解释,“我把你当……好啊,你消遣我。”她可算是明白过来了,见云舒推开她站在门口笑,便也笑着扑过去与云舒打闹起来叫道,“我与你说知心话儿,你却只知道消遣我。”

    “这两个小丫头……”听着云舒与翠柳远远的笑声过来,陈白便笑着对宋如柏说道,“真是闹得不行。”

    “在国公府要谨言慎行,事事小心。既然是在自己家里,就随她们闹着些,也畅快些。”宋如柏说道。

    “你说得对极了。这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要在老太太屋儿里侍候,平日里不知多小心,只是报喜不报忧,不叫咱们大人知道。”陈白便心里对云舒与翠柳多了几分怜惜,见宋如柏手边放着衣裳等物,知道这是云舒做给他的,因此拿过来展开看了看,果然见针脚细密,虽然做得仓促没有在衣服上绣什么图案,简简单单的衣裳瞧着不大眼儿,可是这绣活儿却十分用心,便点头说道,“小云倒是明白。”

    宋如柏是去宫里当侍卫,又不是当花儿去了,这衣裳绣得太好看了也不成样子。

    如今简简单单的,却实惠都在暗处,瞧着也不穷酸,穿在身上大概也提气,这不是极好?

    “小云是老太太身边的人,自然也有几分见识。”陈白家的美貌的脸上带着几分愁容,显然是叫儿子陈平把王家太太气走了十分头疼,不知该如何挽回。只是此刻见陈白半点都不放在心上,一旁儿子陈平兴致勃勃地拉着宋如柏在说自己跟着唐二公子在京城之中如何如何威风,这父子俩半点儿没有把王家放在眼里,因恐叫宋如柏看了笑话,她只能勉强挤出笑容来对宋如柏说道,“晚上在这儿吃吧。”

    “宋大哥,我好不容易出来,咱们一块儿喝酒吧。”陈平急忙笑着说道。

    他这样俊俏的少年笑得一脸和气亲近,宋如柏倒是也无法拒绝,闻言便点了点头。

    因见天色晚了,陈白就叫人去叫几个女孩儿。

    虽然有宋如柏这样的外男,可是陈家也不过是寻常人家,因此没有勋贵府中那些规矩,什么男女不能同桌儿什么的。

    因要吃饭了,云舒与翠柳风一样地过来了。

    “大小姐说……说不想吃饭了。”碧柳正在屋儿里哭着叫嚷什么“不能嫁给王家秀才不如死了算了”,这话听起来难听,因此那去请碧柳过来的小丫鬟也没敢说,她这战战兢兢的样子叫陈白看了就知道,碧柳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呢,因此也不在意,冷淡地说道,“爱吃不吃。不乐意吃,那就在房里待着!”他这样冷淡,陈白家的不由瞪了仰头哼小曲儿一脸不在意的儿子一眼轻声说道,“大姐儿也委屈。”

    “阿平那些话说得也没错。”陈白不会在孩子们面前给妻子没脸,因此对她说道,“吃饭吧。”

    因这两日已经吃了野味儿,腻歪得不行,也不好消化,今日晚上的饭食就想着清淡些。

    云舒就要了些绿豆粥,又与翠柳一块儿吃了些小菜也就算了。不过她们两个女孩儿吃得少,只不过又吃了两个羊肉小包子也就算了,倒是陈平这大嘴巴能吃得很,就算昨日吃了一肚子的肉,如今也不觉得腻歪,又叫厨房给做了什么烧鸡炖鸭的送上来,还有几样儿小炒。云舒看了与翠柳都觉得满眼都是肉肉肉的,且见或许是男孩子更能吃些,前几回因一块儿忙着自己吃喝没看出来,如今才发现,不仅陈平,宋如柏也是个能吃肉的。

    这兄弟俩真是路遇知音,哪里顾得上喝酒,只埋头吃肉。

    翠柳瞧着都觉得腻得慌,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咱们去做李子酱。”云舒瞧着这两位这样吃肉就觉得胸口都是油,急忙对翠柳说道。

    “李子酱?是了,如今有了蜂蜜。”翠柳眼睛一亮急忙与云舒一块儿起来,两个小丫头手拉手一块儿去祸害厨房去了。

    因云舒与翠柳都不是会做饭的,因此两个小丫头只当个监工,云舒且请厨房里的婆子帮自己熬了一坛子李子酱,又瞧见了一旁的筐里有山楂,便叫人也熬了些山楂酱出来,与翠柳一人一坛子抱回自己的小院子去,又拿了小些精致的瓶子分装好了。等到第二天要回去国公府里,她与翠柳大清早地起来,且因陈平今日也回去,因此一同结伴回了国公府,云舒便将这些李子酱与山楂酱先分给从前大通铺里的小丫鬟,又分了同屋的三个二等丫鬟,便拿着瓶子更大些精致些的果酱往琥珀与珊瑚的房中去了。

    “因今年的李子格外新鲜,蜂蜜也是极新鲜的。这两样儿果酱酸酸甜甜的,天儿热,姐姐们若是胃口不好,吃些开胃。就是冲水喝也是极好的。”云舒将李子酱与山楂酱都放在琥珀与珊瑚的面前,琥珀微微点头,倒是瞧不出喜恶,倒是珊瑚看了这两眼儿挑眉说道,“难为你还想着我与你琥珀姐姐。放这儿吧,我倒是要尝尝。”她欣然收下,云舒知道大清早上一等丫鬟都要忙着服侍老太太,也不敢耽误,急忙出来。

    “且等等。”琥珀开口说道。

    “姐姐还有什么吩咐?”云舒急忙问道。

    “这两日老太太中了暑气有些不舒坦,你也跟着我服侍老太太吃药。”

    “老太太病了?”云舒急忙问道。

    “每到这个时候老太太都会病上一病。且今年又遇上二小姐那样不省心的,太医来瞧过,说是肝火郁结,又中了暑气,一时散不开。已经开了药,说是几日就能痊愈。”珊瑚一边整理着屋子里的陈设,忙着把果酱都放在阴凉的地方,便冷笑了一声说道,“只她竟然气坏了老太太这一桩,叫我说,国公爷就该打死她!这样不敬长辈,还好意思出去做王妃?”她一向是个厉害的性子,琥珀皱了皱眉,摆手叫云舒出去准备一会儿去服侍老太太,见云舒走了,这才沉声说道,“隔墙有耳,这话是能对旁人说的?烂在肚子里能憋死你?”

    “若不是小云,我也不会说这样的话。”珊瑚便哼了一声,柳眉倒竖地说道,“咱们只是丫鬟,按理说,这些话咱们说了是对主子不敬。可是这一回回的……”

    见琥珀冷冷地看着她,她便忙笑着说道,“小云的性子你还不明白?进了老太太屋儿里这么久,你见过她说过谁的恶言?这小丫头倒是有点儿意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