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人品不好

    陈平的家底不是去了陈白家的的兜儿里,就是在自己那儿,这才几天功夫,大概还是一穷二白吧。

    “小丫头,你很看不起你陈平哥啊!”陈平顿时怪叫起来。

    “那你到底有没有银子啊?”翠柳看陈平,总觉得哥哥是有点心虚。

    “怎么没有。”陈平偷偷往外看了看,对翠柳与云舒说道,“又干了一票儿。”

    “你又去和二公子骗人?”翠柳大声问道。

    “小声点儿,这回不是骗人,是与几家公子一块儿去陶腾了点东西换了些银子。”陈平压低了声音对两个瞪圆了眼睛的小丫头说道,“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是前一阵子宫里贵妃娘娘随口赞了京城里一处给孝敬的花草盆景,陛下见贵妃娘娘喜欢,就也说好,叫人寻了好些往贵妃娘娘的宫里各处点缀。这不是一下子就有了身价儿?因这是娘娘与陛下都说好的,因此如今京城里这种花草正流行。几家公子赶在前头屯了好些,这时候往外一卖……一盆几十两,你都未必买得着。”

    “陛下对娘娘可真好啊。”翠柳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缘故。

    这仿佛为了贵妃一笑,陛下什么都愿意似的。

    云舒也点了点头。

    “可不是。因显侯家的公子时常进宫给贵妃娘娘和八皇子请安,因此才知道娘娘喜欢。这不都是要姻亲了嘛,两家的公子走动得不错,二公子也往里头投了些,倒也不仅仅是冲着银子,也是为了这两家往来频繁,日后能更亲近些。”陈平趴在树荫之下的石桌儿上对云舒和翠柳说道,“我们二公子一向是个大方的性子,他得了不少,我也是出了大力气的。那往来买卖总不能叫公子们自己亲自出头,不都是咱们这些小厮忙前忙后?因此公子赏了我些银子,不多,不过也足够请你们吃他一年的馆子了。”

    “那咱们去吧。”翠柳眼睛亮了。

    “这次就算了。”云舒刚才不过是玩笑,见陈平当真有钱,就笑着说道,“你忘了?宋大哥的衣裳还没做完。咱们下回出来再和陈平哥一块儿去吃馆子。”因王太太来了这半日,云舒做陪客的因此都没有去做衣裳,这就有些时间不够用了。如果跟陈平一块儿吃饭去,这总不能吃了饭就回了,又是半日的消遣,到时候这衣裳岂不是要开天窗?云舒一向不是一个会不遵守承诺的性子。

    既然答应了宋如柏,哪里有叫宋如柏失望的道理?

    就算她心里也想出去吃饭,可是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也对,你还得给宋大哥做衣裳。”

    “什么衣裳?”陈平好奇地问道。

    “宋大哥求小云给做两身衣裳。”

    “这事儿我知道,爹之前跟我说了。三百两一个宅子,你是得好好儿感谢宋大哥。”陈平很公允地对云舒说道,“这京城里,这地价儿,三百两银子的宅子那不知多少人抢着买,宋大哥却帮你买了下来,只怕其中不知还要舍出多少给那位老御史的人情去。不然,凭什么叫人家这么便宜就卖给你?”见云舒急忙认真地听了,他抓了抓头为难地说道,“这事儿倒是叫宋大哥费心了,我竟是也没想到,你也是需要宅子的。”

    “我平日里都在府里,你想不到也是应该的。”

    翠柳正叫人去拾掇烤肉的种种,云舒就对陈平轻声说道,“你在我那儿还放着银子,什么时候取走吧。”她觉得帮陈平放着银子在屋儿里,虽然说老太太面前有些身份的丫鬟都不是眼皮子浅的,可是总是有些不安,觉得自己仿佛是守着一个小金库似的。此刻她低低地与陈平说了,陈平不由笑了一下,看了看正在叫小丫鬟多弄些肉的翠柳与她轻声说道,“过些时候你再给我。”

    “怎么神神秘秘的。”云舒小声儿说道。

    她觉得陈平的眼睛在发亮。

    “你买了宅子,手里还有银钱使唤吗?”

    “银子是没了,不过在老太太面前我也不必十分花销。更何况如今月钱也不少了。”云舒本就是个俭省的性子,更何况她日日被困在老太太的院子里,也不可能上街去买东西什么的,自然也不必花钱,不过是手里有些铜钱碎银子来打点如厨房或者各处的婆子妈妈一些,叫自己能在老太太院儿里过得更舒坦些。此刻见陈平点了点头,她不由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最近有些坏了事儿的官宦之家,这抄家发卖的良田铺子总是比市价上便宜许多。不过是不但能流通到市面上去,这一挂出来就被各个大家族给瓜分了。”陈平对云舒说起这些也不必忌讳什么,顿了顿才说道,“我也是听二公子说了一句。如今我狐假虎威的,把银子给咱们公子,公子出面帮我买些良田和铺子回来也很好。我是想着如果你与翠柳还有银子,不妨一块儿求了二公子。”

    “我没钱了。”云舒老老实实地说道。

    “不过翠柳倒是还有些。”云舒继续说道。

    “那你要不要?”陈平就问翠柳。

    翠柳一脸茫然,叫一脸无奈的陈平又把这里头的学问给说了,这才犹豫着说道,“可是这地不是在从前爹给我买的地方,这东一块儿西一块儿不好打理。”

    “这倒是不妨事。像是这样官宦之家的良田,大多肥沃,必然是一等良田。如今你先买来,日后拿这样的良田与咱们那庄子上的置换,也必然会有人愿意。如今便宜,你花了半亩地的钱买了一亩地,回头也置换成咱们庄子上的一亩地,这不还是很划算?”更何况翠柳手里也有些银子,还有唐国公给赏的金瓜子,白放着多可惜。云舒并不是自己得不着就希望小姐妹跟自己一块儿苦着的性子,因此劝翠柳说道,“这样便宜的事儿只怕不常有。更何况陈平哥也不可能时常对二公子开口求这样的体面,你赶不上这回,以后就怕没有便宜占了。”

    “那好吧。”翠柳这才点头答应了。

    “这丫头笨笨的。”陈平就对云舒说翠柳的坏话儿。

    云舒莞尔一笑说道,“咱们院子里谁不说翠柳聪明。不过是因顾着我才迟疑。”

    陈平撇嘴的时候,翠柳早就大叫着扑上来把陈平打得抱头鼠窜了。

    云舒就听着这兄妹俩打打闹闹的声音也不在意,见陈家的小丫鬟把烤炉什么的都拿来,便安心地烧烤。她坐在一旁贞静温柔,陈平回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张牙舞爪的翠柳都忍不住叹气,然而他没敢说什么,对翠柳赔了罪这才吃上了晚饭。这野味虽然是隔天的了,不过因被陈白叫人放在了阴凉的地方,因此倒是没有坏掉,吃起来十分鲜嫩,滋味儿也极好,陈平是个大嘴巴,特别喜欢吃肉,吃得一个大肚子,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见夏日里黄昏也不是十分黑暗,云舒便把屋儿里的窗户都打开,赶着给宋如柏做了衣裳。

    如今听了陈平的话她才明白那宅子难能可贵,因此给宋如柏做衣裳越发用心。

    不仅给做了衣裳,还拿着边角做了几条腰带,还有些零零碎碎的料子,她绣了几个样式简单平常合适男子用的荷包,里头想了想,把宋如柏送给自己的冰片都放在里头。

    等做好了一身衣裳,她才和翠柳一块儿睡了。

    等到了第二天,她吃了早饭又做了一身衣裳,因年纪小,又在老太太跟前娇气惯了,因此懒懒的,把衣裳还有些零碎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就在房里纳凉。等带了晚上的时候,宋如柏就来了,云舒急忙把衣裳都给宋如柏抱过来,又将腰带和荷包给他对他说道,“腰带做得多些,还有这荷包,宋大哥素日里在宫中做侍卫,只怕也要往身上揣些零零散散的东西。这荷包结实得很,拿着装那些东西也方便。”

    她还是给宋如柏福了福感激地说道,“也多谢宋大哥为宅子的事儿这样费心。”

    “这没什么,不过是赶巧罢了。”宋如柏一手抱着这些衣裳还有细碎的东西声音沉稳地说道。

    他一个少年,虽然生得高大看起来是个男子汉,可是却十分沉默寡言,也不大和云舒与翠柳说话。

    不过是等陈白夫妻回来便与长辈们说话去了。

    见陈白家的脸上的笑容勉强,形容憔悴,云舒不免有些担心。

    “你说,王家不会恼羞成怒……不肯跟咱们家结亲了吧?”翠柳还在自己的耳边轻声问道。

    “我不怕他们不结亲,就怕陈平哥话都说到这份儿上,王家兜兜转转还愿意结亲。”云舒有些忧虑地说道。

    “结亲怎么你还担心上了?”

    “一个秀才家,读书的人家,被人指着鼻子羞辱轻慢,却还是能乐意这门亲事……半点风骨都没有,还能忍得住胯下之辱,这样人家出来的人只怕不大好。”

    只怕人品不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