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悔婚

    “什么?!”这话不仅王太太,就是连云舒都惊诧起来。

    陈平这一翻脸,仿佛是要悔婚啊。

    “怎么,听不懂吗?我说,这婚事爱干干,不爱干拉倒!”陈平嗤笑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惊怒不已的王太太冷笑说道,“真以为陈家稀罕你们呢?今日,我把这话放在这儿,少在小爷面前吆五喝六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一个秀才就把你了不得上了天了!不稀罕咱们家,那就退亲。我就不信了,这世上还少了男人,叫我嫁不出去姐姐了不成?”他可不是翠柳与云舒这瞎咋呼的其实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的人。

    一旦陈平翻脸,那就算是陈白家的这个做娘的都不安起来。

    毕竟如果陈平真的跟王家有了嫌隙,日后怎么会帮衬王家呢?

    碧柳就算勉强嫁过去,那也没有父兄撑腰,这日子怎么可能过得好。

    “小云……劝劝你陈平哥。”她艰难地对云舒说道。

    云舒才不想劝呢。

    她眨了眨眼睛,看了陈平一眼,虽然脸上挂着笑,可是眼睛里明晃晃地叫陈平“继续怼”。

    陈平都忍不住笑了。

    “娘,今日别说小云,就是你我也不会听。”因自己的金子身家还压在云舒的手里,陈平怎么敢叫云舒不高兴呢?不由转头对陈白家的冷笑说道,“这事儿是陈家与王家的亲事,与小云有什么关系。小云,你给我去坐着!如果再开口说一句,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恶形恶状的,俨然一副很可怕的样子,云舒心里忍不住笑得憋不住,脸上却露出几分畏惧“听话”地跟翠柳坐在一块儿。

    “奇了怪了,哥哥从前哪里会吼你。”翠柳小声说道。

    云舒不由不吭声,垂头,掩饰着眼里的笑意。

    见她可怜地坐在翠柳的身边,俨然受了池鱼之祸,乃是因自己猜叫她被陈平给骂了,陈白家的不由越发心疼起来。

    “你吼小云做什么。”

    “今日谁叫小爷不痛快,我可是六亲不认的。”见碧柳看着自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陈平嗤笑了一声看着陈白家的冷冷地说道,“娘也别招惹我,不然,我可不知回头跟爹会说出什么来。”他这私房还是被陈白家的给搜刮走了,陈白家的自然不敢叫丈夫知道,见陈平拿这个威胁自己,不由也不敢说话,倒是陈平目光一转,俊俏的脸微微扬起,看着王太太冷冷地说道,“瞧见没有?这家里我做主。往后少问咱们家要东西。苦夏,自己吃不下睡不着,那是活该,谁给你那个脸天天送你吃的喝的穿的。”

    “亲家,这就是陈家的态度了吗?”王太太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这个……”陈白家的不由左右为难起来。

    “没错。这就是陈家的态度。我也告诉你,这婚事不是我们家跪着求来的,是你们家也自己愿意的!既然看不起咱们陈家,你结个屁的亲!”陈平跟着唐二公子本就是个横行霸道的脾气,哪里能忍得住如这王家这样的对待,他早就不耐烦了,不过今日发作了一场罢了,见王太太气得直哼哼,他反倒笑了,起身,弹了弹自己的衣襟对他娘说道,“不过是个不晓得事理的人家,娘做什么把她捧到天上。既然给脸不要脸,以后就不必给他们家脸!”

    “你住口。”陈白家的惶恐地说道,“若当真退亲,你姐姐……”

    “王家真退亲,我倒是还敬他有些风骨。就怕不肯退亲,非巴结咱们这奴才门第。”陈平嘲讽地说道。

    “你!”

    “既然如此,那王家高攀不起。”王太太霍然起身,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亲家,亲家!”陈白家的顿时慌了,匆匆地追出去好一通赔罪,只是这今日与亲家会面到底不欢而散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非要搅和了你姐姐的大好姻缘不成?”陈白家的见王太太的脸色不好看,一时心里慌张恐惧,见王太太走了顿时气势汹汹地回来对翘着二郎腿剥花生往嘴里一个一个扔的陈平问道,“你就眼看着你姐姐要嫁到那穷门小户里去过日子不成?她做了官太太,难道不是也提携了你?!”

    她这都要气得晕过去了,碧柳已经哭倒在一旁,倒是陈平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地说道,“娘你好糊涂。这种东西,你越敬着她,她越把你当奴才秧子,不把你当人看。可是其实他家难道没有贪图咱们陈家不成?不然,大姐有什么好的?可别说王家是看中了她这个人,因此什么都不在意才要结亲的。”

    “你,你还有理了?!”

    “怎么没理了?他们家都是娘给惯的。这种人,一心钻钱眼儿里去了,不然如果是当真清高的读书人,宁愿娶个同是穷秀才家里出来的小家碧玉,也不可能娶咱们这高门大户的下人的女儿。既然愿意娶,不就是贪图咱们陈家家大业大,给了大姐许多的良田还有私房银子?这人品不好,一开始我本就不同意把大姐嫁到这种人家,不然一辈子爬不上去也就算了,这等小人,爬到高位,到时候才是大姐的苦楚。”

    陈平冷静地说道。

    “你怎么咒你姐姐?”

    “我没有咒她。我是救她。她这么蠢,嫁到寻常宽和些的小门小户去也能安稳过日子,何必非要为了什么镜花水月的诰命夫人,就嫁过去受气?不说他如今才是个秀才,等要一层层考上去不知猴年马月。就说这王家这种品行,叫我说,他这辈子没准儿也就是个秀才了。”陈平这话说得犀利,这简直戳了陈白家的的肺管子了,陈白家的一张美貌的脸都气歪了,偏偏陈平还在继续说道,“我也把话放在这儿,娘自己就看着!今日我的话这么难听,他家只怕也不会退亲,且舍不得咱们家那许多的嫁妆呢。”

    “陈平哥,你也消消气儿,快别与婶子怄气了。”王太太这一通折腾就是半日,如今已经快到了晚膳的时候,云舒都饿了,叫王太太这一出给闹得现在还没有吃饭,急忙对陈平温温柔柔地说道,“大热的天儿,火气都大,陈平哥心里一时压不住气也是有的。只是婶子瞧着也有些累了,正好厨房里中午正做了凉面,不然陈平哥先吃饭吧。”她慢慢走到陈白家的的面前,虚伪地扶着她小声儿说道,“都是一家人,婶子也不要和陈平哥生气,我听陈平哥的话虽然厉害些,可一句一句,也都是为了碧柳姐姐着想,都是关心则乱啊。”

    见云舒两头儿和稀泥,还偏向自己,其实半点儿没说自己的错儿,陈平偷偷对云舒扮了一个鬼脸儿。

    “可不是!”翠柳此刻又精明起来,见这屋儿里碧柳的哭声吵得慌,福至心灵急忙拉着陈平也装作和事老说道,“哥哥去我屋儿里吃饭,消消气,都消消气。”

    “你们都去吧。”陈白家的见两个小丫头还知道说和,顿时心里一软,又温和地拍了拍云舒的手背。

    “到底是小云,总是这样温柔。”

    “家和万事兴。”云舒垂头,抿嘴笑着说道。

    见她脾气温柔,倒是叫这心里不高兴就要翻脸的陈平更和气孝顺,陈白家的目光更加柔和,叫他们去翠柳的院子里。

    云舒拉着翠柳,一出了上房就撒欢儿跑了。

    “可饿死我了。”翠柳冲进了院子,也不进屋,就坐在院子外头的大树底下纳凉。

    此刻这日头已经不及下午时那样厉害,又有些风,因此倒是勉强算是凉快。

    “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也不知道晚上是不是要一块儿吃饭。”

    “爹今天不回来吃晚饭,娘大概是叫咱们自己吃了。”陈平坐在翠柳的身边,见云舒张罗着从屋儿里拿了甜瓜给自己,也不拒绝,接过来一口就啃了大半下去,嘴里鼓鼓的,含糊着说道,“国公爷去和显侯喝酒,叫爹陪着。你们放心,不是那不好的地方。”因有时候说是吃酒大多是去了有那等美妓陪伴的地方,因此陈平见翠柳迟疑便说道,“国公爷的性子你还不知道?最不喜欢这等妖娆的地方。是真的去吃酒。”

    “显侯?这也是会亲家了。”云舒轻声说道。

    “可不是。还带了大公子与二公子去。二公子今日跟着国公爷,因此叫我不必随着他。”

    更何况陈白也叫儿子回来跟家里说一声,因此陈白才回了家里,没想到回来了就遇见这么一出。

    “那你回来得也巧了,昨日里宋大哥送了许多的野味,我本以为你这回没有口福。”翠柳顿时眼睛一亮对云舒说道,“咱们就在院儿里自己烤肉吃吧?”

    “陈平哥要吃凉面吗?”云舒担心陈平饿了,急忙问道。

    陈平抽了抽嘴角。

    “死丫头,刚儿我刚听你说凉面是中午做的,这一下午了还能吃吗?你就给你哥吃这个?”

    见云舒噗嗤一声笑了,笑靥如花,陈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今天先吃烤肉,明天我带你们下馆子去。”

    云舒只觉得感动得不得了,可是却还是问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你……兜里还有银子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