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讨好

    陈白家的脸色微微僵硬。

    云舒都忍不住想去瞧瞧陈白家的的脸色了。

    陈白家的本身就是丫鬟出身。

    这王太太岂不是在连着亲家一块儿骂?

    只是陈白家的默默地忍了忍,竟然忍下了这句话。

    她努力挤出微笑来。

    “亲家今日怎么有空来了?”话说打从定亲之后,就是陈家在一头忙碌,不说这嫁妆筹备,就算是两个新人成亲那天要穿的喜服都是陈白家的一口给包了。不仅如此,还有那些吹吹打打的喜乐班子,什么喜轿的轿夫,还有那些酒水还有爆竹等等,只要能想到的,都是陈白家的答应过全都陈家张罗,因此王家娶碧柳这么一桩大事,竟然很不必操半点心,闭门之中坐,喜事天上来,轻轻松松就娶了一个自带了大笔嫁妆的媳妇儿。

    因此王家轻松得很,也不与陈家有什么牵扯。

    今日竟然能上门来,倒是叫陈白家的奇怪极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王太太见陈白家的对自己倒是还算恭敬,又见碧柳生得婀娜柔弱……她的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对碧柳这般柔弱倒是有些不满意的,毕竟日后她家儿子是要继续刻苦读书,十年寒窗,这需要一个支撑门户,能叫夫君在家中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一门心苦读的贤良能干的女子。碧柳虽然生得好些,可是这身子骨儿瞧着不像是康健的,也不像是能生养的。

    可是看在陈家给她那许多陪嫁……柔弱些也无妨。

    自己做不得家事,到时候买个小丫头也就算了。

    挑剔了几分,王太太这才拿帕子擦了擦嘴角对陈白家的说道,“不过是昨日我家哥儿吃了你家里的烤肉,说是很受用。这天儿这样热,这孩子还日夜苦读,想要赶紧烤个功名出来,怎么也能叫母亲妻子都跟着沾光不是?可是我瞧着他这苦夏辛苦极了,平日里吃不过吃一口,喝也喝不过一口去。胃口不好怎么读书呢?昨日的烤肉他却十分喜欢,不仅是烤肉,还有那果蔬也是极新鲜的,清凉可口,倒是叫我心里一松。”

    她说完这个就不说话了。

    陈白家的本就是国公府出来的精明人,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么说,那孩子是喜欢烤肉?”

    “还有什么烤了的辣椒茄子的,滋味儿勉强也可以。”王太太淡淡地说道。

    “这大热的天还在读书,真是辛苦啊。”陈白家的想到王家的哥儿是个秀才,这日夜苦读可不是为了封妻荫子吗?这不都是碧柳日后的光彩?她的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把宋如柏顿时丢到天边儿去,笑着对王太太说道,“这本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事儿。若是哥儿喜欢,这几日我都叫人烤了新鲜的给他送过去。还有咱们自己的地里出的西瓜甜瓜,瓜果桃李也日日都有新鲜的,都叫他吃着,不要耽误了功课才好啊。”

    “这也就罢了。”王太太矜持地点头。

    她仿佛叫陈家给送吃的喝的,反倒是陈家应该荣幸才对。

    云舒简直都要笑了。

    就算是唐三爷高中探花,国公府之中也绝没有谁跟着王太太似的如此拿捏身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区区一个秀才……

    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那国公府里,云舒见的都是名门女眷,官宦出身,那样的高官显宦的门第,也没有说出了王太太这样的奇葩。

    要命的是,陈白家的也不算是没见识,可是怎么对这王太太这样巴结?

    “我记得西瓜汁十分甜美可口……小云,今日宋大哥不是送了些冰片与蜂蜜?王家哥哥这读书炎热,多不舒坦,你把蜂蜜与冰片拿来。”碧柳十分会慷人之慨,为了巴结未来的婆婆,顿时就对云舒仰着头说道,“那冰片你也用不上,不如拿来给了需要它的人。”她这般傲气,不仅指挥云舒,还转头对陈白家的急忙说道,“今日宋大哥不是还拿了新鲜的料子?说是宫里出来的最舒服柔软透气的好料子,娘啊……”

    她摇了摇微微变了脸色迟疑起来的陈白家的撒娇央求说道,“王家哥哥也该做新衣裳了。”

    “宫里出来的料子?”王太太的矜持都有点绷不住了,急忙问道。

    “是邻居家的哥儿在宫里做了侍卫,因得了宫中的赏赐因此得了两匹这样的料子。”陈白家的本想答应,只是想到丈夫陈白,又有些瑟缩。

    她……真的很怕陈白再对自己生出怒意。

    这影响夫妻情分,难道她还不知道不成?

    “说起来,这料子咱们家也是应有尽有的,并不在意。”王太太咳嗽了一声才缓缓地说道,“可是最近哥儿正要去参加诗会,还有访问他的那些好友。那也都是读书人,若是不预备些像样儿的衣裳,这出去了岂不是也叫人笑话?”她都这样说了,显然是想要衣料的,云舒垂了垂眼睛,只觉得这王家太太有点得寸进尺,可是见陈白家的露出几分为难,却并未推辞的样子,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辛亏她把给宋如柏做衣裳的那匹料子已经裁剪出来。

    如今只剩下一匹,是陈白与陈平父子的分例,也不知道陈白家的会不会让出去。

    “这个……”

    “那是给爹和哥哥的!”翠柳按耐不住,顿时大声说道。

    “既然你都说是爹和哥哥的,那都是一家人,谁还用不得不成?”碧柳不悦地问道。

    “倒也不是用不得。只是婶子,我也想有句话说于婶子听。”按说,云舒也不是一个会再三在别人家里指手画脚的性子,可是想到陈白对自己一向慈爱,陈平在府中对自己也是十分看顾的,此刻便对犹豫着的陈白家的和声说道,“若那匹料子不是宋大哥送的,婶子又不是吝啬的人,难道素日里拿去亲家家里的东西还少了不成?并不会因这衣料迟疑。您如今迟疑,不过是因这里头是有宋大哥对陈叔,陈平哥的情分。这有情分在里头,怎么好转赠他人呢?宋大哥是心宽的人,不会在意。我只担心咱们家里对宋大哥总是心怀亏欠了的。”

    她这话句句在理,陈白家的便低声与她说道,“我顾虑的又何尝不是这些。”

    这是宋如柏特意送给陈白父子的。

    如果今日叫她拿去给了亲家,日后见了宋如柏该怎么说?

    莫非是不把宋如柏的心意放在眼中?

    “若是亲家太太真的这样缺衣裳,家里也没有衣料的话,婶子,咱们家里的库房里应该还有些衣料,就叫亲家太太都拿走吧。总不能叫亲家都没有衣裳穿出去。”云舒善解人意地说道。

    “你这话说得很是。”陈白家的只觉得云舒这样大方爽快,贴心温柔,眼底充满了对云舒的喜欢。

    王太太却觉得这话心里不对劲儿。

    “谁家还没有料子做衣裳不成?”她沉着脸看着云舒与陈白家的说道,“既然舍不得,那就算了。”

    “怎么会舍不得。”碧柳恶狠狠地瞪了云舒一眼,又扭着陈白家的的手央求说道,“娘,宋大哥又不是第一次给咱们家送东西。难道爹没有帮过他吗?这点东西拿去王家算什么!”她娇气地央求,把个坏了自己好事儿的云舒已经恨到骨头里,然而云舒却不在意碧柳杀人一样的目光,只是对陈白家的轻声说道,“您看,这里头还有陈叔与宋大哥这许多的情分在里头……”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见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少年清朗不耐的声音。

    “就是舍不得,怎么了?!”

    云舒转头,惊讶地看见陈平皱着眉进门。

    这少年今日穿着一件簇新的青色衣裳,越发俊俏,只是此刻沉着脸,看起来十分不高兴。

    “你今日怎么回来了?”陈白家的没想到儿子竟然没有跟自己说一声就回了家里,不知为什么,又莫名地心虚,也顾不得长女了,急忙起身迎过去,一双手压在儿子的肩膀上连声问道,“热不热?我叫人给你备些西瓜汁?还是想吃饭?我叫厨房给你做吃的去。”她对唯一的儿子倒是真心疼爱,可是陈平此刻却没什么喝果汁吃饭的心,沉着脸对他娘问道,“娘刚才许人什么了?”

    “也没什么。”因陈白父子都不喜欢王家,因此陈白家的有些不安。

    “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做主了?”陈平在国公府叫他娘搂走了不少的私房,那都是真金白银,本就憋气,此刻看见碧柳恨不能把陈家都搬去给王家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左右这是在自己家里,也不必担心吵嚷起来叫人看了笑话去,因此绕过了陈白家的大马金刀地往王太太的对面一坐,翻着白眼儿咧嘴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未来的姐夫家。这亏得是看见了您,不然只听这话音儿,我当时穷亲戚上门打秋风。”

    “亲家,陈家莫不是看不起我们王家?”

    “就是看不起你。”陈平啪地拍案,看着王太太冷冷说道,“穷书生一个,当自己是个什么!就是看不起你了。觉得被咱们家羞辱了,你别结陈家这门亲事,另娶好姑娘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