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低人一等

    说起来,这位亲家太太真是久闻大名。

    毕竟,一个秀才家里却要和国公府的下人家里结亲,好索要许多的嫁妆,云舒听听都觉得很奇异了。

    自古这读书人都眼高于顶,可是这样能拉下脸皮问亲家要这要那,待价而沽,挑了最有钱的人家,却不在意人家门第的真是不多了。

    她觉得自己听说过的读书人都十分清高。

    可是这秀才家里却只是假清高罢了。

    毕竟,如果嫌弃陈家的家世,那何必为了几亩地的嫁妆就要迎娶碧柳。

    可既然如今已经结亲,却为什么还要摆出高人一等的样子,叫陈白家的忙前忙后地奉承?

    没见过本人,可是看着自己最近住在陈家,这一桩桩的事儿云舒就有点察觉,那秀才家很不将陈家放在眼里。

    她有点不愿意去见这种人家的女眷,更何况虽然陈白家的说叫自己与翠柳一块儿去见客,可是她到底不是陈家的女孩儿,如果大大咧咧地去了,这得多大脸?因想到这里,云舒不免有些迟疑地问道,“我也得去吗?”她的身份,大概是不合适去陪伴客人的,倒是翠柳急忙拉着她说道,“娘叫你去,可见没把你当外人。你与我一块儿去吧,不然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忍住脾气。”

    打从碧柳定亲她就憋着气,更不要提现在都要见到正主儿了。

    那小丫鬟也急忙说道,“娘子说清姑娘一定得去,一则是陪着咱们二姑娘,一则是想着几位姑娘都在,这也瞧着陈家体面。”这自然是陈白家的觉得云舒生得美貌,又言谈举止都是老太太身边调教出来的,因此想要去跟那眼高于顶的秀才家的女眷显摆,云舒不由有些无可奈何,却还是点了点头,与翠柳一块儿往前头见客的地方去了,一进门就见陈白家的正脸上挂着笑容坐在上头,对面坐着一个面容十分傲慢的中年女人。

    下手,碧柳羞答答地拧着衣袋坐着,好一副庶女的模样。

    “娘。”翠柳拉着云舒进来,走到陈白家的面前唤了一声。

    那中年女眷本就见了两个女孩儿,此刻见翠柳生得明艳俏丽,一旁云舒生得美貌温柔,虽然年纪小,可却是十分难得的美人胚子,不由眼底生出几分惊艳。

    “这是小女翠柳,这是小云。”陈白家的满面堆着笑容对那女人介绍说道,“如今她们两个都在咱们国公府里老太太面前服侍,素日里也不长回来。翠柳,小云,给王家太太请安。”她目光示意翠柳不许闹腾,不过云舒想,这点礼貌自己与翠柳都还是有的,便给这位王太太请了安,又都盯着碧柳厌烦的目光坐在了另一侧的下首伪装一副娴静优雅的样子。

    她倒是低眉顺眼,那王太太本露出几分惊艳,然而听陈白家的的意思,这两个女孩儿竟然是两个奴婢,顿时不屑一顾起来。

    “原来是亲家剩下的两个女儿。”她带着几分傲慢地缓缓地问道,“怎么没有与大姐儿一样出来?服侍人,到底低人一等。”她这样的话顿时叫陈白家的脸色微微一变,只是想到这读书人自然是看不上下人之家的,因此勉强忍耐,倒是翠柳已经涨红,瞧着就要跳起来。云舒也顾不得解释自己不是陈家的女儿,急忙拉住翠柳平和地说道,“哪里如碧柳姐姐一样有福气呢?更何况咱们家乃是国公府门第,就算服侍主子低人一等,低的也是一等诰命夫人的人。”

    “可不是。在我们老太太面前,就算是寻常诰命女眷都得束手而立,服侍咱们老太太有什么好丢人的。”翠柳心中畅快,见那王夫人沉了脸不说话,便嗤笑了一声。

    “你们这是怎么说话呢。”虽然碧柳尚且没有嫁入王家,可是如今也已经自诩是王家的媳妇儿了,见云舒笑里藏刀,看着温温柔柔,实则都是在挤兑人,那翠柳好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便居高临下地带着几分鄙夷说道,“太太不过是随意问了你们一句,你们好大的口气!不过是太太性子温煦,因此不在意你们的冲撞与无礼。不然你们出去打听打听,谁家的秀才的女眷如太太这样的好性儿由着你们挤兑。”

    她这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真是叫云舒与翠柳大开眼界。

    “的确没见过秀才。”云舒想了想,一副温柔老实的模样柔声说道,“我与翠柳见识少,只见过探花,没见过秀才。”

    “噗嗤……”陈白家的转头笑了。

    虽然说看重王家这门亲事,可是这王家屡次三番地对陈家挑三拣四,不是说是奴仆之家,就是说上不得台盘,如今云舒柔柔弱弱就的一句话,倒是叫她心里也解气几分。

    的确没见过秀才家。

    人家也看不见这样低等的人家。

    人家国公府里的奴才眼里就只有探花呢。

    云舒觉得自己显然也可以先举着探花唐三爷的虎皮狐假虎威一番了。

    “你!”

    碧柳气得脸捎儿都白了,指着一脸茫然无辜,仿佛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话的云舒气得浑身发抖,霍然起身说道,“你又不是陈家的女儿,在我们陈家竟敢大放厥词?!不过是个破落户……”

    “大姐儿!”陈白家的今日叫云舒过来,自然并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她心里打算着想把云舒嫁给自己的儿子陈平,到时候就都是一家人不说,日后云舒自然也要与王家往来的,因此才叫云舒今日跟着翠柳一块儿过来。

    不仅如此,还有想叫云舒与碧柳多亲近,这日后碧柳嫁了人,娘家一样儿重要,如果日后云舒掌家,那不得多瞧瞧如今碧柳与云舒之间的情分吗?

    “胡言乱语什么!在我与你爹的心里,小云与亲闺女是一样的!”陈白家的心里畅快了些,只是到底还是看重这门婚事,因此急忙赔笑对沉着脸不说话的王太太说道,“这两个丫头一向牙尖嘴利的,还是国公府老太太娇纵她们。其实她们这也没有坏心,不过是因想着日后都是一家,因此没有避忌罢了。”她昨日里想到如今威风凛凛,已经成了宫中侍卫的宋如柏,此刻再想想王家,虽然后悔,可是却生出更多的紧迫与惶恐。

    已经错过了宋家的大哥儿,如今这王家秀才是断断不能再错过了。

    想到这里,陈白家的越发讨好起来。

    “亲家也该好好儿教教孩子。如今就这么不会说话,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须知这女子就当柔顺贤惠,就该隐忍些才是好的。”王太太虽然觉得翠柳与云舒生得好看,小小年纪就花朵儿一样美丽,又因在国公府养得好,穿戴得鲜亮,越发如同两只花骨朵儿一般可爱,可是此刻她板着脸说话,云舒也知道自己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叫王太太的下马威被自己挡回去,没有受气就行了,倒是翠柳嗤笑了一声说道,“我在老太太面前侍候,娘教导得不多,都是老太太教的。什么时候您也去跟老太太这么说说,只是我倒是担心,您这怕是见不着咱们老太太。”

    “够了!”陈白家的见翠柳越说越不像话,这隐隐还有些看不起王太太似的,顿时呵斥了一声。

    云舒拉着翠柳的手叫她不要跟王太太说这些有的没的。

    这种人,之前那几句话打掉了她看不起人的气焰也就算了,谁还真心要费功夫磨牙呢?

    没得叫自己都跌了身份儿。

    “这么说,亲家是看不上我们王家了?!”王太太却已经脸色变了。

    “怎么会。”陈白家的见王太太骤然翻脸,一时也有些慌张起来,见王太太似乎要翻脸的样子,一时就十分后悔竟然把翠柳与云舒这两个小魔星给叫到前头来。只是此刻她顾不得后悔了,急忙赔笑,又叫脸色也不好看的碧柳赶紧给王太太亲手倒茶,这才赔罪说道,“既然做了姻亲,这庚帖都换了,您家的哥儿咱们自然喜欢得不得了。也是这两个孩子年轻气盛,不说在您面前,就是我与她爹面前也是这样莽撞的。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翠柳看着陈白家的卑躬屈膝的样儿,只觉得丢人极了。

    不过是个落魄的秀才家里,何至于这样讨好?

    不知道的,还得以为这要嫁的是天皇老子呢!

    “我这心胸也不是不宽阔。只是这两个孩子……叫我有些顾虑这大姐儿不会也如此吧?”王太太目光如电,审视地看着碧柳。

    “怎么会。大姐儿最是个温柔贤惠的性子,亲家刚才也瞧见了,妹妹们不像话,这大姐儿倒是知道好歹的,还训斥了她们。”陈白家的唯恐王家对碧柳的印象不好,忙笑着说道,“她从小儿不是在国公府侍奉人的,叫我与她爹养在家里,因此娴静温婉,也不大见外人。”她这一点明了碧柳从未当过丫鬟,王太太的脸色就好看了许多,鄙夷地扫过云舒与翠柳,这才欣赏地对碧柳笑了。

    “亲家说得也对。这小家碧玉一般的小姐,就是与服侍人的丫鬟出身的不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