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亲家

    “这算什么,难道我与你妹妹们就一定非要你的衣料了?不必操心这样多。”陈白家的笑着说道。

    她的心里越发有些难受了。

    宋如柏是这样大方的脾气。

    这人呐,就怕有对比。

    宋如柏还是与陈家没什么关系的人,不过是陈家在他继母闹腾的时候多说了两句正直的话,宋如柏就这样亲近。

    可是未来亲家呢?

    “小云,要不要给大哥儿量量尺寸?”陈白家的莫名心里一酸,急忙转头对云舒说道。

    “不用。宋大哥的身材我瞧瞧就都知道了。”这或许就是小云的一种技能了,她的母亲乃是绣娘,因此从小儿小云就有做衣裳的天赋,云舒看了看宋如柏就知道个大概,笑着说道,“宋大哥不必担心。我一定好好儿做。”

    “你回家本该歇着,是我叫你忙了。”宋如柏道谢说道。

    “这道谢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算了,咱们该走了。”陈白今日要去唐国公面前侍奉,宋如柏也是要去宫里当差,因此他只是笑了笑,也没怎么办这些当回事儿,倒是云舒和翠柳一路送了宋如柏和陈白出门,等回来,她就摸了摸这宋如柏送来的料子,心里就有数儿了。这料子看起来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寻常料子,可是却胜在质地极好,看着不打眼儿,好处却都在,不仅柔软却挺括,还透气吸汗,穿起来的确会很舒坦。

    想到这是宫中贵妃娘娘送的,云舒倒是觉得这位娘娘十分贴心。

    宋如柏这样的侍卫在宫中自然不可能穿得锦缎锦衣似的叫人看在眼里。

    这衣裳料子寻常,看起来普普通通,然而穿着舒服,在宫中做事也不会因天热而十分辛苦。

    怨不得都说皇帝十分宠爱贵妃娘娘。

    这位娘娘倒是当真有几分值得喜欢之处。

    “这料子真是不错。”陈白家的也是在国公府服侍,自然也有几分眼力见儿,见云舒摸着其中的一匹料子,就急忙叫小丫鬟给这一匹料子抱着去了翠柳的院子笑着对云舒说道,“也不必十分着急。若两套衣裳做不出来,就做一套,剩下的我给阿柏做出来也没什么。”她也唯恐云舒累着,云舒急忙说道,“婶子平日里忙着国公府的差事就够辛苦,怎么还能叫您帮我做差事。您不必担心,总是我欠了宋大哥人情,我自己来就好。”

    “娘,你就叫她自己做吧。”

    碧柳不知什么时候靠在门边儿,弹着身上的裙子嗑瓜子,带着几分讥讽地说道,“口口声声没时间给我做嫁衣,如今宋家有点事儿,人家又能干起来。可见咱们不过是寻常人家,比不得人家侍卫大人,自然也不会叫人放在眼里。”她嗤笑了一声,又带着几分嘲讽,陈白家的脸色不由有些迟疑,云舒却也不理会碧柳的嘲讽笑着对陈白家的笑着说道,“碧柳姐姐的嫁衣自然与陈大哥的衣裳不一样儿。这嫁衣繁琐,而且是一个女孩儿一生仅此一件的事,自然要处处用心细致,那嫁衣上的每一处都要尽善尽美,而且要绣各种复杂华美的绣活儿,哪里是一日两日就能完成的?婶子也该听绣庄上说过,这样一件嫁衣,没有一个月都是做不出来的。”

    “小云说的倒也是。”陈白家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她之前听到长女说起这事儿的时候,的确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

    云舒自然也看出这一点,一边叫翠柳帮着自己把宋如柏拿来的蜂蜜等物给拿在手里,一边呆着几分柔和地对陈白家的继续说道,“女子的衣裙本就麻烦,男子的就简单多了。宋大哥一个大男人,也不讲究衣裳的细致,因此我匆匆地赶制,就算粗糙一些,宋大哥也不会当一回事儿。更何况夏天的衣裳本就简单,不必别时的那样厚重需要缝制很多,夏衫两日李做两套勉强能支应。”

    “小云要忙着绣衣裳,娘,我和她先回去了。”翠柳瞪了姐姐一眼。

    碧柳刚刚不出来,显然是畏惧她爹陈白。

    陈白一走,碧柳就跟山里没了老虎的猴子似的,哪儿哪儿地挑唆,仿佛不蹦跶就显不出她来了似的。

    “那你们先回去,回头我叫人给你们送果子与酸梅汤去。”见碧柳脸色微沉,陈白家的想到与丈夫几次争执,如今也是心累,然而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心疼自己的女儿,急忙招呼碧柳过来吃饭,又揉着她的肩膀轻声问道,“昨日的烤肉吃得可还好?有没有不消化?睡得可还好?虽然是夏天,也不要大开着窗子睡,不然吹病了。”她殷殷叮嘱,好一番刺目的做派,云舒却急忙拉住翠柳的手腕儿轻声说道,“咱们回去做蜂蜜李子去。你不是觉得昨日吃肉吃得油腻了?”

    她哄着劝着,翠柳才跟她一块儿走了。

    等回了小院子,翠柳不由坐在云舒的身边咬着嘴角不吭声。

    陈白家的得了碧柳在眼前的时候,另外一个女儿就仿佛成了空气,谁心里能好受呢?

    “等一会儿腌制些蜂蜜李子,再用蜂蜜做一样儿蜂蜜糕,软乎乎的,甜甜的,如果有些薄荷叶儿就更好了,咱们还可以做薄荷糕。这样的天吃点心,再吃些酸梅汤,神仙都不换的日子。”云舒一边忙着把翠柳屋儿里的桌子给推出来,把料子放在上头认认真真地裁剪,一边仿佛没有见到翠柳的气闷。她絮絮叨叨的,翠柳自己等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走到云舒的身边去小声儿说道,“我只担心她就算嫁出去,也没个消停。”

    “怎么说?”云舒拿着剪子煎了大概的样子,又留了边边角角想着给宋如柏做两条精致的腰带,一边侧头笑着问道。

    “娘这样心疼她,日后总是不能撒手放心。她就算嫁了人,可是如果时常回娘家,谁还能赶她走不成?到时候她还在家里,娘依旧偏心,依旧寻了我与哥哥攒的东西都给她。这一补贴只怕就是一辈子的事儿。”翠柳本想着等碧柳嫁人之后就把存在云舒那儿的金银首饰还有些夫人们赏的小玩意儿给拿回来,可是看陈白家的心疼碧柳的样子她心里就知道,只怕这也成了奢望。

    哪怕碧柳嫁人了,依旧还要吸她与陈平的血。

    “真是阴魂不散。”

    “你在长辈们面前可不要这样说话,不然婶子只怕是要不高兴的。”云舒做衣裳十分麻利,而且因时常给老太太做衣裳,那样复杂的贵妇人的衣裳都做得,宋如柏的衣裳简单得不得了,在她的眼里也不算什么,一边叫进门给自己送果子与酸梅汤的小丫鬟取些蜂蜜去做蜂蜜枸杞茶,等那小丫鬟走了,这才平和地说道,“等我买了宅子,那就仿佛是咱们自己的地界儿了。到时候你有什么就放在我的宅子里,隔壁就是宋大哥,也不担心家里没人就有贼人光顾,宋大哥总是会帮着咱们看着宅子的。到时候碧柳姐问你要什么,你只摊开手说没有,她又能拿你怎么办?”

    “可是难道要我就一辈子避着她?”

    “过几年,你也能嫁人了,谁还理会她。”云舒掐了掐翠柳俏丽的小脸儿笑眯眯地说道。

    “好啊,你笑话我。”翠柳顿时听出云舒的揶揄之意。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云舒一边跟翠柳玩闹,一边忙着给宋如柏做衣裳。

    因翠柳在身边与她说笑,她也不觉得劳累,只是等做了半件衣裳就觉得累了,坐在屋子里喝茶。

    这会儿都快晌午了,云舒看了看外头的天色,与翠柳轻声问道,“你饿了没有?”

    “是有点饿,不过觉得怪腻歪的,不知道该吃什么。”翠柳懒懒地靠在云舒的手边,小声儿说道,“这天热得很,吃什么都不受用。”虽然说在家里也自在,可是陈家却并没有豪富到跟国公府里似的一个屋子里放好些个冰盆,此刻翠柳身上的衣裳都散开了,左右是在自己的小院儿里不会有人看见,见她这么一副懒洋洋没劲儿的样子,云舒想了想就说道,“那不如吃凉面吧?”

    “也好。”如今这市井生活人家儿里也在夏天时常做些凉面,面在井水里过一遍,再有些炸肉酱与黄瓜丝胡萝卜丝豆芽儿等等之类的混在一块儿吃,的确是夏日里这些寻常人家会喜欢的,只是云舒与翠柳轻声问道,“咱们折腾这折腾那,会不会很麻烦家里?”她进了陈家就要这要那总归是有些不好的,翠柳不由歪头问道,“难道我在家里想吃什么,还成了麻烦不成?”

    她也不客气,叫人去做凉面。

    厨房里自然也不敢耽搁,更何况今日陈白家的在家里,听了也觉得凉面极好,因此就说全家中午都吃这个。

    因此也不算是折腾家里。

    等吃了晌午饭,云舒才喝了一杯蜂蜜枸杞茶想要继续做活儿,就见门外小丫鬟怯生生地进来。

    “怎么了?”云舒见陈家的小丫鬟怯生生的,便笑着叫她进来,给她拿了果子吃,温和地问道。

    “前头亲家太太来了,娘子说叫两位姑娘去见客呢。”这小丫鬟感激地对云舒福了福,急忙说道。

    “亲家太太?那秀才家的?”翠柳不由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