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谢礼

    可是碧柳就要嫁人,嫁的还是读书人家,书香门第,却只得了丈夫首肯的五十亩地。

    虽然说她背后也给了碧柳私房钱,不仅自己的私房,还有陈平的私房,可是外头瞧着,却远远不及眼前的女孩儿了。

    心里想着心事,陈白家的倒是心里没什么不高兴的。

    她本是想把云舒说给她儿子陈平的。

    云舒如今越能干,她只有越高兴的。

    更何况若日后云舒嫁给陈平,那如今云舒置办的家业,不也都能叫他们小两口日子过得好些?

    想到这里,陈白家的便笑吟吟地给云舒说道,“既然你拿得出这三百两,这宅子买了总不会亏了。不仅这京城的宅子再没有这样便宜的,只说这天子脚下,什么时候宅子有不缺的时候呢?你拿了三百两,日后手头只怕是要有些着紧。若是当真在府中艰难,你就去寻你陈平哥去。”她殷殷地叮嘱,哪怕云舒手里还存着陈平叫自己瞒着的金子,却依旧不动声色,一点都不心虚地对陈白家的笑着说道,“婶子放心。日后劳烦陈平哥的时候不知得有多少。”

    “就算是劳烦也是应该的。你们几个在府中也该守望互助才对。”陈白也觉得今日有些喝多了,笑着对两个女孩儿说道,“去歇着吧。”

    因他面色和煦,而且也不阻拦云舒买宅子,显然觉得置办这宅子是一件好事,云舒心里就有了安稳的心情,与翠柳一块儿手拉手走了。

    她才走,陈白便沉了脸。

    不说碧柳今日没有出来吃饭,这长女一向娇气也就算了,可是陈白家的把那些烤好的野味送去给了未来亲家,那家里竟然毫无表示。

    哪怕带回来一两颗果子也是个意思是不是?

    陈家这样用心,可是对方却似乎满不在乎,陈白虽然是国公府的门下,可到底有几分傲气,这热脸贴冷屁股实在叫他心中恼火。

    “唉。”陈白家的还在他的身边唉声叹气。

    “你又怎么了?”

    “今日见了宋家大哥儿,我这心里头不知是什么滋味儿。”陈白家的靠在丈夫的身边,美貌的脸上露出几分懊恼轻声说道,“早些时候我本相中了他,想着给了咱们碧柳。阿柏这性子沉稳能干,又不是个刻薄的脾气,咱们碧柳如果能嫁给他,一则他不会欺负碧柳,另一则就算是看在咱们的份儿上也能好好儿照顾她爱惜她。可是那时你不肯,碧柳也不肯,因此才定了如今的人家。”

    “那秀才家里不是你千挑万选出来的?你如今又后悔了?”

    “也说不上后悔。只是……读书人想要出头多难?他如今中了秀才,还有举人进士的要往上考去,都说十年寒窗,这十年里,咱们大姐儿花儿一样的年纪只怕都要陪着他蹉跎。又就算中了进士又怎样?外放出去不过是七八品的小官,做个知县就不错了,一级级地往上熬着,得到了什么年纪才能叫大姐儿有个诰命呢?”陈白家的早前觉得秀才家里就很好,清贵,读书人,与他们这些勋贵的奴才家里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也热乎着。

    可是见宋如柏小小年纪就成了宫中侍卫,这也是有品级的,不仅体面显赫,时常陪伴在皇子的身边出入宫闱,就说这一眨眼就买了一百亩良田。

    这兴旺家业就在眨眼之间,叫陈白家的说,秀才家里还要苦熬,可若当初碧柳能嫁给宋如柏,如今就已经当家做主,过极好的日子。

    又没有亲婆婆,一个继室也不能拿宋如柏如何,碧柳生活得岂不是顺心?

    “她当初嫌贫爱富看不上宋家大哥儿,能赖谁?”陈白家的还真是一片慈母之心,就喜欢把好男子往自己的闺女身上划拉,从前觉得秀才相公的体面清贵,如今又觉得宋如柏好了。陈白哼了一声说道,“就算她愿意,我也不愿意。你只想着碧柳,也不想想阿柏,凭什么叫他娶这么一个丫头?碧柳也配不上阿柏。”见陈白家的一双杏眼微红,他摆了摆手说道,“更何况秀才家是你挑的,那时候我可没见你有什么不高兴的。”

    “我也并未后悔。只是想着那秀才家里都没有一百亩……”

    “你是什么意思?”陈白突然问道。

    “要不然,咱们把大姐儿的嫁妆添到一百亩,总不能叫她的日子过得还不如大哥儿家。”

    “做梦。”陈白霍然起身,一下子掀翻了靠在自己身边的妻子,见她仓促地抬头看着自己,紧张得不得了,沉着脸冷冷地说道,“若你事事都要与人攀比,我是不能满足你的。如果你觉得我没用,废物,另寻高明。她的嫁妆只有五十亩吗?孩子们今日在家里,我不预备与你争吵。你背地里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这亲事,她愿意嫁就嫁,不嫁,难道我还求着你们?!”

    他今日喝了酒,精神就更加强势些,摔了手就走。

    只是也担心叫孩子们听见,他走了也是静悄悄的。

    陈白家的捂着嘴不敢哭出声儿来,却也不愿意叫孩子们听见,因此云舒与翠柳也不知道长辈们又因这事儿吵了架。

    她们玩儿闹了一天,回了房里就睡下了。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云舒与翠柳从床上爬起来,就见已经有小丫鬟进来给自己与翠柳端了清水与帕子,一旁还放着陈家给自己与翠柳专门儿做的新衣裳,另还有陈白跟云舒和翠柳说起的那两个金珠子打的小金戒指。这金戒指的金子倒是小小一颗,难得的是做工十分精巧,看火候应该是老工匠做的,亮晶晶的,戴起来也很好看。云舒眨了眨眼睛,不预备推辞这好意,把戒指戴在手上。

    翠柳也利落地戴上了。

    “如果能见到我姐姐,叫她看见了才好呢。”到时候气死碧柳。

    翠柳哼了一声。

    云舒也不觉得她刻薄,反而有点乐见其成。

    如果能把碧柳气个好歹,她也觉得挺好的。

    不然谁耐烦这么一个人在自己面前仿佛是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不过这戒指倒是很好看。”云舒觉得这戒指的工艺不错,与翠柳显摆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你看她不喜欢,等我买了宅子,咱们搬去我那宅子里住着去。眼不见心不烦。”她邀请翠柳跟自己一块儿住,翠柳一愣,继而眼睛一亮忙点头说道,“那倒是极好的。你有了宅子,咱们往后就愈发不必拘束了。”到时候云舒有了宅子,她才不乐意回家见姐姐那张讨厌的脸。

    云舒跟着笑了一会儿,与翠柳一同往前头去了。

    前头陈白夫妻正在吃饭。

    陈白昨日睡在书房,此刻脸色有些暗沉,陈白家的频频看向丈夫,欲言又止。

    “爹,娘。”翠柳一进门,见碧柳不在,不由有些高兴,和云舒一块儿给长辈请安就坐在桌儿上吃饭。

    因昨日里野味吃了不少,又油腻,哪怕最后云舒和翠柳都是拿脆嫩嫩的青菜叶子卷着烤肉吃,可是如今也觉得不怎么饿,因此云舒只拿了桌上的一个银丝卷慢慢地吃着,见翠柳也是如此,正想着回头吃些水果也就算了,就见门外一个小丫鬟引着宋如柏进来。

    “大哥儿怎么来了?”陈白家的急忙起身笑着问道,“可吃了早饭?”

    “已经吃过了。”宋如柏手里提着两个不小的坛子,还有好几个纸包,胳膊底下还夹着好大的两匹料子,见陈白家的笑着迎过来,便道了安,这才叫陈家的小丫鬟把手里的东西都拿下来放在一旁,对陈白夫妻一板一眼地说道,“昨日里求了小云帮侄儿做两件衣裳,时间紧,小云也忙碌受累,侄儿心里不安。因此拿了些蜂蜜与枸杞桂圆冰片来给她。受累了。”他侧身对云舒说道。

    “哪里受累了,宋大哥怎么这样客气。”

    云舒都要无奈了。

    她为了还宋如柏给自己说起宅子的事儿的人情给他做衣裳,可是怎么却又得了他这许多的东西?

    无论是蜂蜜还是桂圆枸杞,甚至冰片……这叫云舒怎么好意思呢?

    “若是没有宋大哥,这样的宅子就算是要卖掉我这样的身份只怕也不能知道。只这一样儿我就十分感激来了。”云舒想要推辞,可是陈白却目光扫过垂了眼睛的宋如柏,片刻之后对云舒笑着说道,“既然给你都拿来了,你还叫大哥儿带回去不成?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更何况你也的确辛苦,收着吧。”他起身去看了看那两匹料子,微微点头对宋如柏笑着说道,“你倒是找对了人。小云的绣活儿极好。”

    “这料子是贵妃娘娘赏的,听说透气凉快,夏天穿最好。我那两身衣裳只用一匹就足够。剩下的一匹给您与平弟日后做衣裳。”见陈白笑着答应,也不拒绝,宋如柏便对陈白家的低声说道,“娘娘与殿下都知道我身边没有女眷,因此没有赏女子合用的锦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