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宋如柏的新衣

    “宅子?”

    云舒没有想到,宋如柏跟自己说的竟然是这件事。

    可是这京城之中的宅子,但凡好一些的,她如今都买不起。

    “那宅子虽然年头儿久了,可到底也是个二进的宅子,又因那位老翰林也是个十分风雅的读书人,宅子收拾得极好,虽然不大,可是处处精致。”宋如柏坐在云舒不远处,因喝酒有些微醺,此刻脸色有些发沉地揉着眼角,对云舒慢慢地说道,“干净又齐整,还在我家隔壁……倒也不是旁的。”见翠柳甜瓜都不啃了回头看着自己,宋如柏对云舒继续说道,“因我住在那里就知道,治安极好,邻居也都没有不省事的,你一个女孩儿在那里买宅子不仅方便,而且安全。”

    云舒不由沉吟起来。

    “只怕我买不起。”

    “只要三百两。”宋如柏说道。

    云舒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个价钱,倒的确是很便宜了。

    不过她手里就算加上唐大小姐那时候因奶茶配方给自己的一百两,外加最近主子们赏的,也只有二百两多些。

    更何况还有唐国公之前赏了自己的那把金瓜子。

    “这便宜得很,你若是有钱一定买下来。”翠柳急忙推了推云舒小声儿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算是买下来了,你不住,赁出去,一个月怎么也得有个十两二十两的,也是一个长久的进项。”她一心一意为了云舒打算,见云舒依旧沉吟,不由压低了声音与她问道,“莫非你手里的银子不够不?我,我手里还有些。”她有心拿自己攒的银子来给云舒先把这宅子给买了,可是翠柳不必云舒在老太太面前十分得脸,攒下些银子十分艰难,云舒怎么忍心要翠柳的辛苦钱?

    “那宅子……你觉得买了好?”她就与翠柳轻声商量。

    “那是自然。这京城之中,就算是最低贱的地界的二进的宅子也都得这个价儿了。更何况宋大哥住的地方都是有些官职,哪怕官职不高,可是到底都是官儿。这样小官儿群居的地方的宅子不仅平日里京城里的禁卫们时常巡逻,因此治安极好。更何况都是些官宦人家,哪怕都很低微,这些人的素质与别处就不一样。”翠柳拉着云舒认真地说道,“就算是要租赁出去,那租的也同样是有些身份的人,这样的人也不会吝啬宅子的租金,咱们一个月要个二十两,他们也不会扣扣搜搜舍不得。这一两年就能回本儿的事儿,比买地还好呢。”

    翠柳这话是真心实意。

    “更何况你如今在京城里连个落脚地方都没有。咱们家里是咱们家里,可你手里有宅子不是也不慌乱?”

    “那就买了。”

    “你缺了多少银子?”

    “虽缺了些,不过你忘了?前些时候几位夫人还赏了我好些首饰。那些首饰华美奢侈,咱们小丫鬟直接戴在头上就僭越了,因此我都收着。如今连着这首饰整理出来一些,怎么也都够了。”云舒是十分本分的性子,虽然因老太太抬举在几位夫人面前都有体面,也得了好些十分精致漂亮的首饰,可从不往头上插戴,也从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只是自己的身份之内打扮得鲜亮讨喜,叫老太太看着心里喜欢,觉得富贵,可是却绝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这样一说,翠柳不由小声儿说道,“那些首饰都是十分好看的,给了别人可惜了。”

    “这有什么可惜的。倒是宅子比它们要紧多了。”云舒就沉下心来。

    “那就还要劳烦宋大哥与那位老大人说,这宅子我买了。什么时候要银子,我就预备出来。”见宋如柏点头,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感激。

    宋如柏当真是一位投桃报李的性子。

    因她白日里为他说了几句话,因此如今他转过身来就要报答。

    不然,这样的好宅子怎么可能叫她得到呢?

    “没什么。”宋如柏摇了摇头,见云舒虽然看起来有些心疼,可是显然是能拿得出这三百两的,便点了点头对她说道,“你不必着急,那位老大人还要在京城些时候,什么时候他要走,我先买下来,回头你把银子给我就是。”他见云舒微微一愣,摆手说道,“这倒是也不算什么。”他这样大方,云舒也不好说自己先把自己的银子拿来给他,因此只能点头,不过这一张口就买了宅子,她心里不由怦怦直跳。

    那一种……仿佛越发心里安稳了的感觉,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

    云舒被卖了当丫鬟,又在这个世界没有慈爱的父亲母亲,就算是得了再多的银子,也觉得身若浮萍。

    可是如今骤然有了宅子,她倒是觉得自己一下子脚踏实地起来。

    就仿佛是有了落脚地,有了可以叫自己可以踏实的停留之处了似的。

    “不论如何,都要多谢宋大哥了。”她感谢宋如柏给了自己这个消息,轻声说道。

    “如果你要谢我……”宋如柏见云舒茫然地抬着清透的眼睛看着自己,沉吟了片刻,对她说道,“我前些时候得了贵妃娘娘几匹料子,娘娘叫我做衣裳。可是我如今孑然一身,娘娘赏的料子也不愿送到那些成衣谱子叫他们做了糟践了。我听说你善于绣活,如果可以,劳烦你帮我做两套衣裳,我愿意付……”他若是无欲无求,什么都不需要云舒,云舒只怕会十分不自在,如今他有了要求,有了叫云舒报答叫她可以心安不会再觉得亏欠他的办法,云舒急忙说道,“不必给我什么做衣裳的钱。宋大哥只管拿来,我直接做了给你就是。”

    “我只怕你忙不过来。”宋如柏说道。

    “这算什么。我在家里还得两日,你明日早上送来,等我回国公府的时候,两套衣裳也能做好了。”

    云舒就是做这个差事的,更何况宋如柏是男子,本就不必十分精细,做两套衣裳不过是飞针走线,两日时间做两套衣裳虽然紧张些,可是却还是可以完成的。

    “你不是怕累着眼睛吗?”翠柳急忙与云舒轻声问道。

    云舒一向爱惜自己的眼睛,哪怕绣活儿出众,而且手头很快,可是就算是在老太太的屋儿里也不会时时刻刻都做绣活的。

    宋如柏抿了抿嘴角。

    “两套我也用不来,一套就够,足够与我身上这身儿换洗。”

    “还是两套吧。夏天闷热,且汗流浃背的,不多预备几套衣裳怎么好。”云舒感激地握住翠柳的手,却还是笑着说道,“不过是繁忙两日,我不会伤了眼睛。”她虽然年纪小,可是生得却十分美丽温柔,此刻温柔地说话,夜风之中叫人心里多了几分柔软,宋如柏皱了皱眉,却还是对她说道,“本就是我唐突,我只想你量力而为。”他本也不是刁难别人的性子,云舒不由也笑着说道,“宋大哥放心就是。”

    她再三叫宋如柏不必担心,宋如柏这才点头答应了。

    因今日在陈家耽搁得很晚,他看了看天色与陈白道别。

    “刚才与阿柏说什么呢?”刚才陈白见宋如柏跟两个小丫头窃窃私语的样子,此刻见宋如柏走了便笑着问道。

    “宋大哥说他家隔壁的那位老翰林不是要告老还乡?不仅卖了在京城的地,还想卖京城里的宅子。”云舒万事都不会隐瞒陈白,更何况在她的心里,陈白慈爱仿若父亲一般,她也把陈白当做主心骨一般,见陈白靠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纳凉,就将这事儿原原本本地说了,之后就对陈白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不是遇到这要告老的人家儿,我也买不起京城中好地方的宅子,因此想赶紧买了,日后也是个好住处。”

    “这倒是不错。更何况就在阿柏家的隔壁,你若是与他做了邻居,日后也好有个照应。不然一个孤零零的小姑娘在外住着,我也不能安心。”陈白眼睛一亮笑着说道。

    “那你手里有三百两吗?”陈白家的急忙问道。

    “努力地寻摸寻摸,也能勉强凑出来。”云舒不欲对陈白家的说唐大小姐占了自己便宜,拿了一百两就买走了奶茶配方,只是含糊地说道,“前些时候府里喜事儿多,咱们在老太太面前也得了好些赏赐。”她本是想要感激陈白在唐国公面前帮自己与翠柳说好话儿,她们小姐妹得了唐国公的金瓜子,可是想到陈白家的偏心碧柳,自己的金瓜子也就算了,只怕回头就要为难翠柳,因此就抿着嘴当做金瓜子从未发生。

    陈白似乎也能明白这小家伙儿的意思,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没想到小云真是个能干的。”这也太会攒银子了有没有?

    陈白家的看云舒仿佛是在看个小神仙似的。

    这才在老太太跟前服侍多久,不仅买了良田,如今还要买了宅子……

    而且三百两……

    陈白家的想到自己的长女,不由目光微微黯淡,生出几分叹息。

    小云在府中当差,再体面也只是一个小丫鬟罢了,可是如今有宅子有良田的,一出手就能拿出三百两的现钱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