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翰林家的宅子

    这话对于云舒来说倒也不算是冒犯。

    这不是夸奖自己吗?

    虽然说古代的女子都矜持,可是云舒却觉得没什么。

    只是这话,如果是她再大一些年纪说就好了。

    她笑了笑,也每当一回事儿,只顾着和翠柳吃吃喝喝。

    难得能吃到这样新鲜的野味,还十分轻松,不必急着忙着或者拘束着,仿佛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自在。这是在国公府里很不能得到的轻松,毕竟如云舒翠柳这样的小丫鬟,哪怕在老太太的面前有几分体面,可是上头却有不少的大丫鬟,比自己年长有威望,也比自己更得老太太的信任,那些快活跳脱,在院子里总是不好时常露出来。因此云舒格外珍惜在陈家的每一天。

    见她只是笑了一下却并未惊怒,陈白倒是对云舒刮目相看。

    这样大方宽阔的性子,在小丫头之中是不多见的。

    因陈白家的这话唐突,如果是寻常的小丫头,怕是此刻已经羞得不成样子了。

    可是眼前这个小丫头却偏偏能坦然处之,这样一来,倒是也不显得眼下这话尴尬了。

    “喝酒。”他也没有呵斥妻子这话,拉着宋如柏喝酒,也不询问这宫中如何,只当是年轻的子侄来自己的家里做客。这样轻松的气氛倒是叫宋如柏也觉得轻松,他英俊的面容微微缓和了几分,见陈白笑眯眯的吃着肉串,便跟着陈白也吃着,对陈白说道,“您若是喜欢,改日我得了还叫人送来。”他如今本就是独居,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更何况又时常在宫中跟着八皇子,等闲也不必自己动手做饭。

    “只这一次就行了。”陈白也不是一个贪婪的性子,对宋如柏轻声叮嘱说道,“如今你在八皇子面前的确得脸,不过也要记得,殿下身边也并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侍卫。其他的同僚,你要时常亲近交好。这同僚之间如果和睦了,你在宫中只有更稳当的。这平日里不要独来独往,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更何况你与殿下身边的侍卫是天然的同盟,都是服侍殿下的,交情好了,日后会更亲近。”

    这是叫宋如柏多与同僚亲近。

    “侄儿明白。”宋如柏点头说道。

    “不要不舍得银子。这银子是好,可是却远远比不上你的前程。如今在殿下面前与同僚交好地位稳当了,难道还担心日后没有银子?”陈白看着宋如柏温声说道,“这男人在一块儿,喝喝酒,打打架,混在一块儿时间久了,他们也就当你是亲兄弟一般。这都是你的人脉啊。”更何况宋如柏乃是八皇子身边出来的,前途光明得很,宋如柏这死了爹,素日里也没有人能教导他。

    虽然陈白明白能在宫中站稳脚跟,宋如柏并不需要自己教导。

    可是看着这孩子形单影只的,他还真是有些想要多关心关心。

    “是。”宋如柏认真地说道,“都听您的。”他迟疑了一下才对陈白说道,“只是这野味儿,我平日里陪伴殿下也用不上。同僚们也都得了的,自然也不稀罕我这份儿,白放着在家里坏了倒是可惜。我忙轮起来不回家,也没时间拾掇。”他这话叫陈白一愣,酒杯都放在嘴边却放下关心地问道,“你家里还没有下人?”宋如柏如今也不算是穷人,还有个侍卫的官职,按理说家里也应该有几个服侍的人。

    “我用不上。”

    “起码用个厨娘,两个丫鬟两个小厮帮着你整理家里。”陈白便皱眉说道。

    “我时常在宫中当值,用这些下人也浪费。”

    “这么说,你如今一个人在家里住?怨不得……”瞧瞧宋如柏身上这衣裳,看着就是外面成衣铺子里直接买的,虽然说大小也合身,不过却少了几分精致,陈白心里唏嘘了一声问道,“不然我帮你买两个奴婢来使唤?”他这倒真是十分关心了,宋如柏却摇头说道,“不用。我不爱使唤人。如今我年纪也不小,买了丫鬟下人在家中,日常起居也尴尬。”他竟然是这么一个不喜欢用人的性子。

    云舒在一旁听了,一边和翠柳叮嘱不要多吃免得不消化,一边不由笑了。

    她想想如果宋如柏回了家里,得自己蹲在灶台前头生火做饭,倒是也觉得有几分意思。

    宋如柏苦日子过来的,生火做饭应该也不会不熟练。

    “这样……”陈白没想到宋如柏不爱用人……这家里有人服侍多舒坦,便笑着说道,“如果你觉得家里有年轻的丫鬟服侍尴尬,那不如赶紧娶个媳妇儿回家,到时候有你媳妇儿打点里里外外,主持家务,你倒是能在殿下面前更加安心一些。”他这话本就是好意,宋如柏垂了垂眼睛,好半晌方才对陈白说道,“如今身无长物,娶妻也不能叫妻子过上好日子。等日后若我在殿下面前得了脸再说。”

    他本就是这么一副沉默的性子。

    陈白便笑着摇了摇头。

    “行,你在我的面前如同我的亲侄儿,到底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日后你什么时候想娶媳妇儿了,就什么时候来与我说,我一定给你挑一个最好的。”早前陈白家的想将碧柳说给宋如柏,陈白就没有同意,实在就是心疼宋如柏从小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毕竟宋如柏这么些年,邻里邻居的谁不知道他被继母给刻薄呢?陈白也希望给宋如柏选一个制冷热,性子温柔贤惠的好妻子。

    “侄儿先多谢陈叔。”宋如柏给陈白敬了一杯酒,迟疑了片刻便对陈白说道,“前些时候去城外的庄子,因地价便宜,殿下那时对侄儿十分恩典,因此侄儿买了一百亩地……”他这话叫陈白一愣,就连本笑吟吟地叫人去给未来亲家送烤肉串等等尝个鲜的陈白家的都诧异地转头看向他。不仅这两位长辈,云舒和翠柳都吓得嘴里的烤肉掉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和宋如柏。

    这人……口口声声没什么家业,可是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一百亩地?

    这可是一副不少的家底儿了。

    “也是在我与翠柳的那个庄子上吗?”云舒想到那一日见到宋如柏在那庄子里走动,宋如柏虽然说是去拿自己放在小茅屋里的东西,可是如今想想……

    “就在隔壁庄子。”宋如柏对云舒说道。

    “这倒是喜事。”陈白没想到宋如柏才在八皇子跟前当差没多久,竟然连良田都置办下来,脸上便露出几分喜色地笑着说道,“知道给自己置办家业,我也为你高兴。你如今没有长辈给你想着,是得用些心。素日里的花用可还够不够?如果手头紧,送先借给你用些银子。”宋如柏一下子买了一百亩地,这对于寻常侍卫来说或许什么都不算,可是他才一穷二白地进了宫,这才多久?

    “够用。侄儿的隔壁是一位预备告老还乡的老翰林,因要回乡因此卖了手上这一百亩地,倒是比市价便宜些。”宋如柏这样解释了一下,陈白这才放心,对他温声说道,“如果手里银子不够使,就来跟我说。虽然咱们家也是小门小户,可是总比你在外头经营家业的时间长久些。”他觉得这是一件喜事,因此又与宋如柏碰了一杯,脸上带着几分笑容,云舒下意识地看向陈白家的,见她仿佛有些恍惚,又似乎有些懊悔的样子。

    她有些疑惑,不明白陈白家的为什么会脸色这样复杂。

    不过此刻她正忙着吃新鲜的,与翠柳还挑了烤茄子来。

    “我素日里不喜欢吃茄子的,没想到这样吃倒滋味儿不错。”翠柳本有些嫌弃那什么烤茄子,然后叫云舒笑眯眯地往嘴里塞了一口,顿时就成了“真香!”。

    她眼睛亮晶晶地吃着新鲜的烧烤,还十分惬意地喝着凉丝丝的西瓜汁,见她喜欢,云舒便轻声问道,“等到了冬天,咱们还能烤苹果,烤栗子吃。那时候才滋味儿好呢。”她勾得翠柳馋虫都出来了,偏眼下却没有她说的那些个吃食,翠柳顿时不依了,抓着云舒的手撒娇耍赖,云舒叫她摇晃得不行,虽然天气燥热,可是心里却快活,耳朵里都是翠柳清脆的笑声,又急忙许诺了几样儿如今就能做的好吃的才算完。

    “这两个孩子。”陈白便笑了。

    虽然见陈白家的看起来莫名多了几分心事,可是他却并未当做一会事儿。

    这自从碧柳要成亲,他妻子那一天不多谢心事呢?

    他不在意,只当做妇人的一些古怪的心事了,倒是等这饭菜都散了去,大家都吃得十分满意,坐在夏日的夜风里散散身上的暑气,云舒就见宋如柏走过来,坐在自己的身边。

    “宋大哥?”翠柳正忙着啃甜瓜,云舒见了宋如柏急忙道谢说道,“多谢宋大哥今日拿来的野味。”

    她说起野味,眼睛里微微发亮,显然是当真喜欢的。

    宋如柏却不在意地摇了摇头,看着云舒问道,“我见你如今出府还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只能在陈家……我家隔壁那位老御史的宅子也要卖,你买不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