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福气

    云舒不由无奈了。

    这扳指的价值哪里只是能用银子来衡量。

    这是八皇子贴身之物。

    果然,陈白也无奈地看着自家没见识的闺女。

    “你懂什么。这扳指好好儿地收好了,不定什么时候能用得上。”若云舒日后当真有走投无路的时候,没准儿还能拿着这扳指去唬人……只是可惜了,这扳指既然是八皇子的贴身之物,只怕在宫中是有记档的,想卖是卖不出的,只能放在稳妥的地方给供起来。因此这扳指算是中看不中用的典型,不过能得到八皇子的这份赏赐,说明八皇子对云舒刚才说的那些话倒是很有喜欢的意思,陈白笑了笑,招呼大家回去。

    宋如柏叫陈白给拉回陈家。

    “日后你不必担心,她也折腾不起来了。再折腾,只怕还要被人反告一个不慈。往后你也不必理睬她。”陈白见云舒跟翠柳叽叽喳喳要去折腾吃食,也笑了笑不在意,对宋如柏低声说道,“她叫你出府,就说明已经把你分了家了。往后这分家已经掰扯清楚,他们也不能拿着你的名头做事。叫我说,如今你是吃亏了些,不过这亏吃得也很好。日后跟着八皇子,多少宅子赚不回来。”

    “侄儿明白。”宋如柏轻声说道。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再说。

    “什么感激的话都不必说。”见宋如柏沉默地看着自己,陈白便笑着说道,“就如小云说的那样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爹……故去的人,一切都过去了。日后往前看吧。”更何况如今宋如柏能得八皇子这样看重,还这样亲近,这就已经叫陈白觉得很可以的了。他和宋如柏在一旁说话,云舒已经站在厨房外的院子里,跟翠柳指挥陈家的下人把那野猪还有黄羊鹿腿上的肉都卸下来。

    她本就不是一个会做饭的,只能指挥,因此远远地跟翠柳站着,一个人手里捧着一个桃子。

    虽然不会亲自动手,瞧着还有点娇气,十分嫌弃血水,可是云舒脑子里的菜谱多得是,叫厨房的厨娘调制了极好的烤肉酱,又将那些切成小块儿的野味给腌制起来,又叫人去做了些木签等着把这些野味穿好,又备了炉子,还有叫人洗干净了许多的青菜,什么大大的青菜叶子,还有些新鲜水嫩的素菜,都放在一旁,又叫人去寻摸了茄子,又叫人剁了蒜末还有酱料,这一口气儿下来,整个厨房真是人仰马翻。

    就连陈白家的都笑着叫云舒是个小祖宗了。

    “这样能折腾,我是信了她在老太太的院儿里折腾小厨房了。”陈白家的笑着对丈夫说道。

    “能折腾老太太的院子,说明老太太宠着她。不过小云也不是一个娇纵的性子,我倒是觉得这烤肉应该滋味儿不错。”陈白倒是觉得云舒在自己面前多了几分鲜活跳脱的小女孩儿的样子,他本也不在意这些浪费的东西,见云舒跟翠柳只站在廊下的阴影里,看着厨房里的厨娘穿了许多的东西,他哼笑了一声对陈白家的说道,“我看她穿了不少,这是很有信心啊。”

    云舒自然是很有信心的。

    她不会做饭,可是看人做饭却知道哪里应该做什么。

    等有厨娘试探地烤了一串烤肉,云舒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块,就塞给翠柳。

    “好吃!”翠柳只觉得这肉质鲜嫩,滋味儿极美,吃得连连点头。

    “这孩子,说得我都馋了。”见这回预备得不少,陈白家的不由想到了碧柳跟陈平,只是碧柳如今在房中生闷气,陈平却在国公府里跟着唐二公子许久都没有回家,这做母亲的不由有些想念,想着叫人把这烤肉先留一些出来等着儿子回家再吃。倒是陈白摆手说道,“这大热的天,一天过去肉就不新鲜。那小子今日不回来是没有这个口份,下回等他回家,咱们再给他预备新的。”

    云舒并未敝帚自珍,那腌制的材料还有酱料的调制也没有瞒着人,何必非要给陈平留一些不新鲜的。

    陈白家的想了想,觉得倒是个有几分道理,就叫身边的小丫鬟去榨了许多的西瓜汁,又听云舒的,往西瓜汁里放了些蜜糖,清甜滋润,放在井里先镇着,这一口气儿忙碌到了太阳都下去了,云舒犹豫了一下,就走到陈白与宋如柏的身边小声儿问道,“陈叔,宋大哥,我可不可以借花献佛?”她的眼底带着几分光彩,陈白与宋如柏对视了一眼笑着问道,“怎么借花献佛?”

    “厨房的大娘与府中的人都因我忙碌了半日,我想着这烤肉不少,因此能不能分给大家一些?”

    云舒这样折腾,自己是没挨累,可是大热的天使唤别人也叫她有些心中不安。

    因此,她想着这肉串不少,是不是也叫陈家的这些丫鬟婆子,出了力的都尝尝。

    “行。我都说了,这些新鲜的野味儿最好吃的就这么一日,过了这一晚上只怕都要坏了。只是我与你婶子,哪怕加上你们小姐们与阿柏又能吃上多少?大肚汉都吃不动。”陈白笑着对云舒和声说道,“你能想到这些就很好。今日咱们全家都吃你做的烤肉,如何?”他这样纵容,云舒不由心生感激,急忙对陈白道谢轻声说道,“多谢陈叔。”她重新跟翠柳快活地围着大大的考虑打转。

    “行了,叫人烤肉,咱们去前头的院子里等着。前院儿凉快。”

    见家里的丫鬟婆子都十分欢喜,围着炉子做事做得更加用心,陈白倒是觉得这地方热了,叫大家都去前院等着烤肉上桌儿。

    这前头的桌上虽然尚且没有烤肉,不过却有许多的瓜果,还有些青青的瞧着很酸的李子,都是井水之中冰镇过的,瞧着上头还带着一点水珠儿,清凉极了。云舒拿着一个李子放在手上下了半点的勇气,这才试探地尝了一口,果然酸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难得露出这样娇俏天真的样子,陈白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和宋如柏一块儿吃着陈白家的张罗的小菜,一边叫这两个女孩儿喝西瓜汁,吃甜甜的桃子。

    “不如把它腌了!”云舒也生出几分年少女孩儿的鲜活,小声儿恨恨地说道。

    “拿得多费蜜糖,两个不知道家计的小丫头。”陈白家的嗔怪了一声,一根手指点了点云舒的头笑着说道。

    如今糖多少钱,李子才多少钱。

    就算如今糖并不算十分稀罕,可是价格也不便宜。

    “不贵。”宋如柏突然在一旁说道,“春天时候我求人在山上放蜂,想着等卖了蜜给父亲买药。如今父亲不在了。”他顿了顿,揉了揉眼角对云舒说道,“那些蜂蜜也没什么用,如果你要,就给了你。”他这倒像是对自己之前的几分感谢,因此云舒也不客气,点头说道,“现在不着急。等过些时候我问宋大哥要。”不过这到是意外之喜,如果宋如柏当真有蜂蜜,那她还可以折腾出更多的东西来。

    “大哥儿也别急着给她。等过了这夏天,天儿不热了再随她折腾吧。”陈白家的笑着说道。

    “更何况小云最近也难得能出来。不是二小姐要成亲了吗?等过了二小姐的婚事,这日子也快到秋天。”陈白见宋如柏答应了一声,笑着说道,“咱们国公府里最近忙着。只是只怕到了明年更忙。大公子要娶亲,大小姐要嫁人,这后头还有几位小姐,又有二公子……”他这显然是在说云舒之后是要辛苦的,云舒也想到了,与翠柳互相吐了吐舌头,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那你不必着急。山上下来的蜂蜜我都给你留着。”

    “多谢宋大哥。”云舒眼睛一亮,急忙说道。

    宋如柏摇了摇头,似乎在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翠柳左看看右看看,又呆呆地问道,“那现在的李子怎么办?”

    “明天我叫人送一罐子蜂蜜,先给你吃着。”宋如柏干脆地对云舒说道。

    “也好。就这么说定了。”山里新出来的蜂蜜更新鲜,陈白就帮着云舒答应了。

    虽然蜜糖不便宜,可是陈白却觉得这万事不能只以银子来衡量。

    云舒在众人面前为宋如柏出言是情义,那宋如柏那些蜜糖来,又何必跟银子扯上关系。

    正在此刻,烤肉都拿了上来,因都串在木签上,因此也不必担心脏了手,倒是方便又干净些。

    陈白尝了一口,果然味儿极好,点头连声说道,“这在我与国公爷去过的酒楼里吃着的烤肉都未必有这样的味儿。”他与宋如柏都是男子,胃口大开,云舒就见桌上的肉串转眼就被清空了,倒是自己与翠柳,人手一串肉串还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就看见陈白已经喝了一口酒笑着说道,“小云这一手儿也真是难得的。”他笑着夸了云舒,陈白家的一顿,见丈夫果然也很喜欢云舒,不由也笑着说道,“也不知谁家有这样的福气,日后能得了她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