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八皇子

    眼前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丫头显然是在提醒围观的大家,宋如柏还在艰难地守孝,可是她生的这个却不孝极了。

    穿得鲜艳,还吃得好气色好,这不明显是对亲爹的死无动于衷吗?

    “您是要去告宋大哥对您不孝是吗?”云舒霍然问道。

    这女人突然不敢说话了。

    她只觉得眼前那张娇艳美丽的脸带着刺骨的冰冷,明明是笑着的,却叫人心生恐惧。

    只要她敢去告宋如柏不敬继母,那只怕宋如柏翻过身就要告她的儿子不敬亡夫……

    都是孝道,都是罪过,宋如柏不好了,那她也别想好过。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丫头!

    看着这样美貌可人,温柔可爱,可是却仿佛像是个妖怪!

    “你,你!”

    “若您想念宋伯伯,也是应该的。我见您穿得这样美丽,这缎子怎么也得一匹十几两银子,可见是日日期待宋伯父能够回魂,与您再续前缘呢?”不然一个新寡的女子,穿得这样花里胡哨做什么?“而且您今日还重新梳妆,这脂粉十分新鲜,口脂也是最鲜艳的红色,可见是当真想念宋伯伯了呢。”云舒继续微笑,目光温柔如水,可是这女人已经浑身颤抖,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脸。

    这话说起来,有点恶毒了。

    毕竟男人都死了,这女人打扮得这样娇艳是给谁看呢?

    可见不安于室。

    因此附近围观的邻居之中,就有几个妇人带着几分紧张与警惕鄙夷,“呸!”了一声,把还在看热闹的丈夫给拖走了。

    说起来,云舒也不想这样刻薄。

    可是如果不如此,打掉这女人的种种气焰,叫她的丑态百出,叫邻居们都知道她狠毒,宋如柏可怜,日后这女人还要作妖。

    只要今日揭破了这女人种种不堪,也叫邻居之中这些人都有了他这些不好的印象,就算日后这女人再去衙门去告宋如柏,也不会再有人相信了。

    叫云舒说,今日这女人一闹,自己说的这些话,至少叫宋如柏不会再被这女人以孝顺之名辖制欺负,日后算是可以挣脱从前的家中了。

    “只看您与您家公子生得这样白嫩,再看看宋大哥,我就什么都明白了。您是慈母,真的是慈母啊。”云舒轻轻地感叹说道。

    “更何况自己有了亲生儿子,你还叫一个都快壮年的继子在眼前,谁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这话可不是云舒说的,而是陈白家的的话。陈白家的本就是个爽利人,此刻把这话说出来,已经叫那女人瞠目结舌,仿佛拉着宋如柏回家还成了禽兽似的,这也只有成婚了的妇人对骂的时候才能说得出口,只是云舒听了陈白家的这样叫人心里畅快的话,不由转头噗嗤一声笑了。

    只看陈白家的这样仗义执言,就算之前对陈白家的有些小小的埋怨,如今也都散去了。

    她一笑,笑如春花晓月一般动人,虽然还是小小的年纪,然而已经展露出几分风华。

    可是这份美貌如今也没有人有时间欣赏了,宋如柏的继母简直在陈家这你一句我一句里节节败退,最后左右看了看,见这只有一些闲汉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上下打量,顿时惨叫了一声,跌跌撞撞地拉着不甘地回头却不敢跟宋如柏说点什么的儿子跑了。她这才逃跑,云舒不由听见一旁的街道上传来几声击掌的声音,一愣之下看去,却见是一双卓然优雅的少年联袂而来。

    云舒眨了眨眼睛。

    只看此刻这两个少年携手而来的优雅,哪里还有不久之前在唐国公府后门探头探脑的样子呢?

    她沉默了一下,却见那两个少年已经走到了宋如柏的跟前,其中一个更英俊强壮些的上前拍着宋如柏的肩膀笑着说道,“现在你倒是可以放心了。我还想带着人砸了你那个继母家里给你出气!”他目光一转落在云舒的脸上,挑眉说道,“不过倒是叫我见了一个厉害的丫头。能仗义执言,还能口口都是你的道理,你很好,很好,非常好。”他一口气说了三个好字,显然是云舒刚才为宋如柏出言十分满意。

    云舒心中已经有些知道他的身份,却还是没有慌乱,轻声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不需要您这样夸奖。”

    “你知道我是谁?”

    “宋大哥如今在服侍谁,您就是哪位殿下。”云舒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能和八皇子说上话,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

    “倒是个聪明的丫头。不过聪明却并不险恶,气势朗朗,心怀正气,你倒是个好的。”这英俊的少年果然是八皇子,他生得眉目英俊开阔,眉宇之间神采飞扬,带着从小被皇帝宠爱长大的娇气,却并不娇纵,反而一副清明活跃的样子,见云舒给自己福了福,他笑着说道,“唐国公府中有你这样的丫头,可见唐家的确家风清正。素锦表姐能嫁到唐家去,可见还是一桩极好的婚事。”

    他才笑着说到这里,就叫后头文秀优雅的少年用力捅了一下。

    他们藏着去窥视唐国公府这事儿没人知道,八皇子怎么会脱口而出云舒是国公府的丫鬟?

    这都知道,可见是见到云舒从国公府出来,那不都露馅了吗?

    八皇子刚才还有些得意,叫身后的俊秀优雅的少年捅了一下,顿时尴尬起来,仰头看天。

    运输户装作没有看到,也没有追着问“您怎么知道我是国公府的丫鬟”这样没眼色的话。

    见云舒似乎没有察觉,八皇子与那少年都松了一口气,倒是陈白已经急忙上前给八皇子请安,恭恭敬敬地说道,“给八殿下请安,给沈公子请安。小人是唐国公府管事陈白。”那俊秀优雅的少年叫陈白叫出身份,云舒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想没错,这果然是沈家的公子,然而见陈白满脸堆笑,她想到陈白这一转脸就十分恭敬不由弯起眼睛微笑起来。这样年少的女孩儿微笑起来自然比陈白这一张中年老男人的脸赏心悦目多了,八皇子与沈公子都对视了一眼笑了。

    沈公子声音晴朗如山间清泉,双手伸出把陈白扶起笑着说道,“日后都是一家人,不必这样郑重。”他微微一顿,尚且年少却已经眉目俊秀无双的脸上露出几分青涩的柔和,温声说道,“我似乎在国公大人身边见过你。”他倒是还记得陈白似的,陈白便笑着说道,“小人有幸陪伴国公爷见过公子两面。国公爷对公子赞不绝口,说是人中龙凤。”这是少年的确生得俊秀卓然,不过云舒很怀疑唐国公这人有没有称赞人的这种兴趣。

    唐国公一向喜欢沉着脸冷着脸严肃着脸,这种称赞晚辈的事儿,云舒简直不能想象。

    她只是抿嘴在一旁笑了。

    沈公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也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他见云舒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又觉得这刚刚还小小的,单薄的护在宋如柏面前的小丫鬟有些有趣。

    “请陈管事替我多谢唐伯父的夸赞。我与八殿下不过是路过,还有些其他的事,就不留了。”沈公子见陈白又给自己与八皇子施了一礼,就知道自己与八皇子再留在这里难免叫人不自在。他仿佛是个十分温柔贴心的性子,拉扯了一下还兴致勃勃地对宋如柏说着什么的八皇子,八皇子这才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的确是有些事的。”他转了转眼睛,突然从自己的手上抹下一个十分精致的羊脂玉扳指来,丢到了云舒的怀里。

    “给你的,你护着阿柏,就跟护着我的体面一般无二。”

    宋如柏是他身边的侍卫,如今还很得信任宠爱,是他贴身的守护者。

    云舒为宋如柏仗义执言,那就相当胡维护了八皇子的面子。

    因此这一个扳指赏赐下来倒是也理所当然。

    云舒下意识地摸了摸这羊脂玉扳指,只觉得入手细腻温和,显然是上等的羊脂玉,不说这羊脂玉就十分贵重,只说八皇子的身份。

    若八皇子当真有登基的那一日,那这扳指就是帝王随身之物,这就很不得了了。

    “多谢八殿下。”云舒拿着这扳指恭敬地说道。

    “看看,这如今低眉顺眼,就不及刚才笑里藏刀有意思了。”八皇子还点评了一下,觉得云舒似乎更合适刚才那样对人句句仿佛刀子一样的话,这叫云舒有点不好意思,脸颊微红,就在此刻宋如柏上前低声说道,“殿下,我送送殿下。”宋如柏身材高大,上前两步就能将云舒给挡在身后,八皇子似乎微微一愣,继而不知怎么露出了一个打趣儿的笑容来,挑眉,摆手说道,“不必你送了。我们走了。”

    他来去如风,一转眼就与那微笑的沈家公子走了。

    见他们俩走了,陈白这才抹了头上的汗,对宋如柏说道,“八殿下气势森严啊。”

    翠柳却凑过来,与云舒一块儿看八皇子赏给云舒的羊脂玉扳指。

    “这扳指很值钱吧?”翠柳眼睛里金光闪闪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