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野味

    这话一说出来,碧柳的脸色顿时沉了。

    “你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个做什么。”

    其实陈白家的也想着给翠柳和云舒留了首饰,可是叫长女听到,长女只怕又要多心了。

    果然,下一刻碧柳已经摔了手里的绢花哭着叫道,“爹偏心!”她捂着脸哭起来,哭着叫道,“那是我的嫁妆,我的首饰,凭什么给她们!”她哭得不停,陈白家的怎么劝都不行,云舒和翠柳互相看了一眼,却都有点腻歪,实在是碧柳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如果是头一次还能叫人觉得慌张担心,可是日日如此,就跟狼来了似的,谁还当一回事儿啊,因此云舒却还是虚伪地对陈白说道,“陈叔,我也翠柳怎能拿姐姐的东西呢?”

    “她的东西?”陈白冷冷地看着叫妻子哄着的长女,缓缓地说道,“今日我就是要叫她知道,妹妹们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少拿了妹妹的东西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拿了妹妹们的首饰,就要还给妹妹们十倍百倍!如果自己接受不了,觉得不愿意把自己的东西给妹妹们,那就日后也不要肖想别人的!”他实在不喜欢碧柳对翠柳和云舒那种理所当然,给了她也不稀罕的态度。

    既然这样,那所幸日后就别贪图妹妹和弟弟的东西。

    哪怕一点儿,抢了别人的,也都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今日拿金子换绢花,就能叫碧柳明白这一点。

    “就算是……你慢慢儿教大姐儿就好了,何必闹成这样。”碧柳这一哭起来,顿时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看着就要病发的样子,不大一会儿把刚刚喝了的茶水都给吐出来了,奄奄一息地靠在陈白家的的怀里。陈白家的心疼得不行,一边扶着长女虚弱的身体,一边对丈夫带着几分埋怨地说道,“大姐儿本就身子不好,你还这样骂她,叫她伤心。”她想要说点什么,却到底转头流泪哽咽地说道,“所幸把咱们娘儿俩都弄死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翠柳跟云舒无声地站起来,准备告退回去自己的小院子。

    这长辈闹起来不论如何,在一旁没心没肺地看着总是不像话的。

    “我倒是想。你也别跟我说她多么可怜,养尊处优十几年,处处小心侍奉,丫鬟婆子捧着,如果这都是可怜,我这个做亲爹的也只能上吊去了!”陈白摆了摆手叫翠柳和云舒不必出去,只看着陈白家的那张姣好的脸轻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陈平藏着掖着没有跟陈白说亲娘去了他哪儿拿了他的私房银子,可是陈白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二公子身边又不是没有别的小厮,有与陈平好的看不下去的,早就偷偷儿跟陈白说了。

    陈白没有作声,不过是担心妻子在儿女们面前丢脸。

    可是如果不敲打妻子,只怕妻子还更疯狂了。

    果然,陈白家的本就心虚,听到这里有些不敢说话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头有个丫鬟进来,说是宋如柏送了些新鲜的瓜果还有蔬菜,并一些野兔还有半只大大的野猪来给陈白。陈白一愣,急忙叫丫鬟请宋如柏进来,就见不大一会儿,英俊高挑的少年进门,见了正躲在一块儿垂目擦眼泪的陈白家的与碧柳,他垂了垂眼睛半侧身避开了,只当做没看见,只给陈白施了一礼说道,“陈叔。”他一副沉密寡言的样子,虽然是送东西上门,可是看起来也没什么好听的话说给陈白。

    倒是陈白,做邻居多年,知道宋如柏是个呐于口舌,只做事不喜欢炫耀的性子,笑着起身叫他坐在自己的身边,带着几分欣赏地问道,“外头天热,你怎么反倒不在家里呆着?”他是很喜欢宋如柏沉稳的性子的,虽然宋如柏年纪不大,可是英俊挺拔,带着几分出身武将之家的磊落之气,倒是比他的儿子陈平少了几分圆滑世故,却更叫人觉得靠得住一些。因宋如柏如今已经在宫中做侍卫,因此陈白也高看他一眼,想着与宋如柏交好,总是有利无弊的。

    宋如柏抿了抿嘴角。

    一旁陈白家的已经急忙擦干眼泪若无其事地笑着对宋如柏说道,“大哥儿好不容易来一回,不如就在家里吃晚饭?你且歇着,我叫人去厨房多坐几样儿饭菜。你陈叔一向都念叨你,你们爷俩儿也今天喝些酒,说说话。”她对碧柳使了一个眼色,碧柳便知道今日自己是绝对得不到好处,也不哭了,愤愤起身看着翠柳和云舒狠狠地哼了一声,看都不看宋如柏一眼直接走了。

    “这孩子!”陈白家的也觉得宋如柏极好,不然想当初不能想把碧柳说给宋如柏当媳妇儿,此刻就有些尴尬。

    不过云舒也看出来了,碧柳这是看不起宋如柏的样子。

    看不起倒是好事儿。

    如果她宋如柏,倒是要庆幸碧柳没看上自己,多谢她的不嫁之恩吧。

    “那劳烦婶子。”宋如柏对陈白家的道谢,这才对陈叔缓缓地说道,“才刚将军府去行猎,猎了不少猎物,因沈将军说我在八皇子身边有些功劳,因此叫人也伤了我。我一个人住,天又热,这些野味白放着就坏了,不如分给邻居们。街上的叔伯婶子家里都有,余下的这些我就都拿来陈叔这里。”他这话就说得分明,显然是在八皇子身边福利很好,将军府有了好处,因此他也得了便宜。

    “这倒是。”陈白也知道如今宋如柏不缺这些,带着几分兴味儿地说道,“那就一会儿尝尝这些野味儿。不过也是巧儿了,翠柳和小云也回家来,你们也能尝尝新鲜的野味儿。”他笑着叫云舒与翠柳一块儿去看宋如柏带来了什么,因为还从未见过什么野猪,云舒也很有兴趣,拉着翠柳嘻嘻哈哈地一块去了厨房后头,就见陈家开阔的厨房后院里堆着不少的野味儿,开头儿半只野猪膘肥体壮,还有半只黄羊,两条鹿腿,的确都是新鲜的,血水还没有干涸。

    虽然看起来有些血腥,可是云舒却觉得有点馋了。

    就算是在国公府里服侍老太太,她们这些丫鬟能吃得精致可口,还有老太太吃得少,也有些碰都不碰的菜色留给她们,可是云舒却觉得过于精致。

    不及这看起来大片大片的野味看着喜人。

    “八皇子可见对你倒是十分看重。”陈白看了一眼,就对陪着自己,高大沉默的宋如柏笑着说道。

    宋如柏不见得意,只是轻声说道,“殿下待人赤诚。”他不在陈白面前说关于八皇子的任何事,陈白倒是对他更加另眼相看,知道宋如柏是个沉稳并且口风严谨的性子,便微微点头说道,“你这样的品行,能留在殿下身边日后定然有出头之日。你继母那里……可还有往来?”陈白这就十分关注了,宋如柏微微摇头,显然是不预备与继母继续往来的,陈白想了想便和声说道,“那你要小心她。”

    如今宋如柏正是风光的时候,混到皇子的面前去,还时常能有许多的赏赐,他继母只怕是要眼红的。

    “我明白。多谢陈叔。”宋如柏便道谢说道。

    此刻,翠柳正拉着云舒去看那半只很大的野猪。

    这野猪与家养的不同,粗糙的猪皮上头是厚厚的一层看不出是什么的硬壳儿,瞧着就十分狰狞强悍,云舒记得野猪喜欢在树木上磨蹭自己的身体,树木比如松树的汁液被蹭到野猪的身上,凝固之后就格外坚硬,这一层一层的保留下来,因此野猪是很不容易猎杀的。不过她倒是记得野猪的肉与寻常的猪肉不同,更加劲道有力,想了想,趴在翠柳的耳边小声儿说道,“如果是能烤肉就更好了。”

    “烤肉?”翠柳小声儿问道,“烟熏火燎的,天又这么热。”

    天热才是烤肉。

    盛夏的时候,吃着烧烤喝着……云舒的目光在院子里一看,见还有几筐桃李,西瓜甜瓜都有,便轻声说道,“一边烤着新鲜的肉串儿,一边儿吃着凉飕飕的果汁。你如果怕天热,咱们等太阳下山了再烤着吃,还有可以烤茄子,韭菜,还有新鲜的蔬菜把烤肉卷在中间吃,清脆水嫩的菜卷着油滋滋的烤肉,刷着烤肉酱,你觉得如何?”她这样一说,翠柳只觉得眼界大开,急忙问道,“茄子也能烤着吃吗?”

    “好吃得很呢。”云舒小声儿说道。

    两个小丫头围着野猪小声儿说话,眉飞色舞的,陈白见了不由笑着说道,“一定又有鬼主意了。”

    宋如柏似乎是在陈白家中,因此格外拘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道,“陈叔慈爱,因此才会叫她们这样快活。”

    他似乎想到自己的家中,目光有些晦涩,陈白一愣便拍着他的肩膀安慰说道,“总是会好……”

    他的话音未落,就陡然听到仿佛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尖锐的哭声。

    “丧天良的不孝子,自己富贵了,却看着亲娘饿死,不忠不孝不得好死,我要去衙门告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