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沈家公子

    那一刻,宋如柏英俊沉默的脸上似乎露出一个被拯救的表情。

    “嗯。”他低低地答应了一声。

    可是翠柳却在一旁没心没肺地问道,“宋大哥,怎么每次都能看见你?真是巧。”她说得天真烂漫,可是宋如柏就有些尴尬了,倒是云舒急忙对宋如柏说道,“既然如此,宋大哥你忙你的吧。”她拉了拉翠柳的手就走,因翠柳也没有对宋如柏有什么好说的,因此两个小女孩儿就要手牵手离开,倒是宋如柏还是如同前次一般伸手拿了云舒手里的大包小裹对云舒说道,“我送送你。”

    他看起来已经没有刚刚的局促,依旧很沉默。

    只是立在云舒的身边,挺拔又带着几分静默。

    云舒也没说什么,道谢之后就跟着宋如柏往陈家去。

    只是莫名的,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国公府后门的位置。

    且见她们已经走出很远,之后从那后街的角落里钻出了一双少年来。

    都是满脸阳光一样明朗鲜活的笑容,穿着漂亮的锦衣,贼兮兮地四处看了看,似乎发现没有人发现自己,就你锤我一下,我踹你一脚地嘻嘻哈哈地往另一头去了。似乎是不经意,也似乎是下意识地,后头那个少年转头,脸上还带着笑容往云舒的方向看了一眼,云舒就见那是一个生得俊秀无比,清隽又文弱的少年。他并没有留意到云舒的目光,不过是随意地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跟着前头那个比他年长些,也强壮些的英俊少年跑远了。

    仿佛是一片青竹叶悠然又带着几分活泼地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

    云舒看了一眼那两个少年,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就明白了什么。

    唐国公世子联姻沈家大小姐,沈家有一位贵妃在宫中,还有一位八皇子,而宋如柏如今正是八皇子的贴身侍卫。

    如此看来,宋如柏这两次都在国公府门前被她见到,又仿佛是为了遮掩什么快快地带着自己与翠柳离开,就是为了叫那两个少年不被自己与翠柳发现痕迹?

    虽然说云舒不知道就算没有自己与翠柳,这后门人来人往这两个少年是怎样避开旁人的眼睛,可是她想了想,就知道,这大概是沈家的公子在为了自己的姐妹留意唐国公府,因这后门是奴婢下人来往的地方,最是能知道一些国公府的八卦,毕竟这些下人还有丫鬟婆子的,有的说话没有把门儿的,总是露出一些痕迹,这些府中的八卦就比在什么前门儿观察要收获得多得多了。

    只是……宋如柏是八皇子的侍卫,他这样用心遮掩,莫非……那两个少年之中就有一位是八皇子不成?

    云舒心中转过了很多的念头,可是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痕迹,也不预备追问宋如柏这些叫他难做。

    更何况就算八皇子带着沈家的公子躲在唐国公府后门想知道一些唐家……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唐国公世子的一些传闻,那云舒觉得这也不过是亲兄弟对姐妹的一片用心,不值得去追问什么。她反倒更羡慕这样的亲情,这样兄弟们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或者会不会丢脸,反而天天蹲守别人家后门口的做法,叫她忍不住去羡慕能够被自己的哥哥与弟弟这样在意的沈家大小姐。

    她恍若什么都不知道,宋如柏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了陈家门口,他将手里的包裹还给云舒,顿了顿才艰难地说道,“我没有做坏事。”

    “我知道。我相信宋大哥的人品。无论做什么,都不过是有原因的。”云舒温和地接过包裹说道。

    英俊的少年微微一愣,动了动嘴角,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小丫头。

    “什么时候还去庄子上?”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又带着几分少年时期特有的暗哑,轻声说道,“你买的那些鸡鸭鹅,大概都长大了许多。”他的眉目从紧绷变得柔和了起来,云舒也忍不住笑了,看了看偷偷拉扯自己的衣摆想要赶紧回家的翠柳,这才对宋如柏说道,“天儿太热了,我就算与翠柳要出去大概也要等到太阳落山。”她见宋如柏一段时间不见似乎更加强壮了些,便对宋如柏和声说道,“宋大哥也要保重你自己。天这样热……走在街上至少避开些热辣的太阳吧。”

    宋如柏陪着八皇子与沈家的公子等在唐国公府门外,想必也很辛苦。

    宋如柏突然低低地答应了一声。

    “好。”

    他看了云舒片刻,这才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宋大哥看起来不像是怕晒的样子,我看你是白操心。”见云舒无奈地看着自己,翠柳急忙说道,“不过你关心的没错,好不好?”她拉着云舒兴冲冲地进了院子,却见今日陈白与陈白家的都还没有回家,院子里静悄悄的,连个接自己与云舒的都没有。这叫翠柳脸色有些不好看,然而云舒低声问道,“如今这家里只有碧柳姐姐在。你想回家第一个就见碧柳姐姐?”

    翠柳觉得不愿意。

    因此她与云舒直接回去了自己的小院子,去开了之前的大箱子翻看了一下,见东西都还在,这才重新锁上,把箱子放回去。

    “你怎么还叫我带这些东西回来呢?还有你自己,带了这许多东西,便宜了她。”打从翠柳知道陈白家的竟然还拿陈平的私房补贴碧柳,那如今对碧柳是真的不耐烦了,一根毛线都不愿意留给碧柳,云舒不由拍了拍她的手,见在陈家服侍的小丫鬟十分机灵地端了新鲜的西瓜,还有看起来白嫩嫩脆生生,上头带着一些清脆花纹的甜瓜,眼睛微微一亮,伸手拿了一个白胖可爱的甜瓜摩挲在手上。

    甜瓜大概是井水里镇着的,此刻清凉水嫩,上头还沁着细密的水珠儿,云舒掰开这甜瓜分给翠柳一半儿,自己啃了一口。

    比蜜还甜,还清凉脆嫩,水分也很足。

    倒是比西瓜味儿好些。

    “前几回咱们回来都带了许多东西,这一回若是半点都不拿,只怕婶子心里觉得你与她生分了。何苦为了点儿东西叫家里人伤心呢?”云舒见翠柳认认真真地啃着甜瓜没有吭声,便拉着她的手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藏着怨气,不过到底是做女儿的,不看在婶子也要看在陈叔与陈平哥的份儿上。这些绢花又不值得什么,老太太的院子里何曾缺了这个,比这好的难道你没有见过?拿去给你姐姐,你也不心疼,又家和万事兴,岂不是两全其美?”

    “好的我才不给她。”

    “谁说给她好的了?如那纱堆的海棠宫花,石榴宫花,你给她我还舍不得。不过我也见了,你拿回来的绢花不过是看着新鲜,最近大夫人二夫人难道还赏得少了?”云舒才不会把好东西去给对自己毫无善意的碧柳,不过是拿来做个面子情,免得陈白家的心里生出不自在,毕竟无论碧柳做什么坏事,那是陈白家的亲闺女,而自己不过是与翠柳交好的外人罢了,陈白家的心再宽容,总不能向着外人?

    陈白公允,偏心自己与翠柳都叫云舒诧异好久。

    毕竟自己算是外人。

    “这还差不多。”翠柳笑了一下,拿了云舒给碧柳预备的大花结,眼睛转了转说道,“一会儿爹回来,你把这花结往爹娘的面前一松,爹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她这是教云舒在陈白的面前卖好儿,云舒自然一口答应。

    果然,她们两个耐着性子躲在小院子里啃甜瓜,等到了陈白夫妻回来,云舒才跟翠柳捧着各自的东西一块儿往前头去了。翠柳这回难得大大方方地对一脸惊喜的陈白家的说道,“虽然我与大姐姐总是拌嘴,可到底是亲姐妹呢,姐姐成亲哪儿有我不吱声的道理?这绢花样式新颖,是府里大夫人赏的,听说外头还没有这样的宫花,一共八对,都给姐姐成亲添妆,也是我对家里的一片心意吧。”

    “这是小云之前答应给姐姐的花结,她花了好几天,熬着眼睛编的,爹,娘您看,这是不是很好看?”

    翠柳比云舒言辞伶俐活泼,因此云舒便在一旁抿嘴儿笑,看着翠柳一个一个指着说过去。

    那鲜艳漂亮的宫花,还有极大的吉祥花结,都叫陈白家的忍不住眼底带了几分眼泪。

    “你们两个小丫头。”她对翠柳与云舒说道,“我就知道,对你们姐姐是真心的。都是亲姐妹,哪儿有隔夜仇呢?”

    翠柳几乎又要冷笑了。

    云舒也只是弯起眼睛笑,没说什么漂亮话。

    她担心再说点什么好听的话,自己都要恶心吐了。

    “你们给你姐姐的添妆,我瞧见了。”陈白就仿佛不记得云舒与翠柳拿了唐国公一人一把金瓜子,两个都是小富婆了,在一旁温声说道,“你们小小年纪身边本就没什么财物,却还用心给碧柳预备这样的添妆,这份情意难能可贵。”他顿了顿,见碧柳只撇嘴挑挑剔剔地翻看翠柳给她的绢花,一脸嫌弃,沉了沉脸,却对云舒与翠柳和颜悦色地说道,“巧得很,正给碧柳打了两套金头面。剩下两颗小金珠子打了两个小戒指,给你们拿去玩儿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