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罗姨娘的病

    她很爱银子,可是比起银子,她还是更想叫自己的心里安稳。

    虽然如今好过了,可是她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出身。

    她也是从小丫鬟过来的。

    因此,翠柳虽然与她抱怨,她也不觉得小丫鬟们舍不得放下扇子有什么。

    “既然你舍得,那回头就拿给我,我回去给她们。”翠柳一愣,却莫名觉得心里柔软起来,她握了握云舒的手,见云舒看着自己笑了,急忙把西瓜盘子托给她说道,“你吃一口再回去。”清凉清甜的气息就在云舒的面前,云舒却只是摇了摇头对翠柳轻声说道,“虽然做活儿要紧,可是身子更要紧。这天热的时候就躲躲,别太实惠了。”她担心翠柳在太阳底下晒伤了,这絮絮叨叨的劲儿叫翠柳忍不住咯咯笑了。

    “知道了。那你快去吧。”她啃了一口西瓜,一边说道。

    其实,若是还在陈家的时候西瓜算什么呢?随便吃,随便啃的。

    可是如今在国公府里,她们只是小丫鬟却成了奢侈。

    云舒心里感叹了一声,虽然这国公府里的繁花安乐的确很美,可是她却又觉得还是自由的府外的生活更好。

    她也没有其他丫鬟想要留在国公府里一辈子的心,想着等服侍老太太几年,等老太太不需要自己了就出府去,守着良田房子,好好儿过清闲的日子。

    到时候想吃多少瓜果就吃多少瓜果儿。

    她想想这样的心情忍不住笑了一下,嘴角带着几分柔和的笑意进了老太太的屋子,且见唐国公夫人正带着几分忐忑地与老太太说话,老太太脸上看不出息怒,云舒急忙垂头先拿屋子里的水晶盏给唐国公夫人倒了一碗西瓜汁,这鲜艳的西瓜汁荡漾在清透的水晶盏里,看起来就十分好看,也清凉,唐国公夫人心中本有些烦躁,见了这样清凉的水晶盏,一时也渴了,忙喝了两口。

    入口沁人心脾的清凉叫唐国公夫人眼底微微缓和。

    “你是说……二丫头想要我面前的翡翠去服侍她?”

    “正是。”唐国公夫人低声说道。

    叫她说,唐二小姐简直蹬鼻子上脸。

    平日里看在她要嫁人因此不与她有什么争执呵斥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还敢肖想老太太跟前服侍的大丫鬟去服侍自己出嫁,这不仅仅是得寸进尺,简直就是忤逆!只是唐国公夫人偷看了老太太一眼便说道,“她是来国公爷面前要的人,国公爷听说了,就说叫我来问母亲。若那翡翠自己愿意去服侍二丫头,这说明心都不在母亲身边,母亲身边放着这么个东西也实在可恶,不如直接给了二丫头,您面前也清净。”

    老太太便缓缓点头。

    “国公爷又说,若翡翠一心服侍老太太,并不知道二丫头要她,那……”

    “不必问了。带去给二丫头吧。”老太太冷淡地说道。

    “母亲?!”

    “早前她就性子不及琥珀沉稳,有些私心。只是看在她服侍我多年,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太太一向不是个严厉的性子,丫鬟们有些错处,她能宽容的也都宽容,为了的不过是在她面前服侍多年的情分。可是就算是有这样的情分,老太太也绝对不会姑息那些心中藏奸的,此刻见唐国公夫人急忙垂头应了,眉眼之间便多了几分阴沉地说道,“翡翠是个心比天高的。既然二丫头执意要她,她日后不要后悔就是。”

    这话,若是唐二小姐的亲娘罗姨娘在,想必还会放在心里犹豫一下。

    可是唐国公夫人对唐二小姐一向都没什么好感,管她日后会不会后悔呢。

    她只想叫唐二小姐临出嫁之前赶紧闭上嘴,免得叫自己心烦。

    “她的婚事赶紧预备着。虽然她是次女,可是荀王府如今后院群龙无首,也没有个料理的人,她不早些嫁过去,难道叫人家王府妾侍管家,叫人看笑话不成?”老太太是十分厌烦唐二小姐跟罗姨娘这一次两次的蹦跶,如果不是罗姨娘曾经与唐国公有那样的渊源,她早就把罗姨娘给卖了,此刻想到罗姨娘那一副狐媚子的样子,还有哭哭啼啼可怜巴巴地缠着男人的样子,老太太便沉着脸说道,“罗氏这都病了多久了?春天就开始病恹恹的,怎么还不好利索?可见是个没有福气的人!”

    唐国公夫人垂了垂眼睛,喝了一口西瓜汁,却没有说话。

    她一向沉稳,绝不会做在老太太面前非议唐国公妾侍之事。

    “二丫头要出嫁,她却病着,还非要叫二丫头在她的面前服侍,这日后叫二丫头身上沾染了她的不祥之气,岂不是连累了二丫头?更何况一个侍妾,服侍男人的,自己却病恹恹的,不论是过了病气给你们国公爷还是过给了旁人,她的身份能赔的起谁?就说我的话,叫罗氏挪到府中后头的柴房去!那儿人少,清净,她大可以安心养病,也不必折腾二丫头,难道她身边的丫鬟都是死人,还服侍不了她,偏要叫二丫头亲自动手?”

    老太太这一发作,唐国公夫人急忙起身轻声说道,“都是儿媳的疏忽,母亲不要恼怒。”

    “哪里是你的疏忽。她的身份……你做什么都不对。说到底,都是你们国公爷当年做的不对!这样身份的女人,要么就置之不理撒手不管,只当从前与她哥哥的情分不存在。要么,就看在与她哥哥当年的情分把她当亲妹妹直接发嫁,这才是家中安稳和睦之道。谁知道一时心软,将这么个女人给纳进家门,说是妾侍,却有她哥哥的情分等闲不能亏待。轻不得重不得,你这么多年也是辛苦。”

    罗姨娘那样的身份,要么狠心些,对她的遭遇置之不理,管她沦落成什么样子呢。

    要么,就当真当做妹子,等她花期之年嫁出去,日后也给她做靠山,叫她一时太平,也能叫九泉之下的好友心安。

    可是唐国公在朝堂之中一向行事干脆分明,却唯独在罗氏的身上婆妈,纳回来当小妾,这么多年养大了罗氏的心。

    唐国公夫人听到婆婆这样明理之言,不由红了眼眶。

    “母亲最知道我,国公爷不是只有罗氏一个妾侍,难道别的妾侍我没有容下不成?”她并不是一个嫉妒的人,唐国公后院也有姬妾通房,可是她也没有嫉妒或者逼迫那些妾侍的意思,唯独罗姨娘,处处仗着自己与唐国公之间的渊源在她的面前惺惺作态,这么多年,若说早前还想着与罗姨娘好好儿相处,那如今唐国公夫人只想叫罗姨娘与唐国公彻底反目,自己好收拾她。

    “你是个贤良淑德的大家主母,这么多年操持家中内外,孝顺婆婆,善待小辈,难道我不明白?从前是委屈你了。”老太太便和声说道,“我早就想把罗氏挪到后头去,只是唯恐你们国公爷以为是你在我的面前挑唆。如今有了二丫头的这要人的借口更好,叫老大也知道,我这动怒,不是因你挑唆,是二丫头与罗氏自己不懂事,敢巴望我的丫鬟,因此触怒了我。”

    她拍了拍唐国公夫人的手温声说道,“快点把二丫头发嫁了。这府中自然太平。”

    “是。”唐国公夫人急忙说道。

    她也听出老太太厌弃罗姨娘的几分意思,心里越发轻松起来。

    云舒却侍立在琥珀的身边,听了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的话,不由露出几分诧异。

    原来翡翠竟然这么利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定了那位很难搞的唐二小姐。

    竟然能叫唐二小姐亲自开口要人?

    她心里诧异,又想到珊瑚与自己说的那些话,顿时又有几分了然。

    翡翠还真是心比天高啊。

    若说在府中服侍,这国公府里服侍谁都不及服侍老太太,毕竟老太太才是这国公府里的宝塔尖儿,最体面尊重,还轻省悠闲不过。

    老太太并不难服侍,更何况为人宽容,还时不时喜欢单独赏她们一些东西,哪个丫鬟愿意离了老太太,去服侍那些还要在老太太面前侍奉说笑的夫人小姐呢?

    翡翠想要去服侍唐二小姐,自然为了的不是二小姐本身,只怕是为了荀王府吧?

    如今去服侍唐二小姐,之后正好儿陪嫁一块儿去荀王府当差,到时候在唐二小姐面前侍候还能时常见到荀王,莫不是……

    怨不得珊瑚说自己只怕不会懂。

    莫非翡翠折腾了这么一大圈儿,是为了想要去服侍荀王,在荀王府当个通房小妾?

    云舒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翡翠这真是怀揣了一颗直上青云的心啊。

    不过这样浅显的心思,连珊瑚,还有云舒这样的小丫鬟都看得出来,那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未必看不出来。

    若当真疼爱唐二小姐,怎么能允许有这样心思的丫鬟陪伴身边?

    可是不说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就连唐国公都并未动怒,反而如今成全了唐二小姐。

    云舒不由蓦然想到老太太刚刚的那句话。

    只希望唐二小姐日后……不要后悔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