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姻亲

    她发愁得不行,毕竟唐国公与沈大将军这样疏远冷淡,不论唐国公世子还是沈家的素锦,这都很尴尬。

    这还叫什么姻亲呢?

    因此,唐国公夫人想求老太太劝劝唐国公。

    “显侯与沈大将军也是姻亲,这段时候带着家里头的人与将军府日夜走动,十分亲近。”这做什么都不怕,就怕有对比。就比如显侯,家中的儿子们娶一个沈家三小姐,又娶一个唐家大小姐,又因唐国公府要娶沈家长女,这说起来三家里是最亲密不过的姻亲。瞧瞧人家显侯是怎么做的?拖家带口的与沈大将军府亲近,如今两府日夜走动可谓紧密无比,这才叫一家人是不是?

    偏偏唐国公冷着一张脸,在朝中也不怎么给沈将军面子,平日里也疏远。

    哪怕在朝中与沈将军示好一二也是好的。

    “怎么不亲近了?这不是叫沈家的女孩儿时常来咱们府里?”老太太此刻正靠在软塌上,一旁琥珀在给她捏着眼角,听见儿媳这么说,便漫不经心地说道,“虽然是姻亲,可是也没有叫你们国公爷动摇了自己的政见的道理。公私分明,他做得很好。姻亲是姻亲,可是朝中是朝中。这不能混为一谈。”这话说得十分明白,可是虽然有道理,然而论起人情往来却不是这样说的,唐国公夫人焦头烂额,只觉得老太太与唐国公都有些固执。

    可是她自己又不敢与沈将军府多么走动,触怒唐国公。

    因此在老太太的面前碰了钉子,她也只能一脸焦心地走了。

    见她走了,老太太方才叹了一口气。

    “老太太,常常这珍珠奶茶。”琥珀见老太太面上带了几分忧愁,就知道与将军府这门婚事老太太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的,虽然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不喜欢这门婚事,不过她却自知不过是个奴婢,因此也不开口询问,只将云舒去小厨房给端来的奶茶捧到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心情有些焦虑,可是尝了这奶茶却还是缓和了脸色,见云舒抿嘴笑着往后头去了,便笑着说道,“这滋味的确很好。小云有心,你们也都尝尝。”

    她叫珊瑚传话儿去叫小厨房多端些来给房中的大丫鬟。

    “咱们是得了老太太的恩典了。”虽然房中有冰盆,外头虽然热,可是屋里也清凉,可是说实在的,老太太年老体弱,因此屋里是不敢放许多的冰的,老太太觉得屋里的温度还好,可是丫鬟们却都觉得有些热的,这段时间云舒还紧赶慢赶地做了几把精致的团扇,上头绣着清脆的荷叶莲花,或者一些花鸟,看着简单却新鲜,拿在手里热热闹闹的,用起来也凉快。

    珊瑚回来就拿了一把团扇给自己扇风,又看了团扇上的刺绣,不由露出几分喜欢。

    “姐姐若喜欢就拿去吧,左右也是老太太吩咐我做的。”老太太也知道丫鬟们热,因此叫云舒做的团扇。

    “那我就不客气了。”珊瑚低声说道。

    她倒是真的爱极了云舒做的团扇。

    上头的刺绣鲜活,瞧着栩栩如生,而且配色也不俗气,她这样眼高于顶的大丫鬟看了也挑不出错儿来。

    “哼!”一旁见珊瑚与云舒低声说笑,两个人都一边扇扇子又喝着奶茶,就有一个穿着碧色衣裳的丫鬟摔了帘子出去,云舒见那仿佛是莺儿的姐姐翡翠,因一向都与翡翠姐妹之间有些不合,她也不动声色,只当做没有听到。倒是珊瑚是个厉害的性子,见翡翠给云舒与自己脸色看,便将手里的团扇用力地扇了两下冷笑说道,“在我的面前神气什么?!打量我不知道她干的好事儿呢!”

    “姐姐说的是……”

    “这事儿不好叫你知道。只是老太太如今不大喜欢她,待她也冷淡,她正想着捡高枝儿飞呢。”珊瑚便低声说道,“这些话与你说多了你也不会明白。你还小呢。”她说云舒年纪小不明白,云舒不由有些茫然,一时不知道珊瑚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倒是翡翠,因老太太面前如今最得心意的是稳重的琥珀,还有因珍珠去了唐三爷院儿里之后便显出来的明快爽朗的珊瑚,因此在老太太面前便倒退一射之地。

    云舒倒是觉得,这许是因老太太知道了翡翠的妹妹莺儿去了三房珍珠面前做二等丫鬟的缘故。

    虽然莺儿去了三房这事儿没有惊动许多人,可是老太太未必不知道。

    不过是平日里不说,因此看着不显。

    可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既然知道翡翠明知道自己厌弃珍珠,却将亲妹妹给了珍珠去做丫鬟,这明显是有了私心,外心,老太太能容得下翡翠才怪。

    甚至老太太如今宁愿叫云舒这样的小丫鬟在面前,也不大叫翡翠,平日里虽然也分配翡翠一些活计,可是却都不过是零零散散,没有什么权柄,也手中没有什么油水好处的。这叫翡翠的心里本就活泛,如今就越发动了其他的心思。只是云舒也没有想到翡翠竟然活动出的是一个十分匪夷所思的差事,过不了几天,她正躲在老太太的里屋做些针线,就见外头唐国公夫人一脸头疼地来了。

    “这大热的天,你不在自己屋里,怎么又出来了?”老太太不是个刻薄的婆婆,也没有叫儿媳在毒日头底下来回奔波的道理。

    因此入了夏,她就叫唐国公夫人不比时常来了。

    “去给你们夫人端一杯西瓜汁来。”她侧头对琥珀说道。

    “还是我去吧。”外头天热,又不过是跑腿儿的活儿,云舒自然有眼力见儿,不会叫琥珀这样的大丫鬟奔波自己却坐着。她一开口,琥珀的嘴角边微微勾起了一瞬,倒是老太太便也笑着说道,“看你这伶俐劲儿。去吧。”她笑着叫云舒去小厨房跑腿儿,唐国公夫人见云舒这样伶俐乖巧,在老太太屋儿里这才多久,短短时间,早前有些发黄的脸儿已经调养得白皙匀净,越发美貌,便笑着说道,“老太太越发会调教人了。”

    “还得是这丫头自己的心眼儿明白。”

    云舒红着脸,也不听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的夸奖,匆匆地沿着抄手游廊就往小厨房的方向去了。

    她瞧见唐国公夫人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其实自己也想避出来的。

    “做什么去?”翠柳才扫了地,看见云舒急忙跳出来拍了她一下儿。

    “大夫人在老太太面前,老太太叫我去端西瓜汁。”云舒见翠柳脸上都是汗,虽然穿得不过是今年给小丫鬟新做的纱裙,薄薄的也凉快,可是一干活儿就已经都是汗了,急忙拿了帕子给她擦了汗,拉着她叫她在游廊的阴影下头等着,这才一个人往小厨房去了。因她是老太太面前得脸的丫鬟,虽然年纪小,可是厨房里的人却不敢小觑她,见她夏日高悬地来了,一边忙着绞了西瓜做西瓜汁,一边拿了几块鲜红水灵的西瓜给她。

    云舒急忙给这几位赔笑的大娘道谢,又从自己的荷包里摸出半吊钱来给这几个在小厨房做事的婆子笑嘻嘻地说道,“给大娘们打酒吃。”

    她素日里在小厨房吃吃喝喝的,虽然有老太太的面子狐假虎威,可是怎么也要懂事点,不能一毛不拔,不给人分润些好处。

    不然她在小厨房只怕不会这样自在了。

    “也只有咱们老太太面前的姑娘才这样大方。”这几个厨房里的婆子忙奉承说道,“云姑娘是不知道,那别的院子里头的小丫鬟,吃了就是吃了,喝了就是喝了,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的,莫不是不仅要服侍主子们,还得服侍她们了!”她们倒是也没有什么坏心,不过是见云舒得老太太宠爱却对她们十分和气,还手头大方因此在她的面前说笑,然而云舒却不会说别的房中丫鬟们的是是非非,因此只是笑着听了,也不答话,之后端了一水晶瓶的西瓜汁与那几块西瓜就走。

    西瓜都是镇在井水里的,凉丝丝的,还带着西瓜特有的清香。

    翠柳正躲在廊下等着,见云舒拿了西瓜,急忙过来帮她拿着。

    “吃了就把这瓜皮丢了。我给你的团扇平日里也带着,若是晒得狠了,放在头顶上遮太阳也是好的。”云舒把西瓜都叫翠柳拿着啃了,却听她低声抱怨说道,“你给我的团扇那样好看,她们都喜欢,这个拿着扇扇,那个拿着扇扇,等闲到不了我的手里。”她说的自然就是同屋的小丫鬟,那样的大通铺本就不及其他屋子凉快,更何况云舒给翠柳的扇子不仅拿着扇有凉风,还精致漂亮,小丫鬟都是喜欢新奇的爱美的性子,因此自然拿着就舍不得撒手。

    “你说的我知道了。这倒是我疏忽了。”云舒一愣,便轻声说道,“我手里还有几把,是老太太面前几位姐姐挑剩下的,拢共还有七八把,你拿去分给她们吧。”

    “你怎么这么大方?不如拿出去叫我娘卖了。你的团扇精致好看,就算是姐姐们挑剩下的,可是若说起来,小户人家的女孩儿等闲也得不着。”

    云舒便看着一向关心自己,唯恐自己吃亏的翠柳笑了。

    “我也是从小丫鬟过来的。小丫鬟的艰难我都知道……能帮衬一把就帮衬一把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