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将军府的女孩儿们

    “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正是因这些顾忌,才叫碧柳这样嚣张。”翠柳低声说道。

    如果只顾虑家中和睦,难道叫碧柳一辈子叫他们养活着?

    凭什么?

    “我就说你这性子就跟炮仗似的。”陈平急着走,见翠柳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便匆匆地说道,“我是随便吃亏的人吗?不过是她出嫁之前忍着她罢了。等她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与咱们有什么相干?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然有那什么秀才相公的看着她。”陈平说到这里的时候,见翠柳还是不说话,不由无奈地看了看云舒,对云舒说道,“你再开解开解她。小云,我知道你都明白。我得走了。”

    前头二公子正喊人呢,他便匆匆地走了。

    “他是不是觉得我小气?”

    “他不是觉得你小气,是劝你安心。左右碧柳姐姐这很快就要嫁人,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云舒一边垂头收拾了冰沙的小碗放在手里,见翠柳不说话,便柔声说道,“说起来,陈平哥这话说得也对。家和万事兴,陈叔若是对婶子不满,伤了夫妻之情,那难过的不还是你?你嘴上说得硬气,若陈叔当真与婶子之间生出解毒,你只怕又要伤心了。更何况陈平哥这不是没吃亏?这金子还在咱们这儿,也没叫碧柳姐姐抢走。”

    “可是……”

    “你就想想日后可怜的只怕是人家那秀才家。娶了碧柳姐姐这样的人,这日子不知得过成什么样儿。”

    翠柳一愣,想到日后碧柳嫁人就不必天天叫陈白家的耳提面命要对姐姐好,把自己的身家都拿给碧柳,顿时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又紧张起来。

    “那你说,如果她嫁人以后还时常回娘家叫娘补贴她怎么办?”

    “我常听人说,这读书人最是知廉耻,脸皮薄的。就算这个秀才家里有些贪心。”不然也不会为了些良田嫁妆就连碧柳这样的也乐意迎娶,只是这话云舒没说,神色缓和了几分对有些迟疑的翠柳轻声说道,“就算是贪心,那贪心在暗地里,只喜欢暗中挑唆,绝不会无耻得叫天下皆知他这个秀才相公贪图妻子娘家的家财。若说一句不好听的,这叫伪君子。伪君子怕什么?只怕有人知道他心怀算计。若当真碧柳姐姐闹得厉害,你们索性闹到秀才的家门前。这种人最要脸面,若是叫左右邻居都知道他家娘子去娘家要钱,你说,他的脸还要不要?”

    翠柳顿时点了点头。

    她的眼睛明亮起来。

    “你说得对呀。”她小声儿说道,“如果左右邻居都知道他贪心,还觊觎妻子娘家的钱,那颗不好。”

    “他更怕叫人觉得他吃妻子家的软饭。”云舒笑眯眯地对她说道,“你想想,只要日后碧柳姐姐敢来娘家折腾,婶子我不知道,可是陈叔能有叫她如愿以偿的?到时候自然有法子。”她的声音温柔,安慰了翠柳,翠柳本就是个心胸开阔,不怎么把小事放在心上的性子,因此一下子就点头了,倒是送她快快活活地走了,云舒才松了一口气,暗自忖思陈平之所以没有把金子给陈白,不仅仅是唯恐陈白知道了这些事儿再与陈白家的拌嘴。

    陈平只怕也担心陈白问这金子的来历。

    若是当真如此,那这三百两银子就得解释清楚。

    那岂不是就得叫陈白知道唐二公子骗了别人,劫富济贫去了?

    虽然说劫富济贫是件好事,可是叫云舒说,陈白是唐国公的心腹,知道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不告诉唐国公?

    唐国公如果知道了,唐二公子只怕逃不了一个好打。

    她心里想着这些,倒是也觉得有几分莞尔,然而因陈平对自己十分放心,信任她这件事,因此便将这金子妥帖地单独放在了一个小匣子里,等过了几天预备还给陈平。

    这日子很轻松地过去,还没等到陈平与她把金子要走,就到了沈大将军府的那三位小姐来国公府做客的时候。这一天,老太太的院子里倒是也没什么,毕竟也没有为了三个小辈女孩儿就闹得满府都紧张得不得了的,倒是唐大小姐穿戴一新,看起来浑身鲜活又矜持,带着几分国公府长女的矜贵,带着几个妹妹一块儿设宴款待这三位小姐。云舒陪伴着老太太身边倒是没见这些小姐们在国公府设宴的地方的环境,只听说曲水流觞好不热闹,然而却还是见到了这三位沈大将军的爱女。

    毕竟做晚辈的,来府中第一件事就是给长辈请安。

    她们来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云舒站在一旁看着,且见当首的一个就是沈大将军的长女,那位未来的唐国公世子夫人素锦,见她生得美貌,云舒想到自家那位唐国公世子生得也十分斯文俊秀,倒是一双璧人珠联璧合,天作之合的缘分。然而叫她更加瞩目的却并不是这位生得稳重,有长姐风范,端庄沉稳的沈家大小姐,反而是她身边那位爱说爱笑的沈家二小姐。

    这位二小姐没有长姐的美貌,可是一双眼神采飞扬,意气飞扬的样子。

    那样自信而鲜活的模样,叫云舒侧目。

    不过这两位之下的沈家三小姐却还带着几分温柔羸弱,看着不如两位姐姐鲜活,然而唐大小姐却十分照顾这位沈家三小姐,处处妥帖,十分用心。大概是因日后与沈家三小姐是妯娌的缘故,因此唐大小姐与她十分亲密,言谈说笑都更关注三小姐几分。这或许是寻常的事,可是云舒却见沈家的两位小姐都对唐大小姐多了几分满意,似乎唐大小姐更亲近她们的妹妹并不会叫她们不悦,反而叫她们更高兴。

    “三妹性子内向,日后还得唐姐姐多与她说说话儿。”沈家二小姐笑嘻嘻地说道。

    老太太便笑着说道,“那是自然。这孩子从小儿做长姐的,最喜欢照顾姐妹,又是个温柔脾气,她们两个在一块儿倒是十分投缘。不必担心,只安心往来就是。”她这话带着几分慈爱,沈家三小姐对唐大小姐果然多了几分亲近之意,显然也知道日后与唐大小姐都会是显侯府里的儿媳妇儿,因此格外亲近一些。趁着她与唐大小姐说话,沈家二小姐四处看了看便笑着对老太太问道,“怎么不见唐家二姐姐?”

    “她姨娘病了,正在她姨娘的跟前侍疾,因此只能与你们说什么抱歉,今日是见不着了。”

    “既然是如此,那还是叫唐家二姐姐安心照顾她姨娘吧。”沈家二小姐偷偷握了握姐姐的手,转眼便笑着说道,“虽然她不在,可是也不缺什么。几位姐妹都挨说笑,我们在一块儿说笑,您与夫人们又都是慈爱的性子,咱们倒是觉得仿佛在家中一样儿自在。”这世上真是没有唐二小姐这样的人了,明知道这是长嫂第一次上门,竟然人影都不见,若是换了别人家,沈家二小姐不一鞭子抽死她才怪。

    可是瞧见老太太似乎也不大在意这位日后会嫁到荀王府的唐二小姐,沈家的几位女孩儿都没什么反应了。

    既然不愿意与未来的长嫂结交,有能耐日后就不要求到娘家面前。

    “你说的是。不差她这一个。”

    沈家二小姐一听就明白是何意,对老太太又笑着说道,“今日倒是唐姐姐更费心些,您不知道,今日我们才进来就是唐姐姐预备的各种茶点与女乐,临水一路走来,先歇了歇,散去了暑热才好来见您不失礼。唐姐姐处处用心,还专门儿因咱们上门想着了新鲜的待客之法,这显然是把咱们放在心上。这样用心,我倒是要感谢唐姐姐。不过老太太,唐姐姐给咱们尝的珍珠奶茶这名儿十分简单,可是滋味儿却极好。”

    里头放了些细细的冰沙,清凉甜蜜,浓浓的奶香与茶香混合也就算了,那小小的珍珠圆子吃到嘴里也带着几分弹性。

    “若是你喜欢,就时常过来。咱们一块儿说笑岂不是开心?”唐大小姐见老太太并没有什么不悦,心里顿时彻底放松,笑着对她说道。

    “既然唐姐姐不嫌我烦,我一定时常上门叨扰。”

    “哪里是麻烦,我老了,只是却喜欢你们这样儿年轻可爱的女孩儿在眼前说说笑笑,花朵儿一样,瞧着这心里也开心。”老太太虽然曾经对这门婚事不满,可是如今几乎尘埃落定,她却不会叫沈家看出自己曾经并不喜欢这门婚事,因此对一旁含笑只听着妹妹叽叽喳喳的沈家大小姐说道,“素锦也要常来。你们都在我的眼前,这日子都不难过了。”她对沈家大小姐十分温煦,唐国公夫人自然只有对未来儿媳温煦一百倍的,一时沈家女孩儿在老太太的面前格外得宠。

    这一日自然也就宾主尽欢。

    只是唯一叫唐国公夫人有些发愁的是,这两家都要做亲了,可是唐国公却依旧对沈大将军十分冷淡。

    这哪里是做亲家的样子呢?

    “老太太,国公爷也是的。这姻亲若不和睦,两个孩子多难做啊。”唐国公夫人便与老太太抱怨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