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金簪

    “这是……”

    云舒拿着这金元宝不由呆住了。

    这掂量着得有三十两。

    三十两的金子,岂不是三百两银子?

    “二公子分给我的。”陈平懒洋洋地坐在云舒的对面,一点都没有兴趣的样子,似乎对云舒还有翠柳两双眼睛都震惊地看着这金元宝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

    可是这也真的很了不起了。

    云舒又是卖了奶茶配方,又是卖花结整日里讨好主子,折腾了这么久,也没有混上三百两银子的身家啊。

    “二公子……这也太大方了。”云舒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这是唐家二公子骗了傻子之后与自己的心腹分的好处,只是没想到唐二公子竟然是这样一个大方的性子,随手就给了身边小厮三十两金子。见陈平一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自然二公子这大方劲儿不仅这一次两次,而是习惯了,因此才叫陈平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她犹豫了一下,便拿着这金子对陈平问道,“拿给我做什么?”

    “快别提,娘简直要逼死我。”看见妹妹翠柳正看着金子流口水,陈平露出几分无奈,左右看了看,这才对云舒与翠柳轻声说道,“你们是不知道,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前儿娘去了我的屋子,好一通搜索,搜出二百两银子全都拿了去,说是给碧柳添妆。”

    他是唐家二公子的小厮,因在二公子面前有体面,因此在二公子的院子里还有自己的屋子。

    只是他是个小厮,素日里也没有府中的丫鬟来帮自己拾掇屋子,因此平日里陈白家的不时进来给他收拾屋子,因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总不能叫陈平一个天天围着二公子转的小厮没事儿还要整理自己的房间,因此二公子也点头叫陈白家的进来。从前也就算了,做娘的给陈平平常多收拾收拾屋子也没什么了不起,可是这世上要命的就在这儿,收拾得时间久了,陈平平日里放着私房的钱柜子,陈白家的知道得一清二楚。

    知道就知道吧。

    谁还会防备自己的亲娘不成?

    陈平从前觉得不需要防备。

    可是如今他算是叫亲娘教导了一把,满心的血泪。

    “娘拿了你的钱?”

    “说我是做弟弟的,亲姐姐出嫁,难道叫姐姐白身出嫁叫人笑话?硬生生拿了我二百两,只给我留了两吊钱。”陈平比量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见翠柳的脸顿时涨红了,便没精打采地说道,“说起来我做弟弟的平日里也没有对不住大姐的时候。难道每次我回家给她买的那些胭脂水粉,衣料首饰是假的不成?若她当真没有嫁妆,我想方设法也能叫她好好儿出嫁。可是爹前些时候才跟我说给她买了不少良田,如今又来问我要钱,娘打量我是个傻子?”

    “娘一向都偏心。”翠柳也知道碧柳的陪嫁是那么多的良田,想到自己为了买几亩地与云舒精打细算,甚至舍不得吃舍不得花,两个小丫鬟在国公府里一点一点跟仓鼠一样积攒,能攒出十两银子去买地就欢喜得不能自己,顿时眼眶都红了,哪里还顾得上刚刚吃过的冰碗,满心的甜蜜清凉都散去了,对有些尴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的云舒轻声说道,“我就说别把东西拿回去,从前你还觉得我夸大了,说娘不会那样。如今你可瞧见了?”

    “她到底是长姐,出嫁的时候叫你们看在眼里因此显得铺张了些。只是陈叔是个公允的人,碧柳姐姐出嫁用了多少的嫁妆,我想着等陈平哥娶亲,等你嫁人的时候,应该也是一样的陪嫁,绝不会分出三六九等。”云舒这会儿觉得这金子烫手,更想不明白陈平为什么把金子给了自己反而没有给翠柳,忙想将金子还给陈平,却见这俊俏的少年摆手说道,“我拿给你就是想求你帮我收着。你如今做着二等丫鬟,屋儿里人少,比不得翠柳的屋子八面透风,还安全些。”

    他自己的屋子是绝不敢再放私房了。

    不然回头陈白家的进来,都要叫她拿走。

    “可是我那屋子里也时常有外人进来。”

    “若是连你的屋子都不安全,丢了就丢了,左右白来的,丢了我也不心疼。”陈平见云舒迟疑,便爽快地说道,“你就放在你的屋儿里,就算是丢了,我也不会问你要它。我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等过两天二公子买良田当私房的时候,我一块儿跟着他买了良田就完了。不过这两天的功夫罢了。”他怀里揣着这三十两金子总不能稀里哗啦地跟着唐二公子到处跑,累都累死了。

    “这……”云舒便犹豫了起来。

    说起来,她与陈平翠柳之间都十分要好的,更何况陈白一家对自己都十分友善,她也不至于会断然拒绝。

    此刻陈平看着带着几分央求,云舒倒是觉得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若是丢了的话,我概不负责。”云舒便对陈平说道。

    “丢了就丢了,往后又不是赚不回来。”陈平倒是与唐二公子一块儿久了,也不怎么把金银放在心上,不过是讨厌自己的亲娘拿着自己的私房就去补贴碧柳罢了,见云舒把金子揣在了身上,这才笑了一下,又从自己的衣摆底下摸出了两根十分精致的梅花簪子来,赤金的晃眼,上头的雕工十分精美别致,顶端雕琢成梅花模样儿的簪子处还点缀着几颗小小的红宝石颗粒儿,虽然细小,可是在阳光底下却晶莹剔透,反倒叫这梅花看起来跟鲜活了一般。

    “也是二公子骗来的,正好儿你们小姐妹一人一个。”

    云舒急忙摆手不要。

    “这样贵重,我也不要。都给翠柳吧。”

    “你怎么反倒小气起来。翠柳是我的妹妹,难道你就不是了?我的眼里你与翠柳是一样儿的。”若不是把云舒当成跟翠柳一样儿嫡亲的妹子,陈平吃饱了撑的会把自己赚的私房拿给云舒收着,毕竟若是不相干的人,他不会将身家都托付给云舒。此刻见云舒一张美貌白皙的脸红得不得了,陈平龇牙一笑,对云舒眨眼说道,“这谁偷偷儿还跟翠柳说,与她仿佛亲姐妹似的?怎么,跟她是亲姐妹了,跟她哥就不是亲兄妹了?快拿着吧。”

    “可不是。不给你,难道便宜碧柳啊?”翠柳才不是云舒这样腼腆的人,急忙把簪子抢过来仰头对着天看了看,只觉得这赤金簪子十分漂亮,要紧的是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精致的手工,因此一边随手把这漂亮的梅花簪子插在自己的头发里,一边就把另一根也别在了云舒的头发里,这才好奇地问道,“二公子得了这个,怎么反倒给了你,不赏他院儿里的姐姐们?”

    唐二公子身边小厮不少,可是回了内院也是有几个服侍他的丫鬟的。

    那些丫鬟都是唐国公夫人精心挑选出来的,各个儿温柔妥帖,把二公子照顾得很好。

    “哪里敢给丫鬟们首饰,你是不是傻了?”陈平见云舒和翠柳都戴上了这梅花簪子,瞧着倒是娇俏,又因首饰簇新因此多了几分鲜活,这才满意地点头,又急忙压低了声音挤眉弄眼地说道,“大夫人放着那几个丫鬟作怪,唯恐她们心里生出什么想法勾引了二公子去。二公子若是给了谁首饰,叫谁动了春心,日后生出风波可怎么好?因此二公子从不大与他身边那几个丫鬟说笑亲近。”

    就算是平日里也不亲密,更别提给首饰了。

    因此唐二公子得了首饰也没地儿放……

    若唐国公夫人看见儿子的私房里多出女人用的首饰还了得?

    因此陈平这唐二公子身边第一心腹就得了这巧宗儿。

    “二公子知道我在国公府里有两个当差的妹妹,因此就赏了我,说叫我拿来给你们,反正他一向都手头儿散漫,不把这东西放在心上。”见云舒与翠柳这才恍然大悟,都急忙点头,陈平又忙说道,“与你们耽搁了好一会儿了,二公子只怕要出来,我得往前头去了。对了。”他才要走,这才脸色有些异样地对翠柳与云舒叮嘱说道,“我那二百两银子叫娘拿走,这事儿爹不知道。”

    “什么?!”

    “娘只怕是要偷偷儿补贴给大姐了。算了,到底姐弟一场,就当是这二百两给她添妆了。”

    陈平叹了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这才对翠柳认真地说道,“小云我是不担心的。她一向是个知道轻重的谨慎的性子。可是你打小儿跟炮仗似的……”见翠柳撇嘴不吭声,他压低了眉眼,俊俏年轻的脸上充满了复杂,压着翠柳的肩膀低声说道,“因大姐这嫁妆,爹如今与娘总有些别扭,若再知道娘拿了我的银子补贴了她,爹只怕与娘又要生气。你如今也大了,该明白些事儿……总不能叫爹与娘之间生了嫌隙?”

    哪一天若陈白真的烦了妻子,那这个家可就散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