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陈平

    老太太这评价,唐国公夫人早年自己也对唐大小姐评价过。

    凡事太过聪明机灵。

    只是这话云舒自然也不知道。

    这些主子小姐们的性子如何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又不需要去服侍。

    只要老太太是个好人就行了。

    更何况无论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面上都不动声色,谁都不知道这两位彼此对谁有什么评价,就算是唐大小姐日日在老太太的面前讨好赔笑,老太太待她也与往常没有不同,依旧十分慈爱宽和,因此唐大小姐紧绷在心里的那根神经一下子就松了,知道云舒并未在老太太面前说她什么,老太太似乎对她买了云舒的奶茶配方没有放在心上,便将此事揭过,一门心地想着如何设宴,如何来往沈大将军府的小姐们。

    她身边的丫鬟顿时忙碌起来。

    因为知道不能给唐大小姐丢脸,因此越发谨慎小心,处处都要求细致,不能有半点错处。

    “至于嘛。”就算是唐大小姐把府里的丫鬟下人都使唤着,那也使唤不着老太太面前的人,因此老太太房里的活儿依旧十分清闲,云舒不过是做了些针线就与翠柳躲到阴凉的地方去磨牙,因如今天热,外头夏蝉嘶鸣,云舒就拉着翠柳躲到了后院儿的树荫之下,手里各自捧着一碗冒着凉飕飕的凉气的冰沙,上头浇了足足的蜜豆还有蜜糖,吃一口,沁人心扉的凉气,叫两个小丫鬟都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云舒本就在老太太面前得脸,老太太又知道翠柳是陈白的女儿,时不时也叫她跑腿儿,因此小厨房还是很给这两个小丫鬟面子,冰沙给得足足的。

    不然若换了别人,小厨房一贯眼睛长在天上,怎么可能费心给冰沙,一碗绿豆汤就不错了。

    还是不加桂花的那种。

    “什么至于嘛?怎么了?”云舒吃了一口冰沙,细小的冰沙在嘴里,绵软细腻,叫她一下子满心的暑气都烟消云散,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这才转头问道。

    自从见过唐国公与他的妾侍罗姨娘在花园里的拉拉扯扯,云舒跟翠柳都不敢往园子里去了,唯恐又撞见哪个主子的事儿。此刻都坐在树荫之下,她心里也想着心事呢,就见翠柳也不吃手里的冰沙,托着这个小碗儿与她咬耳朵小声儿说道,“大小姐最近把府里头使唤得团团转,又是厨房里的点心菜色,又是叫人收拾出邻水的一个观景台来,说是邻水风雅又清凉,又要请什么丝竹弹唱的女乐……至于吗?从前又不是跟沈将军府的小姐没有往来。”

    虽然唐国公跟沈大将军之间政见不合来往生疏,可是这都在京城里,都是豪门小姐,平日里在外也应是见过往来过的。

    又不是第一次见,何必这样大张旗鼓?

    “你知道什么?从前认识是认识,可是如今是会亲,大小姐自然憋着一口气儿叫人看重她。算了,左右也使唤不着咱们,咱们看着就是。”云舒打从得了唐大小姐的一百两,深深地觉得唐大小姐是个冤大头……这怎么是冤大头呢?分明是世上最大的好人!更何况唐大小姐给了她那么多的银子还有首饰,是云舒致富路上的帮手,因此云舒对唐大小姐格外宽容一些,柔声说道,“更何况若是这宴席体面,不也是咱们府里的体面?”

    “一百两就把你收买了。”翠柳撇嘴小声儿说道。

    “若你现在给我一百两,我也把你捧到天上去。”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她如今银子最大,虽然一副贪财的样子,可是却并不粗俗,翠柳便低低地哼了一声。

    因如今已经到了夏日,天就很热,她一边捏着手里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一边与云舒小声儿说道,“那奶茶真的很好喝,大小姐这眼光真是极好。”特别是装了冰块儿的奶茶,好喝得不得了,翠柳一贯是做活儿做惯了的,自然没有豪门小姐的虚弱,见风就倒什么的,因此吃冰也绝对不会多病,之前与云舒混在一块儿的时候没少跟着云舒蹭吃蹭喝,如今也吃得白嫩嫩的。

    她有点馋了,云舒便轻声说道,“不如回头……”

    “你快算了,若是回家叫爹娘给咱们做,娘没准儿也问你要配方给我姐姐。凭什么大小姐都给你一百两,娘却什么都不付出就得了这样好的东西?我宁可在咱们国公府里饥一顿饱一顿,也不叫你被咱们家里占便宜。”翠柳哼了一声,见云舒带着几分笑意看着自己,正想说点儿什么,却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啧”“啧”的怪声,一转头,且见是个生得十分清俊的少年笑嘻嘻地一边做着怪声一边快步走过来。

    这少年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就十分机灵聪明,身上穿着小厮的衣裳,干净簇新,清俊活泛。

    云舒见这正是翠柳的哥哥陈平。

    陈平乃是陈白夫妻的独子,比碧柳小些,比翠柳大些,夹在中间儿虽然身为儿子,却没得到什么偏爱,毕竟碧柳从小儿多病,陈白家的的一颗心都牵挂在长女的身上。至于陈白对儿子更加严厉管教些,还不及对翠柳慈爱呢。不过陈平如今在唐国公夫人嫡次子的身边做贴身小厮,与这位国公府里的二公子打小儿一块儿长大,虽然名为主仆,可是却感情极好,叫云舒想着,仿佛就跟陈白与唐国公似的了。

    她因翠柳的缘故,与陈平之间的关系也不错。

    “你怎么来了?”

    “二公子去给老太太请安,我过来瞧瞧你们。”陈平是个十分活泼的少年,与唐国公府二公子乃是臭味相投,毕竟二公子在国公府里有“天魔星”的匪号,他身边出来并且还十分投契的小厮自然与二公子是一个德行,此刻笑嘻嘻地上前就抢了妹妹手里的小冰碗儿,一仰头稀里哗啦地都吃了,这才抹了一把嘴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来对跳起来就锤自己的妹妹说道,“没了。打死也没了。”

    “我先打死你!”翠柳与陈平感情极好,可是平日里也时常被陈平抢吃的,跳起来就锤了她一通。

    “这大热的天儿你倒是有精神打我。”陈平也不躲,只当妹妹是给自己挠痒痒了,“我就说二公子最近怎么常来给老太太请安,这冰沙还真的好吃!”他回味了一番,只是云舒倒是觉得这一口气儿就把一晚冰沙一饮而尽的豪迈,恐怕回头非要坏肚子不可。她一边想一边拉着翠柳偷偷把自己的猜测给说了,翠柳顿时噗嗤一笑,两个小丫鬟不怀好意地看着一头雾水,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的陈平。

    “怎么不打了?”

    “打你不冒汗啊?”翠柳翻了一个白眼儿。

    “陈平哥大老远地跑来多辛苦,吃一碗冰沙也是应该的。就算你不要,翠柳也是要给你的。”云舒把自己的冰沙分给翠柳,一边笑着说道。

    “听听,这说得多大方。你与小云这样好,也不学学小云。”陈平叫了一声苦,见翠柳与云舒一人一口把冰沙分着吃了都不理会自己,自己就坐在树荫下的小石凳上眼睛乱转,等过了一会儿这两个小丫鬟都坐过来,这才对云舒说道,“这回我是来找你的。前些时候二公子在外头骗了个傻子,赚了三千两。”见云舒与翠柳都瞪圆了眼睛,他摆手说道,“也不是二公子不地道。只是那傻子也是个豪门子弟,仗着自己出身好竟然强抢民女,逼死了人家姑娘家的人命。你也知道,这豪门公子逼死人名,衙门碍于他家里也不能把他如何了。”

    这就是百姓之苦了。

    云舒便点了点头。

    “二公子气不过,因想着不能叫他这么过去。因此骗了他三千两,还骗了他给了那民女的家里补偿了三千两。这事儿首尾都与咱们二公子没关系,你放心,不会给咱们府里招惹祸事。”见云舒点头,陈平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就算是豪门,这六千两银子也不是小数儿了,那傻子回家就被打算了腿,虽然不能为那姑娘偿命,可也算是给那姑娘一些公道了吧。”

    “二公子倒是个急公好义的人。”云舒小声儿说道。

    唐国公府二公子平日里在府中天天作怪,唐国公夫人提起就头疼,完全不及唐国公世子稳重平和那样省心。

    不过这样听着,倒是一个极好的,心中有争气公道的人。

    虽然走的路有些旁门左道,可是却不失是个有心中热血的好人。

    “好人什么……不都骗了三千两在手里?又可以祸祸些日子了。”陈平嘀咕了一声,觉得眼前这小丫头真是太甜了,竟然以为二公子是个好人,心里哼了一声,这才左右看看,见四处无人,就从自己的袖子里头摸出一个硬邦邦有些温热的东西往云舒的手里塞,低声说道,“你先帮我收着。等过些时候我要用了再给我。”他神神秘秘的,云舒只觉得这东西摸着的手感……很熟悉啊。

    这不是她每天都要躲在床上摸着的金银珠宝的手感吗?

    她一垂头,果然,一个大大的金元宝儿金光耀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