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聪明太过

    想到自己在国公府里多年的小心谨慎,唐大小姐便轻轻松了一口气。

    或许……等她嫁人就好了。

    到时候只按着自己的心情,只要经营好自己的家与夫君,就不必如同在国公府里这样谨小慎微了。

    她心里吐出一口气,紧紧捏住了云舒拿给自己的那两张配方单子,云舒却不觉得如何,直接回了老太太的屋儿里。

    此时老太太正在睡午觉,若不是在这个时候,云舒等闲也不能出去走走,唐大小姐也是挑着老太太午睡的时候才来请她。云舒小心地回了自己后头的里屋,因此刻琥珀珊瑚几个大丫鬟都在老太太的身边服侍老太太午睡,因此她这屋子里倒是清闲。见屋子里没人,她就把唐大小姐给的匣子拿出来,打开了一看,却见是一百两的小银元宝儿一个一个地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旁还有些空位,里面放着三只缠丝的小凤钗,还有一对儿颜色十分鲜艳的红玛瑙的镯子,外加一枚雕琢十分精致的玉佩。

    云舒看了看,想到唐大小姐给自己的这些东西,挑了挑眉。

    其实也还好。

    她之前托陈白给卖了那个糯米鸡的点心配方才卖了多少。

    如今唐大小姐倒是够大方的,出手就是一百两。

    要不然叫云舒说,平日里不干别的,只卖各种的点心吃食方子,也能赚不少钱。

    她对唐大小姐非要跟自己要奶茶配方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东西就是豪门小姐喜欢的精致玩意儿,等回头各家都吃过尝过,那些大厨整理出来的怕是比自己的要精细丰富许多,到时候这配方可就不值得一百两了。更何况如今她写给唐大小姐的这种配方只不过是多一个新意,别的……也没什么。因与唐大小姐也没什么交集,她觉得这买卖做得不错,倒是正满意地把匣子盖上的时候却见琥珀进来了。

    琥珀一向都冷冷淡淡的,叫人十分尊敬,云舒急忙起身。

    “我听说大小姐叫你过去,是什么事?”琥珀见云舒身边的匣子翻开,露出里头的银元宝便问道。

    云舒便把奶茶配方的事儿给她说了。

    琥珀皱了皱眉,却还是对云舒说道,“这本是你独出心裁,若不愿意给她,只靠着老太太就不必理会。”她以为云舒是被逼迫的,云舒唯恐琥珀为自己抱不平,急忙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拉住了琥珀的衣摆轻声说道,“我知道琥珀姐姐是护着我,若是旁人,谁会与我说这样的事呢?”她见琥珀微微一愣,冰冷的脸色有些不自在想要甩开自己,急忙先松开手,这才仰头看着琥珀轻声说道,“只有真心为我的人才想着护着我。姐姐对我如何,我都记在心里。”

    从一开始,就是琥珀帮着她慢慢地走到老太太的面前。

    若不是琥珀,自己也不过是茶水间里看炉子,为了赚钱恨不能把自己变成五六个人的不知何时才能见天日的小丫鬟罢了。

    哪里能如同如今这样自在。

    “你突然说这个做什么。”

    “知道姐姐心里对我好,我难道不应该与姐姐说吗?”云舒见琥珀冷冷地看着自己,急忙说道,“大小姐要那配方,我是乐意给她的。不过是个吃食方子,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大小姐也没有委屈了我。姐姐看,她给了我一百两银子。”她如今还是对银子最看重了,眼睛亮晶晶的,满是对银子的憧憬,这么诚实不做作一心冲着银子的小丫鬟也是琥珀生平仅见,琥珀便冷哼了一声。

    “既然是你愿意的,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怎么什么都没说呢?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姐姐心里向着我,难道还能收回去不成?”云舒急忙说道。

    她看起来仿佛占了好大的便宜,琥珀沉着脸看着她。

    “你怎么这么难缠?”

    “姐姐如今退货也晚啦。”云舒眨了眨眼睛说道。

    琥珀顿时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正是此刻,云舒就听见外头传来了女孩儿的笑声,她急忙从里屋探头往外看,却见是珊瑚正撑着外头的一个小屏风笑得前仰后合的,指着沉着脸从里屋出来的琥珀笑着说道,“万万没有想到你还有今天!”叫一个小丫鬟给缠着,叫小丫鬟给堵得说不出话,也就云舒有这个能耐了。珊瑚笑了好一会儿,眼泪花儿都出来了,见琥珀冷哼了一声甩手走了,这才对云舒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她还真是喜欢你。不过你倒也是个懂事的孩子。”

    云舒不由脸红了。

    “我只是心有所感。琥珀姐姐对我好,珊瑚姐姐对我也好。”

    “知道你心里有咱们了就是。不过你能明白琥珀对你的维护之心,倒也不枉她护着你这一场了。”见云舒一张小脸生得眉目似画,珊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便缓缓地说道,“你倒是生得十分出众。”她觉得琥珀对云舒极好,不过想想自己,便也笑着说道,“她是个极热心的人,不过面冷心热,寻常人十分不能明白。对了,大小姐这事儿老太太怕是也会知道。你直言就是。”

    唐大小姐的小宴上突然冒出来奶茶了,那老太太不得问问啊?

    云舒忙答应了。

    她并未将此事十分放在心上,只是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回了屋子,看着自己如今的私房有些发愁。

    如今这才多久,因老太太面前凑趣儿,唐国公夫人赏了她上好的锦缎,二夫人胡氏前些时候跟着赏了她四匹绸缎,虽然不及唐国公夫人的绸缎柔软细腻,颜色华美刺绣精致,可也是难得一见,外头想买都买不到的上好的绸缎。之前还有合乡郡主叫画书赏给自己的那一匣子,里头满满的都是各种金首饰,还有两个沉甸甸的赤金手镯……说句心里话,云舒觉得这手镯最值得自己喜欢了。

    这赤金的沉甸甸的,一个也得有个好几两,融了也不心疼,多值钱啊。

    那些漂亮的金钗金簪什么的,融了心疼,可是不融了也不过是白放着。

    她一个小丫鬟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插金戴银呢?

    中看不中用啊。

    云舒就在自己的床上摸着那一百两的小银元宝儿心里美滋滋的,顺便清点了一番手上的这些钱财,因平日里在老太太面前也没有花钱的地方,时不时还有主子们的赏赐,云舒如今也算是一个小富婆了。她一边盘着腿在床上清点欣赏自己的家底,恨不能每天都把这些家底都摸一边……想到这里云舒都不由苦笑了两声,只觉得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成了一个十分喜欢数银子的小守财奴。

    只是这银子放在身边这么多,不买地什么的心里觉得不安稳,云舒咬了咬指尖儿,一边盘着碧柳赶紧出嫁,一边想着把这些银子拿出去,不通过陈白家的,只求陈白帮自己把地给买了。若是这连同唐大小姐的一百两放在一块儿,还有自己最近得到的别的赏赐月钱,再加上合乡郡主给自己的那沉甸甸的赤金镯子,云舒瞧着细细白嫩的手指想了想,觉得能买二十亩地了。

    她一下子变成了小富婆。

    不过如今她才在老太太面前服侍多久,就已经有这样的家底,都不知道琥珀珊瑚那样的大丫鬟得多么有钱了。

    这样有钱,等长大了出去做一个不看人脸色,随心所欲的小地主多好。

    因此云舒万分不能明白为什么珍珠竟然还要留在府里。

    难道不觉得艰难吗?

    云舒也不在意珍珠如今如何,三房的事儿,左右她也不能够十分知道。因不过是随便想了想便抛之脑后,等同屋的几个丫鬟都回来,云舒便把自己的这些家底整整齐齐地收好了放在自己的枕头后头,又与同屋的三个二等丫鬟说笑了一会儿。

    她本就是个大方的性子,又一向温柔不爱与人相争,因此二等丫鬟倒是都喜欢她。

    等睡了一觉到了第二天,老太太果然问了云舒奶茶的事儿,云舒便笑着给老太太轻声说道,“本就是我躲懒儿,大小姐想着叫我去给做,可我哪里耐烦动弹呢?索性把配方给了大小姐图个少干活儿。不过大小姐却因此觉得十分对不住我,还给了我一百两银子,叫我觉得十分惶恐。不过是个方子值得什么呢?”她顿了顿,见老太太面色微微缓和,这才扶着老太太一边给她量身,一边笑着说道,“大小姐对我这样大方,我都不安极了,因此还给大小姐一个做奶茶里珠圆儿的方子。先叫几位小姐实验着,若是小姐们都说好,回头再做给老太太吃。”

    “你这个促狭的丫头。”老太太指着云舒笑着说道,“素日里看着老实本分,原来也是个鬼精灵。”

    云舒说得有趣儿,老太太心里头对唐大小姐的不快就去了几分。

    毕竟唐大小姐叫云舒过去这事儿她心里不痛快,如今云舒说得有趣儿,她想了想也就罢了。

    只是背地里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说起的时候,说起唐大小姐,虽然并未提起奶茶这事儿,却也说了一句。

    聪明太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