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奶茶

    这话叫云舒不好接。

    “大小姐有话吩咐我就是,何来用一个求字呢?叫我都觉得惶恐了。”她小心翼翼地说道。

    她的心里却生出几分谨慎。

    唐大小姐就算是庶出,可到底是唐国公府的大小姐,这样对她和颜悦色,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她只担心唐大小姐说出什么叫她不能答应的事儿。

    毕竟,之前在翠柳的家里,陈白家的一个“求”字就是想使唤自己给碧柳绣衣裳,因此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倒是唐大小姐见云舒小小年纪就这样谨慎,虽然如今在老太太的房中已经站稳脚跟,可是看起来依旧如同曾经一般贞静柔顺,并未轻狂,眼底不由生出几分赞赏,拉着云舒的手柔声说道,“你说的倒也是。你在老太太的面前服侍,我也在老太太的面前孝敬,说起来咱们彼此之间也有几分交情。”她犹豫了一下,叫身边的丫鬟给云舒倒了茶,见云舒做肯站在自己的面前说话,有些无奈,却还是对她轻声说道,“你是知道的,沈家的几位小姐就快来咱们家里做客。”

    “大夫人已经在老太太面前提过。”

    “这请人上门做客,母亲叫我做这次小宴的主事人。只是你也知道,这沈家如今正是辉煌显赫的时候,那府里出身的小姐什么没吃过什么没见过呢?若是咱们没有个新鲜的样儿,倒是叫人小瞧了去。”唐大小姐说这话其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她身为庶女,却要往来交好这些沈大将军府的嫡女,总是觉得有些低人一等。只是她就算是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可也不愿意在那几位小姐的面前露出自己不如人的一样儿。

    她心里就有心气儿,想叫自己的这次小宴上有些别人没见过,或者说……只要沈家小姐们没见过的物件儿。

    “您的意思是……”云舒斟酌了起来。

    她能明白唐大小姐的心情,可是如今想想,问了她,她又能怎么办呢?

    “前两天你在老太太的小厨房新弄出来的那个奶茶,我长着就味儿极好。且如今是盛夏,喝这样清凉的,从前没人见过的奶茶也精致稀罕。虽然不过是一件,不过也显出咱们国公府的与众不同,你说呢?”前些时候云舒在小厨房里想着鼓捣出些饮品来,毕竟之前的凉茶那味儿老太太不是很受用,可是若只是吃冰沙,对老太太来说又太凉了。倒是奶茶中正平和,又是混了奶味儿的甜滋滋的味儿,只往井水里镇着,老太太尝了倒是称赞了两句。

    因云舒如今是不好在老太太面前掐尖要强争着服侍老太太的,她除了做些绣活儿,因此就只叫小厨房给弄出了几样儿给老太太喝的东西。

    因不过是一片孝心,因此云舒也没想着讨老太太的赏赐。

    之前唐大小姐来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也叫她喝过。

    “您若是需要,只问小厨房去要就是。小厨房里不会拒了您。”云舒便急忙说道。

    “这事儿我知道。只是倒也想着这是你一番心意与老太太,怎么能不问过你呢?”当然,唐大小姐也是唯恐老太太不悦自己拿着老太太屋里的东西送人情,毕竟老太太是长辈,她大刺刺地就去问老太太院子里的小厨房要东西,却是给自己撑脸面,回头老太太不介意,可是却叫人诟病。此刻见云舒茫然地看着自己,唐大小姐便拉着她的手温和地说道,“因此我想着与你问问,这奶茶怎么做的。教给了我,回头我自己做。”

    “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云舒便笑着说道,“大小姐要问配方,我与你写了就是。”她答应得这样痛快,完全没有不愿意的样子,毕竟在云舒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奶茶方子,算得上什么呢?虽然说奶茶刚刚出来的时候瞧着稀罕,可是叫云舒说一句老实话,这奶茶的配方十分简单,若是叫有些能耐的大厨尝一尝,回头都能尝出来里头放了什么,因此这也不必敝帚自珍。

    更何况她并未想过将奶茶拿出去卖钱。

    鸭血粉丝汤也就算了,用料简单,本钱不高,因此老少咸宜,受众不少。

    可是说起来奶茶里头的配料,无论是红茶还是鲜奶还是洋糖,都是极精贵的东西,本钱大,买得起的不多,她拿出去卖只怕卖不出几个钱去。也只有这些在豪门大家之中无事可做,素日里十分精细的大家小姐们才有精神做这些细致的玩儿。因想着送佛送到西,云舒一边在唐大小姐复杂的目光里痛快地把奶茶配方给写了,想了想便笑着说道,“我还有个不成熟的想头儿,若是大小姐有心,不如自己做做看,试试看哪一种更喜欢。”

    “什么想头?”

    “就是珍珠奶茶。”云舒便将如何做那奶茶里头的珍珠一样儿写给唐大小姐。

    她这倒是说得有趣,唐大小姐想了想,拿了这两样配方对云舒轻声说道,“这事儿我倒是要谢你。”如今这些时候,家中有些稀罕的配方是十分珍惜的,如云舒这样大方地给拿出来的倒是不多。她心里对云舒刮目相看,此刻见身边的丫鬟进来,就把丫鬟手里抱着的一个小匣子拿给云舒柔声说道,“我今日厚颜得了你的东西,可是却不能大咧咧地无端承受。这是我于你的谢礼,只当感激你对我这样大方。”

    “这如何使得呢?”云舒知道,这是唐大小姐给自己的配方钱。

    因此,她也不过是简单地推辞了两句就受了。

    因觉得匣子虽然小,可是沉甸甸的,她心里有些疑惑,却并未放在心上,拿袖子将这匣子掩盖住,这才对唐大小姐问道,“您还有何吩咐?”她的声音柔和,唐大小姐便笑着说道,“你能帮我这样的大事,我已经很感激,哪里还能劳动你?”云舒到底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唐大小姐怎么能叫云舒给自己干活儿,她笑着与云舒说话的时候,正巧此刻外头有唐家的几个小姐进来,唐大小姐忙将方子给收了。

    显然,她也不愿意叫姐妹们知道自己当日宴请沈家小姐们的时候用什么样的精细心思。

    云舒都看在眼里,却也不动声色,看不出什么,等日头快下去的时候便起身给唐大小姐福了福,直接走了。

    唐大小姐叫人送了云舒离开,等送云舒的人回来禀告,唐大小姐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与自己的心腹丫鬟小声说道,“我今日……小云到底不是一个刚烈性子,不然我简直无地自容了。”问一个小丫鬟伸手讨要奶茶的方子,这未免有些不堪,若不是唐大小姐心里憋着一口气儿,她也不愿意做这样的逼迫别人的事儿,含着眼泪轻声说道,“也只小云我才这样问她要。若是换了别人,那等藏不住话儿的,日后会对我闲言碎语的,我也不敢要了。”

    “您的苦咱们都看在眼里,我瞧着小云也不当一会儿事儿,且咱们不是给了她一百两的配方钱?这一百两也不少了。”她身边的心腹见她哭了,忙对她轻声安慰说道,“一个配方一百两,这就算是出去买一个一样儿的配方也都是这样的价钱,您别觉得对不住她。”她是陪着唐大小姐长大的,自然也明白唐大小姐在国公府里的艰难。

    身为庶女,除了是长女之外,唐大小姐无论什么都比不得唐二小姐。

    唐二小姐日后还要做荀王妃,虽然这其中的利弊都叫唐国公夫人给她掰扯明白了,可别人都不知道啊!大家的眼里,人家唐二小姐就是比姐姐强,日后是做亲王妃的品格,处处都压着唐大小姐,在国公府里,如今知道唐大小姐未来不过是个侯门庶子的媳妇儿,而唐二小姐日后是荀王妃,那等跟红顶白的眼里越发没了唐大小姐。

    若不是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都抬举着,唐大小姐在国公府里早就没影儿了。

    如今正是唐大小姐能出些风头的时候,若是这小宴办得好了,就是唐大小姐的体面与光彩,到时候自然也能博一些交口称赞。可是这都是豪门中出身,养尊处优的小姐,谁没见过好东西,不过是稀罕一些新鲜有趣儿,又精致的玩意儿。好不容易有个奶茶叫唐大小姐觉得有趣些,因此算计了云舒……毕竟她张口就是恳切的央求,小丫鬟总不好拒绝,可是叫唐大小姐的丫鬟说,云舒也并未吃亏。

    一百两银子,这叫一个小丫鬟赚,得赚多久啊。

    “这事儿原是我亏心。”唐大小姐便低声说道,“小云还是厚道人。”

    若是云舒执意不给,她难道还能把云舒打杀了不成?

    云舒可是老太太跟前的红人!

    云舒不给她这个体面,她也拿云舒没有法子。

    更何况唐大小姐的确心里藏了私心。

    她……要嫁到显侯府上去,一介庶女如何立足?不过是讨好公婆夫君,往来后宅笑脸迎人,然后有些新鲜有趣儿的,能叫大季家都觉得她是个细致人。

    这奶茶她也是准备带着去显侯府上给自己显摆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