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婚期

    云舒在门口听了,倒是并不觉得如何诧异。

    这豪门联姻最讲究门当户对,又讲究请上加亲。

    那显侯府她虽然没有听说过几次,不过想来也该是侯门府邸,不然也不会叫如日中天的沈大将军看上,将自己的爱女许嫁给这位显侯。

    这样显然足够辉煌显赫的侯府,唐大小姐到底是唐国公的长女,嫁进门去倒是也没什么好觉得不合适的。

    她脚下微微一顿,就无声地从门口进了屋子,且见此刻唐国公夫人正与唐大小姐坐在一块儿,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显然对这门婚事都很满意。不说唐大小姐面容如花,带着几分羞涩与期待,那年少的女孩儿对未来的婚姻的期待都写在脸上,只说唐国公夫人对这门婚事十分乐见其成,叫云舒想了想,都觉得唐国公夫人心胸过人。

    唐大小姐到底不是唐国公夫人亲生,可是唐国公夫人却为她筹谋到这个份儿上,没有把她胡乱嫁人,反而是寻了一个很好的人家,更何况还是真心满意,这就是合格的嫡母了。

    倒是老太太也愣了愣便缓缓点头说道,“这门婚事的确不错。”她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对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这显侯的门第倒是还其次,毕竟咱们家也是国公府,不差他什么。不过你许是知道得少些,想当年显侯与你们国公爷还有沈大将军是一块儿玩儿到大的,这情分就不一样。虽然后来……”这后来等大家都上了朝堂,政见不合,唐国公与沈大将军就此疏远,而显侯倒是与沈大将军这么多年更亲近,因此与唐国公生疏,这对于老太太是十分遗憾的,此刻见儿媳在侧耳倾听,便和声说道,“虽然后来他们之间生疏了些,可是当年的情分还都在。大丫头嫁到显侯的家里去,看在你们国公爷的份儿上,显侯也会对你照顾一二。”

    “原来还有这事。”这倒是唐国公夫人知道得不多的。

    她嫁进门的时候,唐国公就与沈大将军来往得不亲密了,更不要提显侯。

    不过对于她来说,这倒是意外之喜。

    “这么说,大丫头嫁到显侯府我也是放心了。怨不得国公爷也点头这门婚事。”

    “是啊。我记得沈家三小姐是个十分温柔的性子,她与大丫头做妯娌,大丫头也不必担心妯娌之间有什么争执。”老太太的脸上带着几分笑容,见唐大小姐羞涩得满脸通红,一双眼睛潋滟如水,便和声安慰她说道,“等过些时候我请沈家的小姐们来府里坐坐,到时候你与沈家的三丫头多亲近一二,日后嫁了人去,也能有了知心的人。不过沈将军这婚事结得不错。他们家大丫头素锦行事爽快,倒是合适给咱们做世子媳,日后当家理事都是好手。这三丫头生得脾气弱些,不是个厉害的性子,显侯与沈家亲密这么多年,日后三丫头嫁人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难过。”

    这谁说不是呢。

    唐国公夫人不由带着几分笑意点头说道,“正是这样的话。”更何况到时候唐国公世子就与这显侯府上有了姻亲,豪门之中姻亲不绝,联姻不断,来往都是亲戚交情,日后在朝堂之上自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唐国公世子也算是有了臂膀扶持,日后对于前程也是有好处的。

    她心里满意,见老太太没有再对自己寻的婚事露出什么不喜,心里越发欢喜,忙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这女孩儿家的婚事是耽误不得的。若是您觉得这门婚事好,我就与显侯府上透出风儿去,叫她们来下聘?”见老太太矜持地点了点头,唐国公夫人越发带着几分笑意地继续说道,“拿大丫头的嫁妆也当预备起来了。老太太,我想着大丫头到底是国公爷的长女,这身份就与其他姐妹不同,怎么也不能输给妹妹们。您说呢?”

    她是绝不会叫唐大小姐的嫁妆逊色于唐二小姐的。

    嫁到荀王府去又算得了什么?

    不也不过是个继室。

    “那你就慢慢儿斟酌。对了,沈家如今可定了什么时候成亲?”这问的正是唐国公世子与沈家大小姐素锦的婚事。

    云舒也竖起耳朵来听着。

    她此刻已经站到了琥珀的身后,因此时也没有需要她这么一个小丫鬟服侍的事儿,因此躲在琥珀的身后安安分分地浑水摸鱼。此刻听见老太太问起唐国公世子的婚事,不由也有些好奇。

    倒是唐国公夫人脸上露出几分无奈地说道,“沈家把婚事定到了明年春天。”

    “怎么不是今年吗?”老太太顿时一愣。

    “国公爷倒是想要今年秋天就叫两个孩子成亲,只是这话我与沈夫人说了,沈夫人说沈大将军觉得如此婚事就过于仓促。您也知道,素锦是沈家嫡长女,要身份有身份,要贵重有贵重,这婚事若是仓促了,难免有敷衍之嫌。沈家也不愿意因咱们仓促要成亲就委屈了自己个儿家的爱女。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心情我也明白,不过是想要慢慢儿给素锦好好儿整理嫁妆,这婚事一些都筹备得妥当不说,还能多留素锦在家里一年承欢膝下。”

    唐国公夫人本就是个温煦的性子,因此对于沈家想多留长女一年也没有什么不悦。

    倒是老太太,手里慢慢地转着手腕儿上的佛珠,许久之后慢慢地说道,“竟然沈家想要拖到明年,那就明年。”

    唐国公夫人恐老太太对素锦生出不满来,急忙又说道,“这也是沈家重视素锦,把素锦当成心肝儿,叫我说,日后也能因素锦对照拂咱们大哥儿些。更何况他们家里不愿意今年仓促,我也松了一口气。不然老太太也可怜可怜我。只今年还有二丫头要嫁到荀王府去,王府大婚,这哪里能怠慢呢?我只怕忙得停不下脚来,如今沈家愿意宽容到明年,我也能歇口气儿。”

    这就有为沈家分辨的意思了。

    老太太脸上看不出什么,却微微颔首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

    她的目光落在唐大小姐的脸上。

    “只是若当真如此,那你的婚事只怕也要拖到明年。”沈家大小姐明年春天才能嫁到国公府里来,显侯府嫡子迎娶的又是沈家三小姐,瞧着沈家这意思,沈家的小姐们怕都得明年才能陆续成亲。若说对别人没有影响也就算了,可是那位沈家三小姐要嫁的是显侯嫡子,可唐大小姐嫁的是显侯庶子。在人家显侯府上哪里有嫡子媳没进门就叫庶子娶媳妇儿的道理,因此唐大小姐必然要晚于沈家三小姐进门,那这婚事就要往后拖延。

    “我也愿意多在家里留一年,多在您与母亲身边尽孝。”唐大小姐急忙说道。

    她一向都很机敏聪慧,老太太听了便笑了一笑。

    “你也好。跟在你母亲的身边也多学学管家理事。虽然你嫁的不过是个庶子,也管不了显侯府的家,不过日后若有分家出去的那一日,这也能上手不至于手忙脚乱。更何况就算不管家,那管管自己的小院子也是好的。”老太太温言对唐大小姐说了几句,也是为了叫她不要因此有些心结的意思。唐大小姐多聪明的人,她若是不聪明机灵,不过是个庶女也不能叫唐国公夫人这样疼她,便忙点头说道,“您说的话我明白。更何况也能与母亲多学学这人情往来,到时候才能在显侯府上与长辈妯娌的亲近。”

    “瞧瞧这张嘴倒是机灵。你这样明白,我也不担心你什么。”老太太笑着指了指唐大小姐说道。

    “孙女儿这样机灵,不也是老太太与母亲一手教导?”唐大小姐笑着说道。

    云舒都觉得唐大小姐说话十分凑趣儿。

    不说别的,就这一心一意讨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喜欢开心,就是个难得明白的女子。

    不然如果都是唐二小姐那一副被别人亏欠,恨不能与大家有仇的性子,那云舒觉得老太太可不会把庶出的孙女儿当回事儿。

    老太太虽然嘴上不说,可是也是更注重嫡出的。不说别的,就说在老太太的面前,唐国公夫人所生的两位公子就比别人更多几分体面。

    她心里想着心事,听着这上房里的笑声,因发觉今日府中的气氛格外地好,想了想就多少明白,这当唐国公世子这一辈的小辈也该是陆续成亲,国公府联姻只会叫国公府与各家豪门更加亲密,更何况唐国公如今在朝中也十分显赫,因此如今正是国公府最好的时候,难免这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很好。这日子过得一好,谁心里会不开心呢?不仅如此,唐国公夫人还有心以唐大小姐的名义舍了小宴,下了帖子给沈家的小姐们请她们来国公府里说笑。

    这些本与云舒无关,可是等小宴即将到来,她倒是叫唐大小姐给请了去。

    “说起来,我还想求你一件事。”唐大小姐对云舒笑着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