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沈家

    这哪里有公然讨赏的。

    还是老太太帮她要赏。

    云舒哭笑不得。

    不过她也知道,如今老太太心情不错,正是玩笑的时候,因此也不扫兴的推拒,只抿嘴笑着说道,“倒是我今日沾光儿,白得了主子们的赏赐。”她倒是清楚自己是因什么会得到赏赐,唐国公夫人便笑着与一旁的二夫人胡氏说道,“瞧瞧母亲与这丫头一唱一和的,如今就是不赏也不行了。”她这样笑着说话,一旁的二夫人胡氏脸上挤出了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又有些恍惚,之后便急忙说道,“可不是。不仅是大嫂,就是我也得多谢这丫头了。”

    “瞧你们这小气的样儿,不过是赏赏小云,看这心疼的。”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道。

    “哪里都跟您一样儿大方呢?”胡氏本就是性子轻快的女子,虽然嫁的是唐国公府庶子,老太太不过是嫡母,这不是老太太亲生的在国公府中过得尴尬,可是胡氏硬是有能耐在老太太的面前讨得老太太喜欢,可见这八面玲珑的性子。只是云舒见她今日仿佛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虽然在心中奇怪,可是二夫人胡氏这异样不过是一闪而过,连老太太都没有发现,自己就能不要提了。

    不过老太太得了这儿媳妇儿们的奉承,欢欣无比,此刻说起话来也多了几分亲切。

    “大哥儿的婚事,你们预备得如何了?”

    这问的正是唐国公世子的婚事,早前唐国公夫人看中了沈大将军的长女,只是老太太却有些不乐意,若不是唐国公亲自出马说服了老太太,如今这婚事也未必能够顺利。不过此刻因这婚事顺遂,唐国公夫人说起来的时候越发神采飞扬,见老太太气色和煦,并没有再如同从前一般不情愿,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便急忙笑着说道,“正在与沈家说着呢。只是沈家如今三位小姐都倒了花期,蛮京城地寻摸未来的姑爷,我也想着等国公爷的话。”

    “三个丫头都要定亲?都定了谁家?”

    “如今沈将军炙手可热,权势赫赫,又有贵妃娘娘与八皇子的风光,这三个丫头生得有都是美人胚子,老太太,就叫我说,做个王妃也是使得的。只是沈将军到底是个念旧的人。”说起这个,唐国公夫人对沈大将军府更加满意,忍不住笑容满面地对老太太说道,“若凭着沈家如今的风光,这三个丫头都嫁入皇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沈将军说了,家中女孩儿都要嫁给故交旧友,也是为了当年的情分。”

    “都是故交之后?”老太太缓缓地问道。

    “都是当初年轻时就与沈大将军交好,如今也没有断了往来的亲近人家。虽然不是那王府后宫的,可到底都是勋贵之家。大丫头说好了定给咱们家,沈家二丫头我记得是定给靖南侯府的嫡次子,三丫头日后要结亲的对象是与沈大将军十分要好的显侯府上。这都是勋贵人家,叫我说,这样的姻亲,日后与咱们国公府也是好的。”虽然日后唐国公世子的连襟不能是什么亲王郡王的了,可是只说这侯府门第,也不算是低微了。

    更何况还有父辈的交情在,自然是极好的。

    唐国公夫人眉飞色舞,云舒垂了垂眼睛,下意识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没多说什么,只是想了想缓缓地说道,“沈家大小姐是个好的,这聘礼不能简薄了。还有,日后她是唐国公世子夫人,又是咱们家里几个丫头的长嫂……你有时间多带着几个丫头与沈家走动,这也亲近些。”她这话是真心为家里的几位小姐打算,毕竟日后若沈家大小姐执掌唐国公府,那若是与唐家几位小姐走动得亲近的话,几个小姐出嫁之后回娘家走动,也是给自己的一处靠山。

    因此唐国公夫人便笑着答应了。

    她对老太太说起了这门婚事就觉得停不下来,云舒听了满耳朵的奢侈聘礼,只觉得满耳都是富贵。这如今国公府里正是荣华正好的时候,等闲就不缺什么,因此老太太也乐得大方,给沈大将军府里体面。她这样大方,叫唐国公夫人只管开了库房去给沈家做聘礼,唐国公夫人投桃报李,嘴上不说什么,对老太太越发孝顺,甚至连给云舒的赏赐都厚了几分。等云舒得了唐国公夫人的赏,看着眼前新鲜漂亮的六匹绫罗绸缎,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此时屋儿里没有别人,因知道云舒与翠柳好,因此那三位二等丫鬟也乐得叫翠柳与云舒在屋子里说话。

    “大夫人这也太大方了。”

    这六匹绸缎上头还绣着十分精美的花样儿,瞧着就色彩光华,柔软得仿佛花瓣儿一样,翠柳靠在云舒的身边瞪着这六匹料子,不由对云舒诧异地问道,“你怎么讨了夫人的喜欢,怎么夫人把这么好的料子给你?”这六匹料子的花样儿新鲜不说,就是这精致的绸缎就知道,这是十分难得的,就算是做衣裳,也只在国公府里的几位小姐的身上穿过。云舒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便低声说道,“这是夫人心里高兴,因此便宜了我。”

    “心里高兴?”

    老太太答应了唐国公夫人提出的世子的婚事,唐国公夫人自然高兴。

    这种绸缎虽然稀罕,可是孝敬给老太太,老太太却有的是,显不出好儿来。

    可是若给了她,她在老太太面前总要提一提,到时候老太太知道了,回头只会更满意唐国公夫人对自己的孝顺。

    这当家主母自然是有几分明白,这叫……隔山打牛?

    云舒一下子被自己心里的想法给逗笑了。

    她只是把这六匹绸缎拿自己放在家里的一块大大的寻常料子给裹起来,对翠柳小声儿说道,“等哪天再回去你家里,都放在你屋儿里。”她才这样说,翠柳急忙拦着她说道,“你且等等,等我姐姐成了亲再放去我家里收着。虽然说咱们现在有个大箱子,她是偷不走的,可是只要你这样好的料子入了她的眼,她不必去偷咱们的,只一张嘴,哭着喊着问咱们要,你说你给不给?你若是不给,难免叫她说你小气。可是若你给了她……凭什么便宜了她呢?”

    更何况翠柳做儿女的不好说家里人的坏话儿。

    她前些时候与云舒回了家里,她娘张嘴就叫云舒给碧柳做嫁衣,一副好理所当然的样子。

    说是求云舒做事,可是也不过是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知道云舒面嫩,不会回绝。

    那时候为了嫁衣都这样儿,若回头云舒得了这样好的绸缎入了她姐姐的眼睛,回头去跟她娘哭着讨要……她娘亲自问云舒要的话,云舒又该如何呢?

    虽然说那是自己的姐姐自己的娘,可是翠柳却实在不愿意叫云舒吃了亏,总是受委屈的。

    “好了,我知道了。那等她嫁人以后,她瞧不见咱们拿的好东西了再收在你房里。”云舒见翠柳一心为自己打算,只觉得心里感动无比。

    这是一种纯粹的对她的关心与用心,甚至有一种更偏心云舒的亲切,她的心里温暖了几分,握了握翠柳的手,见她对自己无忧无虑地一笑,犹豫了一下,便低声对她问道,“你说……咱们俩等再多攒些钱,在外头求陈叔帮着开个小点心铺子如何?”见翠柳一愣,云舒便舔了舔嘴角压低了声音,与翠柳靠在一块儿轻声说道,“也是今日听了老太太与夫人们的话才叫我想着,素日里我想的那些南边的点心小食,其实京城里倒是不多见。若是开一个小饭馆儿,不必样式很多,也不必价格昂贵,咱们只要做得好吃,每日里也有不少的进项。”

    她也是有心要翠柳与自己从如今起就撑起些家业,日后也能得到一些私房。

    “小饭馆儿?可是能做什么呢?”

    “不如做鸭血粉丝汤,夏天吃着开胃,冬天吃着暖和,且还只用些鸭货儿……你忘啦?咱们不是买了许多的鸡鸭?到时候连进货都不必,直接都是咱们的原料。”云舒记得自己吃过的鸭血粉丝汤味道十分鲜美,鲜香爽滑,用料也简单,满满的一大碗吃着,看着里头内容丰富,可是本钱却并不高。到时候再跟着卖些烧饼,物美价廉,寻常人家都吃得起,那卖得多,薄利多销也是极好的。

    她想着这些,就斟酌着对翠柳说了。

    翠柳眼睛都亮了,连连点头,可是还是一脸严肃地说道,“这自然极好。可是也得我姐姐成亲了的。”

    不然到时候,都跟那桃子似的,叫她娘恨不能都搬去那什么秀才相公家里了。

    她这样严肃地说着,云舒不由噗嗤笑了。

    她觉得翠柳对碧柳简直躲避得跟老虎似的了。

    “好,都听你的。”她笑眯眯地拍了拍翠柳的手,两个小丫鬟在屋儿里偷笑得跟小老鼠似的,正笑呵呵地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的声音。

    “小云在吗?”

    云舒与翠柳的笑声都是一窒。

    这声音……怎么是珍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