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家业

    她就觉得怪怪的。

    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并未多在意。

    反正她与宋如柏也不是很熟。

    不过到底跟着宋如柏,她和翠柳在农庄上挑了很多的小鸡小鸭之类的家禽家畜。因有宋如柏在,那农妇也不再担心回头被陈白迁怒,到底带着她们一块儿去看那些小小的家禽家畜,等陈白晚上来接她们的时候,正看见她们脚下正簇拥着毛茸茸的小家伙儿,不由笑了笑,走到近旁去,倒是对宋如柏笑着说道,“这两个丫头歪缠你了吧?正巧看见你,一块儿回家去吃饭。”

    宋如柏刚帮云舒与翠柳寻了一户十分老实的人家帮她们养着这些。

    陈白帮着云舒与翠柳先付了银子,这才带着她们回家。

    宋如柏拒绝了与陈白一同回去吃饭,而是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宋大哥看起来过得很好。”翠柳对陈白说道。

    “沈大将军是个念旧的人,如今他跟着八皇子,怎么可能不好。”陈白笑了笑,见云舒与翠柳正坐在一块儿憧憬日后庄子上都是鸡鸭猪羊的,便笑着问道,“怎么想到买这些东西?”他觉得这样会经营家业不大像是大大咧咧的翠柳的性子,果然翠柳带着几分炫耀地说道,“是小云说的。”她把云舒给吹捧得不得了,云舒听着翠柳这洋洋洒洒的吹捧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倒是陈白安静地听了一会儿对云舒说道,“知道积攒家业,这没什么不好。你做得不错。”

    “若不是有能卖出去这些的路子,我也不敢与翠柳养这么多。”

    “不必国公府里卖,只说卖去酒楼,饭馆,你们养的这些就都能吃得下。”陈白一只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腿温声说道,“只要你们想得到的玩意儿,我都能帮你们卖出去。小女孩儿家家,的确多赚些私房是应该的。你们两个倒是机灵,只要如今就开始做这些经营打算,等你们长大了,总能置办出不小的家业。”他倒是不像是严厉的长辈,总是会觉得她们做的事儿是胡闹,反而带着几分鼓励。

    云舒和翠柳相视一笑,都带着几分快活。

    陈白家她们正板着手指说着往后若是买的良田多了,有了更多的地方,还要养鱼虾,不由莞尔一笑,只是心里想到只知道闹着家里给钱的碧柳,到底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不是不慈爱的爹,又不是不疼碧柳,只是碧柳长得这么大,还不及妹妹懂事。

    翠柳与小云才多大就知道服侍主子,又知道自己开始努力赚钱,可是碧柳却一副这样叫人厌烦的性子。

    陈白自负聪明,一时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管教出了问题,叫碧柳成了这样。

    “等下回咱们再去庄子上,那时候就去庄户人家卖几只鸡,咱们一块儿做些新鲜的烤鸡烧鸡什么都的。”云舒正在跟翠柳说下一回要做什么,说得翠柳眼睛亮晶晶的,两个小姑娘笑成一团,陈白含笑看着也不阻拦,只是想到碧柳,他顿了顿便温声说道,“说起庄子,我倒是有一件事与你说。”他看的是翠柳,翠柳正是满心快活的时候,急忙探身过去撒娇问道,“爹只管说就是,是什么事儿?”

    她天真烂漫,陈白沉默了片刻和声说道,“你姐姐出嫁,我与你娘给了她五十亩地的嫁妆。”

    五十亩,这就是五百两了。

    翠柳一愣,看着陈白问道,“那家里还有钱吗?”她对陈白板着手指头不客气地说道,“我也就算了,年纪还小,可是哥哥却已经快要要成亲的时候了。爹,如果家里的钱都给姐姐做了嫁妆,那哥哥给往后嫂子的聘礼怎么办?你不能厚此薄彼。”她倒是没有十分恼火了,显然这段时间被云舒给劝得心胸开阔了很多,陈白的目光不由温和了几分,揉了揉女儿的发髻和声说道,“你哥哥的聘礼有,你的嫁妆也有。你们三个都是我与你娘的亲生骨肉,嫁妆聘礼上也不会厚此薄彼。”

    他不会偏心碧柳,却叫余下的两个孩子受委屈。

    翠柳这才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给她带着去吧。”

    “你是个大方的孩子。”陈白温和地说道。

    他并没有隐瞒碧柳嫁妆的意思,毕竟都是一家人,碧柳的嫁妆多少,翠柳也有权利知道。

    至于陈白家的会暗中拿自己的私房补贴多少,陈白却不会多问,只会回头用自己的钱给翠柳添补上。

    “不是我大方,而是小云常常跟我说,一块儿过日子,怎么可能有不拌嘴的时候呢?只是拌嘴是拌嘴,却不能影响了骨肉之情,得饶人处且饶人。”翠柳摇头晃脑地显摆云舒早前许多次劝自己的话,云舒都目瞪厚道,没想到自己竟然都劝过翠柳这么多话了,只是看见翠柳还抱着陈白的手臂笑嘻嘻地说道,“更何况小云说了,家和万事兴。爹你这样公道,我为什么还要跟姐姐吵架呢?”

    她眨了眨眼睛。

    陈白的目光不由越发慈爱。

    “你说的对。不过就算家和万事兴,也没有叫你吃亏的道理。若是你娘最近有什么叫你吃亏的事,你不要答应她,叫她来跟我说。”陈白显然不知道妻子已经偷偷找过云舒与翠柳还要求了天大的难题了,翠柳和云舒对视了一眼,却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说道,“爹,你放心,不要担心我。”她什么都没有说,为陈白家的隐瞒下来,云舒倒也觉得无所谓,等回了陈家,她与翠柳就把从陈白手里借的买了家禽家畜的银子给还了。

    因之前卖了花结的一些钱还在陈家没有来得及送进来给自己,云舒就拿了这些钱给了陈白。

    她与翠柳贪心,买了不少,再加上支给那户人家半年的月钱,等还了陈白才发现,自己又成了穷光蛋了。

    看起来,还是得努力干活人啊。

    云舒和翠柳顿时心有戚戚,摸着自己干瘪的荷包,都开始眼巴巴地想着下一次的月钱了。

    陈白也不客气地收下了这些银钱,没有大手一挥豪迈地来一句“不必还了!”这样的话。

    他似乎很喜欢看见两个小丫头惨兮兮地捧着荷包蔫头耷脑的样子,这样有点坏心,陈白家的看见了都不由笑了。虽然碧柳的婚事最近有些焦心,可是看见云舒与翠柳两个平日里神气活现的女孩儿一副为五斗米折腰的样子还是很有趣的。陈白家的笑着揶揄了一下这两个贪心的小丫鬟,听说云舒和翠柳买了家禽家畜许多,遍对她们笑着说道,“如今没钱了才好。叫我说,与其手里有了银子就浪费去买些不值得的东西,不如有钱就花在这上头,等鸡鸭猪羊都长大了,又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宋大哥叫我们挑了一小半可以做种的家畜还有母鸡,说是往后就可以自家得到小猪小鸡的,也不必再花钱来了。”

    “他这话公道。”陈白一边说一边叫人把自己带回来的几筐果子拿出来,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外头门人给国公爷进贡的,我在国公爷的面前,国公爷就叫我拿回来些。”他一打开,里头是十分鲜嫩,顶端一抹红尖尖儿,带着几分水灵的桃子。这桃子不大,可是衬着绿叶好看极了,云舒好奇地看了几眼,见这几筐桃子都水灵灵,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树上采下来的,肥嫩红润,便好奇地问道,“这个时节的桃子已经可以这么大了吗?”

    她不是农门女孩儿,可是也觉得这个时节的桃子应该还没能长这么大。

    “若不是稀罕,谁还巴巴儿地送到国公爷的面前。”陈白哼笑了一声,叫小丫鬟去洗了桃子来给家里人吃。

    云舒虽然素日里在老太太的房里也不缺吃食,可是看见这样漂亮的蜜桃也忍不住有了几分期待。

    小丫鬟匆匆地出去洗了几个,剩下了几筐,陈白叫取了一筐出来分了左右的邻居,都叫尝个鲜,更何况远亲不如近邻,他自然很愿意跟左右邻居打好交情。

    之后还剩下了三筐,陈白先拿着桃子啃了一口,便点头说道,“这味儿不错,拿出去用井水镇着,凉凉的想必更好吃。”他不过是吃个新鲜,到底是男子也不爱这东西也就罢了手,倒是云舒与翠柳各自轻轻地先咬在尖尖红红的桃尖儿上,咬破了一点的皮儿,里头甜蜜的汁水就顺着破口被吸着进了嘴里,这样甜美与新鲜的果子叫她们两个没忍住,又吃了两个,陈白就笑了。

    “等你们回去的时候,我给你们多带着回去。小云如今是二等丫鬟,屋子里人少,分一分,你们小姐妹剩下的也能吃好几天。”他温煦地说道。

    “老太太那儿也肯定有国公爷的孝敬,咱们也能吃到的。”翠柳摇头说道,“爹和娘在家里吃吧。”

    “三筐呢,咱们得吃到猴年马月。且国公爷那里很快又有人进贡了。”陈白也不在意,可是一旁陈白家的却一边吃桃子一边下意识地摸了摸一旁的桃子。

    “左右过些天咱们家还能有……这三筐……要不然都给亲家送去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