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小地主

    只是这些话,她想了想,到底没有瞒着翠柳。

    翠柳之前这样维护她,可如果云舒还要瞒着翠柳想自己的小心思,觉得自己心里过不去。

    翠柳听了不由沉吟起来。

    “你说的也对。”她也觉得自家娘做得不地道。

    而且陈白家的如今能为了碧柳的事儿来叫云舒做衣裳,虽然翠柳不愿意去想陈白家的的私心,可是也觉得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有风险的。她眨了眨眼睛,努力地想了想,低声与云舒轻声说道,“若是你不着急,最近做了花结也攒着,咱们慢慢儿想办法。娘那里……咱们才说了你在老太太面前忙得很因此不给我姐姐做衣裳,若是你再拿出许多的花结给娘卖,那我娘只怕是真的要多心了。”

    怎么着……有自己赚钱编花结的时间,却没有给碧柳做嫁衣的时间?

    虽然翠柳觉得这都是云舒自己的自由,可是她还是觉得陈白家的心里会不舒坦。

    “好。”云舒点了点头。

    她准备从现在开始,只拿来给陈白家的少少的,能看得过去的花结去卖,剩下的就先自己存着,以后寻个别的法子。

    更何况早前她是个三等小丫鬟,没有油水月钱也少,因此才想着在外的经营之路。可是如今她已经是老太太的面前有了名字的丫鬟,老太太对她一向都很大方,这比她分心编花结要赚得多,因此云舒也不预备将往外卖东西当做是自己致富的唯一的法子了。她如今倒是想着用心照顾好了老太太,比什么都强一些。因此如今听了翠柳的话,她便低低地答应了,等到了晚上她们一块儿睡下,日上三竿才起来。

    等去吃了早饭,果然桌上有荷叶莲子粥。

    云舒与翠柳大大地吃了一碗,又吃了两个麻酱小烧饼方才算饱了。

    “今日你们打算做什么去?”翠柳与云舒倒是放假出府,可是陈白夫妻却还是有差事的,总不能叫大人们天天陪着孩子打转,因此陈白家的一边给碧柳也盛了一碗荷叶莲子粥,又给她夹了两个小笼包,这才侧头问云舒和翠柳。这两个女孩儿没什么主意,只是翠柳是断然不肯在家里和碧柳大眼瞪小眼儿的,见陈白家的的手边还放着一匹十分鲜艳好看的大红绸缎,她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与小云去咱们自己的地里去瞧瞧。”

    “你们两个小丫头自己去行吗?”

    “那片庄子上的人都还算朴实。我送她们一路就是。”陈白吃了几个烧饼,因本地民风淳朴,倒是没觉得什么,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大红绸缎,便与陈白家的问道,“这是做什么?”

    “我想着把这料子送去绣庄,给碧柳绣嫁衣。”陈白家的忙带着几分心虚地说道。

    见云舒与翠柳都没有开口说昨晚的事儿,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把我昨天从库房里拿出的那两匹鹅黄的料子一块儿送过去。”见陈白家的点头,陈白便垂头喝粥,一边平淡地说道,“给两个小丫头给做一身儿衣裳。”他这样吩咐,陈白家的倒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更何况云舒贴心,她自然也是愿意照顾的,急忙答应了。倒是碧柳在一旁把手里的碗丢在桌上不快地问道,“爹怎么不给我做?!”她没想到陈白竟然还叫绣庄给云舒也翠柳做衣裳,陈白也不理睬,慢条斯理地喝了一会儿粥才慢吞吞地说道,“你素日里在家,全新的衣裳还没有穿遍,自然不必给你做。”

    “凭什么给她做衣裳?!”碧柳指着云舒含泪问道。

    “花你的银子,花你的料子了吗?没有就闭嘴。”

    陈白见碧柳被自己呵斥得哑口无言,哼了一声,对急忙垂头把剩下的饭吃完的两个小丫头说道,“收拾收拾,咱们一块儿出门。”他今日在唐国公面前还是有差事的,耽误不得,因此哪怕碧柳哭哭啼啼想要吵闹,可是陈白家的也急忙给拦住了不叫长女耽误了正事。云舒与翠柳又急忙收拾好了,带上了些点心与陈白一块儿上了马车,等到了她们的地头,陈白寻了庄子上的一个厚道能干的农妇陪着云舒与翠柳,自己叮嘱了一番才走了。

    “晚上我来接你们。”

    “爹你忙去吧,我们不着急。”翠柳在这田园之中心早就飞了,哪里还顾得上陈白。

    她不是去摸摸鲜嫩清脆的新茬的青草,就是去看看一旁高高的果树上垂落在枝头上的果子,又不是大呼小叫着跟云舒指着远处地里跳出来的野兔咋咋呼呼,陈白在与不在显然也不是很重要了。见她没心没肺的,陈白嗔了一句到底走了,云舒见她走了,这才提着裙子也跟着翠柳一块儿在自己的田地里撒欢儿。她们两个小丫头如今没有长辈在,越发无拘无束,一旁的农妇得了陈白的几个铜钱,如今在她们的身后亦步亦趋。

    “这些菜真是新鲜。”且长得嫩嫩的,脆生生的,看起来绿色喜人。

    云舒却回头看了看田外的小屋子,与翠柳轻声说道,“若是方便,不如寻人一边帮咱们看着这田地,一边养些鸡鸭还有猪羊。”见翠柳转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她便笑着说道,“难得有这样大的地方,更何况你也想想,刚刚陈叔叫人照看咱们,十个铜钱就叫那大娘高兴得不得了。若是养些鸡鸭鹅,或者猪羊,养得肥肥的,不必卖去别的地方,只跟着卖到国公府里,咱们就赚好些,连雇佣人手的费用都能赚出来了。若是想吃新鲜的肉食,也不必去外头买,直接来这儿咱们一块儿吃了,这多好。”

    这大概就是资本家了?

    云舒没想到自己才来了古代没多久,就已经想要当雇佣人给自己干活儿的人了。

    不过……小地主嘛。

    这想要做小地主的,不雇佣些长工给自己干活儿,那还叫小地主吗?

    一时之间,云舒还理直气壮起来。

    她只要想想,等日后自己买了很多的良田,在良田外修一个大大的院子,李投诉养着很多的鸡鸭等物,那这小日子过得多悠闲,多美啊。

    “这倒是。”翠柳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荷包,又想到自己在国公府里还有许多的铜钱,便拉着云舒去问那农妇庄子上可有小鸡小猪卖。这农妇显然没想到两个看起来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还想买这些,一时有些茫然,又担心她们一时兴起,自己花钱买了这些活物来玩儿,日后叫陈白迁怒庄子上的人卖了小姑娘这些来骗钱,因此不知该如何是好。倒是此刻,云舒正看见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走了过来。

    她定睛一看,见是宋如柏,便招呼了一声。

    这英俊高大的少年也看见了她们,走到她们的面前。

    “宋大哥,你这是……”

    “我还有些东西落在这,今日过来拿走。”宋如柏见云舒面色红润,一双眼睛明亮如同星辰,里头闪动着快活的光,正跟农妇说着什么,沉默了片刻便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他似乎因在宫中当侍卫的生活不错,如今越发高大,面上多了几分好气色,云舒便把自己想要买什么和他说了,宋如柏垂眸想了想,看了那农妇一眼便说道,“你们的地本来就要人照顾,买些家禽牲畜也是好的。那些菜有的老了,干枯了,卖不出去的,不如就喂猪喂鸡,也不浪费。”

    “是。我们也想着若是过来散散心,还能有新鲜的菜与肉吃。”云舒见他没有呵斥自己与翠柳异想天开,只知道玩玩闹闹,不由也多了几分亲近。

    “若是……你们不觉得我多管闲事,我在庄子上给你们寻一户人家给你们养这些牲畜。每个月给一两百的铜钱就足够,万事不必你们操心。”宋如柏见云舒微微一愣,便解释说道,“买小鸡小猪这些都要花不少银子,有些人家就算空闲,可是没有钱……”这庄子上的农人生活哪里会十分富庶到买许多的家畜的,只买一两只就已经要花许多钱,因此想着能买这许多的家畜的也只有云舒与翠柳这样有钱的小丫头了。

    更何况,若是一个月能多得一两百铜钱,那对于庄户人家来说依旧是十分喜庆的事儿。

    反正不过是给这些鸡鸭猪羊的喂食,这些活儿,叫养尊处优的小丫鬟觉得十分劳累,可是在庄户人家,一个她们这样大的小丫头就已经都能做得圆圆满满了。

    更何况主人家不在,他们有时候去拿个蛋吃,这都是补贴。

    这样的好事儿,的确是这些农人家里都乐意的。

    “一两百铜钱?”云舒与翠柳对视了一眼对宋如柏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大概要买很多鸡鸭呢……”

    “那也足够。”

    “宋大哥怎么知道?”云舒好奇地问道。

    “前些时候住在这儿就都知道了。”宋如柏沉默寡言的样子。

    可是云舒却觉得不知怎么了,有些奇怪。

    眼前这英俊的少年,若当真沉默寡言,却能短短不久就把庄子上的事儿都打听得这样清楚,连庄户人家的生活了解得这样明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