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嫁衣

    “娘!你在说什么?你想累死小云啊?!”

    叫云舒给做衣裳,这怎么想的呢?

    断然没有这样叫人挨累受委屈的。

    更何况,她娘这又是什么立场?

    若只是叫翠柳挨累也就算了,毕竟是一家人。

    可是云舒是客人,是她带回家的小姐妹,大大咧咧地叫人做衣裳,有没有这样的道理?

    “我这也是没办法。”陈白家的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地道,可是想到弱质纤纤,如今还身子不好的碧柳,她不由红着眼眶对云舒含泪说道,“婶子也知道是强求了。可是小云,这都是婶子的一片慈爱之心啊。你碧柳姐姐出身不好,投生在咱们这样的人家里,天生就低人一等,叫人说是奴才出身,就算有千般万般的好,只出身这一条就叫人看不上了。”她想到之前给碧柳定亲的艰难,不由心里是真心伤心起来。

    “您别哭。”云舒叫她握着手,便轻声说道。

    “怎么能不哭呢?你也知道,你碧柳姐姐如今要嫁给秀才相公了。可是小云,你掏心窝子想想,这读书人最是清高不过,本就看不上你姐姐的出身……”

    “既然知道看不上她,又何必瞎巴结呢?”翠柳顿时哼了一声。

    陈白家的窒息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叹气说道,“这不仅是为了你们姐姐,也是为了你们。有个秀才姐夫,难道不光彩吗?至少说出去了,这身份也清贵几分,与你也是有好处的。”见翠柳涨红了脸愤愤不平地看着自己,陈白家的也没时间与小女儿歪缠,就对云舒说道,“如今我也犯愁得很。小云,你的针线是老太太都夸赞的,我就想着,若是这嫁衣体面华美,不也是叫你姐姐在夫家能高一等吗?”

    “您这番慈母之心我怎能不明白呢?”云舒想到碧柳给自己的那些下不来台,怎么可能给她做衣裳……好了坏了的碧柳也只会挑挑拣拣,完全没有感恩。她拒绝给白眼狼做嫁衣,更何况平日里那些自己用不上的锦缎给碧柳已经足够看在陈白夫妻的面子,做嫁衣……碧柳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呢……因心里想到这些,云舒的目光越发柔和,侧坐在陈白家的身边温柔地说道,“这世上的娘亲都是一半无人,心里想着孩子的。我娘当年也是这样疼惜我。”

    “小云!”见云舒有答应的意思,翠柳急忙上前一把把云舒拉起来,劈手将陈白家的的手从云舒的手上夺下来,把云舒护在身后高声说道,“断然没有娘这样不体谅人的!小云在府里做活儿难道还少了不成?不说别人,只说老太太身边如今只她一个做针线的,老太太又信重她,身上的衣裳除了她谁都不叫碰,什么寝衣外裳,衣裳鞋袜,连帕子荷包都叫小云一点一点做出来。她才多大,在府里做活儿累得要死,哪里有功夫做别人的衣裳?”

    “可是……”

    “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小云在老太太面前做活儿,老太太都知道心疼她,时不时叫她歇着,娘怎么能这么不体恤人?”翠柳的声音没有压制,越发地高声,陈白家的唯恐这些争执叫陈白听见,急忙说道,“你且小声着些,非要把你爹给招过来不成?我也不过是想问问小云的意思。”这哪里是问云舒的意思这样简单呢?张口就是央求,请求,就是一番苦衷……云舒心里叹气,想到从前拜托陈白家的卖花结,不由有些苦笑。

    往后这花结怕是不能时常拜托陈白家的了。

    她垂了垂眼睛,一边叫气得不得了的翠柳消消气,一边忙对陈白家的柔声说道,“婶子别与翠柳拌嘴了吧,翠柳也是心疼我的缘故。她日日在府里看见我辛苦,因此心里不忍心。”她顿了顿,见陈白家的微微一愣,这才上前安抚陈白家的轻声说道,“她说的也的确是如此。如今珍珠姐姐去了三爷的房里,老太太屋儿里的针线,我也的确有些忙不过来。碧柳姐姐的嫁衣得十分精致才好,我只恐绣坏了,也耽搁了她的好时辰。”

    若是陈白家的当真还非要叫她绣嫁衣,那云舒只好叫碧柳成亲的那一天嫁衣开天窗了。

    只说府里的活儿忙不完,没时间给做,旁人还能说什么呢?

    “这……”陈白家的便犹豫起来。

    “我虽然绣活儿还好,可是却手头慢,若只顾着碧柳姐姐的嫁衣还好,总能做得完,可还要给老太太做衣裳……”

    若碧柳有能耐,就去国公府里叫老太太别做衣裳,叫她只给她做嫁衣。

    只怕碧柳也没这个胆子。

    见陈白家的果然越发犹豫,只是面上还下不来台,云舒也不预备与陈白家的有什么不快,毕竟日后自己还要与陈家走动……虽然陈白家的私心颇重,可陈白却十分公允,还帮着自己许多的忙。因想到这些,云舒便柔和地对陈白家的轻声说道,“碧柳姐姐的嫁衣是大事,因我不知能不能做到,因此不敢答应婶子。不过我编的花结也是极好的,早前三爷与郡主大婚的时候,郡主也称赞过。若碧柳姐姐成亲的时候,我给她编四对大大的花结,又吉利又喜庆,且还体面,叫秀才家瞧见了,也能高看姐姐几分。”

    “四对?”陈白家的一愣,目光慢慢柔和了几分。

    “可不是。更何况碧柳姐姐也不必妄自菲薄。既然秀才家愿意了这门婚事,就说明没有看不上咱们家的出身。您不要在她的面前时刻说这样自卑的话吧,不然碧柳姐姐听得多了,如何在夫家挺起脊背做人呢?既然做亲,就没有谁高攀了谁的说法,难道秀才家愿意成亲,是咱们逼迫的不成?不也是他们自己乐意的?咱们委曲求全,委屈的还是碧柳姐姐呢。”云舒拉着陈白家的手,眉目越发柔和地说道,“您想要华美璀璨的嫁衣,那也是咱们家里富庶,而不是为了叫碧柳姐姐在夫家能立足。”

    “你这话真是贴心。”陈白家的听着云舒这样熨帖的劝慰,一时心里一松含泪说道,“我只担心他们家看不起你姐姐。如今叫你一说……是啊,也不是咱们逼着他们乔娶你姐姐。他们自己个儿乐意的。既然如此,再看不上你姐姐岂不是可笑。”她之前的确是有些自卑出身,如今叫云舒宽慰了,一时心里顿时猖狂了,此刻看着微微一笑,却越发从容的云舒,便忍不住握了握她的手说道,“难得你能说出这样明白的话,叫我心里也豁然开朗。”

    “我不过置身事外,因此看得分明。婶子却是关心则乱,之所以如此,都是一番慈母之心啊。”

    云舒心里把这话恶心得不行,可是陈白家的却觉得遇到了知音。

    “到底是老太太面前的人,这说起话来就是有见识。”她见云舒并未因自己求她做嫁衣就愤愤不平,也并没有恼火小气得不乐意,心里越发欢喜,见外头天色晚了,急忙叫云舒与翠柳休息,自己又关心地问云舒明日想吃什么早点。云舒也不客气,笑眯眯地把自己刚刚与翠柳说的荷叶莲子粥说了,陈白家的便笑着说道,“这也不算什么费事儿的,不必你说食谱,我就知道怎么做。”

    她又笑着叫两个女孩儿都安置,自己就匆匆地出去了。

    “你做什么还许她四对花结!”翠柳是个炮仗一样的脾气,顿时跌足与云舒问道。

    “不过是四对花结,我两个时辰就做出来了,又值得什么?更何况咱们若闹起来必然叫婶子脸上下不来台。”左右自己也没吃亏,做什么要得罪陈白家的呢?云舒漫不经心地坐在一旁把红枣茶喝了两口,只觉得满口的甜蜜滋润,眉眼柔和地说道,“就当看在我与你回家,婶子这样样儿照顾的情分上吧。”她又不是陈家的女儿,可是陈家说实话,看在她与翠柳之间要好对她还真的不错,为了一个碧柳就闹得跟陈家反目,云舒又不是傻的。

    “你素日里多累啊,老太太都心疼你。可是娘却这样使唤你。”

    “不是没使唤成嘛。”云舒笑着说道。

    “我只是觉得娘……跟从前不一样了。”翠柳闷闷地说道。

    “只怕还是为了婚事。如今我听婶子的意思,那家秀才是定准了的,日后你姐姐做秀才娘子,她自然也风光体面。”云舒没想到碧柳与那秀才家里竟然还真的成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倒霉一点,毕竟娶碧柳这样的媳妇也是蛮辛苦的。她脑海里天马行空地想了一会儿,见翠柳哼了一声不说话,便低声说道,“这事儿今日就算完结了,你也别闹了。不然都成了咱们不懂事了。”

    “爹要是知道了……”

    “可千万别与陈叔说。”云舒顿了顿,握着翠柳的手说道,“你还想看陈叔与婶子吵架?”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云舒笑了笑。

    她得试着再寻个能帮着卖东西的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