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护送

    这正是宋如柏。

    云舒见他似乎比从前精神好了许多,不由好奇地问道,“宋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唐国公府的后街,全都是唐国公府的地方,这话问的就叫宋如柏迟疑了片刻,许久之后才低声说道,“过来办事。”他如今是皇子身边的侍卫,过来办事自然不需要跟云舒交待。且交浅言深,云舒与他不过是两面之缘,并没有亲近的理由,因此也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叫宋如柏帮自己忙的意思。

    “我帮你拿着。”宋如柏说道。

    “不必,这也不沉,我拿得动。”云舒对宋如柏道谢,见他没有多说,只是跟着自己与翠柳往陈家走,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宋大哥,我们不必你送的。”她觉得宋如柏如果是在做事,那送自己与翠柳回家就会耽误自己的事了,倒是宋如柏皱了皱眉说道,“你们还小。”他眼前的不过是两个小孩子,年纪小小的稚嫩的女孩儿,这京城之中虽然治安不错,可是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坏人。

    两个穿得不错,生得好看的小丫头在街上孤零零地走,他多少有些担心。

    因陈家前些时候帮了他许多,宋如柏自然投桃报李。

    “我们……”云舒不由无奈地看了翠柳一眼。

    翠柳觉得无所谓。

    她只是觉得宋如柏在身边不能与云舒好好儿地说话了,见高大强壮,看着有些魁梧的少年跟在自己与云舒的身边,对云舒挤了挤眼睛就把自己手里的一个小包袱塞进他的手里说道,“那麻烦宋大哥。”她占了便宜似的美滋滋的,恨不能摇头晃脑,云舒不由莞尔一笑,却正是这个时候,手里抱着的绸缎还有包裹就已经腾空,一转眼落在了宋如柏的手里。这少年一双黑沉的眼睛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跟在云舒和翠柳的身后。

    云舒又不可能为了这些事与一个少年在街上拉拉扯扯,因此也只能由着宋如柏去了。

    这一路她们两个在前头说话,宋如柏却霍然回头看了看唐国公府的后院。

    他颠了颠手里的包裹,突然勾了勾嘴角,却一转眼,这表情很快消散,又沉默着跟着云舒与翠柳往陈家走。陈家左右也不远,走了一会儿就到了陈家的大门前,宋如柏这才把手里的包裹都还给这两个小丫头。他如今已经不住在这里,见云舒与自己道谢,摇了摇头没有放在心上,转身走了。看见这少年高大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翠柳大呼小叫着拉着云舒进了家门。

    “爹,娘!”她每次回来都很高兴。

    “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赶巧儿了,快过来吃午饭。”陈白家的笑眯眯地迎出来,见这两个小姑娘大包小裹的,急忙叫小丫鬟帮着都给拿着回了屋儿里,且见此刻陈白与碧柳也在,云舒也不在意碧柳对自己翻了一个白眼儿,给陈白夫妻请安,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又来叨扰陈叔与婶子了。”她话音刚落,一旁碧柳便拿纤细的手指托着自己的脸颊不屑地说道,“上门打秋风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胡说什么!”陈白家的见碧柳无礼,顿时嗔怪了一声。

    “我说错了吗?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自己吃吃喝喝也就算了,还要一个上门来吃白食的,白吃白喝不说,还一副咱们家好大荣光的样子。”碧柳嗤笑了一声,她姣好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屑和隐隐的嫉妒,上上下下地看着云舒与翠柳如今穿戴得都十分好看,便伸手夹了一筷子的菜冷笑说道,“家里口口声声穷了,连我的嫁妆都出不起了,却还有那些不知脸皮多厚的上门来……”

    “够了!”陈白霍然拍案说道,“谁白吃白喝?难道你没有白吃白喝我的?你长这么大,为家里赚过一铜板没有?你自己就是一个白吃白喝的,也该来笑话别人?有脸说这一句话,有能耐你不要吃老子的,用老子的!”他最近因碧柳在家中折腾,也因碧柳的嫁妆烦心无比,此刻见她还挤兑妹妹,不由脸色都黑了下来。见他竟然对自己这样大声呵斥,碧柳一双手捧着自己的心口含泪控诉道,“爹,你怎么可以凶我?”

    “快吃饭吧,大姐儿,你也别哭了。”陈白家的焦头烂额。

    她又是心疼长女,又是明白陈白最近为何总是气儿不顺。

    “吃饭?吃什么饭?这饭还是她每每在府里服侍,当小丫鬟给她赚来的!既然看不上妹妹,还吃妹妹的做什么?”陈白真是烦透了碧柳的这些阴阳怪气,更何况他这些年对碧柳多有偏向,不过是瞧着长女多病可怜,可是却没有想到纵容出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子来。他见碧柳放下筷子转身背着自己,趴在陈白家的怀里哭了,冷哼了一声,扬声叫小丫鬟进门来给翠柳与云舒上了碗筷,努力露出温和的表情来说道,“趁热吃饭。等晚上给你们做好吃的。”

    “多谢爹!”翠柳见姐姐哭了,顿时心满意足,与云舒一块儿做下。

    “陈叔,前些时候……我与翠柳有没有叫你在国公爷面前难做啊?”云舒还是有些担心,顾不得吃饭与陈白问道。

    “没有的事儿,国公爷没有你想的那样小气。”陈白哼笑了一声,见云舒松了一口气重新露出快活的表情,这才温煦地看着面前两个开开心心抱着碗筷吃饭,你推推我,我推推你的小丫头说道,“也不必担心国公爷日后记得你们。这事儿翻篇儿了。”他似乎知道了云舒与翠柳遇上了什么,云舒不免有些诧异地问道,“您都知道了?”陈白又没有撞见唐国公与罗姨娘的纠缠,她试探地问了一句,陈白笑了笑。

    “国公爷没有瞒着我。这戏码早年我见得多了。”他自幼服侍唐国公,从前是小厮亲随,如今是管事,唐国公身边发生过什么,他自然全都知道。

    “什么事儿?”陈白家的正低声哄着碧柳,听见这话,不由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国公爷身边的小事。”陈白含糊了一句,把眼前的一些鲜嫩清脆,看着嫩嫩的新鲜的莲子往两个小女孩儿的面前推了推和声说道,“尝尝这个,外头庄子里送进来的。”他见云舒更喜欢吃这样脆嫩新鲜的莲子,便笑着说道,“等你们回去府里,我多给你们带着些。”他一向都很温煦,云舒急忙道谢道,“前些时候二夫人赏了我两块料子,我觉得十分好看,正好儿给婶子与碧柳姐姐做衣裳,因此拿了来。”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桌上的绸缎,陈白也看了一眼,笑着说道,“你婶子与你姐姐都不缺锦缎料子,不过既然你拿了来,我就帮你收着。就放在翠柳的小院儿里,你们小姐妹的私房自己关起门来留着留着,攒着就是。”他顿了顿,也不在意陈白家的的欲言又止笑眯眯地说道,“如今我还没老呢,养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还养得起。瞧瞧,猫食儿似的。”见云舒与翠柳吃得都少,他便哼笑了一声。

    “还是给婶子与碧柳姐姐吧。”云舒细声细气地说道。

    陈白家的帮她卖着那么多的花结,本就辛苦。

    她心里感激陈白家的,也未尝没有笼络陈白家的心的意思。

    碧柳虽然讨厌,可是却是陈白家的的心肝儿,她对碧柳示好,比对陈白家的本身示好还会叫她心里高兴。

    只要陈白家的一直帮着她卖花结攒银子,云舒倒是觉得给碧柳一些自己不需要的好处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若是你担心白放着,我叫人拿去给你们做衣裳。小孩子家家,多几件衣裳才对。”陈白却摇了摇头不肯收,见他的确不肯要,云舒也不勉强,就把自己从府里带出来的那些果子酱与点心拿出来。见她与翠柳恨不能把国公府搬空的样子,还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仿佛是等待表扬,陈白忍俊不禁,到底没忍住,两个女孩儿每人都轻轻拍了拍她们的后脑勺笑着说道,“国公爷还说我是个手底抹油好处多的,如今看来,你们才不遑多让。”

    他本就是个机敏的人,因此帮着唐国公管事,自己在不逾越与不贪墨的底线之下,也往自己的家里划拉了不少私房。

    这些事儿他也没避开唐国公,唐国公也知道他背靠大树好乘凉,靠着国公府自己也能混得油水丰厚。

    不过唐国公不大在意,倒是早年年轻还有点热乎气儿的时候戏谑过他是个知道往自己家里扒拉东西的。

    他想到唐国公对自己的评价,再看看云舒与翠柳,就觉得这话还是应该放在这两个小丫头的头上啊。

    “行了,几样儿点心我收了。那几样儿锦缎你们抱回去吧。”陈白笑了一会儿,轻松地说道。

    他的身后,陈白家的看了一眼丈夫,再看了看花容月貌,此刻委屈无比的碧柳,犹豫了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