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赤诚

    唐国公又沉默半晌,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白也变得忐忑起来。

    “子不教父之过,都是奴才的错,没有好好教导她们两个。”陈白虽然依旧不大明白这两个小丫鬟偷懒被抓为什么这样惶恐,可是还是对唐国公轻声说道,“奴才回去会好好训诫这两个丫头!”他瞪了云舒与翠柳一眼,呵斥说道,“不知道怎么服侍主子了吗?!还不给主子赔罪!”他这一开口,云舒和翠柳却仿佛有了主心骨儿,老老实实地给唐国公说道,“国公爷饶了我们吧。”

    “国公爷,您看?”陈白这才对唐国公赔笑。

    唐国公看了他许久,陈白急忙垂头。

    “走吧。”唐国公显然也看出陈白对这两个小丫鬟有庇护之意,冷哼了一声,顿了顿说道,“不该听见的,都给我烂在肚子里!”他这句话说完,扬长而去,陈白也顾不得这两个仿佛大难逃生,此刻软在地上吓得不轻的小丫头,拿手指点了点她们两个的额头,转身追着唐国公就跑了。只是假山之后重新寂静空旷下来,云舒就知道唐国公这是看在陈白的体面,因此放过了她们。

    “幸亏陈叔在,不然咱们俩……”

    “可不是。幸亏有爹爹,你不知道,我以为国公爷要宰了咱们两个。”翠柳靠在云舒的肩膀上心有余悸地说道。

    “不过国公爷虽然不深究,他叫咱们不要把这事儿往外说,就不要说了吧。”云舒犹豫了片刻,见翠柳急忙点头,这才小声问道,“会不会对陈叔有什么不好的事?”唐国公虽然看在陈白的面子没有责罚她们两个,可是陈白是唐国公面前的管事,唐国公会不会迁怒他呢?云舒有些担心,翠柳想了想却摇头说道,“不会。若是国公爷要迁怒我爹,刚才就发作了。难道主子们还要对奴才隐忍不成?”

    她这话说得也在理,只是云舒到底担心了好几天。

    等翠柳说陈白在唐国公面前依旧体面风光,云舒这才放下了心。

    因已经快到了夏日,天气十分炎热,云舒就想着给老太太缝了一套柔软又透气的衣裳,且用着这国公府里最好的料子,云舒只觉得入手的这薄纱的料子又轻软又两块,因此又给老太太做了两件寝衣,想着平日里在家中的时候穿着也更凉快。她如今只专注给老太太绣衣裳,因此处处用心,无论是袖口的绣的栩栩如生的莲花图样儿,都清清爽爽,瞧着也都十分清凉。

    老太太倒是也喜欢云舒做的衣裳,虽然她的屋子里也存着冰,并不十分炎热流汗,可是却觉得云舒做的衣裳穿起来更舒服。

    因此,她见云舒小小年纪因为了给自己做衣裳闷在房里快一整个月,到底怜惜她是个实心眼儿,因此给她放了几天假,叫她可以松快松快。

    云舒却并不只是因为了给老太太做衣裳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实在是因她被唐国公给吓着了,哪里敢出去叫唐国公看在眼里再记得自己撞破了罗姨娘与他的纠缠,因此才趁着给老太太做衣裳躲在上房里不出去。只是没想到这躲着主子,老太太却觉得她是个实诚的姑娘,因此格外怜惜她,素日里无论是吃食果子,还是府中做衣裳,都想着叫琥珀给云舒留这一份。因老太太对自己这样慈爱,云舒想到自己躲在老太太的房里,做衣裳不过是用了不多的时间,其他的时间不是吃着枸杞茶顺云片糕,就是吃着新鲜的果子闭目养神,要么就是自己做些小花结来预备拿出去给陈白家的卖钱,就越发羞愧。

    她赶着老太太给自己放假之前,又熬了两天晚上,给老太太做了一套鞋袜。

    老太太叫她拿到自己面前,摸了摸厚厚软软的鞋底,还有绣着精致缠枝花纹的雪白的袜子,见云舒眼睛都熬红了,不由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她也没想到云舒是得了恩惠就恨不能涌泉相报的性子。

    若说偷懒……她这里的活儿本就轻松,谁不是吃吃喝喝就过来的。

    可是云舒却觉得对不住她了。

    老太太也曾掌家几十年,哪里看不出云舒的心思,也正是因此才觉得云舒这小丫头更赤诚一些。

    “我出去几日,老太太身边就没有新鞋袜,因此我才想着做一套备用。也是叫我的针线时常在您的面前,您别忘了我。”云舒到底年纪小,露出几分撒娇的样子,老太太不由笑着摸了摸她的手问道,“你出去了可有地方去?”她还记得云舒家里不好,云舒忙说道,“翠柳这两日也有假要回家,我与她十分要好,陈叔与婶子都对我十分疼爱,因此我也把她家里当成半个家呢。”

    “翠柳?”翠柳没有在老太太的面前服侍过,老太太不由好奇地问道。

    “也是老太太院子里的人,与我一样儿的小丫鬟,与我仿佛姐妹一样。”云舒认真地说道。

    “既然你与她好,那就是真的好丫头。下一次叫她来我面前我瞧瞧。”老太太倒是觉得云舒的眼光不会很差,云舒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因想到转过年听老太太要放出去几个年纪大了的大丫鬟,到时候也是要提拔小丫鬟的,不由大着胆子说道,“翠柳的爹是国公爷面前服侍的,她与陈叔都是忠心的性子,翠柳做事也伶俐。”在能帮着翠柳在老太太面前露脸的时候,云舒才不管一旁翡翠看自己的那喷火的眼睛呢。

    翡翠心心念念想叫妹妹莺儿进来服侍老太太,到处钻营,如今把莺儿塞去服侍珍珠,那云舒为什么不能帮翠柳筹谋呢?

    更何况若是日后都要在老太太面前服侍,云舒也更希望是与自己要好的翠柳。

    “是陈白?”老太太想了想不由喃喃地说道,“他的女儿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唐国公身边的管事,老太太自然也都认识,想到翠柳是陈白的女儿,她不由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陈白就是个精明的性子,他闺女错不了。想当年他这婚事还是我给赏赐的,叫她过来我瞧瞧,陈白家的闺女如今是个什么模样儿。”她难得对翠柳有了兴趣,除了心有不甘的翡翠,余下的大丫鬟对这些与自己没有威胁的小丫鬟都不会十分抗拒,因此珊瑚扬声答应了一声,就去寻了翠柳过来。

    等翠柳一脸忐忑地进来给老太太磕头,老太太叫她走到面前,见翠柳生得活泼俏丽,便笑着对云舒说道,“怨不得你在我的面前夸她,是个漂亮的孩子。我想起来了,前些时候我还见你给屋里端冰盆,是不是你?瞧着的确能干。”她倒是能对上人物,翠柳听了就知道这是云舒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说好话,抬头看着云舒甜甜地笑了一会儿,这才急忙对老太太说道,“我与小云感情好,因此她才夸我。服侍老太太是应该的,能干也是应该的。”

    她说话活泼,与云舒的温柔稳重不同。

    老太太瞧着这样轻快的性子也觉得喜欢。

    “你与她倒是真的极好。”这两个都在自己的面前说彼此感情好,那大概就是真的好了。老太太点了点头,叫一旁的琥珀赏了翠柳一个荷包,笑眯眯地说道,“你父亲是你们国公面前得力的,日后你在我的面前,也希望你越发得力被我倚重啊。”她看在陈白的面上还赏了翠柳一个大荷包,翠柳的眼睛弯起来,给老太太又认认真真地磕了头,这才和云舒一块儿被珊瑚给送出来。

    “你今日怎么想到在老太太面前夸我了?”她和云舒一边出了国公府的后门儿,一边好奇地问道。

    “机缘巧合,老太太问我放假了去哪儿。”云舒与翠柳的手里都大包小裹地提着东西,除了云舒这段时间做的花结手工,还有些各处主子赏给云舒的料子。这几块料子不及合乡郡主赏自己的那样灿烂鲜艳,可也是十分精美的贡品的绸缎。云舒也知道这样的绸缎若不是合乡郡主赏赐自己的那种最好的,放着也不会褪色的,寻常的料子过段时间就不鲜亮,不如拿去给陈家做人情,因此也都带了出来。

    她的包袱里还有几样小厨房偷偷拿给自己的果酱点心,放着在屋里吃不动就坏了,因此也拿了出来。

    “怪不得。不过老太太竟然知道我了,我真高兴。”翠柳手里提着的东西倒是不多,忙对云舒说道,“你拿着怪沉的,我帮你。”

    她正想探身过去帮云舒拿些东西,云舒笑着摇头,也不必她拿着的时候,却见不远处,一个高大英俊的少年正沉默地走过来。

    这少年身上穿着简单的衣裳,半新不旧,可是比云舒从前见他穿得那样落魄却强多了。

    显然最近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错。

    他见了云舒与翠柳也有几分诧异,之后却还是抿了抿薄唇,走到云舒与翠柳的面前。

    “我送你一程。”他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