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罗姨娘

    “这点安慰算什么。只要您能不要再难过,叫我做什么都乐意。”

    老太太一直都对云舒极好,也没有因云舒不过是个小丫鬟就对她非打即骂,云舒其实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不坏。

    若是换了旁人家中,做丫鬟得多辛苦。

    若不是做丫鬟可怜,那这世上的人都叫爹娘给卖进来当奴婢了。

    她得了老太太的恩惠,自然希望老太太过得自在,能长命百岁。

    只是这些话叫云舒自己说倒是有些逾越了,她也不过是个小丫鬟罢了,见老太太的确心情好了许多睡下,她也睡在了屋里的小炕上。等到了第二天,她因值夜,这一天就不必在老太太的屋儿里服侍,因此就与琥珀打了招呼回去自己的房中歇息。睡到了日上三竿,她才起身,因同屋的二等丫鬟给她留了饭,她看了一眼,见是两样精致的尚未有人动过的菜,就知道这是同屋的丫鬟给她特意准备的,心里也有几分感念。

    用屋子里的炉子热了些茶水,都倒在饭菜上混在一块儿胡乱地吃了,云舒这才出了屋子。

    她一出屋子,就见翠柳松开了自己正打扫院子的扫把往自己的面前跑了来。

    “怎么了?怎么这么急?”

    “告诉你的好消息。”翠柳一边从荷包里拿了些蜜饯喂给云舒,一边得意地说道,“宋大哥可算不必在咱们那儿住着了。”她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云舒倒是下意识地吃了蜜饯含糊地问道,“他找着差事了?”她这样问,翠柳不由也诧异地问道,“你竟然能猜到?”见云舒看着自己露出浅浅的笑意,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是我嫌弃宋大哥,只是我没有你那样心大,由着宋大哥在自己的地方住在。”

    “人家有困难的时候,帮一把就是了。”

    “你总是与我爹说的话一样儿。只是我是小气的人,总是觉得不大乐意。”翠柳倒不是嫌弃宋如柏,只是因早年被姐姐碧柳给伤着了,总是会对占了自己东西的人有些警惕,毕竟早年碧柳也是“先借我用用”,翠柳就有许多的东西拿不回来了。她也知道自己有点小气了,又有些脸红说道,“倒是宋大哥人实诚,我倒是有些小人之心了。”她看了看四周就与云舒低声说道,“他已经搬家了,搬走之前,托爹爹帮咱们留了五两银子,说是你一半儿我一半儿。”

    “五两,这留得多了。”云舒轻声说道。

    不过是间茅屋,宋如柏也不过住了几日,没有多久,哪里需要五两银子。

    “他乐意给,咱们就收着。咱们不是他落难的时候的帮助,比正常的自然要他回报。”翠柳哼哼了两声,见云舒没有说话,急忙说道,“他如今也不缺这五两银子了。前些时候我爹说他去见了沈将军。沈将军知道他如今被继母赶出来,想着从前跟宋大叔的交情,还有他如今孤苦可怜,把他送去给八皇子当了侍卫。”宋如柏这简直就跟飞上枝头了似的,翠柳都没有想到,他一翻身,就翻身去了八皇子面前。

    八皇子都说是未来的皇帝,那他岂不是日后皇帝面前的人?

    “……这倒是极好的差事。只是他家里的继母没有闹起来吗?”云舒想到宋家那继母不是个省油的灯,不由关心地问道。

    “听说到处嚷嚷他不孝。只是她平日里欺负宋大哥的恶形恶状都叫人看在眼里,人家亲爹尸骨未寒,她就撵走了宋大哥,这样刻薄狠毒,谁会理睬她的嚷嚷。因此宋大哥是不担心的。”翠柳就对云舒兴奋地说道,“咱们俩是没有亲眼见到,不过我娘说看见了,那女人叫沈家的一位公子一鞭子抽在身上,抽得皮开肉绽的,听说是沈将军的吩咐,她若是再敢败坏宋大哥的名声,沈将军就送她去天牢呢。”

    “这倒是好事。”云舒眼睛亮了。

    虽然与宋如柏不过是数面之缘,可是能见到狠毒的继母没有败坏他的前程,她也为他高兴。

    “他如今不缺银子,听说八皇子的面前金山银山的,哪里在乎这一点儿。我爹说,他也不是一个愿意赖着人家人情不还的人,若是咱们不要,他怕是心里不能安宁。我觉得这也好,左右也不过是没关系的人,一锤子买卖也就算了。”老太太院子里的活儿也不多,翠柳今日扫了院子就没有别的差事,因此乐得与云舒在角落里磨牙。倒是云舒十分喜欢与翠柳一块儿说说笑笑,左右今日不必去老太太的面前,她乐得轻松一天,先去了小厨房讨了些点心还有茶水,就与翠柳去了国公府的花园里,躲在一处假山后头吃点心。

    这清闲的日子,春风和暖,天空碧蓝白云朵朵,两个小丫鬟坐在一块儿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点心,倒是十分惬意。

    “你就好了,如今也是有体面的人,去了小厨房要点心,灶上的人那样巴结你。”云舒去小厨房要点心说要自己吃,灶上的人恨不能把眼前的好东西都给云舒塞一些,云舒拿了不少的点心,翠柳就有些羡慕地说道,“换了咱们这些小丫鬟,她们理都不会理睬。”这些灶上的人也是看人下菜碟儿,在老太太面前得宠些的,她们就使劲儿巴结,若是不得宠的,眼皮子上了天去,就没有你这个人。

    “往后你也能进老太太的屋里,到时候她们也就巴结你了。”

    “还得熬着呢。”

    云舒是特例,幸运些,不然其他的小丫鬟想熬到大丫鬟的位置,怎么也得七八年。

    翠柳捧着脸低低地哼了几声,却没忘了往嘴里塞点心,一边觉得甜腻了,又喝了两口温温的茶水,好享受的样子对云舒说道,“我娘正给姐姐寻亲事呢。前些时候说是相中了一位秀才,可是爹爹却不乐意。姐姐正在家里哭闹绝食,我想着,爹爹怕是要如了她的心愿。”碧柳想做秀才娘子,想往后做大官太太,这些翠柳都能知道。只是她爹陈白之前不同意,翠柳就觉得必定是有些缘故。

    “如了她的意也好。到底也是你的姐姐,如意了,日后许就不闹腾了。”

    云舒正与翠柳低声说话,突然就听见身旁假山一侧的石子小路上传来了脚步声与拉扯声,之后一把柔柔弱弱,带着几分病弱娇嫩,含着几分幽怨的声音传来,“国公爷,国公爷你要去哪里?你当真不理我了吗?”这声音含着哭腔与可怜,云舒听见这仿佛是唐国公与一个女子,想到昨夜唐国公那双犀利仿若刀锋的眼睛,只觉得身上透出一股凉气。哪怕她知道唐国公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可是却依旧畏惧这位国公府上的顶梁柱。

    她一把捂住翠柳的嘴,却发现翠柳的手也伸出来捂住了她的嘴。

    哪怕是怕这位主子怕得不得了,云舒都依旧想要笑了。

    她与翠柳透过有些空洞的假山,影影绰绰地看见唐国公正与一个生得美貌憔悴的中年妇人纠缠在一块儿。

    这妇人生得有几分与唐二小姐相似,只是一双秋水一般的眼睛却带着几分楚楚可怜,与唐二小姐的清高自诩全然不同。云舒就知道这怕就是传闻中唐二小姐的那个生母罗姨娘了。只是她们两个小丫鬟如今撞见唐国公与妾侍说私房话,这若是叫唐国公见到,怕唐国公是要勃然大怒的。毕竟,窥视主子的私事,这简直罪该万死。因唯恐被唐国公治罪,云舒与翠柳越发不敢出去,心里也都后悔。

    早知道,就不在花园里逛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唐国公冷冷地问道。

    他一把扯开罗氏的手,完全没有半点柔情蜜意。

    云舒瑟缩了一下。

    对服侍自己多年的女人都这样冷酷,可见对小丫鬟更不会有同情心。

    她只担心唐国公发现了她们,就叫人“乱棍打死”了她们俩。

    翠柳果然也抖了抖稚嫩的肩膀。

    “事到如今,都过去这么久,国公爷还是不肯原谅我吗?”罗姨娘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哀愁与伤心,她想要扑到唐国公的怀里求唐国公心软,可是见唐国公无动于衷地看着自己,不由簌簌地落下眼泪,红着眼眶哽咽说道,“国公爷难道不明白我的苦衷?二丫头的婚事,我承认自己动了心眼儿。可是二丫头是我的亲生女儿,除了我,谁还能为她真心谋算?夫人……我知道夫人正给她寻婚事,可是寻来的都是什么?不过是些勋贵庶子,还有一些寒门读书人。”

    “你不满意?”唐国公冷冷地问道。

    “我该满意吗?夫人怨恨我夺走国公爷的心,因此怠慢到二丫头。可是国公爷,寒门读书人生活多么凄凉我不与你说。可是那些勋贵庶子,怎么配得上二丫头的品格?”罗姨娘不由垂泪,她风姿绰约地立在假山旁红着眼眶说道,“怎么可以叫二丫头做庶子媳,日后低人一等呢?”

    庶子媳在婆家,永远比不上人家嫡出的儿媳,一辈子低人一等。

    这怎么可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