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母子之争

    这就叫唐国公夫人十分为难。

    她不能不听从婆婆,可是女子以夫为天,又不能拒绝唐国公。

    “你说,他是这么说的?”老太太突然脸色凝重了。

    云舒就见老太太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一时有些茫然。

    难道老太太因为这件婚事对长子唐国公不高兴了?

    “正是如此。我也说,大丫头一向都是好的,沈将军膝下也有年纪相仿的公子,虽然大丫头是个庶女,可是也算是我膝下养大的,若是要联姻,记在我的名下充作嫡女也是好的。可是国公爷却偏不肯。”见老太太突然不说话了,唐国公夫人也恐婆婆误会自己,急忙解释说道,“他就相中了素锦,说是合适自己的儿子。老太太,您也想想,我也做不得国公爷的主。”

    她便轻叹了一声。

    当然,她心里对这婚事是极满意的。

    不然就算是唐国公乐意,她也不会乐意。

    “既然是他的话,那我再想想。”老太太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似的靠在了软塌上,她见唐国公夫人不安地看着自己,便摆手说道,“大哥儿的婚事……你不必急。就算是看中了素锦,也不必此时开口。至于眼下,你只管着大丫头的婚事就好。毕竟二丫头订了荀王府,大丫头做姐姐的若是不出嫁,反倒叫妹妹抢了先,总是脸上难看。”见唐国公夫人毕恭毕敬地答应了,她这才疲惫地说道,“既然你已经与我说明白了,就回去吧。”

    “那国公爷那里,您要不要与他说说?”唐国公夫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必。我若是想见他,自然会叫他来见我。”老太太平淡地说道。

    她既然这样说,唐国公夫人就不敢说其他的话,站起来退出了上房。

    她才退出去,老太太就歪在了榻上,许久没有说话。

    “老太太,要不要叫大夫?”见老太太不舒坦,琥珀上前低声问道。

    “叫什么大夫,这怕不是恨不能我赶紧一命呜呼。”;老太太便垂泪,对琥珀低声说道,“只想着自己的义气,也不想想……我这心里头怎么受得住!”她这样伤心,一时琥珀几个都慌张了起来,老太太本就是上了年纪的人,若是时常这样伤心那还了得?因此云舒也叫琥珀上前陪着老太太说话。只是老太太的情绪一直都不好,这些时候上房之中就少了几分欢快,多了几分沉闷。

    这份沉闷连时常来给老太太请安的三位夫人都察觉出来。

    唐国公夫人自然心里有数,因此越发有些紧张,倒是二夫人胡氏与明仪郡都有些茫然。只是老太太神色总是恹恹的,哪怕儿孙满堂都在面前说笑讨好,却一直都没有说笑的兴趣,这就十分尴尬了,因此过不了多久,唐国公夫人实在受不住这样内心的煎熬,就去与唐国公说了这件事。这一天都快到了晚上,云舒叫琥珀安排在老太太的房中值夜,正给老太太端了一碗桂花羊乳,就见外头走进来一个高大挺拔的英俊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不苟言笑,目光内敛,看起来充满了气势。

    云舒见这正是唐国公,忙将老太太手里的碗接过来走出去。

    她也看出这母子俩是有话要说,因此将碗放在小厨房的灶台上,见已经有两个灶台上的服侍人拿了些热乎乎的吃食给自己,就道谢,也不急着回去,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把一晚炖得软烂的银耳羹慢慢地吃了。这在夜里还有些冷,吃了这碗银耳羹,云舒觉得浑身都暖和了起来。她只觉得这银耳羹入口很少滑嫩,吃得一干二净,这才对灶上的人道谢,慢悠悠地往回走,走到老太太的门口,就听见里头传来老太太带着几分恼怒的质问。

    “你怎能做这样的事!”

    老太太仿佛气得不轻,云舒微微一愣,就避开了,走到远远的廊下去守着。

    她只觉得老太太似乎很是恼火,可是却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也不知道唐国公要怎样跟老太太解释老太太愤怒的事。

    只是这虽然春夏交替的时节,可是这天到了晚上,天都已经黑透,云舒是真的感觉有些冷了。她本穿得就有些单薄,毕竟也不知道唐国公要来,还要避出来,因此穿的不过是薄薄的单衣。此刻跺脚都不敢大声,她把两只手都捧在自己的眼前吹着热乎气儿,刚刚吃了的那碗银耳羹的暖和勉强还叫她能够忍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见老太太屋子的门被打开,之后唐国公一脸平静地走出来。

    他脸色冷淡,目光如电,霍然看向廊下。

    见廊下一个小丫鬟缩头缩脚,正慌忙给自己福了福,唐国公的目光冷淡地转移,脚下顿了顿,回头看了看老太太的屋子,这才扬长而去。

    见他走了,云舒也等了一会儿,才往老太太的面前去。因老太太不喜晚上睡觉值夜的人多,因此每天晚上只有一个丫鬟陪着老太太,等着晚上叫水的侍候。此刻云舒回去,老太太面前只有她一个。她见老太太有些难过地坐在椅子里,便进里屋把老太太的床给铺了,这才回来对老太太轻声说道,“老太太,天色晚了,您还是先歇息。什么事儿都不及您的康健要紧。就算与国公爷有话要说,也得叫自己的身子好些。”

    “你刚刚在外头?”

    “我有点饿了,才去了厨房吃了些东西。”

    “刚才门口没见你,你在院子里等着?”

    “院子里冷得很,我在廊下躲风呢。”云舒笑着说道。

    “你是个好孩子。”只要不是叫老太太厌弃,老太太对丫鬟都很温煦宠爱,摸了摸云舒的手,见她手背冰凉,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我没看错你。只是今天晚上也磋磨你了。”云舒这样单薄,却在外头冻了不知多久,老太太倒是也心疼云舒,握了握云舒的手缓缓地说道,“我与你们国公爷也没什么话要说了。他乐意如何就如何吧。”她显然是叫长子给气着了。

    云舒笑了笑,也不说话,轻声说道,“若是这话叫国公爷听见,国公爷心里只怕要惶恐。”

    “他若是惶恐,怎么会给你们世子定亲这么多的事也擅做主张。”

    “我常听府中的人说起,国公爷在前朝权柄赫赫,并不是一个会轻易行事踏错的人。”云舒见老太太怔忡片刻,想到老太太对自己的好,不由感念几分,轻声说道,“这话原不该我说。只是国公爷不是一个会随意做决定的人,既然做了联姻的决定,必定是有国公爷的道理。”她听见老太太哼了一声,一边扶着她去睡觉,一边轻声说道,“可是国公爷心里更惦记老太太。若只是擅做主张,不把您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匆匆而来与您解释呢?国公爷对老太太一片孝心,也希望这世间能有双全法。”

    “双全法?”老太太不由念了一句。

    “一则成全国公爷联姻之意,一则希望老太太每天欢喜安康,这大概就是国公爷希望的双全法了。”

    这话说得熨帖,老太太闭了闭眼睛,本有些恼火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

    “你这话倒是也没错。你们国公爷本就是一个十分孝顺的人。”

    “不必老太太说,看都看得出来。”

    “看得出来?”

    “老太太每日里,除了因世子的婚事之外,每天都很开心,这自然是因儿女孝顺的缘故。可见不必多说,只看着老太太就知道,不仅国公爷,就连大夫人,这府里所有的主子,对您都是一片孝心,因此才叫您每天都高兴。更何况我也不怕与老太太说,左右这儿也没有旁人,前些时候郡主赏了我两匹极美的料子,缘故也不过是因我能讨老太太一笑罢了。这份心意,是主子们对您的心意,反倒叫我受惠,因此才感同身受。”

    “你啊,素日里看着不言不语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可是一说道理一套一套儿的。”老太太笑着点了点云舒的额头。

    不过她倒是叫云舒提醒回想到了唐国公对自己的孝心,想到唐国公的苦衷,一时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

    “可是我真的不愿意这门婚事。你知道你们世子……那样的人中俊杰,从小就出色,叫我说,这京城之中世族多纨绔,跟你们世子一般出息的不过……”

    “您对世子是一片疼爱,难道国公爷反倒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了不成?国公爷无论怎样,总不会害了世子。”云舒见老太太脸上紧绷的皱纹都慢慢地松缓了下来,见她躺在床上,便给老太太掖了掖被子轻声说道,“万事还有国公爷在呢。您只安心地过日子,如今为了写不安的事就夜不能寐,那才成了国公爷的罪过。”她眉目柔和,老太太看了她一会儿,许久之后才摸了摸她的发顶。

    “再心情不好,怕是叫你的这份安慰都白费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