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锦缎

    云舒见画书拿给自己的那两匹料子,不由微微一怔,继而脸红了。

    “画书姐姐,这不合规矩。”

    哪儿有一个小丫鬟却得了别人的东西的?

    且见这样子就知道,这料子一定是合乡郡主赏给她的。

    叫画书拿来,云舒觉得怪怪的。

    “哪里有不合适的。”画书先将这两匹料子放在云舒的手里,这才笑着说道,“怎么,你说唤我做姐姐难道只是哄我?不过是我给妹妹些料子做衣裳罢了。难道我们丫鬟之间就没有往来了?”见云舒没有说话,露出几分为难之意,她的目光不由越发柔和,握住云舒的手轻声说道,“更何况咱们郡主也说了,你今日叫老太太欢喜了,这就是你最大的功劳,本就是府中的功臣,本就该赏的。原是我得了这个巧儿,在你的面前做了一把好人。”

    云舒这才迟疑了几分。

    若说是合乡郡主做儿媳的感念自己服侍老太太有功赏的,倒是事出有因。

    可是……

    “服侍老太太每天笑一笑本就是我分内之事,哪里要郡主来赏我呢?这也不算什么功劳。”她将料子推给了画书,画书便和声说道,“别与我推推辞辞的了。不过是两匹料子,在咱们国公府里算什么?别人也是有的,若是只有你不要,难免叫旁人见了心里也不舒坦。只是这料子是我单独挑了花色给你,因此才背着人拿给你。”她见云舒温柔和顺,想到了如今院子里的那个珍珠,不由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真是没想到,眼前这小丫鬟比那珍珠还有几分清明。

    云舒这才收了。

    她垂眸看了看手里的这两匹花色鲜嫩娇俏,显然是小女孩儿喜欢的漂亮的绸缎,这才对画书轻声说道,“那姐姐替我谢郡主的赏。”她也知道,若是自己再三不要,难免叫合乡郡主心里不痛快。只是这事儿却还是往琥珀的面前报备了一下。她觉得自己收了合乡郡主手中的赏赐有些不安,琥珀却并不觉得如何,平淡地说道,“给你就收着。左右不过是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

    “我明白。”云舒缓缓地说道。

    见琥珀的意思,合乡郡主这并不是只赏了自己一个。

    不过私底下赏了,云舒想了想就明白了几分。

    合乡郡主出身王府,嫁妆无数,出嫁的那一日十里红妆显赫无比,这份私产不说唐国公夫人,就是府中二夫人胡氏恐怕就是比不上的。她诚心孝敬老太太,可若是大张旗鼓地赏赐老太太院子里的丫鬟讨老太太的开心,那岂不是叫二夫人为难?二夫人若是私房不够丰厚,必然不及她豪爽,那到时候在老太太面前岂不是孝心被比下去了?就算是二夫人咬牙坚持住了,也赏赐老太太院子里服侍的人,可是这样形成了攀比之风,那妯娌之间的关系就不要相处了。

    因此合乡郡主才私底下叫人给了这几个丫鬟。

    云舒想明白这些,这才心安理得。

    她虽然没有在老太太的面前说合乡郡主赏了自己,可是老太太却似乎知道,最近的心情反倒不错。

    毕竟被儿媳妇儿看重,且儿媳又是懂事的,总是比较省心。

    不过虽然云舒没有对老太太说,可是却还是裁了些这新鲜的料子做了几个荷包汗巾还有帕子,这几样新鲜,老太太瞧着心里也觉得有趣,又分给翠柳两个荷包,这一天云舒正在屋儿里歇着喝茶,就听见外头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她走出去一看,且见是小丫鬟们的大屋那儿正围了几个人,因也是在大屋里住过的,因此她就好奇地走过去,却见是莺儿正得意洋洋地收拾箱笼。

    她到底是之前在小丫鬟们之中掐尖儿的人,此刻正把一把把的铜钱往箱笼里收拾,云舒还看见几块儿十分好看的料子。

    一旁,莺儿的姐姐翡翠正靠在门边,见了云舒,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儿。

    云舒也不理她,见莺儿正收拾好了那些箱子还有一些简单的胭脂水粉,便拉了拉一旁的翠柳低声问道,“她真的要去三房服侍?”若去了三房,那合乡郡主那儿必定得有计较。打从合乡郡主赏了云舒料子却并不张扬,云舒就知道这位看起来明艳爽朗的郡主不是吃素的,不是一味的有勇无谋,于人情往来都十分看得开的。若是莺儿去给珍珠当小丫鬟,那日后在这三房里怕还不及在老太太面前体面清闲。

    “可不是。听说去了就是二等丫鬟,服侍珍珠姐姐的。”

    翠柳目光转了转,见翡翠没有留意,莺儿还在与几个围着她羡慕得不得了的小丫鬟高声说着珍珠如何如何在唐三爷面前有脸面,自己过去了就是珍珠面前的第一人,便与云舒压低了声音说道,“说是珍珠姐姐亲口在三爷的面前求来的恩典。三爷也应了。”虽然珍珠不过是个通房,自己也没仗着与唐三爷的情分挣出一个姨娘来,可是因服侍过唐三爷到底身份不同,身边多一个二等的小丫鬟倒是没有什么逾越的地方。

    云舒不由苦笑了起来。

    按规矩自然是不会逾越,可是若论人情,合乡郡主怎么可能会高兴。

    她没有想到在老太太面前那样温顺的珍珠,在去了唐三爷的面前竟然还一套一套儿的。

    若当真老实,如今正是唐三爷新婚的时候,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折腾起来,还要丫鬟?

    夹着尾巴做人,自认自己是个丫鬟出身低调服侍合乡郡主,许合乡郡主还能容了她……

    “还有一件事儿,我正想寻你呢。”见云舒垂头若有所思的样子,翠柳也不在意莺儿那双得意炫耀的眼睛扫过云舒,拉着云舒走到一旁低声说道,“昨天晚上娘叫我传话儿进来,说是宋大哥家里头出了些事儿,叫人如今给赶出来了。”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她便露出几分不平与云舒说道,“听说是宋伯伯病重,前两天突然没了。他继母那人你知道的,见宋伯伯没了,哪里还肯叫宋大哥在家里生活,就把他给赶出家门。”

    “赶出家门?这怕是有些过分了。那家里本也有宋大哥的一份儿不是吗?”云舒皱眉问道。

    “谁说不是。可他那继母硬说家里都给败坏了,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那么一个宅子,只说宋伯伯临死之前说都留给他的,若宋大哥来要,就是不孝。”翠柳便低声说道,“我也没见到。只是娘过来说的,说是身无分文,大晚上的就给赶出来了,一件衣裳都没给。如今宋伯伯才下葬,他一个人在外头仿佛成了孤魂野鬼,也不知道会怎样。爹心里有些可怜他,只是也知道他不是那等心安理得受人恩惠的性子,因此叫他如今住在咱们的那片地里的小茅屋里给看地呢。”

    “这也好,有了安身之处就好。”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自然还记得那位沉默寡言的高大少年。

    想到他被继母这样刻薄,她的心里总是有些不欢喜的。

    “只是娘叫我跟你说一声。毕竟那是你与我的地,叫人住在那儿总是得叫咱们做主人的知道。”陈白家的若是不涉及碧柳的时候,自然十分知道事理,这样将宋家那少年放在云舒与翠柳的地里,她也不会不打招呼。云舒便笑着说道,“如今我知道了。叫陈叔与婶子安心就是。叫他住着吧。”且叫云舒说,那少年有一双坚定的眼睛,有着那样眼神的人,她想日后的前程必定不坏。

    只当是多个朋友多条路。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翠柳顿了顿才小声儿说道,“不过也不知道宋大哥日后要怎么办。他总不能一辈子住在咱们的地里吧?”

    “他不是会安居贫困的人。日后总是会找着前程。”云舒见翠柳松了一口气,不由玩笑问道,“怎么,你还心疼你的地?”

    “倒也不是心疼。只是若是个不知进取的,总是霸占咱们的地方我心里不痛快。再可怜也没有拿咱们的私产填补的道理。”翠柳这话说得十分有理,云舒也不由微笑起来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救急不救穷就是这个意思了。”她会附和自己,翠柳眼睛顿时一亮,拉着云舒扭着不撒手,说自己最近做了什么活儿,跑了什么腿儿,等到了莺儿招呼小丫鬟们一块儿帮自己运箱笼去三房,翠柳与云舒都躲了。

    这浩浩荡荡的若是去三房,合乡郡主只怕更不会高兴。

    果然,有几个机灵的小丫鬟就也没有跟着过去,倒是有几个想要巴结翡翠莺儿,或者想要讨好珍珠的欢天喜地地跟了过去。

    这大屋离老太太的上房还有些距离,云舒也不担心这里嘈杂叫上房的那些大丫鬟与老太太们听见,只是到底觉得莺儿这大张旗鼓的不大好看。她也没说什么,与翠柳告别,又把自己闲着无事做了的一些精致的花结给了翠柳叫带出去卖了,这才回了上房,却见此刻老太太正撑着额头听琥珀在说什么,听了一会儿,便摇头说道,“这婚事不行,我不答应。叫你们大夫人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