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人算不如天算

    “二妹妹,快不要说这些抱怨的话吧。父亲母亲对你已经足够公允。”

    唐大小姐虽然之前嫉妒妹妹得了好婚事,可是自从听了唐国公夫人的话,心里不由对妹妹的未来生出几分同情。她也知道,若是唐二小姐再这样下去,唐国公夫人说不准,可是老太太却一定会厌弃了她。唐国公一向都是个孝顺的人,决不能容忍自己的庶女忤逆老太太,若当真叫唐国公这位庇护她们的父亲都厌烦,唐二小姐以后就算做了荀王妃,只怕也没什么好下场。

    她想要岔开话题,叫妹妹与自己在一旁坐着,陪着老太太说说笑笑,这事儿揭过去就算了。

    也是为了能叫老太太心里高兴。

    “大姐姐何必在这里装好人!我不得志,难道大姐姐不才是最快意的那个人吗?从前还因婚事嫉妒我,如今在老太太的面前,大姐姐姐妹情深的样子不觉得恶心?!”唐二小姐只觉得唐大小姐虚伪,这种虚伪是目下无尘的她最讨厌的,无论是唐大小姐之前讨好老太太口口声声带着姐妹们要给唐三爷成亲的时候绣荷包,还是在唐国公夫人面前奉承做个孝顺女儿,抑或是眼下,竟然还来拉扯自己,唐二小姐都厌烦气不得了。

    她虽然是娇滴滴的少女,可是用力甩开唐大小姐却也不费什么力气。

    “你们都听见了?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不知好歹的丫头!”老太太见唐大小姐叫妹妹甩了一个踉跄,顿时恼了。

    云舒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完全没有说话的份儿,只是也觉得心中生出几分诧异。

    唐二小姐这莫不是失心疯了?

    “老太太说的话我不敢认。没有善待,何来的不知好歹?”唐二小姐娇弱婀娜的身躯在颤抖,她此刻看着上房之中都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几个女眷流着眼泪说道,“我知道,我与姨娘碍了太太的眼了。因我姨娘得宠,太太的日子过得也不欢喜。”见唐国公夫人震怒的脸慢慢变得面无表情,她便哽咽地说道,“可是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情深。父亲与姨娘之间是有感情的,太太是做正室的人,为什么容不得?难道非要逼死姨娘才高兴吗?难道父亲就不能喜欢姨娘吗?还有我……太太厌弃我,可是我也是父亲的女儿,凭什么不能得到父亲的疼爱?难道只有嫡子嫡女才算是个人,别人都不该出生?太太若当真这样想,也过于恶毒了!每个人都有恩爱的权利,也有被父亲爱惜疼爱的权利!”

    “你!”

    “父亲不喜欢嫡子嫡女,自然是因嫡子嫡女做得不好。父亲疼爱我与姨娘,就因我与姨娘也有叫父亲疼爱的地方。太太与大哥二哥不知道寻自己的缺点,反来忌惮我们母女吗?!”唐二小姐这些话已经憋在心中多年,见唐国公夫人咬着牙看着自己,便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清泪,扬起了美丽的脸讥讽地说道,“可是太太就算再刻薄,如今我也有了前程!”这都是她自己争气,得到了荀王的青睐,嫡母就算打压忌惮她,妄图把唐大小姐碰上来和她打擂台,也是白费心思。

    想到这里,唐二小姐越发凛然。

    合乡郡主匪夷所思地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见唐国公夫人眼底带着几分怒火,合乡郡主就知道唐二小姐完了。

    真以为做了荀王妃,前程就已经定下来了?

    荀王宁愿迎娶唐二小姐,冲着的也不过是唐国公府的威势,若唐国公府都厌弃唐二小姐,那荀王怎么可能还将她捧在手心。

    “老太太,切莫生气,还是叫她出去。这如今的女孩儿临到嫁人的时候,自然是有许多的忧虑烦恼,因此说出一些失心疯的话。”唐国公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念来日方长,一边叫红了眼眶十分委屈的唐大小姐坐在自己的身边,一边对老太太轻声说道,“看在她是要嫁出去的女孩儿,老太太这一次饶了她吧。”她乐得在老太太面前做出一副贤惠宽容的样子,当然,之后会不会有多嘴好事儿的在唐国公面前告状,与唐国公夫人没关系。

    今日这事儿瞒不住,更何况唐国公姬妾不少,有乐意趁着这件事踩罗氏一脚的,自然也会动手。

    都不必唐国公夫人自己去告状,就有人做了。

    “就叫她出去吧。”老太太缓缓地说道。

    她乐意教导自己的儿子,叫唐三爷不要因宠爱丫鬟就忽略了正妻,那是因为唐三爷是她的爱子。

    可是唐二小姐这么一个庶出的孙女在她的眼里又算什么?

    若唐二小姐孝顺,老太太自然十分慈爱温煦,不论别的,只见老太太甚至对身边的丫鬟都很温和就知道,老太太是个慈祥的老人家。可若唐二小姐不孝顺,老太太自然也有雷霆之怒。不看远的,只看最近的珍珠,那也曾经是老太太十分喜欢的丫鬟,还为了她的终身用心谋算,可是一旦厌烦,发现辜负了她的疼爱,珍珠如今在唐三爷面前被疏远,也是老太太亲自开口。

    云舒就知道,老太太是个难得明白的人。

    她乐于给予可怜的女孩儿庇护与照顾,可是却不能做卑劣的的事。

    不是一味的宠爱维护,可是却叫云舒越发觉得老太太是个很好的长者。

    “不必你们赶我。日后……就算你们请我来,我也不会来!”日后她成为荀王妃,就算她们这些长辈想要巴结她,请她回这国公府中,她都不会给她们这个面子了!唐二小姐只觉得今日受到的羞辱,来日自然也要全数叫她们知道,因此哪怕一张雪白美丽的脸上满是泪痕,却依旧高高地扬起了头,脚下裙摆荡起了优美的弧度,仰头走出了上房。她这样骄傲的样子叫合乡郡主只觉得可笑。

    她摇了摇头,见老太太身后的云舒正给老太太顺着心口,目光不由一闪。

    只怕从前再没有人想到,珍珠让出了自己在老太太的面前的位置,成功上位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小丫鬟。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老太太院子里大大小小的丫鬟也好几十人,却叫这么一个才八九岁的出了头。

    不过,合乡郡主更乐意叫这样年岁小,且没什么勾引男主子的心思的小丫鬟在老太太的面前。她莞尔一笑,只对云舒紧张老太太当没看见,倒是将目光扫过了正低声与唐国公夫人说话的唐大小姐的身上。见唐大小姐虽然叫妹妹打了脸,可是却努力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她对庶女都不大喜欢,因此也并不喜欢唐大小姐在嫡母面前的小心翼翼的奉承,便在心底哼了一声。

    “母亲,前些时候与我三爷说,过一阵子出去京城外的庄子上散散心,若是母亲与大嫂有空闲,不如一块儿过去吧?”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她就仿佛刚才唐二小姐抽风儿一样闹了一场没发生一样。

    “庄子?你们小夫妻自己去吧。我老天拔地的,实在不爱动弹。你大嫂要主持中馈,公中大大小小的事儿都要你大嫂处置,也没有空闲。”老太太很满意唐三爷与合乡郡主夫妻俩这样亲热,心里带着几分期盼地扫过合乡郡主的小腹,她却没有催促什么,反而对合乡郡主笑着说道,“只是你们夫妻俩出去,侍卫多带着些,注意些安全。”她一向都不是在儿子儿媳之间指手画脚的性子,因此也没有其他的叮嘱。

    “我记得了。”合乡郡主忙笑着说道。

    她如今倒是觉得,自己这婚事结得不错了。

    婆婆与妯娌都省心,夫君也不是一个糊涂人,还有什么不好的?

    因此合乡郡主便投桃报李地对老太太继续说道,“母亲,我娘家王府昨日差人来给我送了几样儿贡品的绸缎,都是江南织造处今年的新花样儿,颜色有合适您与大嫂二嫂的,我一会儿叫人给送来。”这些进贡的绫罗绸缎,在皇家显贵的眼中虽然新鲜,不过也不过是解闷儿的玩意儿,宋王府是皇家王府,得到的贡品自然不少。国公府其实也有,都受在库房里,谁想要自己就去挑选。

    不过都是公中的东西,就算挑选也不可能十分随意贪心。

    合乡郡主叫人送来的,那就是更多些,也叫人心里喜欢。

    不都有一句话,叫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合乡郡主念着家中的这份情谊才是叫老太太最欢喜的。

    “那你就送来。”她也不拒绝儿媳对自己的孝敬。

    做老人家的,谁不喜欢被儿媳们捧着孝顺着呢?

    “我就不必了吧。”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怎么不必?嫂子正在盛年,穿戴得鲜亮自然也有国公夫人的气度尊贵。”合乡郡主说笑了两句,到底把这件事给定了下来。

    倒是云舒没有想到,过几日合乡郡主身边的大丫鬟,之前对她十分善意的画书带着几个小丫鬟将合乡郡主孝敬老太太的绸缎给琥珀入库,又轻轻把云舒拉到院子的没人的地方。

    “这两匹料子是给你的,你也做几件好衣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