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丫鬟养的

    “怎么,罗氏病了吗?”

    “罗氏一向体弱多病,您也不是不知道。这段时间又操心二丫头的婚事,因此累着了。”唐国公夫人是真的不乐意看见唐二小姐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只是她膝下生有两个嫡子,对唐二小姐也不是很在意,见老太太皱了皱眉,急忙说道,“您不必担心。我与国公爷已经请了大夫来瞧过,只说安心静养,不要多思多心,过些时候就能痊愈。”

    她自认对罗氏已经仁至义尽。

    不然换个别人家的主母,这等不安分的妾侍,早就被她责罚了。

    显然唐二小姐跟嫡母想得不一样。

    “太太何必要说这样粉饰太平的话。我姨娘病弱,几乎断气,就算有大夫看顾,可是身子一直都不好。这府里的都是看人下菜碟的,太太对我姨娘冷淡,自然有人落井下石,那些个丫鬟也是跟红顶白,只把我姨娘视若无物,我姨娘连口热乎的汤都喝不到。怎么到了老太太的面前,就成了我姨娘没什么大碍?老太太,我为姨娘委屈。”唐二小姐与罗氏母女情深,见唐国公夫人在老太太面前轻轻地把自己姨娘的病症给掩饰过去,顿时生出几分不平。

    “不过是一个妾侍,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合乡郡主笑吟吟地在一旁曼声说道。

    她横了唐二小姐一眼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二丫头,我到底是你的婶娘,是你的长辈,因此劝你一句,这你是主子,小妾不过是奴婢。一个正经的主子小姐,你的母亲只有你眼前的唐国公夫人罢了。至于其他的,少在一块儿参合,叫自己小心眼儿不说,还贻笑大方。老太太问一句罗姨娘,是老太太心里知道有这么个人。可是罗姨娘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知道自己病了,就该记得不要拖累人,还委屈什么。”

    “你!”

    唐二小姐没想到合乡郡主竟然说话这么厉害。

    这段时间合乡郡主与唐三爷夫妻之间感情十分和睦,因此在府中也十分和气,哪里有这样牙尖嘴利的时候。

    “你如今也是要做王妃的人,日后更是地位贵重,总是姨娘姨娘的,怕不是恨不能叫人家记得你是个庶出的来历?”合乡郡主最看不上唐二小姐这样只知道抱怨,尖酸的人。更何况她能有这样好的婚事,而且听说才情出众,可见平日里唐国公夫人是没有苛待她的。可是到底是庶女,眼皮子浅,养不熟,哪怕这样善待,依旧没有一个感恩的样子,见了这种庶女白眼狼一般的嘴脸,合乡郡主越发在心中一凛。

    她就越发地想到自己。

    就算唐三爷日后纳妾,也决不能叫唐三爷有什么庶子庶女。

    不然不仅养出个愤懑,还日后是个祸害!

    “我是要做王妃的人吗?老太太可知道为何我姨娘伤心病重一病不起,几乎要没了命去?”唐二小姐哪里是合乡郡主的对手,她一向自负清高,也不屑与人争执,含着眼泪看着板着脸不说话的老太太十分伤心地说道,“姨娘的每一些心事都是为了我,都不过是想叫我能过得更顺遂一些罢了。太太不公,在嫁妆上刻薄我,姨娘怎么能不伤心难过,因此多病呢?老太太,我分明是去做王妃,可是太太只给我预备了三万两的嫁妆,这合适吗?”

    云舒都诧异地张大了眼睛。

    三万两还少吗?

    对于一个国公府的庶女,这三万两的嫁妆其实很不少了。

    虽然唐二小姐是嫁入荀王府做王妃,可是总不能金山银山地给她吧?

    “老太太,给二丫头三万两的嫁妆是国公爷的意思。且二丫头说得含糊。这三万两不过是留给二丫头的私房钱,至于其他的良田铺子古董字画这样的嫁妆,并未包括在这三万两之中。”唐国公夫人只觉得心头一股怒火冲上心头,哪怕明知道唐二小姐这婚事唐国公不大看好,她也多少可怜唐二小姐日后的婚事,可是看着庶女这样在婆婆面前告状也把她给气得不轻。

    她言下之意,就是这三万两都是其他嫁妆之外给的,这别说是国公府庶女,就是国公府嫡女,也已经称得上是丰厚。

    云舒清楚地知道,唐国公夫人还真的没有在嫁妆上刻薄唐二小姐。

    所以唐二小姐还觉得不够,甚至那位罗姨娘还因此伤心病了?

    云舒的心底不由生出了一个词来。

    人心不足蛇吞象。

    她垂了垂眼睛,见太夫人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不由拉扯了站在自己身前的琥珀的衣摆一下。琥珀也顺着云舒的目光看去,皱了皱眉,转身取了茶来捧给老太太,且目视云舒。云舒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意,上前来给老太太轻轻地捏气了肩膀。她小小的一个小丫鬟,顺势单膝撑在老太太的身边叫老太太可以靠着自己,自己无声地用一双小手给老太太轻轻地捏着肩膀,就叫合乡郡主抬头看了一眼。

    老太太只觉得这轻柔的服侍之下,自己心口的郁闷之气总算是消散了一些。

    她接过琥珀手里的茶喝了一口,靠在云舒的身上,看着唐二小姐那张含着眼泪十分不高兴的脸方才缓缓地说道,“三万两的确不合适。”见唐二小姐眼底闪过一道欣喜的光彩,她摆了摆手缓缓地说道,“只府中按规矩,一个庶出的小姐出嫁总共也不过是两万两银子的事儿。你的那些良田铺子金银珠宝捆在一块儿,起码也得有个三万两之数,这三万两的私房就很不必给你带着。一个庶女,又不是长女,若是从你这里宽容了,对你其他的姐妹多么不公。”

    唐二小姐不敢置信地看着老太太,娇躯微微颤抖,一张清冷骄傲的脸上布满了震惊。

    她霍然看向唐国公夫人,可是似乎一时又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怎么她抱怨自己的嫁妆微薄,可老太太却又削减了她的嫁妆?

    这还不如她之前得到的那些嫁妆呢!

    “老太太,您说错了话吧?我,我……”

    “就算你日后是荀王妃,可如今你也还是国公府的庶女,既然是庶女,就越不过咱们国公府里的规矩。荀王府里头的规矩,我不知道。日后你能在王府之中享受怎样的荣华富贵,那是你在荀王府里按规矩得到。可是如今在咱们府里,我不能见有人不守规矩。”老太太的话叫云舒差点儿笑出来,只是她本就是个内敛沉稳的性子,因低眉垂目,横竖看不出什么表情,耐心地给老太太轻轻地揉捏着肩膀。

    老太太喝了一口茶,仿佛重新滋润了一般,也有力气说话了。

    “至于你的嫁妆简薄,你也不能怪你的母亲刻薄你。毕竟你母亲该给你的都给你,如今为了你也是破了规矩,看在你日后是要做王妃,这嫁妆已经比规矩中多了许多。”唐二小姐生得花容月貌,因生得美,一向清高自诩,老太太自然也知道这个孙女儿的性子。见唐大小姐有些不安地上前拉住唐二小姐的手臂叫她不要那样无礼地看着自己,老太太便缓缓地说道,“你的嫁妆简薄,是你的生母没用!自己一介犯官之后,因此身无旁物地进了国公府,连亲生女儿的嫁妆都拿不出来,只能指望国公府,那也不过是自己的过错,何必怨天尤人呢?”

    这一席话,如同一盆冷水泼在唐二小姐的脸上!

    老太太已经很不客气地指名了罗氏的出身。

    犯官之后,还自己没有嫁妆,因此唐二小姐的嫁妆少,都是生母不给力。

    就算要埋怨,也别埋怨嫡母刻薄,只该埋怨生母自己是个废物。

    这样的话,仿佛是一记耳光一般。

    唐二小姐顿时只觉得上房之中无论是主子还是丫鬟们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那目光之中隐含的轻蔑刺痛了她的心。

    那是一种居高临下,仿佛是在看卑贱之人的目光。

    她自然知道罗氏是犯官之女。

    之前罗家抄家,唐国公看在从前的好友的份儿上将好友的妹妹买回府里,只为了叫好友九泉之下也瞑目。

    可是没想到罗氏因此爱慕唐国公,死活不肯嫁给别人,唐国公也知道她的身份若是嫁出去怕是要吃苦头,被人嫌弃,因此才纳了她入府。

    这么多年,唐国公对罗氏母女一直不错,只看唐二小姐比其他姐妹更高贵的模样就知道,养出这样的性子,自然是老源于父亲的庇护。也是因唐国公的这份维护,因此罗氏母女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曾经的出身,如今被老太太当头叫破,叫所有人都记起来相当出乎罗氏乃是被唐国公从大狱里给买回来的,这样的身份,自然也叫人不屑。毕竟,都是买回来的,那罗氏与她们这些丫鬟有什么不同?

    唐二小姐又与旁人口中“丫鬟养的”有什么不一样?

    如今,还敢在老太太的面前哭诉自己委屈?

    不也是原形毕露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