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长辈

    “莺儿?”

    云舒不由诧异起来。

    想当初她们八个小丫鬟里头,莺儿的确是最喜欢到处攀附,想要出头的那个。

    因为这个,之前莺儿与云舒之间也不是很和睦。

    莺儿只当云舒藏奸,抢了自己在老太太面前的位置,因此在云舒的面前时常阴阳怪气。

    就算是莺儿的姐姐翡翠,因云舒第一个升了二等丫鬟,在老太太看不见的地方也时常拿白眼儿去挤兑云舒。若不是琥珀公允,且如今珊瑚与云舒之间的关系不错,那翡翠都敢对云舒更多几分欺负。不过就算是这样,云舒的心里哪怕莺儿急着要出头,可翡翠怎么着也算是个聪明人,且那时候老太太对珍珠的厌弃翡翠也应该都看在眼里。虽然那一日老太太训诫唐三爷的时候翡翠不在房中,可是老太太说了什么,翡翠心里应该有数。

    明知道珍珠只怕在唐三爷的身边也不是过得很好,翡翠怎么可能叫莺儿去服侍珍珠?

    那不是也碍了合乡郡主的眼?

    “我听说是莺儿自己去求的,她姐姐不知道。”翠柳就把自己在大通铺里听见的那些话与云舒说了,轻声说道,“虽然珍珠姐姐如今不过是个通房,可怎么也算是与三爷有些情分,因此她的面前也缺小丫鬟服侍。只要能去了她的面前,就能做二等的丫鬟,岂不是与你并肩?她仿佛是为了这个才求了主子去服侍珍珠姐姐。”虽然珍珠如今才是通房,不过服侍三爷的女子,怎么也能有资格用小丫鬟了。

    莺儿见不得云舒比自己更快升了二等,因此去珍珠面前也没什么想不通的。

    云舒不由皱了皱眉。

    “那这可得罪了郡主了。”王府郡主都不是好性儿的,合乡郡主看似对珍珠容忍,可是这不过是看在唐三爷还对珍珠有些情分。只要回头唐三爷对珍珠彻底冷淡,珍珠只怕就是死路一条。更何况合乡郡主怎么可能会高兴有人主动去服侍珍珠……云舒摇了摇头,知道莺儿这一回怕是走错了路,只是却也没有不计前嫌去劝莺儿不要去服侍珍珠的意思。毕竟莺儿如今恨她恨得要死,她就算是劝了,莺儿也只会觉得她是见不得她好。

    “谁说不是。”翠柳不过说了一句,就对云舒兴致勃勃地说道,“还有个事儿,爹把你的那个糯米鸡的食谱卖了十两银子,今儿叫我哥哥传话儿,说是把咱们隔壁的一亩地给买下来给你收着了。等回头拿给你。”

    云舒不由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能卖十两?”这不过是南边儿日常的小吃,南边儿的百姓都会做的,食谱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怎么竟然卖了十两?见她这样诧异,翠柳就低低地说道,“我爹做生意,早年国公爷都夸赞的,说是石头缝儿里都能榨出油水来。”她对陈白这么会做生意与有荣焉,云舒看着翠柳那副骄傲的小模样儿也忍俊不禁起来。她噗嗤一声笑了,这才问道,“那料子送出去了没有?”

    “送出去了,我哥哥给拿走了。”翠柳的哥哥在唐国公嫡次子的身边做小厮,因此时不时地能见妹妹一面。

    云舒这才放心。

    “不过我哥哥听说你如今在老太太的面前服侍,叫你最近小心点儿,最好不要多说话,免得说错了那句话叫主子们心里不痛快。”

    “这是怎么了?”云舒好奇地问道。

    “二小姐就要嫁去荀王府做荀王妃,这国公爷面前正闹得厉害呢。不过是最近三爷的事儿叫老太太费心,因此大夫人也不敢叫长房的纷争叫老太太知道。我哥哥在二公子身边,因此知道得多些,已经很不像话了。这大夫人与罗姨娘的纷争怕是老太太很快就知道。你若是说了什么,不是得罪了大夫人就是得罪罗姨娘,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翠柳四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对云舒说道,“我哥哥说,不如当个锯了嘴的葫芦。”

    她年少单纯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关心。

    云舒心里一暖。

    “我都记下了。”她轻声说道。

    “那就好。咱们这些小丫鬟也就算了,说了什么主子们也不知道。可是你不一样儿,你是老太太跟前的人,多谨慎些吧。”翠柳见云舒点头,这才放心地笑了。她生得眉眼娇俏,很少是一副开阔的脾气,云舒顿了顿,想到了一件事,忙叫翠柳在廊下的阴影里不要晒到太阳,自己匆匆回了屋子取出两双鞋来给她,轻声说道,“陈叔与婶子在我的心里就如同我的亲长辈一般,这是我给两位长辈的孝敬,不值得什么,左右是我的心意。”

    这两双鞋自然是做给陈白夫妻的。

    他们对云舒都很好,云舒自然也投桃报李。

    “你这么孝顺,日后不如认了我爹娘做干爹干娘好了。”翠柳见这两双鞋厚实扎实,且针脚细密,陈白的也就算了,不过是普通的素面的鞋子。倒是陈白家的的鞋子绣得十分好看,面上还绣了十分精致的花样儿,拿在手里看着这样的绣鞋就叫人心里喜欢得不得了,那上头的精美的花样栩栩如生的,又配色极好看,她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这漂亮的鞋面,摊开手说道,“我都叫你给比下去了。”

    “我只会做绣活儿,可是你会的多着呢。”云舒笑眯眯地把鞋子塞进翠柳的怀里。

    她只当认干爹干娘这话没听到。

    翠柳却抿了抿嘴角,捧着这两双鞋子心里有了几分跃跃欲试。

    因云舒只能出来一会儿,她便把鞋子叫翠柳拿回去,自己回了老太太的屋儿里。如今老太太怕是还不知道翠柳与自己说的长房的嫁妆的事,因此她也不提。只是才过了两三日,这一天云舒难得不必做活儿,叫老太太叫到前头来跟着琥珀一块儿在自己的面前说话,一旁合乡郡主与唐国公夫人都在,下方其他的国公府里的小姐都不见,只有唐大小姐笑吟吟地陪着唐国公夫人听长辈们在说话。

    “老太太手里这帕子十分精致。”唐国公夫人见老太太吃了点心拿着帕子擦拭嘴角,垂落的图样儿是十分有趣儿的几个大大的蟠桃,还带着几分童趣,不由笑着说道。

    “是小云这丫头促狭绣的。”老太太倒是觉得有些自得,拿了帕子给唐国公夫人看,笑着说道,“我叫她绣些端庄持重的,她倒是也听话,绣了几个五福捧寿的,还有些缠枝花样儿,可是还偷偷儿绣了些桃子的,说是在外头端庄持重,在家里自然多几分童趣瞧着心情好。我这看走了眼,没想到这还是个淘气的丫头。”她看似是嗔怪抱怨,可是眼底却带着几分笑意,显然被云舒这样放在心上服侍是满意的。

    老人家,自然希望自己样样色色都被放在心上,被细致地对待。

    唐国公夫人一眼就看出老太太的心思几分。

    见云舒只在老太太的身边抿嘴笑,也不反驳,她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虽然淘气,可是却一心为了老太太。绣了桃子,怕也只是为了能博老太太一笑。”她见云舒给自己福了福,便温煦地说道,“你这样就很好。老太太身边一向细致,咱们想不到的,你就帮着多想想,只要叫老太太每日里能开心,就是你们的功劳。我也谢你。”她探身拍了拍云舒的手,云舒不由红着脸说道,“老太太宽容,因此不与我计较罢了。”

    “这样的小丫头难得都是真心。与老太太也是缘分。”合乡郡主看云舒十分顺眼。

    无论是她成亲的时候云舒编的花结还有鲜亮的那几样儿剪纸,虽然不值钱,可是却都是心意。

    更何况寓意还好,合乡郡主难得喜欢云舒的精巧心思,觉得都是彩头。

    “你们别夸她了,再夸她怕不是都要熟了。这丫头难得是一个不喜欢显摆功劳的性子,腼腆得很。”老太太笑着说道。

    “瞧您这护着的样儿,知道啦,这是您心尖儿上的人。”合乡郡主调笑着说道。

    老太太便侧头问道,“我心尖儿上难道没有你们了不成?”她如今与儿媳们一块儿说说笑笑的,倒是每日里过得十分清闲。因上了年岁,外头也不大爱出去应酬,除了与宋王府的这次联姻,她必须四处奔走之外,如今其他的事都叫唐国公夫人去外面搭理联络。这颐养天年,小辈们都在眼前奉承讨好,老太太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正拦着合乡郡主说笑的时候,却陡然见外头传来了细碎凌乱的脚步声。

    之后,云舒就见唐二小姐仰着头,一脸清冷地走了进来。

    因她在长房也闹了几日,唐国公夫人本嘴角带着几分笑意,见了她顿时垂了垂嘴角,笑不出来了。

    “哟,我还当是谁,这不是未来的王妃娘娘吗?”合乡郡主见唐国公夫人脸上的表情僵硬,因同是嫡妻,自然看不顺眼这等恃宠而骄的庶女,便笑着问道,“不在屋儿里照顾你多病的姨娘,来老太太面前有何贵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