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妾侍之心

    云舒心里叹息的时候,老太太的话还没完呢。

    “我也知道,你是舍不得她的。如今她怕已经是你的房里人。可是嫡庶有别,尊卑有别。她一个妾侍,决不能越过郡主。”老太太沉着脸说道,“嫡子嫡女才是家族的命脉,那些庶出的……良莠不齐,也不算什么。你的长子长女,必然要出自郡主的腹中。不止她一个,日后无论你有多少妾侍,可是你的长子与长女,都首先要是嫡出。只有嫡出的震慑,才是家族安稳之本。你如今已经入朝,也该知道所谓家中不宁何以安天下。若是家中后院儿都弄不明白,你还做什么朝中的大人?”

    “母亲说的是。儿子明白。”唐三爷郑重地说道。

    见他如今已经回转了几分,没有什么为了心肝儿就要闹得家中不宁的意思,老太太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看不上她,不仅仅是她叫李家退亲。更是她嫌贫爱富。你想想,若你不是唐国公府的主子,没有探花的功名,没有这锦绣富贵的一切,她还会为了你不顾一切吗?李家……难道还不够富庶?不过是她见到了更好的人,因此礼义廉耻都不顾,不知遵守承诺,也不知道自己的清白廉耻。”老太太见唐三爷的脸色微微动容,自己却已经慢慢平心静气起来缓缓地说道,“我身边这么多的大丫鬟,怎么就她出了差错?难道别人都是傻子,不知道你们主子们的好,因此都傻傻地外嫁?自然,我这府里,也有几个不安分的……可是敢闹到我的面前的,却只有她一个。”

    云舒不由垂了垂眼睛。

    老太太把难听的话都替合乡郡主说了,既不影响合乡郡主与唐三爷之间的情分,也不能叫珍珠得意。

    她倒是有点羡慕合乡郡主。

    不说别的,只这位婆婆就是拎得清的人。

    “儿子都知道。”唐三爷的脸已经惨淡起来。

    他本是意气风发的俊美贵公子,如今被老太太当头棒喝,才知道自己有些轻狂了。

    “回去吧。只是我的话放在这儿,她如今服侍也得有个名分,可只能是通房,不许叫这样的东西做你的妾侍。”见唐三爷也垂头应了,老太太这才露出几分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如今也快不要在女人的身上费心。这些年你日夜苦读,难道只是为了这些后院的妻妾?你的抱负,你的前程,都要多用心一些。男子的心在朝堂之上,不要整日里与女子厮混。明白了吗?”

    “儿子明白。”做男子的,谁不想建功立业,封侯拜相?

    唐三爷自然也不会例外。

    “儿子这些时候的确是糊涂,母亲的话,儿子都谨记在心,日后绝不敢再犯。”他想到珍珠的温柔,垂了垂眼睛,然而之后想到的却是自己在朝堂之中的更迭,许久之后方才说道,“儿子的姬妾自然也是母亲面前的小辈,母亲想要如何处置……儿子只求给她几分体面。”他到底顾忌与珍珠这么多年的情分,还有珍珠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的那份真挚,因此还是开口央求了几分。

    “你放心,该有的体面,她都有。可是不该她有的,她也别惦记。多陪陪郡主,那才是你应该一生爱惜的女子。”老太太温和地说道。

    唐三爷急忙答应了。

    他今日带着几分欢欣而来,却叫老太太几句话都拍在脸上,此刻有些气弱,老太太也知道他一向都被自己疼爱长大,如今当头棒喝打断了他的意气风发,也不留他在面前,叫他直接回去院子里休息。见唐三爷走了,老太太才有些疲惫地轻叹了一声喃喃地说道,“只望他是真的明白。”她为何要为爱子迎娶王府郡主?还不是为了儿子日后的前程,毕竟如今她活着,将儿孙都拘束在眼前也就算了,爱子永远都是国公府里尊贵的三爷。

    可来日若她死了,唐家分家,唐三爷这没爵位的就要分出去,没有得力的岳家,日后岂不是要沉沦?

    正是为了爱子的日后,她才求娶了王府郡主。

    日后爱子在朝中有王府做后盾,谁敢小觑了他?

    可若是儿子糊涂怠慢了人家郡主,宋王府凭什么日后要提携女婿呢?

    “我记得库里还有一扇十二扇的桃花山水屏风,拿去给了郡主,就说给她摆在屋子里也新鲜。”老太太叫琥珀去库房里翻出来自己之前收着的一副极华美的山水屏风来,叫人送到了合乡郡主的房里。合乡郡主得了这屏风便赏了抬了这屏风的人,听见说唐三爷在自己是书房歇着,似乎与老太太说了什么,珍珠过去服侍却叫唐三爷给送出来,便看着眼前这桃花灼灼,无比绚烂的屏风笑了笑。

    “老太太倒是明白人。”

    “自然是明白人。你只看看这么多年大嫂二嫂那里就知道了。”合乡郡主垂了垂眼睛,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面前带着几分冰冷的屏风,淡淡地说道,“坏人都叫老太太做了,我只做个好人,日后与三爷才能过得好,不必我做泼妇去收拾他的心肝儿,这夫妻之间自然和睦。老太太的确是个明白人,父王与母亲与我的这门婚事极好。”她拖到了这个年纪出嫁,本就是有些骄傲的性子,若老太太糊涂,唐三爷成亲还没有三个月就敢纳妾,她非掀了唐国公府的屋子不可。

    可是若是她大闹一场,哪怕收拾了珍珠,莫非日后还没有明珠白珠了?

    到时候她与唐三爷之间的夫妻感情就真的没了。

    夫君生得俊美,又文采出众,风流多情,她其实是希望琴瑟和鸣的。

    如今她和和气气的,老太太帮她把事儿都做了,唐三爷恐怕还得对她愧疚几分。

    没见都不叫珍珠服侍了吗?

    “这才好呢。郡主不知道,前些时候我看她在三爷的面前挨挨蹭蹭的就来气!”合乡郡主身边的丫鬟画书便哼了一声。

    珍珠也在这院子里服侍了几日了,因一贯都是个温柔的脾气,在合乡郡主的面前看着也羸弱几分,反倒叫明艳高贵的合乡郡主欺负了她似的。且唐三爷但凡回来,她就用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唐三爷,那目光叫男人的心都碎了。果然就叫唐三爷对她偏爱了几分,素日里也叫她多服侍。

    珍珠得唐三爷偏爱,自然合乡郡主就被怠慢了几分。

    画书看着合乡郡主忍着气的那几日就觉得气闷。

    “气什么。她也不过是仗着从前的情分。我退让些,她张扬些,老太太就忍不得了。”合乡郡主便轻叹了一声说道,“好好儿的日子她不过,偏要……”她乃是王府郡主,怎么可能会乐意与人分男人,如今不过是因珍珠情况特别,与唐三爷有旧因此才勉强忍耐,自己带来的丫鬟都没说要给唐三爷做通房妾侍呢。见画书忙着给自己擦拭手指,她便低声问道,“老太太面前的丫鬟,你瞧着对珍珠还有几分情分?”

    若有人与珍珠交好,在老太太面前给珍珠说好话,别日后老太太又心软了。

    “我瞧着都没什么情分。琥珀那丫头一向公正,珊瑚差点儿叫她坑得自己也没了婚事,因此诸多抱怨。旁的……大丫鬟之间也各自都不愿招惹是非。”画书便对合乡郡主说道,“且如今老太太面前顶了她差事的是小云。那小丫头年纪不大,却懂得分寸,才几日就把珍珠给比下去了。她一贯安分,老太太见了她就越发厌恶珍珠的轻狂,因此奴婢瞧着,老太太这回是不会回转。”

    “那就好。”合乡郡主冷笑了一声。

    她的夫君,是那么好抢的吗?

    “除了老太太那儿,对大嫂身边的丫鬟也和气些。”

    “还用郡主的吩咐,奴婢们都明白。”画书忙笑着说道,“只是老太太如今有了话,三爷这段时候怕是要逼着珍珠了。”这倒是叫她们欢欣的,毕竟她们都是合乡郡主从王府带回来的陪嫁丫鬟,对合乡郡主自然忠心耿耿,希望她与唐三爷琴瑟和鸣。如今唐三爷对珍珠多了几分疏远,自然就是合乡郡主的好日子,一时上房就格外轻松。果然这一晚,唐三爷带着几分歉意而来,对妻子越发温存。

    他为人本就温柔多情,与合乡郡主乃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夫妻情投意合起来,把别的都撇在一旁,夫妻之间的感情也越发的好了。

    云舒见最近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合乡郡主面容越发明艳红润,神采飞扬,就知道她的日子过得还算顺心。

    可是合乡郡主这日子过得顺心,只怕珍珠的日子过得就不怎么样了。

    更叫云舒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这一天翠柳来寻她,她与翠柳一块儿出来,就见翠柳也有些吃惊的样子。

    “你有没有听说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云舒好奇地问道。

    翠柳的脸色便有些古怪。

    “莺儿说要去服侍珍珠姐姐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