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训子

    云舒就觉得自己得到了珊瑚的格外的另眼相看。

    虽说从前珊瑚对她就不错,可是如今却多了些什么。

    那是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不过这又不是坏事,云舒与珊瑚之间比从前更多了几分亲热。

    “李庄头家里……你有没有被珍珠连累?”这一天云舒正给老太太做了一件外衫,碰去给了老太太,此刻珊瑚与琥珀服侍老太太穿上试试的时候,老太太便侧头问珊瑚说道,“若是李庄头对你也不满意,这婚事我再给你想想。”之前老太太把珍珠与珊瑚给了李庄头家里的一对儿兄弟,如今珍珠悔婚,还是为了服侍唐三爷,这李庄头的心里未必也得觉得珊瑚是不是也跟珍珠一个德行。

    这就是被珍珠牵连。

    若李庄头家当真对珊瑚也不满,那老太太给珊瑚换个人家也是应该的。

    “您啊别担心,这事儿之前我已经问过李家,李家也一向都知道我的为人,怎么会对我心存芥蒂。”珊瑚美貌爽利,见老太太穿上云舒给做的新外衫,便笑着说道,“小云的绣活儿越发精致了,老太太您瞧瞧这外衫上的针线,多么细致。且袖口的绣纹都极好,还有这盘扣,怎么还绣出了花样呢?”她笑着给老太太看云舒在这件外衫上下的功夫,老太太如今也知道云舒是个谨慎认真的人,因此便笑着说道,“小云做事,我还是很放心的。”

    珊瑚便笑了起来。

    李家怎么可能会迁怒她。

    她是老太太面前得宠的大丫鬟,且又没有攀附府里主子的心,李家能娶了她,一定会对她很好,毕竟日后李家也得靠着她在老太太的面前多几分能说话的分量。哪怕李庄头是老太太信任的人,如今管着老太太的庄子,可是老太太手下能干的莫非还少了不成?日后李庄头老了,老太太手里的活儿能不能留给李家的小辈,到时候就要看珊瑚在老太太面前的体面。只要李家明白事理,她就吃不了亏。

    更何况……她与未婚夫之间的感情不错。

    “既然如此,到底你是被她牵连。”老太太觉得这外衫叫她极满意,叫云舒陪着自己说话,便对珊瑚说道,“从前我给你与珍珠都置办了一份嫁妆。如今她自己不争气,那嫁妆给了她也是浪费。既然你被她连累,那如今她的那份嫁妆也都给了你,叫你能在李家好好立足。”这就是给珊瑚两份嫁妆了,老太太一向对身边服侍的丫鬟们都极好,给大丫鬟们的嫁妆也从不小气,如今两份加在一块儿,不说能比得上官宦人家的小姐,可是也比寻常富户家的小姐多了许多。

    “奴婢多谢老太太。”珊瑚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急忙给老太太磕头。

    老太太笑着扶起她。

    “不过你还得在我的身边服侍个一年半载,嫁妆的事儿先跟你说了,你不必着急就是。”老太太身边大丫鬟不少,可是当真能做心腹的也不过是三四个罢了,珍珠自己不懂事去了,如今在她面前也只琥珀与珊瑚还好些,至于翡翠之流,老太太总是有些不大喜欢的地方。此刻见珊瑚脆生生地答应了,她便推了推面前自己吃不下的点心给这几个丫鬟分了,且见此刻,唐三爷嘴角带着几分俊美风流的笑意走进来。

    他如今正是双喜临门,在翰林院春风得意,又娶了王府郡主,正是一个男子最容光焕发的时候。

    这样玉树临风的贵公子走进门,整个房间都亮堂了许多。

    云舒只看了唐三爷一眼,见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仿若春风,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怨不得珍珠宁愿忤逆老太太,也要嫁给这样的男子。

    年轻俊美,出身尊贵,又温柔多情,谁会不喜欢。

    “你今日怎么回来得这样早?”老太太不由诧异地问道。

    “翰林院今日没什么事,儿子想着不如回家来陪着母亲。”唐三爷坐在一旁,因新婚不久,整个人神采飞扬,见老太太关切地看着自己,便和声说道,“母亲不必担心儿子。翰岭院里的同僚都不错,且大哥在朝中一向都有威望权势,同僚们也让我几分。”他侧身接了珊瑚端给自己的茶水,目光扫过云舒,见她生得眉目似画,便笑着说道,“这莫非就是小云?如今服侍母亲绣活儿的那个丫鬟?儿子听珍珠说起她,说是帮着她做了不少事。”

    老太太本脸上带着笑容叫琥珀去张罗唐三爷喜欢的吃食,听到这里脸色顿时微微一沉。

    “你还有脸说!你与她什么时候好上的?真是太叫我失望了!”

    唐三爷笑了笑,垂眸轻轻叹息了一声。

    “母亲,儿子只是……”他探身过来,对老太太有些愧疚地说道,“珍珠一向温柔懂事,儿子与她之间也有几分情分。”他这话有些愧疚,老太太见儿子提到珍珠的时候的确眼底带着几分光彩,便慢慢地说道,“若你当真喜欢她,当初我叫她嫁给李家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如今落得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若不是李家还有几分忠心,污了自己叫你们得偿所愿,你的名声得成了什么样儿?抢夺奴才的妻子做妾?”

    唐三爷不由越发愧疚。

    “儿子当初也没有想到这些。母亲,儿子愿意补偿李家。”

    “你若是愿意补偿李家,要做的就是日后永远不要去李家面前恶心人!李家恨不能把这种事儿给忘了,你也就烂在心里!”老太太虽然是个慈爱的母亲,可是对于儿子做错事却一向都不含糊的,见唐三爷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羞愧,便叹息说道,“你与她做的这事儿,也叫我在宋王府面前怎么开口呢?口口声声善待人家王府的郡主,可是一转头,做婆婆的把自己屋里的大丫鬟送去给儿子做妾,你叫宋王府怎么想?”

    唐三爷已经把茶放在一旁,起身束手而立,听老太太的训诫。

    “皇家王府是这样好得罪的吗?只是你运气好,娶了一位一心一意为你的妻子。郡主虽然出身王府,可是身上却没有那些皇族女子的傲慢与眼高于顶,你与珍珠做了这种恶心事,她不吵闹,也不怨恨回去娘家告状,还帮着你描补,说都是她的主意,想与我讨了珍珠去服侍你!这样的贤惠,又出身贵重,换个人你试试?只怕把郡主爱惜到了天上去!偏只有你,不把郡主当回事儿,反倒与个丫鬟牵扯不清。”

    “儿子都明白。郡主是极好的,儿子与她感情也很好。母亲您放心,儿子不会伤了郡主的心。”

    “大婚不过三个月,你就纳了个丫鬟在身边,试问这样的羞辱与伤心谁受得了?”老太太反问道。

    唐三爷不由红了脸。

    他一贯春风得意,因此如今想想,的确是自己大错特错了。

    因见合乡郡主对自己一向都很贴心,他也的确是没有顾忌妻子的心情。

    想到这里,唐三爷俊美的脸不由露出几分不安。

    “你如今知道自己做错就好。”老太太见唐三爷低低地与自己应了,便缓和了脸色平淡地说道,“你也该知道,无论你与珍珠之间是什么情分,可是这情分都不该越过与郡主的去!郡主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你该尊重珍惜的女人。其他的女人,只当是个玩意儿,不配与你有什么真感情。尊重自己的妻子,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从前的事儿我不问,我也不想知道你与珍珠是什么情分,只是日后……”老太太看着他冷冷地说道,“若是叫我知道她敢在郡主的面前争宠,郡主是对你贤惠不会计较,可是我就打死她!”

    “她断然不敢的母亲。”唐三爷忙说道,“珍珠一向温柔……”

    “再温柔的女人,服侍了你日久只怕也要生出野心。你想想你大哥房中的那个罗氏!”老太太严厉地看着唐三爷,见唐三爷一愣继而脸色也变了,一张苍老的脸完全没有素日里的慈爱温和,黑着脸说道,“早年多么温柔,叫你大哥喜欢得不得了,那还没越过你大嫂,可是打从生了二丫头,她的心也活泛了。这么多年哪怕没生出个儿子来,可是她为二丫头折腾了多少!如今叫二丫头去给荀王做继室,这样的野心,哪里还有当年的温柔顺从?”

    这就是前车之鉴。

    唐国公自己纳了个罗姨娘进门,生了唐二小姐那样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如今越发不得了,竟然还敢应了荀王府的婚事。

    老太太怎么可能不恼火。

    云舒见唐三爷脸上的笑容都僵硬,年轻俊美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苍白,不由不着痕迹地看了老太太一眼。

    她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这样拎得清。

    就算是成全了唐三爷与珍珠的情分,可是却不允许珍珠在唐三爷的面前得脸。

    今日的这一席话,哪怕珍珠在唐三爷的身边得宠,可是唐三爷也不会为了她就闹出什么乱子。

    既如此,又何苦做妾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