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求仁得仁

    老太太今日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对珍珠彻底失望了。

    琥珀垂了垂眼睛,斟酌了片刻便与老太太轻声说道,“老太太,您喜欢小云,这是小云的福气。小云也的确是个极好的性子。可是秀木于林,风必摧之。小云如今年纪还小,资历也不够,贸然提拔到一等未必是好事。这院子里里里外外的多少人看着瞅着,您是府中的宝塔尖儿,她小小年纪在您的面前出头,叫人看在眼中自然万众瞩目。年纪小,才进院子,这样做一等如何叫人服气呢?也叫她在您面前过得紧张。”

    “你的意思是……”

    “提拔她做二等,也是您对她的爱惜,也叫她名正言顺地得了好处。至于一等……二等里头提拔上来一个就好了。”

    “如此,小云倒是委屈。她手里做的都是我的绣活儿,这可不轻松。”老太太便缓缓地说道,“旁人做的衣裳鞋袜,我都不喜欢。从前有个珍珠还好,如今只小云的绣活儿还勉强叫我喜爱几分,日后她岂不是挨累?”她这话十分公允,琥珀便笑了笑,对老太太说道,“有您疼她,做一等二等有什么分别呢?若是您觉得她委屈了,素日里多赏些东西,那比一等的月钱多得多了。得了实惠,又不叫人嫉恨……您想想,小云在咱们这儿得服侍好多年,等长大了,再提拔起来也不晚。”

    她是老太太面前的执事大丫鬟,老太太如今只安享富贵,一些裁决都叫琥珀揣度。

    如今这番话老太太听了就十分满意。

    “既然如此,就照你说的做。小云虽然只提拔到二等,可是你要记得多赏她。还有逢年过节,你偷偷给她多拿一份不叫人知道就好了。这孩子也是可怜,小小年纪进了咱们府里,偏还是个有心气儿的,你不是说已经在外买了地?可见不是那等想要巴结男主子的贱婢!”老太太这是对珍珠攀附唐三爷深恶痛绝,一时就觉得云舒这样心心念念许是要出去的丫鬟多了几分喜爱。

    琥珀点了头,见老太太心里不痛快,到底服侍老太太歇着去了。

    云舒躲在里间听着,听见琥珀帮自己拒了一等丫鬟的位置,不由松了一口气。

    她自然也知道,自己根基不足,才进了国公府就做一等丫鬟,怕是要被人嫉妒的。

    因此,她便等琥珀空闲了的时候来琥珀面前道谢。

    “安心服侍老太太就是。只要你忠心,我也不会挑剔你。”琥珀不是在老太太的面前时候眉眼总是冷淡的,见云舒轻声应了,沉吟了片刻便对云舒说道,“珍珠去了三爷那儿,回头一等丫鬟的屋子就空出来一个。你升了二等,日后就不必住在大通铺里。什么时候等珍珠走了,二等丫鬟搬到她的屋子里去,你就搬去二等丫鬟们的屋子里。”二等的丫鬟每四个人一间,虽然说四个人一个屋子也不少人,可是屋子却大得多,也敞亮,并不拥挤,每个人还有个小架子床。

    不仅是架子床,还有梳妆台,妆奁,四个丫鬟各自占据屋子的一角,几乎是应有尽有。

    且二等的丫鬟就有深沉了许多,不是眼皮子浅的,云舒的许多东西放着也不担心叫人摸走。

    毕竟二等丫鬟的屋子不是随便小丫鬟能进去的,丢了东西,也只能是同屋的干的。

    谁还敢手脚不干净呢?

    “我知道了。多谢姐姐提醒。”

    “赏你的料子等你搬了屋子我再给你。”琥珀对云舒倒是有些照顾的,云舒自然也感激,本就是等珍珠挪了屋子再搬家,倒是翠柳,眼睛转了转,这一天看着珍珠搬家,只见珍珠虽然是个丫鬟,可是手里的东西当真是不少,在院子里虽然不敢吵闹,可是寻来给她搬东西去唐三爷的院子里的婆子一个个不是抱着精致的首饰匣子,就是抱着好几匹光彩鲜亮的锦绣绸缎,那一样样儿地拿出来,在明媚的天光里叫人眼睛都觉得晃得慌。

    更叫云舒觉得刺眼的是珍珠脸上欢喜的笑容。

    她仿佛即将奔赴最美好的生活,对自己的丫鬟的人生完全没有留恋。

    老太太是如今不肯见她的,珍珠只好在院子外头冲着老太太的屋子磕了两个头,之后又拿了些锦缎每人几寸分给院子里的大小丫鬟们。

    云舒与翠柳也各自得了一份进贡的百蝶穿花的大红锦缎,捧在手里都有些沉默。

    “她的东西我……”

    “不要白不要。就算你不喜欢,回头拿出去给婶子,婶子一定喜欢。”云舒知道翠柳恩怨分明,之前撞见了珍珠央求人家庄头家的未婚夫去退亲,自己清清白白如愿以偿因此有些恶心。不过她对珍珠做这样的事不置可否,对料子又没有仇……见翠柳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她便低声劝着说道,“你心里觉得她做得不地道,不过也不要露出来。不然岂不是叫三爷没脸?老太太最喜欢三爷的。这料子不错,想必是老太太从前赏她的……我这块儿也给你,一块儿都给了婶子吧。”

    “怎么能要你的东西。”翠柳皱眉说道,“这也不像话。”

    “我在你家里又吃又住的,婶子与陈叔都对咱们的良田上心,都帮咱们尽心。且日后我去府上打搅的时候还长着呢,你是我的姐妹,那府里也跟我半个家一样儿。一块料子算得了什么呢?快拿着吧。”且这样华美的锦缎,本就不是小丫鬟能穿戴的,白放着日后不鲜亮了也是浪费,不如拿去给陈白家的。毕竟陈白家的在府外的时候也能穿好看的衣裳,拘束不多。

    这样的两块料子,足够陈白家的做两件衣裳了。

    哪怕陈白家的偏心给了碧柳……云舒自己的心意到了就好,也不愿意去计较。

    “那好吧。你说得也对,日后咱们一块儿回家的时候多着呢。”翠柳与云舒的感情是真的好,想到云舒往后跟自己进进出出跟亲姐妹似的,不由欢喜起来,自然也不再拒绝云舒的东西。她胡乱地给这两块料子卷起来,见云舒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珍珠离开的方向,便轻声叹气说道,“老太太都厌烦了她了,日后她在府里怎么过呢?当真靠着三爷?”她觉得唐三爷一个志在朝堂的男子对女子必然不会有多么耐心。

    云舒摇了摇头。

    都不必唐三爷冷落,合乡郡主就不是一个和气的人,珍珠过去了,日后恐怕没什么好日子。

    “求仁得仁吧。”

    她喃喃地说道。

    翠柳觉得这话有些听不明白,可是叫她更在意的事儿却是云舒的屋子。

    “你如今升了二等,马上就要换到大屋子去了。对了,我的东西也放在你那儿吧。不然总是给我娘,我……”翠柳如今也有些谨慎,见陈白家的一心一意为姐姐碧柳筹谋,还拿着自己的东西叫碧柳赏玩,这一次回家本就不满,只是平日里束手无策罢了。毕竟大通铺里更不安全,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东西就不见了。如今云舒有了好一些的屋子,且那屋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出的,便与云舒商量把自己的赏钱与一些得到的首饰都放在云舒那儿。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云舒自然一口答应了。

    她也不急着搬家。

    左右自己的身上几乎什么都没有,能带着的也不过是身上一直都藏着的田契还有些银子。

    二等的丫鬟的屋子现在还没腾下来,她也不着急,只是安心地继续住在大通铺里,只每天早上就去老太太的屋子里做绣活儿。她低眉垂目的,并未因升职就猖狂骄矜,也没有急吼吼地就想要脱离曾经的三等丫鬟的环境,这样沉稳,就连珊瑚都私底下对琥珀说道,“你的眼光真真儿的好。小云可比珍珠强多了。”就这样耐心且沉稳的性子,又不是一个不安分只知道赫赫扬扬志得意满,得志猖狂的,叫珊瑚说,“日后老太太的面前,怕她就是头一份儿了。”

    珊瑚与琥珀年纪大了总是要放出去嫁人的。

    等云舒长大,她恐怕是老太太面前的第一人。

    琥珀便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难得的是性子也大方,还知道进退。”珊瑚对云舒倒是颇有好感。

    她顿了顿,对琥珀轻声说道,“日后,也能帮扶咱们一些。你对她好点儿,只当日后结个善缘。”

    她们就算出嫁,可是与国公府里的联络也不能断了,毕竟这样的情分与关系,日后家中有些什么,求回旧主的面前,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就能够解决。

    到时候,老太太面前有云舒给她们说好话,她们与老太太之间的情分就断不了。

    只要老太太一日念着她们,她们在夫家的日子就不会过不下去。

    珊瑚不由看着云舒低头做事的贞静模样儿,想到老太太心疼她年纪小,叫她不要忙着做事,心里生出几分感慨。

    到时候……只怕就是她们要求着这小丫鬟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