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厌弃

    她心中分明。

    果然,不大一会儿,她就见影影绰绰的仿佛是有个高大的人影进来,一开口该说一位上了些年纪的老人家,沉稳地与老太太请罪。

    老太太似乎还很茫然。又因这老者在自己面前一向都很有体面,为自己管着要紧的大庄子,不由关切地问道,“请罪?这从何说起呢?”她还茫然不绝,李庄头沉默半晌方才对老太太说道,“都是奴才家中逆子不肖,看中了隔壁镇上的一位姑娘不能迎娶府中老太太身边的珍珠姑娘,叫老太太失望,辜负了老太太的心意与珍珠姑娘的年华,因此来给老太太请罪。”

    他跪在地上请罪。

    云舒就感觉房中一片安静。

    她坐在后头的侧间里许久,便无声地安坐,也不出去看热闹。

    有什么好看热闹的。

    莫非还嫌不够丢人啊?

    老太太都沉默了。

    毕竟这听起来……

    “你的意思是,珍珠的婚事,你不愿意了?”老太太缓缓地问道。

    因李庄头沉默着,似乎默认,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

    她便开口叫珍珠过来,云舒听见珍珠低低的哭声,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倒是老太太没有多呵斥李庄头,只是温言安慰,送了李庄头出门,还没有等好生询问珍珠到底这是怎么回事,毕竟她记得从前与珍珠定亲的那个年轻人对珍珠十分上心,不像是会变心的样子,更何况李庄头也不会那样不懂分寸,竟然还明知道会叫自己不痛快,也要拒绝了珍珠这门婚事。

    就在这个时候,合乡郡主便在一旁笑了。

    “这婚事,我瞧着退亲了倒是珍珠受委屈了。”合乡郡主见珍珠跪在老太太的面前落泪什么都说不出来,便在一旁对老太太笑着说道,“只是这两个大概是没有缘分,既然无缘,那也就算了,老太太您说呢?”她亲手捧茶给老太太,老太太便皱眉说道,“只是珍珠这年岁也大了。我本想今年就放她与珊瑚翡翠几个出府去,也不要辜负了她们的韶华。”她这样说,合乡郡主美眸流转,一双素手掩饰地压在嘴角笑着说道,“珍珠这样能干,您舍得叫她嫁出去,我却舍不得。”

    “你这话是……”老太太诧异地问道。

    “您也知道,我才嫁了三爷,如今对三爷的衣裳服饰都不熟悉,前儿功夫瞧见珍珠给三爷的新婚的衣裳十分用心,本就喜欢她细心,又一贯都知道三爷的衣裳喜好的。老太太若是心疼我,不如把珍珠给了我吧,也叫我多知道些三爷的喜恶,免得叫自己耽误了三爷的正事。”合乡郡主嫣红的红唇微启,老太太却越发诧异,一边侧头看了看垂头不敢抬头看自己的珍珠,一边看了看合乡郡主。

    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合乡郡主要了珍珠,既然是去服侍她儿子,岂不是说……

    老太太一双眼霍然看向珍珠。

    “你们小夫妻如今才成亲几天,你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是正常的。日子久了,夫妻磨合了自然都知道,何必要个丫鬟指手画脚。且珍珠虽然也做了几件老三的衣裳,素日里却更是服侍我的,等闲老三身边的活儿,她也做不来。”老太太想到刚刚李庄头沉默的样子,一时气得手脚冰凉,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身边竟然还出了珍珠这样的差错!她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身边的大丫鬟给了儿子们做身边人的。

    她不对儿子儿媳的后院指指点点,更不喜欢身边的丫鬟勾搭府中的爷们儿。

    珍珠……她曾经这样喜欢她,可是竟然是心中藏奸的!

    “老太太,您就当心疼我吧。更何况珍珠自己也愿意的,对不对?”合乡郡主温和地问道。

    她一张美貌的脸娇艳逼人,此刻声音温和,云舒不必看她脸上的表情都知道必然是十分和气的。

    可是想到合乡郡主在李庄头刚走就要了珍珠,明摆着叫老太太知道珍珠这是勾引了唐三爷,想到老太太慈爱却最厌恶这种事,云舒不由心底生出几分凉气。

    合乡郡主这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如今还要珍珠亲口承认自己是愿意去唐三爷的房中的……

    不过从前云舒还对珍珠对唐三爷的种种不好置喙,只是那日见过了珍珠在那位定亲的未婚夫的面前的种种落泪啼哭,云舒此刻对珍珠真是生不出同情来。她都不必想就知道珍珠会有怎样的回答,因此重新拿起了手上的针线继续做自己的绣活儿。她一则事不关己,另一则,倒是觉得珍珠这样做不对……毕竟唐三爷与合乡郡主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珍珠偏偏往里头参合一脚,哪怕是先与唐三爷定情,可是人家正经的夫妻,珍珠这样的……

    云舒也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

    外头的正头娘子不做,偏要做妾,还把罪过都推到了前头未婚夫的身上,自己清清白白。

    她一边做针线,果然就听见珍珠弱弱地哽咽说道,“奴婢愿意去服侍郡主。”

    外头,老太太失望地看着珍珠,许久之后叹息了一声。

    “既然如此,你就把她领走。只是她日后不是在我面前服侍的人,也与我没什么关系。”老太太这话,就是叫珍珠日后少仗着从前服侍过自己,是自己的丫鬟就在唐三爷的院子里觉得自己的身份不一样了。她一贯慈爱,对丫鬟们也都很和气,可是一旦冷下来,却没有给珍珠半点体面。合乡郡主勾了勾嘴角,见珍珠仰头露出欢喜的样子,一边流泪一边急忙给老太太磕头,便笑着上前扶起珍珠说道,“多谢老太太。日后,还得珍珠在家里帮衬我呢。”

    “她不过是个丫鬟,你是家中的主子,尽管使唤她。”

    “到底服侍您一场……”

    “出了我的院子,就不再是我身边的人,她也该守你们房中的规矩。”老太太冷淡下来,见珍珠瑟缩了一句,霍然想到之前的那段日子,珍珠给自己的绣活儿漫不经心,好多都是云舒在出力,想必那个时候这个丫头就生出了不好的心肠,一时只觉得厌恶得恨不能叫珍珠尽快从眼前消失。她今日其实心情不错,叫合乡郡主哄着,抹骨牌总是赢着,十分开怀,可是却叫珍珠给败坏了。

    因此她摆了摆手,叫珍珠出去。

    珍珠给老太太磕了头,本想说些什么,只是见老太太一副不愿理睬她的样子,只能默默地退下了。

    “这丫头心思大,就算你抬举她,也不能抬举太厉害。”老太太忍着怒气对合乡郡主缓缓地说道,“我也知道这件事是你难做,是老三那个孽障伤了你的心。”她顿了顿,握住了合乡郡主的手缓缓地说道,“这事儿,是国公府,老三与我对不住你。不过你放心,这丫头……就说是我的话,就算老三收了她入房,也只许做个通房,不许抬举她做妾!我倒是要看看,有了这么一个杀鸡儆猴的,日后谁还敢打主子们房里的主意!”

    老太太房里的大丫鬟给了主子都不过是个通房,那这国公府里心里想要攀附主子的丫鬟们都得想想,自己有没有那样的分量。

    合乡郡主一愣,咬了咬红唇。

    “母亲,我……”

    “你没错。这等贱婢!”老太太闭了闭眼。

    她给了珍珠最好的一条路,嫁到庄头人家,过富庶没有忧愁的生活,难道还不够?

    竟然还想做唐三爷的房里人。

    “儿媳知道了。母亲您也不要为了她恼火。想必她与三爷朝夕相对,也是情不自禁。”合乡郡主在这事儿上本是用了些心机,果然见老太太厌恶了珍珠,这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毕竟,一个从小服侍丈夫,又得婆婆喜欢的小妾就算是她也不能小觑。不过她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这样清明,对勾搭了唐三爷的珍珠顿时就从喜爱变成了厌恶,又言语之间都是向着她的。

    合乡郡主目光不由柔软了几分。

    “情不自禁……”老太太便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叫合乡郡主回去安顿珍珠。

    她气得的确不同寻常,一时之间,就算是她面前得宠的丫鬟们都没有敢出声的。

    “她的事,你早就知道?”老太太突然转头问琥珀说道,“怪不得提拔了小云来做我的针线。”

    “我素日里只劝她安守本份,叫她不要与三爷纠缠不清,只是您知道,她是个死心眼。”琥珀对老太太的怒气却没有瑟缩,一边上前给老太太抚着后背消气,一边轻声说道,“且我也想着,退亲了,如今的局面更好。不然若她身上背着亲事闹出什么,到时候三爷怕是要被她牵连,闹得难看了,三爷的清誉岂不是要被牵连?因此她要退亲,我也没劝她。不管她做怎样的选择,退亲总是没错的。”

    她说得有理有据。

    老太太怔忡了片刻,便叹息了一声。

    “你顾虑的对。不过既然她出了院子,就把小云提拔上来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