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慈父

    许是云舒的目光过于真诚,这少年微微一愣,便将竹筒接了过来。

    陈白也诧异了一下。

    因是邻居,日常常见的,因此陈白才会明白这少年有多么的倔强,是不会接受旁人的同情与可怜的。

    “多谢。”少年仰头,将竹筒里的糖水一饮而尽。清冽微凉的糖水落在他的口中,这少年抿了抿嘴角,英俊沉默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攥了攥手里的竹筒,见眼前的小丫头仰头对自己微微一笑,他垂了垂眼睛,无声地把这当自己口中干渴时送给自己的碧绿的竹筒收在腰间,这才对陈白说道,“陈叔,我走了。”他没有再多说什么,陈白从一开始的诧异之中回神,笑着点头说道,“快去吧。”

    这少年就往远处的医馆去了。

    临走之前,他对云舒轻声说道,“我叫宋如柏。”

    云舒一愣,忙说道,“我叫小云。”

    这名唤宋如柏的少年就对云舒认真地说道,“日后若是你有什么事,可以来寻我。”

    云舒也认真点头说道,“我记下了。”她目送着这少年离开,看着他挺拔高大的背影,就知道这不是一个不记得旁人好意的人。因觉得这少年不错,云舒还笑了笑,这个笑容叫翠柳有些茫然,还是好奇地问道,“你怎么想到把水给他喝了?”特别叫翠柳觉得好奇的是,宋如柏竟然还真的喝了云舒的水。她一边好奇,一边在陈白失笑的目光里对云舒抱怨说道,“宋大哥死倔死倔的,平日里就算是一滴水都不会贪图别人家的。”

    “大概同是天涯沦落人吧。”云舒柔声说道。

    翠柳顿时不说话了。

    她想到云舒也是有一个很坏的后娘的。

    “怨不得……”她小小声地嘀咕了一声,见云舒没有再去多看宋如柏的身影,这才低声与云舒抱怨说道,“不过宋大哥也是,从来都不爱说话,叫人看起来有点怕他。”她平日里地宋如柏就亲近不起来,虽然对他的处境仗义执言,可是当宋如柏在的时候,翠柳却很少能说出话来,那是一种莫名的畏惧。翠柳觉得这样的少年虽然会叫人觉得同情,可是亲近的感觉却没有,更不可能像是云舒一样这样和气地和宋如柏说话。

    还关心他。

    翠柳觉得云舒强大极了。

    “怕他?”

    云舒好奇地问道。

    “可不是。你看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从不笑一笑。男子若是这样,怎么叫人亲近呢?”翠柳这话带着几分孩子气,陈白越发地无奈,只是想到宋如柏,心里不由多了几分计较。他第一次发现,宋如柏的目光十分敏锐。就如同翠柳之前所说的那样,宋如柏为什么拒绝了从前那些人给他的帮助?如今想来,大抵是因那些人的目光都带着同情,这少年却并不需要这种同情。

    至于云舒……目光清冽单纯,看向宋如柏的目光没有半点同情,只不过是随意地看见有人渴了就给杯水,没有其他的含义,因此宋如柏接受了。

    “宋大郎倒是也有几分本领,日后未必没有前程,你对他有些善意,日后他定然会投桃报李。”陈白对云舒温声叮嘱说道,“不要看他如今落魄。他出身武将之家,无论是武艺还是兵法都是极出众,不过是被他父亲的病拖累。不过有沈将军的关照,日后总是会在军中有一席之地的。”他口中的沈将军叫云舒一愣,她想到最近自己时常会听到沈将军的名号,不仅是在陈白的家中,就算是在唐国公府里,听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也时常有关于沈将军的事。

    抚远大将军,号令天下所有的军队,兵权在握权势赫赫,连妹妹都是宫中最受宠的贵妃娘娘。

    如今都说贵妃娘娘膝下的那位有着沈氏血脉的皇子会成为太子,那日后这朝中岂不是沈家的天下?

    甚至唐国公夫人都动了念头,想要叫自己的长子迎娶沈将军的嫡女,联姻,日后能叫唐国公府更上一层楼。

    只是云舒却觉得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都说鲜花着锦,烈火油烹,这权势赫赫显赫朝中,甚至兵权滔天……

    她垂了垂眼睛却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沈将军什么的,跟她这么一个在唐国公府里干活儿的小丫鬟也没什么关系。只要唐国公府稳当,她的日子过得好,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将心里的心事给掩饰下来,云舒却听见翠柳在央求陈白带着她们两个小丫头去看看之前买的那几亩地。因翠柳已经逛游腻歪了大街,这吃的喝的都拿了一手,就想去看看自己与云舒的家底。陈白被小女儿给闹得不行,兴致也起来了,果然带着她们坐了车去了京城外的庄子上。云舒也十分好奇自己的地买在了哪里,却见她与翠柳地离京城也并不十分的远,坐车的话,只需要一个时辰。

    小小的庄子,她和翠柳的那四亩地在庄子的边缘,虽然不是正中的最好的地,可是也十分肥沃。

    因是在在庄子边儿上,因此额外往外延伸出了些土地,心照不宣地都包括在了这四亩地里。

    云舒愕然地发现,虽然田契上写的是两亩,可是给自己划出来的起码得有两亩半了。

    “陈叔,这会不会被人……”

    “无妨,边缘的都是荒地,本就不算是良田土地,不过是我叫人开荒出来些,若是有人去告,这依旧是荒地,无主的。”只要不十分过分,也没有人会在意这种自家开荒的一亩三分地。陈白对翠柳与云舒指了指这几亩地周围种下的果树温声说道,“这些果树在这里种着,一则算是你们小姐妹田地的出产,一则是防护栅栏,单独把你们的地给拿果树圈起来,单独出来,日后也好计较。”

    云舒和翠柳都点了点头。

    “这地里如今都是新鲜的青菜。头茬儿的,最新鲜鲜嫩不过。”陈白给她们看地里水灵灵的青菜。

    白嫩清脆,看着就清爽鲜嫩,又吹生生的新鲜,云舒看着就觉得滋味一定不坏。

    “如今这太平盛世的,谁家都吃得起米粮,米粮虽然要紧,可是对咱们国公府来说,还是这些新鲜的青菜最叫主子们喜欢。你们的地离京城不远,早上赶着清晨的露水采下来,送到国公府里,许中午主子们就用上。这样的青菜国公府里收着也贵,比米粮划算。”云舒与翠柳都在国公府里,也不必积攒粮食唯恐饿着,那自然种青菜是最划算的。陈白耐心地带着两个女孩儿给她们解释,云舒一边听一边就知道,陈家对自己和翠柳的田地是十分用心的。

    她心里就十分感激。

    毕竟,自己与陈家也没有什么血缘亲戚的关系,可是陈家却这样费心。

    “如今国公府里就吃着你们的菜。”陈白从地里折下来些才一寸多的青菜的新芽儿,见云舒和翠柳果然也眼睛亮晶晶地接过来吃了,就知道这两个小丫头在国公府虽然没有肥鱼大鸭子地吃喝,可是应该吃得也不错。这不是身处富贵乡里的人,平日里恨不能天天吃肉,哪里喜欢吃菜呢?因此喜欢吃菜的,才正经是吃肉吃腻歪了,因此才乐意尝这个新鲜。见她们两个在国公府没有受刻薄,陈白的心里顿时一松。

    不然叫他将小小年纪的女儿送到国公府,哪怕嘴上说“都是主子的恩典”,“服侍主子是应该的”,陈白的心里也不好受。

    “果然好吃。”水灵灵的,脆嫩嫩的,翠柳吃了一口眼睛一亮。

    云舒也抿嘴笑起来。

    “这些买了青菜的钱,我与你母亲都给你们收着。”陈白见翠柳和云舒都仰头欢喜地看着自己,不由含笑摸了摸翠柳的头,又在云舒有点期待的目光里揉了揉云舒的头。他看着这手牵手感情很好的小姐妹俩温和地说道,“这青菜卖得不便宜,半年就能有个百十两,毕竟,咱们是日日供应,且……”他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显然国公府里财大气粗,这其中的猫腻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到时候,我再帮你们把隔壁的地买下来,到时候还能连成一片,你们不必担心。”

    “爹,你真好。”翠柳小声儿说道。

    比起总是心里更偏心姐姐碧柳的母亲,她心里知道,父亲是更关心她的。

    若不是至少还有爹关心她,那她在家里只怕过得更难受了。

    “好好儿服侍主子,外面的事儿不必你操心。”陈白却没说什么,他一个做爹的也不好去在闺女的面前表达对妻子偏心的不满,笑了笑便温声说道,“还有那些果树,等秋天能挂果,虽然第一年的果子怕是不怎么好吃,国公府里的主子不会喜欢,不过都卖去蜜饯铺子里,也能赚些银子。”他这样温和地为云舒和翠柳着想,云舒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又觉得心里生出几分孺慕。

    见识过了小云的爹,她才觉得,眼前这位温和慈爱的男子,才更像是一位父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