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同病相怜

    陈家的饭菜很不错。

    云舒并不是个客气的人,又没有碧柳在一旁哭闹,因此觉得这饭菜很合口味。

    只是半路陈白家的到底有些担心长女,捡了些菜与云舒说了一声就往碧柳的房间去了。虽然她依旧看起来更关心碧柳一些,可是翠柳这一回也不生气了,等吃过饭,陈白就去前院儿休息,翠柳拉着云舒走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去,也不叫小丫鬟服侍自己……她自己就是一个小丫鬟,叫旁人服侍自己又有些不自在。等房间里没人了,这才对云舒撇嘴说道。“你可看见了?娘亲就是这样,无论发生什么都更心疼她。”

    “也是心疼你的。我见陈叔对你更用心些。”

    “这倒也是。”翠柳就对云舒轻声说道,“若不是平日里爹更公允,我都要被挤兑死了。你看她,一贯都会哭闹。都说姐妹情深,若是她能对我好,我又何必与她这样冲突?谁还不愿意家和万事兴呢?”难道她喜欢经常把自己的家事跟小姐妹抱怨不成?只是遇到了碧柳,就算是温柔的人也都给逼成了泼妇了。翠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倒在云舒的身边轻声说道,“娘对我是很好,也对你很好。可是我,我……”

    她真的觉得娘亲偏心,也担心娘亲把自己这日后当丫鬟得到的拿去给姐姐。

    若姐姐对她感谢几声,翠柳也无所谓叫姐姐拿走。

    可是碧柳却拿了她的东西,还对她那样刻薄。

    “实在不行,等过些时候咱们长大了些就好了。”云舒如今才明白什么叫做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自己是被亲爹给卖了,如今翠柳虽然家里还算和睦,爹娘也宠疼,可是也有各种的烦恼。她心里想到了这些,不由有些感慨,等想了想就对翠柳轻声说道,“婶子虽然偏心,可是该给你买的良田也都买了,并没有拿了你的月钱去给你姐姐。至于首饰……你治党孝敬婶子,毕竟是你的娘亲。等咱们再大一些日后在老太太的院子里有了自己的屋子就好了。”

    到时候,就不必把银钱都拿出来给家里人。

    虽然小丫鬟住得拥挤,可是等熬成大丫鬟,就两个人一个屋子,那就什么都可以放在屋子里了。

    那仿佛是一方小天地。

    “可是什么时候能做大丫鬟呢?”

    “我听说老太太身边要放出去几个到了年纪的大丫鬟,到时候二等的丫鬟补上去,咱们里头也得有人提拔上来。”云舒对翠柳轻声说道,“你只要踏踏实实地干活儿,不要偷懒儿,那都看在琥珀姐姐的眼里。到时候琥珀姐姐也不会叫咱们白干活儿。”她也是听珊瑚说起,老太太身边的那些大丫鬟有几个年纪到了,老太太慈悲,不忍丫鬟在自己的身边花期凋零,因此是准备放出去嫁人的。

    珊瑚也在其中。

    她听珊瑚说起的时候,珊瑚的眼底光彩夺目,显然是乐意出去的。

    “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抢手着呢。且不说旁人,就是珊瑚姐姐,珍珠姐姐,这两位姐姐是你相熟的人。她们有些缘分,还嫁到同一户人家去呢。”翠柳显然比云舒知道得多得多,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似乎没有想到,她得意地说道,“老太太慈悲,对服侍自己一场的丫鬟都极好,因此丫鬟到了年纪,她总是会给挑挑夫君,叫丫鬟们自己看看是不是乐意。我听说两位姐姐要嫁的那户是老太太在外头的一个大庄头家,管着老太太在京城之外好多的庄子,家中殷实富庶,在老太太面前也有体面。老太太面前两位姐姐是拔尖儿的,因此老太太才把她们给嫁过去。嫁过去了就做少奶奶,虽然不及咱们国公府里的风流奢侈,可是也是富足得很,又安稳。”

    “竟然还有这样的喜事。”云舒心里却猛地想到珊瑚看向珍珠时的异样的目光。

    那不仅仅是同情,如今想来,还有几分恼火。

    毕竟,珍珠若是与唐三爷有些首尾,那只怕是要牵连到珊瑚在夫家的位置的。

    不过珊瑚是老太太身边的人,那户庄头人家,应该也不会对珊瑚多么不喜欢。

    不过这事儿闹的,原来珍珠还有人家了,那她与唐三爷怎么在一块儿呢?

    云舒心中惊诧,实在想不到翠柳竟然给自己说了这样震惊的事,可是却只能忍了忍,不敢把珍珠与唐三爷的事儿告诉她。因心里存着心事,云舒就与翠柳一块儿睡了,等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云舒才醒过来,只觉得这种睡觉睡到自然醒的生活真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只可惜她不过是清闲两日就要回去当差,因此这空闲的两日,也不去编花结赚银子,只和翠柳在外头疯玩儿。

    她和翠柳去了大街上,瞧见了什么都觉得稀罕。

    什么形象栩栩如生,色彩斑斓的泥人,还有一些透明晶莹的糖画,云舒都买了些,手里拿着泥人,嘴里叼着糖画,和翠柳还往一处闹杂耍的热热闹闹的地方挤。她们两个小丫头生得好看,这样在大街上玩儿,自然是身后还跟着翠柳的爹陈白的。陈白今日告假带着这两个小丫头热热闹闹的,看见翠柳与云舒挤到人群中去,云舒看见还真的有人热热闹闹地坐着杂耍,只觉得有趣新奇极了。

    她刚刚又与翠柳买了些好吃的蜜饯,此刻一边看着杂耍,一边吃着蜜饯。

    那杂耍的人还会嘴里喷火,云舒只觉得眼花缭乱。

    身边都是簇拥的人群的叫好声,直到杂耍完了,云舒与翠柳又给了来要赏钱的杂耍的人些铜钱,两个女孩儿脸颊红扑扑地跑出来。

    陈白笑着跟着,见了她们出来,招了招手。

    “玩够了没有?”

    “好不容易出来,爹,你再陪咱们一会儿吧。”翠柳更喜欢对陈白撒娇,见陈白看似无奈地答应了,这才欢呼了一声拉着云舒就走。只是云舒一边与翠柳打闹,一边却看见另一处的一个粮铺那儿,正有个少年正在扛着好大的粮食袋子进进出出。他看起来的确强壮,就算是好几个粮食袋子压在肩膀上也依旧没有累弯了腰,可是云舒却下意识地看过去,见那少年一会儿把外头的袋子都搬进粮铺里去,这才从店家的手里得到了些铜钱。

    “那不是大郎吗?”陈白也看见了,见是宋家大郎一面抹汗一边把铜钱揣好,愣了愣,便叹了一口气。

    他对那少年招呼了一声。

    那少年抬头看来,见是陈白,便走过来,又见云舒与翠柳,便问道,“昨天你没事吧?”

    “没事。”云舒拉着翠柳的手,见这少年一张英俊的脸棱角分明,虽然做着粗活儿,可是却并不粗俗,想到翠柳也曾说他本是要考武举的,本着不得罪人,莫欺少年穷的想法,便对他十分和气。她说话温温柔柔,又没有看不起穷得来给人扛粮食的穷鬼,这少年看向云舒的目光就多了些温和。陈白就在一旁关心地问道,“宋大人身体如何了?”虽然因宋大人因贪功冒进的罪名已经被夺去了官职,可是陈白却做人留一线,不会对宋家冷嘲热讽。

    “不大好。前些时候沈将军命人来给父亲看了看,还留了些人参,只是……”宋家大郎垂了垂眼睛说道,“还是不能痊愈。”

    他停顿的可疑,陈白眯了眯眼睛。

    “留了人参?可是昨天我看你不是去买药的吗?怎么沈将军留的人参和药材不够用吗?”这不能吧?那位沈将军可是朝中的抚远大将军,宫里还有妹妹做着贵妃娘娘,最是显赫富贵的人家,若是要留药材,那绝不可能只留一顿两顿的,必然是会叫人痊愈的量。翠柳有些诧异,觉得这有点奇怪,可是见那少年沉默起来,云舒却一下子都想明白了。她心里就知道,这药材是够数儿的,只怕是被眼前这少年那位继母给拿走了。

    拿走药材,这是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夫君去死?

    云舒只觉得那位也太狠毒了些。

    只是见这少年并没有抱怨的意思,她也闭口不言。

    “还缺银子吗?”陈白也当做没听见女儿的咋咋呼呼,对宋家大郎问道。

    “还够用。”这少年显然是个有风骨的性子,自己只要能赚到,就不会冲旁人去借。云舒看着这英俊却沉默的少年站在这里,一时之间,莫名地想起了曾经的小云。

    小云因继母不慈,生父无情因此凋零在了年少的岁月里,给了云舒新生。

    她只希望这少年不要被沉重的生活压垮了身体与脊梁,再重复小云的悲剧。

    只是这少年不像是会受嗟来之食的,云舒的手里有很多好吃的,只是这少年却不是会要的性子,哪怕她是善意的。

    云舒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眼睛微微一亮,从自己的腰间拿下来了一个碧绿色竹节。

    她微微脸红,却把这个竹节递给这英俊的少年。

    这不是嗟来之食,只不过是干渴时的一些水。

    “这是刚刚我在街上买的糖水,还没有碰过。你刚刚流了很多汗,喝点水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