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碧柳

    “害死?”

    “可不是。早年听说他还中过毒,还能是谁干的,必定是他继母想要他死,到时候家产都是继母生的弟弟的了。”翠柳想了想对云舒说道,“当初那事儿闹得很大的,只是不知怎么,就没了动静。我听说仿佛是那继母抱着儿子要跳井……宋大叔……那个也是他的儿子。”这自然是有些偏心眼的意思了,云舒听了,想到那少年倒是孝顺,便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怨不得陈叔不愿意这门婚事。”

    并不仅仅是觉得自家女儿配不上那位宋家大郎。

    也是不愿意叫闺女嫁到那家里去吃苦。

    “娘只看着宋大哥是个不错的人,因此就想着结亲,也不看看那家里多么艰难。”翠柳说了两句,因对宋家的事也不大感兴趣,就不再多说,拉着云舒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到处看看,这显然比大通铺那破屋子好多了,云舒也见这装饰得跟女孩子的闺房一样的屋子心里生出感慨。等快到了黄昏的时候,云舒这才叫翠柳带着往家里的上房去了,见到了翠柳的爹,唐国公面前的管事陈白,她叫了一声“陈叔”,陈白就看着云舒笑了。

    “是个齐整的孩子。”他看起来很温煦,对云舒和声说道,“来了这儿就跟在家里一样,不必拘束客气。翠柳时常与咱们说起你,说你与她之间关系极好。”翠柳在国公府里自然也是需要有人帮衬,因此陈白对云舒也多几分关注,虽然管事不好窥视后宅,可是老太太身边多了一个绣活儿不错的小丫鬟被委以重任,他还是知道些。更何况云舒求陈白家的卖自己的绣活,陈白心里倒是对云舒刮目相看。

    若是一心留在府里,等着往后都不出来的丫鬟,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与人为善总是会有福报,因此陈白也不吝啬给予云舒一些帮助。

    “只是叨扰陈叔与婶子了。”云舒轻声说道。

    “哪里是叨扰,反倒是她客客气气的。”陈白家的在一旁笑着指着云舒带来的东西,见陈白看了一眼,就嗔怪地说道,“这样客气,反倒不像是亲近的人家。”她嗔怪一声,陈白却也没怎么在意。他倒是一个生得温煦的男子,虽然生得普通的模样,不过却和和气气,并不看起来肥胖油腻,消瘦温和的样子,倒是真的有些国公府管事的气度。摆手说道,“孩子乐意孝顺你,这是孩子的心。若是你也心疼她们在府里做小丫鬟过得不好,就给她们预备些滋补的东西带回去。”

    “爹要给她们带什么回去?”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柔柔弱弱的声音。

    云舒一愣,下意识地往门边看去,却见门口正走进来一个穿着洋红石榴裙的少女,这冷眼看着虽然也有几分柔弱,不过也不像是病弱得要死要活的样子。只是这少女倒是有些娇滴滴的模样,一双手白皙柔嫩,看着不像是能服侍人的,反倒像是个小姐。怨不得这个模样没有进国公府去当丫鬟,瞧着若是进了国公府,也不知道是旁人服侍她,还是她服侍旁人。见她进来了,陈白微微皱眉,露出几分不悦,却没说什么。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病了?”

    “我若是不来,还不知道娘收了什么好东西偏了妹妹呢、”这少女正是碧柳,顿时冷笑了一声说道。

    她红唇翻飞,张口就是唯恐自己的母亲克扣了自己便宜了妹妹,云舒垂目,对翠柳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话。我素日里不在家里,你倒是多管教她。她妹妹去府里服侍,虽然主子信任咱们,是体面,可是你也是从丫鬟过来的,难道不知道做丫鬟的辛苦?自己在家中养尊处优,连一星半点都见不得妹妹得了什么?”陈白便皱眉对妻子说道,“她就算是病弱,也没有叫你娇惯得不成样子的道理。早年还有点规矩,如今越发不像话,不知道体恤妹妹,反来与妹妹争长短?”

    “碧柳也是心直口快。”陈白家的急忙说道。

    “心直口快?我看这是自私自利。”陈白便冷淡地说道。

    “爹爹只知道护着妹妹,哪里管我的死活。生死都随我去了吧。”碧柳见自己这一句平日里也有的抱怨今日却被陈白给呵斥了,顿时脸上挂不住了,哽咽地说道,“我是做姐姐的,家里有什么,自然该先给姐姐再给妹妹。怎么在这家里,好的坏的都要叫妹妹先得了?”她红着眼睛,也生得十分美貌,一双雪白的手拉着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此摊开手的母亲的衣摆顿足说道,“娘,爹偏心!”

    “爹怎么偏心了?”翠柳忍了忍怒气就起身问道。

    “难道爹刚刚说的话你没有听见?有什么是单独给你留着的?”

    “就算单独留给我,那又怎样?姐姐你若是觉得不公平,眼下不如公平些,把我的珊瑚手串儿还给我。”

    “什么珊瑚手串?”陈白开口问道。

    “爹不知道,前些时候二夫人赏了我一串珊瑚珠子,我觉得稀罕贵重,不敢放在府里,因此叫母亲拿了回来。如今姐姐也该赏玩好了,该还给我了吧?”翠柳一摊开雪白的手,手心儿向上就问碧柳要自己的珊瑚手串,碧柳顿时脸一变,下意识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腕说道,“什么是你的。明明是娘的。我从娘的手里得到,怎么反倒成了你的?娘给了我就是我的,你有什么在娘那里,只问娘要去。”

    她见翠柳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又看了看翠柳身后的云舒,顿时冷笑了一声说道,“整日里把些着三不着两的往家里带,也不知道家里多艰难呢!那种爱占便宜的……”她刚想讽刺几句云舒来陈家占便宜,却见翠柳已经猛地窜了过来,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手腕,掀起了她漂亮崭新衣裳的袖摆,露出一段雪白的腕子来。见那腕子上那抹鲜艳的红,翠柳也不说话,咬着牙趁着碧柳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给抓下来,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里。

    “你!”等珊瑚手串都叫妹妹抢走,碧柳才反应过来。

    她想要扑过去跟妹妹扭打,只是她在家中养尊处优,可是翠柳却是在国公府后院儿做惯了活儿的,平日里端着水盆打水,拿着扫把扫院子,哪怕比碧柳年幼,可是却依旧有些力气,一把就把碧柳给推了一个踉跄。碧柳哪里见识过小丫鬟们这样的扭打,踉跄了一下扶住了一旁的桌子,又觉得自己的手腕疼得厉害,竟是刮出了一道道的血痕来,已经吓的浑身发抖。之后想明白发生了什么,顿时捂着脸哭了起来。

    “娘你看妹妹!她如今不知道从哪儿学会的下作的手段,都会抢姐姐的东西了!”

    “这明明是我的,刚才是你不乐意还给我,难道还不能要回来了不成?这么喜欢这些首饰,你也去主子们的面前当丫鬟去!”翠柳只觉得今日心中畅快,声音也大了。见碧柳指了指自己就要往地上倒去,一副犯病了的样子,她跌足说道,“你大可以现在就生病,我一会儿就求大夫来给你看看,就说你没有占到妹妹的便宜因此发了病,叫大夫来好好儿看看你。”

    这要是说出去多丢人,陈白家的没想到小女儿如今竟然这么厉害。

    从前虽然也厉害,不过是嘴里念叨念叨。

    如今却仿佛更不吃亏了。

    陈白对翠柳去抢自己的东西并不呵斥,反而微微点头说道,“既然是妹妹的,你不还给她,难道叫她直接送给你?没有这样的道理。”他倒是比妻子更公允,云舒见陈白家的正扶着哭得烂七八糟的碧柳,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又看了看对碧柳的哭闹无动于衷,吩咐一旁的小丫鬟去端饭菜过来吃饭,就知道翠柳这回不会被长辈训斥。先到这里,她就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对翠柳眨了眨眼睛。

    翠柳正哼了一声,把自己的手串收好。

    碧柳越发啼哭起来,声音也越发尖锐,“娘,娘!”

    “好了好了,妹妹的是妹妹的,回头我给你也寻摸一串差不多的。”

    “我就要我的那串!”

    “吃饭。不吃就回你的屋子呆着。”陈白见饭菜上桌,看着正坐在地上不依不饶的长女冷冷地说道。

    他的脸沉了下来,碧柳见他不为自己说话,顿时越发地伤心,哭着爬起来说道,“不吃就不吃!”她哭着跑出去,翠柳与云舒反倒觉得饭桌上自在,更高兴了。

    不然若是碧柳也一块儿吃饭,那阴阳怪气,尖酸刻薄的样子,简直叫人食难下咽。

    云舒是第一次见到碧柳,可是却也算是涨了见识,开了眼了。

    她只是强忍着心里的满意,与陈家长辈恭敬地说了两句话,就埋头吃饭。

    至于碧柳……

    反正不吃饭,挨饿的也不是她们。

    这饭真好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